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00章 主场优势

第四千零一百章 主场优势

隋彪看出了陈太忠的不以为然,事实上他也知道,这个人情有点浅,于是笑一笑,“我其实是有私心的,希望将来秦镇能跟北崇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……就像北崇和慈清。

“班长你这话说得,”陈区长干笑一声,“秦镇是县级市,你去了那里,有什么指示,我肯定要听老班长的话。”

“秦镇的发展,强不过北崇,”隋彪大约是要走了的缘故,说话也就不讲究了,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而北崇只有在你的带领下,才能发展得起来。”

“这个……嘿嘿,”陈太忠觉得这一记马屁,实在是太熨帖了,而他也不想否认——那样实在太虚伪了,只得干笑两声,“那得在班长的带领下才行,换个人来,就未必配合得好。”

“所以我让你去争这个班长,”隋彪不理会他的虚伪,很直接地指出这一点。

“嘿,谈何容易?”陈太忠叹一口气,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“班长,你不是要去民政厅的吗?”

“去不了,”隋彪摇摇头,又笑一笑,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总算是现在这个结果也不错……对了,刘骅的烈士,你就别争取了,过不了的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“民政厅不是说大会以后就可以批了吗?”

“真过不了,我都是被他连累了,”隋彪无可奈何地叹口气。

“那行吧,我知道了,”陈太忠无可奈何地点点头,大不了北崇搞自费烈士,“什么时候走,我帮你组织一下。”

“真不用组织了,”隋彪摇摇头,“你加紧活动啊……对了,别跟别人说。”

“班长你尽管放心。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离开了隋书记的办公室,然后他眉头微微一皱,北崇的格局,终于是要变了吗?

事实上,他也曾经考虑过,是不是该找岳黄河钻营。冲着区委书记这位子努努力,但是他跟岳部长不是很熟。别看他能为自己的好友和下属活动官位,轮到他自己,还真是有点放不下这个面子去钻营。

而且这么做,没准还要搭上蒙艺的人情,仅仅为了一个区委书记的位子,那真是丢不尽的人了。

离开区党委的之后,他又去接待一家纺织厂的老总,此人来自于陆海,是胡总介绍过来的。在纺织方面有专长,想考察一下苎麻布的发展前景。

接待过后,他就将此人丢给了王媛媛,苎麻这一块,他下的工夫不算少了,不能所有的事情,都由他出面来解决。

下午晚些时候。朱奋起打来电话,说郑涛的情绪很不稳定,嘴里嚷嚷着要见陈区长,“……这货真的就是欠劳教。”

“先晾他十天再说,”陈区长淡淡地回答,“一个小破村长。都敢晾副处两天,我堂堂的区长,晾他十天不算过分吧?”

陈某人的睚眦必报,那不是白说的。

朱奋起放下电话,无奈地摇摇头,晾十天,非法拘禁是铁铁的了。这个陈老大,还真是给我们出难题啊。

陈区长给分局出的难题,不仅仅是这一点,今天下午,北崇分局门口出现了老柳村人,不过来的人也算懂规矩,一水儿都是五六十岁以上的老女人,男人也有,不是八岁以下,就是八十岁以上。

就算这样,他们还要受到北崇人的围攻,来分局门口散步的,都是菜贩的亲戚——这一场冲突里,最无辜的就是北崇的菜贩了,好好地卖菜,就被人打了,这口气谁忍得下去?

眼见打了自家亲戚的人被抓回来,打人者的亲戚来了北崇,他们自是要上前挑衅。

有个白发苍苍的老头,是小孙子被抓来了,老头脾气也不好,开始还想忍着,但是被人骂着骂着就火了,于是还嘴怒骂。

然后……他就悲剧了,被北崇的老头老太太拎着拐杖追着打,老柳村的其他人才要上前拉开对方,北崇的闲汉们在旁边哼一声,“有种你动一动?”

老头被追打得乱跑,身体素质倒是还不错,最后不留神一跤绊倒在地,最后还是老柳村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护住他,“你们不怕把老人打坏?”

“打死都活该,他孙子打我外甥的时候,想没想到能把人打坏?”一群北崇老人对着女人拳打脚踢,你要架梁子,就连你也打。

总算还好,北崇人的血性,是印在骨子里的,打了几下,见对方不还手,也就没兴趣再打了,倒是有个女人的儿子,这次被老柳村的人打惨了,她持一把剪刀走上前,将对方身上穿的衣服划烂。

这场冲突之后,老柳村的人是要多规矩有多规矩,主场优势那不是白说的,他们在自家的地盘上,欺负外地人也欺负得痛快着呢。

事实上,最早来的这批人,是开车来的,但是朝田的车,愣是没敢开进北崇来——在阳州换乘了公交车,才来的北崇。

这些人此来,自是想把自家人弄回去,不过北崇人说了,因为打人凶手没有全部落网,现在不能放人,倒是能交保释金保人——每人两万。

要不说北崇人不讲理起来,也是一点都不差于老柳村,开口就是两万,这还是那种普通参与者,下手比较狠的,直接五万起,这可是2002年的五万。

交不起?那就在里面关着好了,你们家属在外面送饭、送棉被吧。

老柳村的人虽然是近郊农民,却也清楚,这个保证金交上去容易,想要回来就难了,人家也不用说不给,拖上十几次,那得花多少路费和吃住?

所以他们希望能便宜点儿,北崇警方根本不带客气的,就是这价钱,嫌贵你可以别交,回头就弄他们劳教去了。

旁边就又有掮客出面,说我可以让你只交一万,但是你得再抓一个当时打人的主儿过来——赶紧了啊,你不答应,没准别人就答应了。

这个条件有点不现实,但是北崇人就是这么开价,似乎并不在意对方答应不答应。

不过这不算悲催的,更悲催的,是那些被送医院救治的老柳村人,这些人大部分是抓捕时候被打伤的,医院对家属发出了通知:不交钱的话,会中止治疗,但是也不可能放人,就让他们伤情慢慢恶化。

有些家属没到场,医生也不管这些——你们是一个村的,代为通知吧。

这些也就算了,尤其令朝田人恼火的是,有人伤势恶化了,一开始在朝田,就有八个老柳村人在看伤——其中有七个,基本属于不太要紧的。

现在这七个人的伤势恶化了,比如说——有个人本来是锁骨骨裂,现在成了骨折,家属登时勃然大怒,可是敢怒还不敢言,只能婉转地表示:本来是骨裂吧?

伤情发生了变化,北崇人懒洋洋地回答。

这不是北崇医院在玩猫腻,而是这七个人没大事儿也要去看伤,药品尽捡贵的点,摆明是要宰北崇菜贩一刀,结果开卡车回来的菜贩一合计——去尼玛的,你不是想治伤吗?没伤咋治呢……大家帮一帮他们吧。

反正这通乱,也就别提了,可老柳村人还不敢发火,北崇人太恨他们了,甚至他们去饭店吃饭,去小卖部买烟和方便面,由于有本地人盯梢,店主都不卖给他们。

也有那店主会来事,价钱直接乘以五,你们老柳村人买,就是这个数儿,愿意买就买,不愿意买走人。

而老柳村人又不敢分散开来,单独去买,那样就对自己的生命和钱财太不负责任了。

他们此来,连车都不敢进北崇,眼下自己吃喝住都成了问题,就别说招呼被抓进去的亲人了,众人不得不感叹:真是在家千日好,出门日日难啊。

老柳村批发市场的菜贩子,就经常有这样的感慨,只不过风水轮流转,这次轮到老柳村人感叹了而已。

事实上,他们会如此被动,主要还是少了一个主心骨:郑涛也被抓起来了!

若是郑村长没被抓起来,这些就都不是问题,不就是点钱吗?村民舍不得出,郑某人可是不差钱;不就是遭遇的刁难多一点吗?要是郑村长在,随便安排一下,大家就可以各做各的了。

有组织和没组织的,那就是不一样,一团散沙的老柳村人,想要对付众志成城的北崇人——还是在客场,这不是开玩笑吗?

他们之中也有见识不凡的人,想来想去,就一致认定:想完善地解决掉问题,得先把郑涛捞出来。

可郑涛又哪里是那么好捞的?陈区长专门点过名的,一般人就不让见,最后还是郑涛的哥哥给弟弟来送吃的,警察们才网开一面,同时他们做出了警告:只送吃的,别说话。

你要敢不听话,下次就是别人给你哥俩送吃的了。

真是一帮强盗!郑涛的哥哥心里暗骂,嘴上却不敢说什么。

不成想,这吃的送完,第二天早上,他给弟弟送早饭的时候,郑村长有气无力地说一句:哥,吃的不够,以后送的数量乘以十吧,昨天晚上,我一口都没吃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