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07章 无关水系

第四千一百零七章 无关水系

“瞎玩,我也不太擅长,感觉还不错,”陈太忠站起身,笑着跟康晓安握一握手,“康总这么晚才回来,这工作态度,真是值得我学习。”

“我是为人民服务去了,”康总笑眯眯地回答,然后又看一眼众人,冲李主任和陈总微微点头,“你们接着玩,我就是过来看你一下。”

“别介,我还有事请示康总呢,”陈太忠也扭头看一眼,“老孟你跟我来……凤鸣和马总,你们玩好。”

他要招呼上孟志新,固然是因为,驻朝田办事处要给了孟志新筹建,同时也是因为,老孟居然能知道粜米渠是属于环城水系的,有这么个内行在身边,说话时也便利。

几个人坐了电梯上楼来,进了康总的办公室,这时斜对面的门一开,陈太忠以前见过的高个儿女人走出来,进了屋里给大家倒茶。

轮到陈区长的时候,他笑着摆一摆手,“不用茶,啤酒吧,最好是冰的。”

女人去屋角的冰箱里拿啤酒,陈太忠递给康晓安一支烟,自己又摸出一支,将剩下的烟丢给了孟志新。

“这个节令,也就是你还喝冰镇啤酒了,”康晓安笑一笑,从茶几上摸起个打火机点着烟,“看了地方……感觉怎么样?”

“还不错,不过给北崇的不到七十亩,”陈太忠也真好意思说。

“差不多就行了嘛,”康晓安抽一口烟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你占不少便宜啦。”

要不说这位置不一样,眼光就不一样,几亩地的出入,在他嘴里根本就不值得一提,陈太忠正好借此问一句,“粜米渠是属于环城水系的?”

“那里……是啊,”康晓安愣一下之后,笑着点点头,他本来就是省政府出来的,跟地方上交道打得不少,环城水系虽然是朝田市政府搞的,但是这么大的规划,他也清楚得很,“你看,我给你介绍的买卖就差不了。”

陈太忠犹豫一下,又问一句,“这个水系,近期能动工吗?”

“呀,这个我没有了解,”康晓安摇摇头,侧头看他一眼,沉声发问,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“我听人事厅办公室主任说,可能会很快动工,”陈太忠隐隐觉得,自己也许问了一个比较愚蠢的问题。

“哈,”康晓安听他这么说,就笑了起来,而且不是笑一下就停了,而是笑个没完。

“有话你说话嘛,”陈区长被笑得有点恼了,“一个劲儿地笑,啥意思?”

康晓安慢慢地收敛住笑容,有意无意地看一眼孟志新,陈太忠见状,明白是什么意思,于是淡淡地表示,“不是外人。”

孟志新才要站起身子呢,听到区长这话,犹豫一下,又沉下了屁股。

“环城水系真要马上搞,估计能给你五十亩,你都该偷笑了,”康晓安笑着回答,“我也不知道朝田是不是要马上搞,不过那个小李没跟你说实话。”

“那实话是什么呢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,心里也有点恼怒,心说人事厅这帮家伙,也太不是玩意儿了,先是缺斤短两,然后拿环城水系这个概念蒙人,真是欺人太甚。

“他肯定不能跟你说实话,”康晓安似乎看出了他的恼怒,又笑一声,“实话是,人事厅老李马上要五十八了……明白了吧?”

“嗐,是这么回事啊,”陈太忠听了之后,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正厅的干部五十八岁……去二线的可能性是很大的,反正了不得撑到六十。

李厅长要下了,手里的资源,该处理也就处理一下了,他给后任留下这块地,人家也未必念他的好,还不如造福了厅里的职员,图个口碑。

这就是突击花钱,北崇运气不错,能捡上这么个漏,至于说李主任,他肯定不敢说出实话来,所以用环城水系来忽悠人,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

至此,陈太忠就明白了,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不是很在意差了三亩地——这么大的漏,让你捡到了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?

既然康总这么说,他就要表示一下感激,“还是康总够朋友,有好事都惦记着我。”

“其实呢……我就是撮合一下,”康晓安抬手喝一口茶水,看陈区长喝啤酒喝得兴起,他就吩咐一句,“给我也拿两瓶酒,不要冰的。”

事实上,康总这个人,说话还是比较直接的,下一刻他就又说,“这个事儿能谈,跟你北崇区政府的性质,是有很大关系的……老李那个人脸皮薄,怕人说,要是开发商去跟他商量这个,让出来的地儿搞商品房开发,他是不会答应的,瓜田李下,有嫌疑的。”

“那是,我们拿到地,也就只想搞办事处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对人事厅长李平不是很熟,但是五十八岁的干部要注意吃相,这是正常的——二十八岁的干部里,就挑不出几个太看重吃相的。

“所以这就是双赢嘛,”康晓安笑一笑,又叹口气,“太忠,我帮你这么大的忙,你意思一下吧……环城水系确定不了时间,肯定也快上了,这地方太好了。”

“我给你百分之十的返点?”陈太忠看着他,若有所思地发问。

“你少跟我扯,”康晓安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“百分之百我也没兴趣……给找上三五个亿吧,我那海洲电厂资金链一直就悬乎。”

“你没跟普林斯公司谈好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凯瑟琳对垫资卖设备,还是很有兴趣的。

“普林斯不会超过二十个亿,”康晓安摇摇头,“电厂是要投资八九十个亿的,这不还差六七十个亿吗?”

“别哭穷,”陈太忠一听也乐了,他才不相信,康晓安自己一分钱都没找到,“你现在的资金缺口,也就是三五个亿,哄谁呢?”

“不瞒你说,实打实差二十个亿,”康总一摊双手,“省里和市里,最多也就二十个亿,我辛辛苦苦找了小二十个亿……太忠,个人找二十个亿,搁给你也头疼,我不容易啊。”

“这倒是,钱太难找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老康这也就是靠着省政府支持,电厂的项目又好,才能找到这么一笔钱,否则的话,累死他也不可能找到二十个亿——估计里面大部分是银行贷款。

“本来跟建行弄了八个亿,”果不其然,康总是玩贷款的,但是贷款也不总是顺利的,他苦恼地表示,“结果受到年初掉下来那位的影响,黄了。”

“年初掉下来……首都那个?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隐隐地想到了某人,他本来是想点名的,考虑到孟志新在场,这种大事……还是不要说了。

“可不是咋的?”康晓安苦笑一声,一摊双手,“无妄之灾啊。”

“那算,我给你找点钱吧,”陈太忠摇摇头,老康做事既然这么漂亮,他倒也不介意出手帮对方一把,“你是要贷款还是入股?”

“多少钱?”康晓安首先要敲定这一点,“钱太少的话,恐怕谈股份不好谈,这个电厂,目前我没有考虑小股东……只有走投无路的时候,我才会考虑这一步,省里定向发放股权。”

“没谈呢,多少钱我哪儿知道?”陈太忠摆一摆手,他就算答应下来,也不会马上去找钱,海洲电厂那么大的活儿,不干个三五年,哪里完得了?

资金的瓶颈,应该现在第二年尾或者第三年初,只要海洲电厂的一号机组开始发电,运行稳定,那么差再多钱,电厂也能借回来。

所以对他来说,这事儿并不着急,不过金额嘛,倒是能许一下,“最少五个亿……小小的几十亩地,换来五个亿,康总,我也够哥们儿吧?”

“太忠你这仗义,天南都传遍了,”康晓安笑眯眯地伸出个大拇指头来,“国内的资金,还是国外的?”

“没谈,我哪儿知道啊?”陈太忠一摊手,“我在朋友里面帮你划拉一下,国内的……国内那帮家伙黑着呢,国外找一找吧,利息不会很低。”

“国外的话,只要超过五个亿,可以入股,”康晓安点点头,很干脆地表示,看得出来,这不是他一时的决定,而是省里已经有了这样的共识。

“老康,这是能源产业,是民生资源啊,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放下手中的啤酒,不可置信地看着他,“让外资入股?”

“你这是老黄历了,是入股又不是控股,”康晓安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笑容里略略带一点无奈,“一穷二白的,还想发展,不给别人好处,人家凭什么给你投资?”

“外资能入股的话……这就好谈多了,”陈太忠眨巴着眼睛,不知道在琢磨什么。

“多久能给我回信儿?”康晓安看起来,是有点急不可耐了。

陈太忠又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思索一下方始发话,“半年之内吧。”

“别介,太忠,太忠区长,太忠大哥……咱不带这么玩的,”康晓安一听,实在有点哭笑不得,“半年哪儿行,俩月,俩月成不?”

“我北崇的事儿太多,忙不过来,”陈太忠正色回答。

“你那北崇的摊子……”康晓安咂巴一下嘴巴,无奈地发话,“你忙不过来,要帮什么忙直说,我那是一百八十万千瓦的电厂啊。”

“我北崇也十八万父老乡亲呢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……

(书友钧圣来访,赶完稿子,提前上传了,召唤月票和赞一下。)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