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05章 环城水系

第四千一百零五章 环城水系

北崇菜贩兴高采烈的时候,陈太忠已经将目光转向了朝田的三道桥,他仔细考虑之后,决定还是先去三道桥看一下。

由于兹事体大,他不是一个人去的,而是带了孟志新、白凤鸣和马媛媛一同前往——单子若是能谈成,连上盖办事处的费用,要花掉五六千万,多听一听大家的意见才是真的。

四个干部,带了三辆车,陈太忠坐的是他的奥迪,白区长和马总都是本田车,说起来都是跟业务单位“借”的,反正跟自己的车一样用。

马媛媛最有意思,她毫不掩饰地说,我这车就是工程公司朱老板的,只要他在盖北崇宾馆,这车我就随便用。

这个朱总是前任张区长的关系,跟李强也能说得上话,而马总却是张区长提拔起来的——不过她远远没有李红星得宠。

当初选工程公司的时候,她就跟陈区长请示过,该选用什么样的公司,陈太忠大手一挥,你自己看着办,严格按照招投标程序走就行了,这个事情我是放手让你干的——当我过问的时候,那就意味着你出了问题。

既然严格按招投标来,李强又打了招呼,马媛媛最后就选了这家工程公司,陈区长知道这一家的来历之后,笑一笑也不说话,只是照例要求,尽量使用北崇的工人和原料。

三辆车是上午九点多走的,到了朝田是下午四点,康晓安不在市里,由地电的总工刘抗美和办公室赵主任接待。

这两位已经提前抵达了三道桥,三辆车直接开过去,在桥头看到了两人,他俩身边,是一辆黑色的、簇新的奔驰六百。

“刘总换车了?”陈太忠走下车来。笑嘻嘻同对方握个手,“你们地电就是有钱啊。”

“效益好,就又买了辆车,”刘抗美略带微笑地回答,不过他的皮肤太黑,又是习惯了绷着脸,所以看起来还是有点不苟言笑的样子。

“充场面的,陈区长你这富豪,就不要笑话我们穷人了,”倒是赵主任好脾气。直接承认地电是装幌子,“那辆奔驰500,借给别人用了。”

我们的车除了自费买的。都是借来的,倒是你们地电牛,好车往外借,陈区长笑一笑,也不便再说下去。只能转入正题,“现在可以看地方吧?”

“里边已经安排好了,”赵主任笑着答话,这种场合,他这个办公室主任最能发挥,“人事厅来的是办公室主任和服务公司老总。”

“怎么也该来个副厅吧。”陈太忠嘟囔一句,又斜眼看一眼刘抗美,“刘总这可是总工。副厅呢,不太对等。”

“我是企业的副厅,”刘抗美倒是不怕自曝其短,企业的领导换到行政编,通常会降级使用。

众人上车继续前行。这三道桥,就是架在这道叫做粜米渠的小河道上。河道不宽,也就四十来米,以前是条小河,紧挨着米市,经常有粮船往来,所以叫粜米渠。

不过解放后不久,这条小河就人为地改道了,只剩下这个河沟,是用来泄洪的,所以现在河道里没什么水,垃圾什么的倒是不少。

河道两边的道路也不宽,就是六七米的样子,刚刚能容得下两车相错,赵主任在车上解释——事实上,河道两边各是一个车道,根本就不允许逆行。

若是把办事处设在这里,车进来容易,若是出去的话,得继续走下去,到了下一个桥的时候,再掉头开回来。

人事厅的地也不远,开了两百米就到了,大家拐进一个大铁门,里面稀稀疏疏地有几排平房,一眼望去,树木成荫杂草丛生,若不是有人带领着,大家真想不到,就在这仅次于闹市区的繁华地段,居然有这么大的一片荒地。

院子面前有一大块空地,停了一辆奥迪,一辆金杯面包车,还有一辆宝马车,一群人站在那里,冲着院子指指点点。

看着四辆车进来,大家停止说话,那边就有个地中海发型的男人,笑着走了过来,“奔驰六百,一看就是地电的”

经赵主任介绍,地中海就是人事厅办公室的李主任,他旁边是个奇高奇胖的男人,身高有一米九,体重看上去也得有两百九。

“这是我们服务公司的老总陈巴容,”李主任也是挑通眉眼的主儿,笑着介绍,“陈总身高八尺,腰围八尺,大家都叫陈八尺……厅里的重量级领导。”

“李主任你就埋汰我吧,”陈总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看得出来,两人关系不错,“刘总也来了啊?”

“嗯,”刘抗美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他一向就是这个样子,赵主任见状,赶紧介绍一下北崇来人,起码是介绍了陈太忠、白凤鸣和孟志新。

陈太忠本来觉得,人事厅没来个副厅,多少有点不对等,但是对方在等的人不少,副厅是没来,可正处就太多了,这态度倒也不算太差。

“那大家看一下吧,”李主任带着大家,在这荒地里走一走,据他说,这块地有一百五十余亩,厅里打算占地八十余亩,搞三栋住宅楼,中间再搞个绿化了的小公园,一个职工活动中心,空出来的地先放着,将来可能还要起别的建筑。

总之,五万平米的地,建五万平米的楼,容积率要达到一了,要不说省厅就是省厅,别人都不能比的,总算还好,他们还留了一块空地,要不然这样的地段,容积率为一的楼房,真的太扎眼了。

一百五十亩地,换五万平米的楼房,陈太忠暗自盘算,前文说过,这个地段他要买地的话,一百万一亩,就毫不犹豫拿下,有多少要多少,上了一百二十万,他才会考虑。

那么也就是说,最少价值一点五个亿的地,被换了五万平米的楼房,每平米的地价就值三千,再加上造价,怎么也都四千了。

这真是……大手笔,以陈区长的眼光,都禁不住暗暗咋舌,总算还好,后面还有四十亩地左右,类似的楼基本上还能再起三栋,要不然真的打击他的情绪。

也许那些空地,会成为厅长们的小别墅?他禁不住要这么想。

走着走着,就来到了一片菜畦,虽然眼下是冬天了,但是这菜地里,依旧能看得出来,种过西红柿、黄瓜、扁豆和葡萄等,陈区长禁不住问一句,“这是……”

“这是家属们种的,”李主任笑着回答,他品味出了这句问话之后的含义,“你们看到那些平房,也都是家属们的,到时候想让他们走,就是一句话,不会影响贵我双方的合作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想一想之后,又指着图纸问一句,“按你这个图纸看,给我们的好像不到七十亩吧?”

“六十六点八亩,加上院墙,差不多六十七亩,”陈巴容笑着回答,别看他又高又胖,走动起来也没太臃肿的感觉——虽然额头冒汗了,起码没胖到要喘的那一步。

“还有这样四舍五入的?”陈太忠听得就恼了,手一伸,就打算摸手机,给康晓安打电话——你早告诉我,是六十七亩也算,这么蒙人可不行。

“这个花园和职工活动中心的建设,是由我们来完成的,”李主任看出了他的心思,在一边笑着接话,“康总只是了解了一个大概,就是我们武厅长,对具体的数字也不是很清楚……他们都是领导,不关心小事的。”

“确实是小事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暗暗地淌血,三亩地……起码三百万没了,三十个希望小学啊,尼玛,这也叫小事?

但是从逻辑上讲,这个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,堂堂的省厅厅长,能把几亩地看在眼里吗?于是他眼珠一转,将李主任扯到了一边,低声发话,“多拨五亩地给北崇……我给你个整数,六个零,成不成?”

“这个……”李主任犹豫一下,还是苦笑着叹口气,“我给你五亩地,院子要窄十几二十米,陈老大,你觉得我这小身板,能扛得下来吗?”

“窄两米的高速公路我都见过,窄二十米的院子算什么?”陈区长微笑着看着对方,“李主任,我可是很有诚意的。”

“这个诚意,我扛不住,”李主任苦笑着回答,然后眼珠一转,“反正陈区长够朋友,这个我是知道了。”

“我凭空损失好几百万,”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,事实上,到现在为止,他接这个活儿也不会有什么损失,不到五万平米的高层,加上一些基础设施建设,也就是五千万,而他要买这样的地,起码是要花六千七百万的。

但是少省了三百万,他就相当地不爽了——看来哥们儿不得不适当地偷工减料了。

“这点钱,哪儿能看到您眼里呢?”李主任听得就笑,然后他又低声嘀咕一句,“陈区长,这是咱俩聊得投机,我跟你提醒一句……环城水系,马上要搞了。”

“环城水系?”陈太忠低声重复一遍,“那是什么?”

“朝田的环城水系啊,”李主任很无语地看着他,“粜米渠也是水系的一部分……”

(周一,又要拜托书友们点赞一下了,冲好评榜,那是个不错的推荐位置,风笑拜托大家了……最后,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