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97章 一年了

第四千零九十七章 一年了

这话说得实在是太霸气了,一个人小菜贩,居然敢问一个明显是领导的人,你叫什么名字——大约也只有陈太忠领导下的北崇人,才出得了这样的奇葩。

不过唐主任却没在意,他很明白,自己是来走过场的,所以也不生气,他笑着回答,“我就是过来了解一下情况……你们现在恢复经营了,多把心思用在买卖上,不要执着于过去的一些东西,人要往前看。”

“小小的老柳村,还挡不住我们北崇人前进的脚步,”鼻青脸肿的这位傲然回答,周围的菜贩也一片哗然——敢在老柳村这么说话的,还真没几个人。

大家不由得再次感叹,身后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做支持,那真是不一样,有个老菜贩吧嗒一口烟,重重地叹一口气,“我可算知道,当年原子弹爆炸,为啥海外华侨都要高兴了……有底气和没底气,就是不一样啊。”

唐主任转身走出批发市场,又走了百十来米,这才哼一声,“搁给我是陈太忠,区里的乡亲被这么糟蹋,我也不会罢休……你们还是多从自己身上找一找原因吧。”

区里的人走了,分局那边也传来了消息,对于老柳村报的失踪案,一律不予受理——你们都知道是北崇人抓走的了,去跟北崇人商量吧。

不是每一个领导,都有陈太忠的魄力,也不是每一个父母官,都能爱民如子的,区里对老柳村反应的问题……这就算关注过了。

当天下午两点半,金龙大巴和诸多依维柯抵达北崇,陈区长去区政府上班,分局可就热闹了,菜贩们的家属过来散步,要求区里严惩凶手。

要说挨了打的菜贩,也不过八个人,不过各位看官须记。北崇是宗族观念特别强的地方,所以散步的人虽然以老人孩子和妇女为主,也围了一百多号。

所幸的是,大家知道区里会帮着做主,所以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,是真正的散步,就在分局门口扯几个横幅。

对于这些民情。陈区长是懒得管的,倒是狄健听说之后。心里很是在意,就托汤丽萍问一句,区里下一步,是不是打算在朝田发展了。

所以,陈太忠从朝田回来才四个小时,回到家里正要吃饭,汤丽萍就找上门来了。

陈区长的小院里人不算太多,除了廖大宝,也就是葛宝玲、刘海芳和谭胜利在场。正科级的,只有朱奋起和王媛媛。

再有就是导报的总编牛晓睿。

这三个副区长过来,无一不是要钱的,马上年底了,虽说自打陈区长来了之后,北崇就不拖欠别人钱,但是落实一下。总是没有坏处。

而且关于今年的总结和明年的规划,也该上会了,陈太忠来北崇差不多一年了,第一个区长办公会,大家还记忆犹新,那个会议上。年轻的区长为北崇做出的承诺,画出的馅饼,在这一年里,都一一兑现了。

一年后的今天,再想一想那一场会议,副区长们都觉得,当时的自己太可笑了。观点也有点落后了,所以大家此来,除了今年的总结,还是想落实一下明年的规划。

只要能上了规划的,那就一定办得成,没有规划的公路改造项目,在今年也启动了。

会哭的孩子,有奶吃啊,所以各个副区长口袋里装满了各种规划,前来向区长汇报——靠谱不靠谱的不说,先挂个号是必须的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汤丽萍敲门而入。

看到是她来,大家讨论的兴致低了一点,关于汤总跟陈区长的关系,区里传言很多,不过说来说去,大家都是阳州土著,而汤总是从天南跟着陈区长过来投资的,虽然一直很低调,但并不代表这个人好惹。

总之,大家是两个阵营的,王主任热情地起身,招呼她坐下,心里却是纠结成了一团乱麻,从来不见你来陈区长的住处,你这是要干什么?

跟区里其他人相比,其实王媛媛更明白领导的荒唐,几个女人,跟他躺在一张**——有中国的也有外国的。

她甚至心里非常确定,这个汤总也绝对是陈区长的枕边人,那两条圆规一般的长腿,一定时常夹着那一具魁梧的身躯。

每每想到这种可能,她心里就忍不住地各种羡慕嫉妒恨,可是真要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,她又时不时地生出一些不可抗拒的沮丧——我和他,终究比不过你和他。

陈太忠也有点奇怪,汤丽萍这么晚过来,是要做什么,不过最近他身边没有什么人关照,也是有一些生理需求的,男人嘛……大家都懂得。

于是众人简单地吃了晚饭之后,坐在陈区长的家里聊天,葛区长率先提出,目前的财税系统,已经不能满足北崇日益发展的需要,所以必须改革,搞个一站式的财税服务的建筑。

而谭胜利则是再次强调,北崇的互联网建设,是不改革不行了,校园网必须要抓起来,信息爆炸的社会,北崇是不能再抱残守缺了。

事实上,他希望以文化局的名义,在北崇内建设网吧——最好不要出现私人网吧,那样不利于不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。

刘海芳也提了很多建议,但是最令人惊讶的是,她建议北崇考虑建设自己的机场,三省交界处,交通便利,而北崇到朝田,走公路要用六七个小时,就算现在高速修得差不多了,但是五个小时也到不了。

考虑到北崇下一步要大力发展旅游业,那么,真该考虑一下建机场了——从朝田到北崇,还不如通达和绕云方便,这算谁的错?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,却也不表态,事实上,在北崇建机场,四十年前就有人讨论过,这里虽然啥也没有,但确实是个战略要地。

眼下在北崇建设机场,那是非常不现实的,刘海芳眼下提出来,并不是要区里跟上面争取投资——这也是不太现实,她大约……只是想先竖个高高的靶子,成不成的倒无所谓了。

这也是下面人争取项目的法门,提个高一点的目标,领导否了,那么再提一个低一点的,通过的概率就要大一点——如果领导不是有意想为难的话。

刘海芳也许是找到了比较好的项目,陈太忠心里有这样的判断,但是他不会多说什么,只是点点头——身为下级,你有你试探的法门;但我是领导,自有装逼的法门。

三个区长说完,就轮到朱奋起发话了,他犹豫一下表示,“今天抓来这么多朝田人,治伤都花了不少钱,分局有点承受不了……这个费用该怎么走?”

不管北崇人再怎么不讲理,抓回来的人身上有伤,也得先治伤——同时可以为医院创收。

“你自己想办法,不要拖欠了医院的,”陈区长摆一下手,“这次去朝田,区里也存在一些费用,我就不管你了,你可以向家属收取费用,还有罚款收入,就不要跟我张嘴了。”

“不交的劳教?”朱奋起要问的,实际上是这些人的处置方案,至于说钱嘛,区里给固然好,不给分局也不会亏了。

“嗯,劳教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罚款视情节轻重收取,极其严重的考虑拘役,那个郑涛……你不要随便放了。”

“他肯定不能随便放了,”朱奋起听得就笑,他早听说了,陈区长拍出一百万,才理直气壮地把人抓回来,怎么可能那么便宜地放人?

说得差不多,大家就站起身走人,小院里就只剩下了汤丽萍,陈太忠抬手一看时间,还不到九点,笑着冲她努一下嘴,两人就上楼去了。

经过两年的锻炼,小汤同学早已食髓知味,而陈区长也憋了好久,正是干柴烈火,三分钟之内,两人就除去了碍事的衣物,没有什么前戏,小太忠直接叩关而入。

事实上,汤丽萍是非常懂得享受性、爱的女人,在感觉到他完完全全充实了自己之后,她只觉得一阵快感从尾闾直冲脑门,整个身体一僵,尖厉地呻吟一声,“哦,要飞了~”

陈太忠缓得一缓,然后就大力动作了起来,没办法,时间紧任务重,这么多人看到小汤待在这里,总不能将她留宿。

汤丽萍一双圆规般的长腿,死死地缠在他的大腿上,感受着他的火热和冲撞,一次又一次地登顶云端,双方正在舒爽之际,冷不丁听到门铃响起。

“不要管它,”她低声地呻吟着,此刻正是人间极乐,她是一点都不想被人打扰。

陈区长却是不能这样,他打开天眼侧头一看,还好,外面站的是牛晓睿,倒不是本地人。

少不得他抱起小汤,两人保持着紧密的结合,一步一步地走向门铃处,行进之间的起起落落,让汤丽萍情不自禁地发出低沉的呻吟。

“谁啊?”陈区长拿起听筒来,淡淡地发问。

“我牛晓睿,”牛总编对着话筒回答,“陈区长,我的手机落在你屋里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抬手一按门铃,不料想,一个不经意的收腹动作,又让小汤同学忍不住长出一口气,“哦~”

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声音?门外的牛晓睿不能肯定,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——这声音太低了,似有似无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