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91章 猛龙过江

第四千零九十一章 猛龙过江

事实上,以郑村长的傲慢,一般小警察都看不到眼里的,现在四下打招呼,就是要给北崇人一种心理压力,反正老柳村人的供词,对北崇确实不利。

村民们一致指认,北崇菜贩子一直缺斤短两,昨天村里人去买山核桃,买了十斤只给了八斤,大家实在按捺不住,今天去说理,不成想对方大打出手,大家只得被动反击。

这话给谁都不信,哪里有七八个人对着一百多个当地壮小伙动手的道理?不过他们这么说,警察就这么记。

打完招呼之后,郑涛才走到孟志新面前,笑眯眯地伸出手来,“这是孟区长吧?有话好说嘛,这两天我都特别忙的……怎么就成了这样呢?”

孟区长双手向身后一背,根本无视他伸来的手,只是淡淡地笑一笑,“你等着哭吧。”

“嘿,这话说得真有意思,”郑涛脸上有点挂不住,冷哼一声,转身离开。

昨天他陪省政府的一个秘书长喝酒,还有省计委主任,喝到十一点才离开,也没看手机,回到家门口的时候,才发现门上被刷了几个大字。

郑村长登时就恼了,北崇是哪里,他当然知道,阳州的嘛,我艹你大爷的,阳州人也敢来朝田撒野?

就算朝田其他区的区长,打来电话,他也不会尿的——除非你在市里还有关系,要不然,老子守着这么大个老柳村,还不得被你们啃光了?

至于说北崇。可能很厉害——在批发市场都划出了一块地,但是你搞一搞清楚……我这儿是老柳村,不是批发市场。

进了家之后,他就摸出手机来,想了解一下这北崇人是吃傻逼了还是怎么着——你们想买我的地,我不见你们人,那就是不想卖嘛,咋这点眼色都没有呢?

不成手机摸出之后,就发现n多小弟打来的电话,打回去一说。大家都说这北崇人太猖狂了,不整治一下,还要翻天了呢。

正好郑村长也喝了不少,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。就说那行,明天早晨去干他们,然后他又安排一下,统一口径——咱不是欺负人去了,是咱老柳村人被缺斤短两了。

今天早上干仗,他没有去现场,不过他也听说了,北崇人的悍勇,真不是白给的,现在有俩住院了。一个腿断了。一个胳膊折了,但就这样,也拼得老柳村血气大伤,十几个人身上挂彩了。

一时间,他就觉得自己有点冲动了。惹外地的这帮蛮子,有点不值啊,所以想跟孟区长打个招呼,大家看一看。是否能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
但是这个副区长的话,说得太难听了,他也就火了,你还真当我们是泥捏的?于是转身而去,尼玛,还真当自己是朝田人了,有本事带来几百号人,搞我啊。

不过想是这么想的,考虑到那个区长的眼里,似乎带了一点怜悯,郑村长又有点犹豫——没错,那就是怜悯的眼光。

于是他就要打几个电话,了解一下北崇的情况,不过他的电话不能随便打,人情不好欠,都是要还的。

而他接触的这些人,基本上都是朝田讨生活的,郑某人再不含糊,他也就仅仅是个村长,所以直到中午的时候,他才从工商的朋友那里打听到——北崇真的不含糊,现在有全省第一的麻企,省局明确表态支持的,好像……省地电在那里也有项目。

这也难怪了,北崇的发展,没有什么对外面影响很大的项目,主要是农业口上,而老柳村虽然是农村,但是还真不怎么关心农业。

最后郑涛的电话,打到了市委组织部,他想了解一下,北崇那边有什么厉害的人没有,那边惊呼一声,“我艹,老郑你不是跟北崇杠上了吧?嫌自己死得不够快?”

“我那个……没杠上,下面孩子不懂事,打了对方两个人,”郑涛干笑一声,“我本来没当回事,听对方口气挺不含糊的,就帮着问一下。”

“你都打过来电话了,还说什么问一下?肯定惹人了,”那边对郑村长也是很熟悉了,于是冷笑一声,“北崇老大陈太忠,黑白两道通杀,黄家的人,岳老大亲口夸奖过的……多的我就不说了,怕吓着你,得罪他的人,很多直接就失踪了。”

“我说,陈哥你不要这么开玩笑,”郑涛直接就惊呆了,他干笑一声,“中午有空没有……一起坐一坐?你媳妇要的那块地,我在村里催一催。”

“你现在给,我都不敢要了,”那边冷笑一声,“扛陈太忠,开什么玩笑,我只有一个要求……你就当这个电话没打,别说认识我,成不?”

“陈哥这个提示的恩情,我是要领的,”郑村长干笑着回答。

“尼玛……你就是个农民,我不要这个恩情,你别提我的名字就行了,”那陈哥说起来是胆战心惊,但又忍不住提示对方一下——也算把人情做扎实了,“黄家的人,在恒北多少人围堵呢,他能混得风声水起,懂了没有?”

“懂了,”郑涛黯然地挂了电话,只觉得眼皮子突突突乱跳,想了好一阵,才又让司机驱车回到派出所。

下车之后,他很轻易地找到了孟志新,孟区长正跟另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抽烟,他走上前笑着发话,“孟区长,马上午饭了,咱们找个地方坐一坐……北崇这边的损失,我们愿意赔偿,想买地,咱们也能商量。”

“此前,我一直想跟你认真地谈论这个问题的,”孟志新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但是现在,事态已经超出我的控制范围了……你不要跟我谈。”

“那我跟谁谈?”郑村长笑着发问,此人外表上看起来比较憨厚。只是略略有点傲慢,现在的傲气也不见了。

但是孟志新才不会小看对方,能在一个一千多人的村子里当村长,这人再笨也笨不到哪儿去,于是冷着脸回答,“先跟被打的北崇群众谈,获得了群众的谅解,咱们再说别的。”

“但是……他们缺斤短两,唉,”郑涛低声嘀咕一句。又叹一口气,憨厚的脸上满是无奈。

孟志新淡淡地看他一眼,转头看向刚才谈话的人,递过一张一百元的大钞。“小刘去买点煎鸡蛋饼和水,饭点儿了,给里面人送进去。”

菜贩是受了池鱼之祸,这个单就算区里不买,孟某人也会买,这小刘是菜贩的人,至于杨伯明,现在则是在医院,看望受伤的北崇人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北崇人出奇地安静。众人眼里的孟区长。时不时地接打一下电话,没有更多的话,派出所里是出奇的平静。

下午三点钟,这份诡异的静默终于被打破,一阵警笛声由远而近呼啸而来。在派出所门口戛然而止,门房惊讶地看到,一辆挂着警灯的桑塔纳停下来,后面是一辆大金龙。以及最少十辆依维柯。

车一停下,噼里啪啦下饺子一般地下人,一色的迷彩服,人人手持警棍。

桑塔纳车里下来一个警察,吩咐一声,“一队到八队,把院子全围住,小心有人逃跑,九到十二队策应,其他队和直属队,跟我进来。”

门房先是一惊,转头就没命地跑了进去,他大声喊着,“坏啦,坏啦,来了好多北崇人……”

带队的警察也不理他,带着一大帮人,呼啦啦走进院子,径直向二层小楼走去。

派出所的警察登时就惊呆了,看着百八十号人气势汹汹地走来,楼里值班室的警察犹豫一下,还是硬着头皮走上来,“喂喂,一级警司同志,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
“我是北崇城关派出所副所长连建国,”一级警司摸出证件来亮一下,正色回答,“接到群众报警,说被朝田当地黑社会打伤,我们出警。”

“你们……出警?”拦路的警察登时就无语凝噎了,朝田跟北崇,隔着好几百里地呢,你们来出警?不过眼见对方来势汹汹,他也不敢多说,只能苦笑一声,“不是什么黑社会……就是当地村民。”

“让开,”旁边过来两个迷彩服,将他往旁边一拨拉,“别挡道!”

“你们……你们是要袭警吗?”小警察惊叫一声,身子却是猛退两步,离开这帮人。

“好像就你是警察似的,”迷彩服冷哼一声,脸上带着浓浓的不屑,“想找事直说,不想找事,就一边老实待着。”

“我给你们半分钟,找个主事儿的,”连副所长也不跟那警察计较,大喇喇地发话,“超过时间,我们就自行行动了。”

随着他的发话,迷彩服们就控制了小楼的各个出口,还有其他平房的大门。

没到半分钟,一个高壮的中年人走了出来,他身着便装,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我就是这里的所长张万山,你们有什么事?”

“北崇人被打的案子,我们接管了,”连所长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给你们三分钟,交出所有的嫌疑人和北崇人,以及相关资料。”

“你有没有搞错?”张所长终究是大所长,闻言眉头微微一皱,“北崇人来朝田接管案子?哪里有这样的道理?”

“怎么说话呢你?”旁边的迷彩服眼睛一瞪,提起警棍,重重地戳一下他的肩膀,“有种你再说一句?”

他的话音未落,又有两个迷彩服向前走一步,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。

(充365元升高v活动,明天中午十二点就中止了,还想充值的朋友们抓紧了,还有,又到周一了,冲好评榜,这个榜对官仙很重要,敬请有余力的朋友点个赞一下,最后……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