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93章 半步不让

第四千零九十三章 半步不让

这一通折腾,时间就短不了,一个小时过去了,村子才搜了四分之一。

就在这时,村口警笛声大作,两辆警车开道,后面又是两辆大轿子车,车停在路口,上面下来一个二级警督,扫视一眼堵在路口的迷彩服,皱着眉头发问,“这是干什么?你们谁是负责的?”

“警察办案,你不要多管闲事,”一个协防员硬邦邦地回答,话里带着浓重的口音。

“警察办案,我这个副局长怎么不知道?”二级警督沉着脸发话,“把你们领导叫出来,我要问他。”

他在这边说,大轿子车上就哗啦哗啦地下人,下来的也是迷彩服,蓝色迷彩服,上面大大地写着“防暴”两字,两辆车下来也有百十号人,组成人墙就逼了过来。

连建国听说这消息,连忙跑了过来,他不卑不亢地回答,“二级警督同志,北崇区城关镇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,正在出警中。”

“胡闹,你们北崇怎么有权力来朝田出警?”二级警督铁青着脸训斥一级警司,“有本事你去天、安门出警,我佩服你!”

连所长此来,就是要博富贵的,哪里会在乎这个二级警督?他双腿一并敬个礼,“我是奉命行事,你有什么指示,请跟我的上级领导联系。”

这就是北崇如此大张旗鼓来,却为什么只派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长带队的缘故,首先分局的领导们,不方便带这个队,朱奋起等人固然是跟着陈区长的指挥棒转,但是他们下一步的升迁,要看市局甚至省厅的脸色。不合适跟朝田警方直接对抗。

就连派出所所长的升迁,也要请示了市局才行,所以才派个副所长过来——反正协防队员是听区里的,肯定指挥得动,官小一点不碍事。

其次就是,这边惹出什么大佬来,分局就是一道墙,市局也不能对派出所说什么——朱局长不方便亲来,抵挡拖延一阵。总是没问题的。

“我命令你,现在马上散了,住院的人,送回医院去,”二级警督沉着脸发话。他也不傻,哪里会给阳州市局或者北崇分局打电话?

他这次来,也是做足了准备的,甚至随车带了一百多号防暴队员来,做为威慑力量。

“就算你官大,也不是我的领导,”连建国腰板一挺。直视着对方,“没有领导指示我……你还是自重吧。”

“你是打算让我们强制驱散了?”二级警督脸一沉。

“你试一试,能不能强制驱散,”连建国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来。“这个责任,你承担得起吗?”

“来,组成人墙,冲散他们。”二级警督一摆手。

下来的一百多号防暴队员,手里也都是拎着警棍。双方的形象别无二致,只不过一方是绿色迷彩,一方是蓝色迷彩,再有就是——北崇这边,年纪参差不齐,不像防暴队那边,一水儿都是棒小伙。

蓝色迷彩服组成人墙,缓缓地推了过来,气势非常恢弘。

北崇人虽然比对方多,但是他们包围了整整一个村子,具体到一个路口,那人数就少得可怜了,这个路口也就是三十人左右。

不过北崇人的彪悍,那是出了名的,尤其是大家都是有组织的,出了事儿有人管——这就是底气,所以哪怕面对一百多人,北崇人也是紧紧地握住警棍半步不退,一点都不慌乱。

甚至不少人双手握棍——北崇人的功夫,也是相当有名的,正所谓“年刀月棍一辈子的枪”,玩大枪最难,要花费多年的精力,玩棍子,学一个月就够了。

眼瞅着,一场混战一触即发。

“往死里打,打死人算我的,”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冷冷地响起,“他们再走一步,就冲上去……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。”

在二级警督看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,北崇人身后,来了一个高大的年轻人,他带一副太阳镜,嘴里叼着一根香烟,懒洋洋地走过来。

“慢着,”他的手一竖,今天他带人来,主要是威慑,就像连建国说的那样,若是真动手,这个责任,他还真的承担不起。

这帮防暴队员闻言,登时止步,他们也不愿意动手,对上没有抵抗能力、没有组织的老百姓,大家没有太大的压力,但是对方明显是有组织的,而且不怕放手一搏,他们自然心里忐忑,尤其是有人居然出声,说“死了人算我的”。

咱们也是生活所迫,挣点小钱不容易啊,听到领导发话,他们登时止步。

二级警督看一眼年轻人,沉声发问,“你是什么人?”

“凭你个二级小警督,也配问我?”高大年轻人走过来,穿过绿色迷彩服,来到对方面前,一抬手,就拍上了对方的脸,他的手速不快,但关键是,那边没想着他真敢动手,也就坚持着不退。

“啪啪”两声轻响,他不轻不重地拍对方脸两下,力道不大,但却是真真正正的侮辱人,“小子,你正处了吗?”

“你敢打人?”二级警督真是没防着,众目睽睽之下受此侮辱,他登时就脸涨得通红。

“你得有多二,才这么说?”高大年轻人哈地笑一声,接着出手如电,啪地又是一记耳光,这记耳光是窝着手心打的,不但力道大,而且震荡性很强,身体差一点的人,直接能打晕过去,“这才叫打人,明白不?”

二级警督被这一记耳光打得原地转了两个圈,他晃悠半天脑袋,才反应过来,自己是被人狠抽了,禁不住大喊一声,“给我上。”

“哈,”年轻人轻笑一声,又把烟放到嘴角,“来啊。”

“慢着,”这时,又冒出一个蓝色迷彩服来,此人年纪大一点,他看着对方,沉声发问,“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陈太忠,”年轻人摘掉眼镜,露一露脸,然后又戴上,“你们来不来?来就打,不来就滚。”

“你……你袭警,”二级警督一听此人是陈太忠,满腔的怒火,登时化作了不尽的无奈,他此来老柳村,是得了区长的授意,要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——尽快平息老柳村和北崇的恩怨。

对区政府来说,老柳村这一块,是能保就要保的,郑涛也向区长孝敬过不少,但是为此将北崇人得罪死,似乎也有点划不来——陈太忠是出名的不好惹,一旦事情闹大,就绝对不会止于县区这个层次。

所以警督此来,主要目的还是想吓走对方,他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,姓陈的会为了这点小事,亲自出马——你堂堂的区长赤膊上阵,砢碜不?

“我们的警察在执行公务,而你在阻拦,”陈区长丢掉手上的烟头,淡淡地发话,“说我袭警,信不信我现在以妨碍公务罪,抓你回北崇……有种你说个不信?”

“北崇警察来朝田抓人,呵呵,”警督冷笑一声,一副不以为然地样子,不过嘴里终究不敢吐出“不信”俩字——为了公家的事情,划不来的。

“我北崇警察,去通达都抓了不止一次人,通达的警察,我照抓不误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敢欺负我北崇人,跑到首都我也敢抓你。”

通达是地北的省会,北崇人都敢去外省省会抓警察,抓本省省会的警察,又算多大事?其实这就是比赛个不讲理——这种民间的冲突,斗的就是个狠字,却是拿不到场面上来说事。

“陈区长跟他说那么多,要我们说,直接抓走就完了,”一个家伙愣头愣脑地开口,却不是协防员,而是前屯的一个基干民兵。

“这话也对,”陈太忠点点头,才待继续发话,却看到那二级警督扭头疾走,“我也是奉命而来。”

他一走,防暴队的人也缓缓退去,上了大轿子车离开——他们的出现,才是陈太忠必须前来的原因,异地抓捕,真的会遇到太多的意外因素,首当其冲的,就是当地的地方保护。

很多影视剧或者新闻里也有表现,异地抓捕,就是外地警察雷霆一击,抓了人之后转头就跑,跑得慢了,就要被挑起事端来。

而北崇人这次来,是来清算的,一时半会儿走不了,所以陈区长亲自来坐镇。

村子里的抓捕还在继续,外面缓缓地驶来了四辆卡车,这是北崇菜贩运菜的车,当下,被抓的老柳村人,就被扔上了一辆卡车——北崇两百人过来,金龙大巴和依维柯刚刚够坐,老柳村人就不要指望这种优待了,呆在卡车的马槽里吧。

这其中,就有那个真正受伤的家伙、头被砍伤了,刚缝合好,本来在医院里打着点滴——就是他的伤势相对比较严重,其他人都是装出来的,但就是这样,北崇人也不让他坐车里。

不过相对村里的抓捕,这又是比较小儿科的了,那十几个人一冲,老柳村多出四五个重伤员来,依旧是丢到马槽里。

大约到了五点半,村里陆陆续续又揪出四个参与打架的——其实一百多号人打七八个人,并不是人人都能沾上边的,能参与动手的,五十个人都未必到。

所以到现在,打人的人,基本上就抓了大半,村子也搜了将近一半,有半个村子不需要监控,人手就变得富裕了起来。

“跟我去郑涛家,”陈区长见状,淡淡地吩咐一句。

(更新到,月中了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