第4089章 进军朝田

第四千零八十九章 进军朝田

当天晚上的北崇台,就播出了这一则新闻——嫌犯当街抢劫,被北崇群众当场擒获。

这个暗访设备,拍摄效果不是很好,不过嫌犯鲜血淋漓地倒在地上,还是被拍了一个真又真。

女主播操着点略带北崇口音的普通话,义愤填膺地表示,“这再一次证明,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,北崇人民容不得魑魅魍魉横行,我们为此专门连线了警察分局的朱局长……”

镜头一转,就是对着一个电话,朱奋起的声音从话筒里缓缓传出,“嗯,我从阳州来北崇时间并不长,但是能深刻体会到,北崇的群众觉悟很高,区政府和政法部门的相关领导,也表示了对这个,北崇现在治安的关注,近期可能考虑,搞一个见义勇为基金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停顿一下,声音变得激昂了起来,语速也变快了。

“要我个人来看,对小偷,就该人人喊打,打死了也不可惜,我向北崇的老百姓问一句……还有那些在北崇,为北崇建设添砖加瓦的外地朋友们,你们愿意自己辛苦挣来的财富,被小偷偷走吗?这是不公平的,我们北崇分局也绝不答应!”

镜头一转,又回到女主播面前,她拿着稿子继续念,“还有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,就是失主的反应,实在令人心寒,她居然想不声不响地转身离开。”

“为了尽快脱身,她不惜暴打一个五十出头的大妈,当然,她的行为引起了公愤……我们奉劝这位女士,尽快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向大妈赔礼道歉。否则我们不介意公布你的身份信息,别以为是大城市来的,北崇人就一定要买账。”

“这稿子什么水平嘛,”陈太忠正在屋里跟大家喝酒,听到最后一句话,好悬没有一口酒喷出去,“林主席,是你写的吧?”

“切,要是我写的。就直接说,你《东方财富》算什么东西,”林桓大喇喇地发话,然后又笑一声,“不过这朱奋起牛逼挺大啊。搞个采访还弄个电话录音,电视台离分局总共才多远……这年头的干部,真的是越来越有架子了。”

“北崇的治安,确实是该抓一抓了,”孟志新没头没脑地说一句。

林桓是很看不上他的,听他接话,登时就不说了。又过一阵,王媛媛才说一句,“区长,是否可以考虑。扩大协防员的编制?”

“编制暂时是不能扩大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只能同志们辛苦一点了。”

“治安的事情,还是交给我老头子吧。”林桓这才出声,“太忠区长。你现在工作的重心,还是要在农业上……小徐的身体还不行。”

搁在以往的北崇,这话听起来就有点不靠谱,农闲季节了,还要忙农业?但是林主席说的一点没假,现在的北崇,农业还真是一片兴旺。

在工地上找饭辙的北崇人很多,但是很多北崇人也是窝在家里,因为这个时候,正是大棚大面积丰收的时候——试点性的大棚,已经出了两茬、三茬了,倒是不足为奇,但是后面跟风建的大棚,以及移动大棚,都开始出货了。

而这个节令也是正好,现在已是进入了冬季,正常种植的蔬菜已经不多了,反季节瓜果蔬菜登场,北崇的产品,放到朝田都很有竞争力,阳州市面上也多出了不少。

所幸的是,陈太忠早早地就在朝田划了一块地,斯嘉丽超市那里的零售,量也很大,倒是不愁没有销路。

一般而言,丰收就意味着价格下降,不过向朝田贩菜的菜贩子,可是不敢坑乡亲,他们要是敢压价,有的是人上门收购——现在连外地人,都知道北崇大棚搞得好了。

虽然这还只是发展的初期,真正的大棚爆发,起码要一年以后,但是名声已经传出去一些了,最近也有零零星星的小散户去上门收购,规模虽然小,可北崇有物流中心,让回程车捎到朝田,也花不了多少钱。

好也是物流中心,坏也是物流中心,这个变故,让那些拥有卡车的菜贩子们捶胸顿足,不过……谁还敢找陈区长说理去不成?总之是保证了收购价的平稳,对种植户不无益处。

只是,对非北崇正规菜贩来说,也有一点不好的地方,他们固然能比较方便地带走货,却是进不了北崇在朝田的两大卖场,那里是只认北崇人的。

这些小事,陈太忠也没打算多管,最近他打算把北崇驻朝田的办事处搞起来,原本他已经看好了一处,虽然不算繁华地段,但离菜市场不远,进市里也方便,是村里的土地。

不过,北崇跟这个村子沟通得并不顺利,陈区长委托菜贩们跟村里商谈,村委会的人说,我们村子不跟私人打交道。

于是北崇区就开了介绍信过去,结果那村长就又说了,集体的土地,不好随便出租的,最好还是能请北崇的相关领导,亲自来一次面谈。

“朝田办事处的地,志新去帮我走一趟吧,”陈区长看一眼孟志新,北崇的这些干部里,能拿得出手的,基本上都忙不过来,也就是老孟比较空闲一点。

“好的,”孟志新果断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犯愁:家里那位会相信我吗?

果不其然,他回家一说这事儿,老妻登时就警惕了起来,脸色阴晴不定好一阵,最后才不甘心地哼一声,“既然是陈区长信任你,我也就不多说了,再有什么事,我也没脸活着了,你心里清楚。”

“我去朝田,就找当地人作陪和证明,好吧?”孟志新无奈地一摊手,“斯嘉丽的施淑华施总,可以吧?”

“施总倒是不难看,又有钱,”老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“人家得看得上我,”孟志新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导报的牛晓睿牛总编,这个总行吧?”

“合着是担心人家看不上你,”老妻气得哼一声,“要是看上你,你会怎么做?牛总其实比施总还勾人……你这是以退为进吧,先抛个施淑华出来,掩饰真实目的?”

“牛总编那是陈老大的心腹,我哪儿有那胆子?”孟志新对妻子实在无语了,“既然你这么说……那叶晓慧总可以吧?”

这三个女人,是北崇最近风头比较响的,他一说,做妻子的也知道。

她听到这里,实在有点受不了啦,“我说,你怎么脑子里装的全是女人?”

“这都是陈区长的熟人……奇怪,他认识的人,怎么都是女人?”孟志新也挠挠头。

“你不是有好几个同学在朝田的嘛,”老妻怒视着他,“你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盘?”

“我给陈区长办事,这是区里买地,能绕过他的人吗?”孟志新没好气地看她一眼,“你真是……糊涂!”

“你可以找菜贩子嘛,”做妻子的建议一句,“那也是陈区长的熟人。”

“他们有那个地位吗?”孟志新真是无话可说了,他点的这三个女人,都是属于那种出了事能找后账的,不管是有名声、有地位还是有钱,总是有资格让陈太忠相信,“一般的菜贩子……说服力太差了。”

两人商量了好一阵,后来才决定,叫上杨伯明好了——就是杨大妮儿的老爸,这个人应该是陈区长信得过的,当然,更关键的是,此人虽然是木匠,可全国各地跑的地方不少,接手的也全是在建工地的活儿,对建筑这一套不陌生。

至于说杨伯明不太熟悉朝田,那也没办法了,陈太忠倒是还有信得过的人在朝田,比如说李世路——不过那是省党委副秘书长李勇生的儿子,孟志新自问高攀不上。

“可惜王媛媛抽不出身,”老妻对王主任是信得过的,那是陈区长面前一等一的红人,自家老公绝对没那个胆子惦记,而且人家小王那长相和前途,也看不上自家的死老头子。

下一刻,她轻声嘀咕一句,“你说这陈区长,怎么跟他打交道的……全是漂亮女人呢?”

“我怎么知道,”孟志新嘟囔一句,心里却是重重地叹口气,跟陈老大比,我真的是冤得慌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去找杨伯明,杨木匠的身体已经将养得差不多了,不过一只右手基本上是废了,整个手没有多大力气,无名指和小指只能小幅地曲张。

所幸的是,他的手艺没废,最近在区里接点活,到现场也不用亲自动手,指点一下就能赚了钱,有些活儿虽然别人也能指点甚至能上手,但是不少老板知道,此人父女是陈区长从外地带回来的,区长还经常去看大妮儿,也就结个善缘了。

钱给谁不是给?正经是杨老大手残了,指点别人也用心——正好方便老板们培养自己的工人。

听说是帮区里去朝田办事,还是陈区长的意思,杨伯明二话不说就应承下来,当天上午,两人就坐长途车离开了北崇。

孟志新在陪同人选上下了好大功夫,不过他没想到的是,这些纯粹是瞎操心,他面临最大的问题是:他根本见不到老柳村的村长郑涛。

(起点充值365元升高v的活动将于后天中午十二点结束,还要参加活动的书友请抓紧了,记得充值前先点“参加活动”,这个月充值订阅,下个月就有月票支持官仙了……最后,还是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