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96章 拆屋

第四千零九十六章 拆屋

郑涛家在村子的边上,相对僻静,院子占地差不多有两亩,红墙绿瓦,非常有味道,不过总是给人一种“树矮墙新画不古,此人必是内务府”的感觉。

底蕴是有一点,但是暴发户的感觉,是挡也挡不住的。

这里是北崇人重点盯梢的对象,起码是多放了两个协防员在这里。

北崇来的人虽然不少,但是二百人想要控制上千人的村子,还要防那些活跃分子逃跑,也委实有点捉襟见肘——多放两个人,真的是极大的重视了。

郑涛家院门紧闭,考究的朱红铁门上,孟志新刷的那几个黑色大字煞是扎眼,陈太忠走过来之后,背着双手细细端详一阵,微微地摇一摇头,“老孟,这字儿……写得不行啊。”

“呵呵,”孟志新干笑一声,心说黑天瞎火的,我能把字儿写对就不错了。

这时,旁边就有人过来,拿着dv对着院门一阵拍摄,旁边围观的无关人等,看着就有点奇怪——一个大门有什么好拍的?

拍摄的人表示拍摄完毕之后,陈区长下巴微微一扬,“去敲门。”

立刻就有人上前敲门,不过门里一点反应都没有,只听得有狗在汪汪地叫,几个队员搭个人梯,趴在墙上看一眼,下来汇报,“里面有三条大狗,都没拴。”

“撞门,准备打狗,”连所长简单地吩咐一句。

和平年代,谁家的门都不会建得多牢固,郑村长家的门,算是结实的了,可协防员们随便一找,从路边找到一根断了的电线杆。七八个人抬起来,咣咣咣连撞三下,整个大门连着半堵院墙,轰然倒地,激起漫天的灰尘。

三条大狗冲着院子外面狂叫,合着是三只藏獒,不过再凶猛的狗,见到这么多人,也不敢扑上来。其中有一只藏獒比较勇敢,也是左躲右躲地不退后,冲上来是不敢的。

它们不敢冲,协防队员们却是不肯放过这凶狗,几张网熟练地丢过去。将狗罩住,一通乱棍,就把三条狗打死了。

到了这个时候,屋里的人再也忍不住了,一个老太太拄着拐棍走了出来,冷冷地发问,“你们是哪里来的强盗?”

“拖下去。”陈太忠冷冷地发话,“捆起来。”

这种操蛋命令,只能他来下,连建国可是不方便讲——连所长是来抓嫌犯的。而陈某人此来,就是为辖下老百姓报复来的。

老太太还想拎着拐杖揍人,可是她又怎么能跟专业的抗衡?两个大汉将她轻轻捉住,又过来两个女迷彩服。将她的手脚用胶带缠了。

北崇是有女协防员的,一共十个。都是区里直属的,在设立这个编制的时候,大家就想到了,将来可能会遇到一些事情,男人不太合适出面——像眼下这不就是?

他们才将老太太捉住,屋里大人哭小孩闹,又冲出七八个人来,以老人孩子和妇女为主,也有个青壮汉子,也被北崇人拳打脚踢地绑了。

“屋里还有人没有了?”一个协防员拿着喇叭喊两声,转头向陈太忠汇报,“陈区长,屋里看样子是没人了……要进去搜一下吗?”

“不用,”陈区长摇摇头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大家也陪着他,默默地站在那里,又等了一阵,听到轰隆轰隆的响声,远处驶来一台大大的挖机。

来到门口,司机跳下车,坐在那里歇息,陈区长左右看一眼,“谁会开这个?”

“我会,”马上就有两个人自告奋勇,挖机推机什么的,现在在北崇很多,有点办法的人,就想学一学怎么用,操作水平高不高是一回事,会不会用,是另一回事。

“就是你吧,”陈太忠冲一个相对年轻的小伙子指一下,“拆了他家……小心触电。”

“我已经把闸拉了,”一个协防大声汇报,很有点洋洋得意。

“好,记你一功,”陈区长点点头,心里也有些微的感叹,谁说北崇没有人才?协防员里人才就不少,想到拉闸断电不算本事,能找到这个闸并且拉了,才是真本事。

就在众多人的围观中,北崇人驾驶着挖机,撞塌一截院墙,来到院里之后,大铲子对着主楼就是一通乱挖,玻璃渣子乱飞,因为屋里的家具家电什么的,都没有往外搬,这一下破坏还真不小。

郑涛的三层半小楼建于五年前,虽然是砖混结构,但也是现场浇筑的,挖机哐哐地砸了一阵之后,砖墙倒得差不多了,协防员们套上绳索,扯住一根根的大梁,喊着号子一拉,轰隆一声,一根梁就倒了。

没用了半个小时,郑村长富丽堂皇的小院,就变成了一堆瓦砾,连几间平房,以及门口的假山和玄关都没能避免。

挖机退出院子停到路边,蹲在那里的司机一句话不说,站起身就开车走人了,他今天过来的任务,就是把挖机停到指定地点,不要去操心谁用了,人家开回来,他开走就行了。

事实上,这个挖机是陈太忠让李世路帮着借的,他不想让小李承担太多责任,就明确告诉他,我们是报复来了,你让人把车开到路边就行了——事实上,陈某人自己也会开挖机。

一个老柳村,我怕他个鸡毛,李记者原本还有点不服气,还是陈区长说一句:你是不怕,但是挖机的主人,就未必愿意这样……你又没有挖机。

这司机听说来老柳村,心里其实也有点忐忑,他的老板也有点本事,但是来村里撒野,这个危险系数还是比较高的——村里人的影响可能有限,可是吃了眼前亏总不好。

眼看着借车人直接把在使用的房子扒了,又听说这是村长的房子,他就知道,村子里这次是遇上狠人了,不过他也不着急走——还是跟着大部队走比较安全。

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动身?

大部队没让他等多久,扒了房子之后,北崇人丢下在场的郑家老小,转身扬长而去,年轻的区长撂下一句硬邦邦的话,“以后这块,就是我北崇基干民兵的训练场地……告诉姓郑的,这个事儿没完!”

此刻的郑涛,正躲在省政协宾馆里,今天中午孟志新的回答,让他心里生出了警惕之心——对方没准是在等待什么,所以有意无意地拖延时间。

意识到这一点,他果断地防患于未然,脚底抹油走为上了,初开始,他还停着车,在不远的一个朋友处等消息,待听说,北崇来了两百多人,直接从派出所抢了案子和人,所长张万山都差点被痛打,他毫不犹豫就转身直奔政协宾馆,来势太猛了,暂时避一避。

当然,他不会单纯地避让,首先,他就把状告到区政府了,其次又找做警察的朋友,想扳回这一局,像分局副局长出现,不但是受了区长的影响,跟他个人也不无关系。

而防暴队是归市局管的,他在市局也做了工作,再加上张所长也帮着告黑状,防暴队才会出动——没错,防暴队出现在老柳村,其实跟分局关系不是很大。

但是,当他知道北崇人顶住了防暴队,肆无忌惮地在村里抓人,并且当着村民,硬生生地将他家房子拆了之后,他真的是忍无可忍了,这是**裸地打脸啊。

他若是还继续无动于衷的话,今后何以服众?

然而事到如今,他能用的关系,也都用得差不多了,土棍的悲哀,就在于他混的是小圈子,而不是大圈子,小圈子里他称王称霸——搁到大圈子里,真是不够看。

事实上,他在大圈子里得罪的人也不少,很多人想找他谈点事,找不到合适的门路,就只能打那个数字传呼,就算能找到他,关系不过硬的话,他也可以将为难处推到村民身上——村里这点事,不是村长说了就能算的。

如此一来,郑村长的头疼事确实是少了,但是需要帮助的时候,他找不到太有力的上层支持。

但是,如此奇耻大辱,他还是要报的,于是他果断地联系朝田政法委书记,务求将对方的嚣张气焰打下去。

所以北崇的车队在临上高速前,被巡警拦下了——这个,你们这两辆卡车的马槽里全是人,怎么能上高速呢?

北崇的菜贩提供了四辆卡车,不过抓的人不够多,只塞了两辆卡车。

我们把他们倒到依维柯里,连所长是从善如流,吩咐大家将老柳村人卸下车,又挤进依维柯:这样总可以了吧?

巡警一看,马上就不干了,这么多人都被捆绑着手脚,嘴巴贴着封条,还有不少人皮破血流的——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?

连建国解释说,我们是来异地抓捕的,这是我的警官证,然后那些巡警就要市局签署的文件——你抓人,肯定要市里配合的不是?

“尼玛,真是找揍……不相信,你可以联系北崇分局嘛,谁规定一定要通知你们市局才能抓人?”旁边围观的协防员不干了,“索性把他们也抓走算了,我们抓人,关你们鸟事,这么刁难人……肯定是吃了老柳村的好处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