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99章 新的思路

第四千零九十九章 新的思路

第二天,不到六点陈太忠就醒了,昨天他被汤丽萍弄得不上不下的,本来就有点憋气,再想一想这朝田办事处一时没着落,气儿就更不顺了。

北崇想在朝田搞地皮,建设办事处,其实并不是很容易的,下面县区想在省城搞地皮,无非就是三个渠道,跟市里买,跟企业买,跟村里买。

跟市里买,买的就是存量土地,只要找对人,价格都不是太大的问题——把个人招呼好就行了,但是陈某人身上的标签实在太明显了,朝田就不可能有人买他的账。

当然,人家也没必要明确地顶他,随便就拿规则卡住了——有政策说,县区能在省城设办事处吗?没错,也没政策说,不许县区在省城设办事处的,但是这个土地划拨就免了吧。

你们完全可以租一层写字楼啥的,为什么要土地呢?

而陈区长可是想把北崇办事处,建设成北崇人的娘家,不但北崇的干部能用,北崇的司机和商人也能用,那么大的停车场——不光是为北崇的干部谋取方便的。

所以跟市里买地,基本上就是不用指望的,跟企业买地,他也没有熟悉的企业。

而且企业所拥有的土地,大多属于国家划拨的使用权,转为企业法人财产的很少,企业可以租赁给你用,但是转让的话,真不太好办,就算买主答应企业也不会答应。

企业想正式转让土地,很可能会招来政府的干涉,首先这地你有资格转让没有,其次就是这地卖得贵了还是便宜了,麻烦事太多。

到最后,不排除地没卖出去,倒让政府收走了的可能——反正这地你卖给谁不是卖?卖给我们政府吧。

所以企业卖地。就经常有些猫腻,有些变通手段——真不怕吃撑着的私人,借此也可以低价收购国有资产,不过这个就是题外话了。

但是北崇区政府来钻漏洞的话。将来很可能朝田对阳州出一纸公文,这地就收回来了——你是政府不是私人,上级领导的话听不听了?

当然,陈太忠在的话。这样的公文,他鸟都不用鸟,但是他早晚是要走的,接下来的班子。扛得住扛不住这样的压力?

总是要给北崇人留下清清白白的办事处,这是年轻区长的想法,所以他就只能买城中村的地——集体土地。跟集体商量好了。合同一签,地就是稳稳的了。

所以,这场架打得……代价真的有点大,他洗漱完毕,要出去跑步,走到院子里才发现,又下雨了。雨不大,但也不是特别小。

他的心情越发地烦躁,早锻炼都要遇到下雨,还能再不顺一点吗?

从六点十分一直跑到七点十分,天都开始擦擦亮了,他的身上也淋得一塌糊涂,才缓缓地跑向小院。

跑到门口的时候,他看到一个人撑着雨伞缓缓而来,再一看才知道,是孟志新。

“陈区长,你这……得爱惜点身体啊,”孟志新看到有个人湿漉漉地跑过来,仔细一看,辨认出是陈老大,于是出声劝一句。

“没事儿,”陈太忠摆一摆手,被冬雨淋了一淋,他心里才平和了一点,“还没吃早饭吧?一起吃好了。”

打开院门,廖大宝已经来了,见领导回来,赶紧摆放早饭,因为孟区长也来了,多了一口人,他临时又到厨房里煎两个鸡蛋——再多一个人,就只能给北崇宾馆打电话了。

陈太忠上楼换了衣服,走下楼来,三口两口就干掉了早餐,“老孟这么早过来,有事?”

“我昨天回去以后,详细地了解了一下,”孟志新慢条斯理地咽下最后一口汤,他的吃相比陈区长文雅多了,“离老柳村不远的省武警医院,也有一块空地,有三百多亩,这块地的所有权,是归省军区的。”

“省军区……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他是真没想到,还有这样的地可以拿。

孟志新放下饭碗,摸出一根烟来,自顾自地点上——现在的北崇区,没人给陈区长敬烟,因为大家都拿不出来大熊猫,而区长是只抽大熊猫的。

他也是在回来的路上,仔仔细细地考虑了之后,才意识到区里面临的窘境,陈区长所能想到的,他都想到了,这场架之后,北崇想在朝田的近郊农村拿地,有难度了。

虽然他不知道,为什么领导不找个企业弄块地,但是他有自己的猜测——领导来恒北才一年,跟大多数企业没有交集,这是很正常的。

孟某人在朝田,也没有什么靠得住的关系,找不到合适的地块,可是他又着急为领导分忧,于是就发散思维一下:陈区长跟什么人有交集,而哪些人又可能有土地呢?

想来想去,他就把主意打到了省军区,陈区长跟省军区的关系,北崇是个人就知道,八一建军节,北崇的节目可是在上了晚会的,还获得赵司令的亲切接见。

省军区在朝田的土地不少,下面各单位,也有多个地盘,孟志新打听来打听去,觉得武警医院旁边那块地,是最合适的。

那里是省军区的地,划给武警搞医院了,但是空闲的那三百多亩地,名义上还是归省军区的,里面有些闲置的库房,平房里住了一些省军区的家属,把门的都是士兵而不是武警。

得了这个消息,他马上来汇报。

陈太忠听得,却是相当地无语,他一点都不想跟赵光达接触,因为他感觉到了,赵司令对他是有所求的,而老赵这么一个省军区司令,求的东西,他这个小区长能满足吗?

这简直是笑话,所以,赵光达一定是冲着他身后的黄家去的。

可陈太忠真的无意再揽什么事了,他跟黄家的关系,也不是别人眼里的亲密无间,虽然眼下大会已经过了,他也不想再在黄汉祥眼里,扮演“麻烦篓子”的角色了。

于是他也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默默地抽了两口之后,才淡淡地表示,“老孟你辛苦了,不过这个部队……能不沾还是不要沾的好。”

你能看到我的辛苦,那就够了,孟志新等的也就是这句话,至于意见不被采纳,他也没有什么抱怨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您指示得很对,军地关系还是要注意……是我疏忽了。”

“走吧,时间差不多了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走到门口的时候,还抓起一块毛巾,再擦一擦自己湿漉漉的头发——身为区长,要注意形象。

在办公室呆了一阵,他又来区党委开会,这个会讨论的是基干民兵冬季训练的事情,此事是由党委主抓的,区政府不过是提供必要的支持——洪部长跟区里申请五十万专项资金。

“政府这边没有问题,”陈太忠很果断地表态,真要说起来,民兵比协防员的性价比可高多了,全区的基干民兵真能纳入有效的管理,协防员都没必要扩招的。

至于说这民兵在党委领导下,他是一点都不介意,反正有事儿的时候说一声,倒不信党委不支持。

会开完之后,隋书记居然又说一句,“太忠区长你跟我来。”

我说,咱不带总这样的啊,陈区长心里有点微微的不满,区委对区政府有指导职能这不假,但是你每次把我当小弟,这真不合适。

来到书记的办公室,隋彪一伸手,“给根烟。”

接过陈太忠递来的大熊猫,隋书记闷着头抽两口,才冒出一句来,“我要走了。”

陈太忠也没想到,自己等了半天,等来这么一句,愣了一愣之后,才笑着回答,“那恭喜班长了……民政厅副厅长?”

关于隋彪的去向,区里都传得一塌糊涂了,大家一致认为,民政厅副厅长的可能性很大。

“大概秦镇市的市长吧,”隋彪继续闷着头抽烟,不过这个话里,听不出沮丧之意——事实上,这没有什么可沮丧的。

“这是一把手的副厅,还是在宁沪书记的领导下,”陈太忠微微一错愕,笑着伸出手来,“恭喜啊,班长。”

“反正是沾了这次大会的光了,”隋彪的嘴角微微一撇,“本来想去秦镇干党群书记的,阴差阳错干上市长了。”

以隋彪的老辣,这样的话,应该不会随便说的,但是他心里确实挺高兴,虽然秦镇市长这个副厅,感觉好像多少有点水分,比不上民政厅的副厅,是扎扎实实的。

但是,他是秦镇市政府的一把手啊,一把手,强过太多摆样子的副厅了。

他跟陈太忠,虽然是党政不相融,可私人之间,真的没什么恩怨,后期两人配合得也不错,而且他确信,小陈的上升空间,比他强出太多了,所以在临走之前,他愿意结个善缘。

“您走的时候,我组织群众欢送,”陈太忠点点头,对现在的他来说,发动群众是很简单的事情,而且老隋这个人,真的没给他制造什么麻烦,大家合作还算不错,“保证场面热烈。”

“不用了,”隋彪笑着摇摇头,“我跟你说这个,是要你考虑争取一下这个区党委书记,北崇发展到一半,换个人来,是要乱的,要前功尽弃的……我会推荐你的。”

“那多谢班长的厚爱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颇不以为然,离任者对继任者有推荐权,但是在区委书记这个层面,这个推荐,也只能说是聊胜于无——恒北省的正处级干部,真的不要太多。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