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01章 康总援手

第四千一百零一章 康总援手

郑涛不是单独关押的,他所在的小黑屋里,还关了四个人,是云中五虎的两兄弟,一个卖假货被抓的外地人,还有一个修自行车的北崇人。

云中五虎就是那五个小鬼,在北崇打砸了饭店之后跑路了,陈区长很随意地放个口风,你们得回来自首,否则这个事儿没完。

少年们哪里肯相信这个?先躲出去才是真的——陈太忠你再能,还能在北崇呆一辈子?

所以他们流窜到地北,想着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,打下一个大大的江山来,不成想才在一个边远的县区大打出手,当天晚上就被人摸上门了,七八支枪顶住了脑袋。

还好,这五虎跑了三虎,只有两虎被抓住了,而抓住他们的,正是陈清的人,陈老大被勒令十年不许回通达,那就只能在下面地市混了。

陈清看他们年轻气盛,又是外地人,打坏了也没啥意思,就生出点收编的心思,结果一问才知道,是在北崇犯了事儿跑出来的,他哪里还敢再惦记?

所以他就跟董毅联系,说我抓住了几个小鬼,是陈区长要搞的人,我该怎么办?

“让他们乖乖地回来,”董毅还躺在**养伤呢,请示了陈区长之后,给陈清打电话,“前一阵,陆海老岚不听劝,不肯去见陈区长,这不是……去北崇盖希望小学去了?”

陈清对陈太忠的认识,是相当地深刻。他不知道陆海的老岚是谁,但是既然混到一个省扛把子的角色,稍稍一打听,也就清楚了。

于是他吩咐一下,让人给抓住的那两只老虎上课,把陈区长的恐怖之处宣传了一下——得罪了他,你在整个中国的黑道上,无处藏身。

这俩小家伙也没想到,陈区长不但肆虐阳州,还涵盖了地北和陆海。对他们来说,这真的是太牛逼的存在了——要知道,这还没算陈区长起家的天南。

于是他们乖乖地联系上那三虎,被陈清的人带到北崇自首——陈老大这也是向本家示好之意。

不过这五个人就算是自首,也不能就这么放了,该交的罚款交了,还要关一阵子,又因为五个人是团伙,不能关在一起。这个小黑屋里就关了俩。

另一个是卖假货的,没什么可说的。还有一个北崇本地修自行车的,可以说一说。

他修自行车是很辛苦的,每天赚个三四十块钱,还要管一个学徒的吃住,前一阵有人推了二手自行车过来,问他收不收——价钱好说。

收,为啥不收?其实他也能隐约地猜到,这个二手车应该来路不正,但是他一眼就能看出来。这个自行车前后轮的外胎,都是才换过的。

把这两条外胎换下来,回头给别人安上,就抵得上收车费了,而且他是本地人,换上两条旧外胎,卖的自行车也不会便宜了——一份钱当两份挣。

不过。上得山多终遇虎,夜路走多了撞见鬼,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?他收的赃物自行车太多——有个被抓的偷车贼交待。一个月内就卖给他十辆自行车。

证据确凿之下,由不得他不承认,而陈太忠虽然愿意对北崇人网开一面,但是这种明显的买卖贼赃的行为,他是不会含糊的。

分局也不会含糊的,此人赃车收得太多了,已经属于刑事案件了。

但饶是如此,在小黑屋里,云中二虎也不敢欺负他,反倒要听他的指派——修车的这位认识杨伯明,关系还不错,现在他是走错路了,但跟杨木匠的关系,那是没的说。

只要在北崇,就没人敢欺负当地人,小黑屋讲究拳头大的有理,但是能跟陈区长捎带上哪怕一点点关系,别人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郑涛被关进这么一间小黑屋,其后果可想而知,他哥哥为了让他吃好,专门从阳州买了饭菜过来,还跟阳州的朋友借了辆摩托,来送饭菜——汽车是借不到的,阳州人也头疼北崇人,借给北崇的仇人,打了水漂算谁的?

那饭菜当即就被云中二虎和修自行车的分享了,还弄了一瓶小酒来喝,郑涛是活生生地被饿了一个白天加一个晚上。

但是他敢说什么吗?真不敢说,当天晚上他想抽烟,软云二十块钱一根,搁在外面能买半包了——这种遭遇,陈太忠也遇到过。

所以他就叮嘱自己的哥哥,送饭一定要把量送足了,而且让自己的哥哥买十条软云过来,把所有人都打点下来——我总能留一包吧?

这他可是想错了,外面扣了五条,扔了五条进来,云中二虎直接就把那五条扣下,丢给他小半包红彤彤香烟,“算你识相。”

郑村长好歹也是曾经的一村之长,何曾受到过这种待遇?他捏一捏瘪瘪的红彤彤烟盒,里面约莫也就是五六根的模样,一时间有点想哭……咱不带这么玩的。

中午的时候,依旧是那样,郑涛的哥哥送进来好几大塑料袋的饭菜,但是郑村长还是没有吃饱,多的饭菜,修自行车的那位直接就倒地上了——“尼玛,你来我北崇,有饭吃就不错了,还想吃饱……这是想跑还是咋的?”

小黑屋是**裸的丛林法则,强者为尊,狱霸就要有狱霸的样子,就算浪费了也不给你吃,弱者就要有弱者的觉悟。

其实这还仅仅是小黑屋,真的关进大号子,倒到地上的饭菜,照样有人趴在地上舔吃,哪怕有尿水都不在乎——不吃,就饿啊。

郑涛的角色还没有完全转变过来,还不是很适应,不过他已经决定,晚饭一定要抢着吃了,哪怕被人打一顿都认了,实在饿得受不了啦。

大约五六点钟的时候,有人过来救驾了,来的是朝田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,他们希望北崇能尽快放人,否则就有非法羁押的嫌疑。

朱奋起哪里肯吃这一套,就说兹事体大,我要请示领导。

“非法羁押?”陈太忠在屋里也正要开饭,听到这话就笑了,“行,老朱你难做,我也不说啥,把郑涛带过来。”

陈区长接这个电话之前,刚接了康晓安的电话,康总在那边笑着发话,“太忠,听说你想在朝田搞个办事处?”

“这个办事处,我是肯定要搞的,”陈太忠认真地解释,“北崇早晚要走出去,朝田只是一个窗口。”

“那你折腾老柳村,有个毛的意思,”康晓安不以为意地回答,“那个村子全给了你,能值几个钱?黄金地段在市里,要不要我帮你找块地?”

“最少五十亩,得是市价,”陈太忠是买不到市里的地,才退而求其次买村里的地,能买到市里的地,那当然更好了,“不过,太中心的位置,也没必要。”

“太中心的位置,都搞了房地产了,我也没那么大面子,”康晓安笑一笑,“三道桥附近给你一块地,行吗?”

“那个位置不错,”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,那里也勉强算繁华市区,但因为紧邻一条小河道,周边开发困难,土地价格上不来,但绝对是闹中取静的那种,正合适搞办事处,“多大一块地?”

“一百多亩吧,”康晓安嘿嘿一笑,“搞个办事处是绰绰有余了。”

一亩多少钱呢?陈太忠很想这么问一句,一亩一百万以下,他就铁定拿了,超过一百二十万,他就要考虑了,每平米超过两千,就算容积率达到四,土地成本也超过每平米五百了,而办事处的容积率,他不允许超过二。

但是想来想去,他觉得价格不是决定性的因素,于是就问一句,“谁家的地?”

“省人事厅的地,”康晓安轻笑一声,“你给他们起三栋十二层的楼,总建筑面积四万九千多平米,划七十亩地给你用……太忠,这也就是你,别人我都不管。”

这个买卖划得来的,陈太忠瞬间就反应过来了,四万九千多平米,就算框架结构,一平米一千的成本顶天了,也超不过五千万——这都是铁定有的赚了。

然后换个七十亩的办事处,算下来,合着一亩地七十万,怎么算都划得来,这地方的地,九十万一亩,陈区长都照买不误,光这个每亩二十万的差价,就省了一千多万。

但是这种好事,不可能平白无故地找上门,于是他干笑一声,“除了盖楼,我没别的责任了吧?”

“你多少是能省点的,”康晓安做事也大气,就直接点出来了,他知道陈太忠做好这个单子,省一两千万是稳稳的,不过到了他这个阶层,这点钱又算什么?点一下就可以了,真不值得细说。

陈太忠也不把这种小钱看在眼里,于是哈地笑一声,“那老康你直说,我拿这块地……除了盖楼,还要做点啥?”

“你盖好楼,地就给你了嘛,”康晓安不屑地哼一声,“这是咱哥们儿的面子,这个钱我让你挣了……人事厅老李还欠我个副厅呢。”

欠账好说,欠个副厅的位子,真不好还,那是不便量化的东西。

要不说,权势的滋味,太令人迷醉了,陈太忠一直想着,自己跟朝田市没什么交集,根本不可能搞到便宜的地块,不成想在康晓安眼里,这样的人情随处可做。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(。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