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09章 跟风和发展

第四千一百零九章 跟风和发展

人事厅的车是下午四点到的,其时陈太忠正在严酉生家,看他搞的山核桃真空包装生产线。

北崇的大学生返乡创业,有两个学生是半途而废了,但也有学生搞得不错,像陈区长看好的双寨乡的桑格,大棚就种得相当不错。

前屯这个严酉生,搞得也很是有声有色,想当初,他因为没人担保不能贷款,心灰意冷之下,打算再回朝田混日子,不成想陈区长很看重这个文案,硬生生驱车把他从半路上截了回来,演出了一幕现代版的“萧何月下追韩信”。

小严同学回来之后,陈太忠为了强调体制建设,并没有为他担保,而是要他给镇上写申请——镇上解决不了,那就报到区里来。

不过,陈区长追人的消息,已经传出去了,镇上怎么可能不管?镇长唐亮还说要找村长说这个事,另一个副镇长直接表态了——我给小严担保好了。

所以,这个制度建设并没有体现出来,但是陈区长的爱才和前屯镇个别领导对学生的支持,让严同学获得了创业的资金。

而严酉生也用事实证明,他当得起领导们的支持和信任,由于前期准备工作充分,他只用了两个月时间,就完成了各项手续的办理,买回了真空包装机,并且成功地将产品卖进了朝田斯嘉丽超市,由于他前期就联系了销路,现在甚至卖到了省外。

到现在为止,他每天能生产六百余斤山核桃仁,每个月的纯利润能达到两万元以上,并且成功地给上百家农户提供了赚外快的机会,这还是因为原材料不够,不能再扩大了。

那个副镇长原本是有点不放心,还让自己的堂妹以帮着打下手的名义。看着这姓严的小子,不要让丫跑了,不过到了现在,他是满心欢喜地帮小严同学继续找钱——随着生产的扩大。需要一部分的资金做周转了。

这个案例,是目前北崇大学生返乡创业的人中,最辉煌也最典型的案例。

一个没钱没权的学生,只是因为摸熟了一个行业。以及上下游供货的关系,然后又在老家得到了政府的支持,不到半年时间,创业成功——是的。成功就这么简单。

严酉生现在已经在考虑申请第二笔贷款了,如无意外的话,他的第一笔贷款。应该能在明年三月之前还清。那时他就是坐拥二十来万资产的小老板了。

所以他考虑,该上真空罐头生产线了,陈区长听说他发展得这么好,心里也高兴,尤其是不少老百姓帮着小严砸核桃仁,获得不菲的收入。

对于小严同学扩大再生产的想法,他高度支持。而此次他前来,不但是视察成就来的,也做出了指示,成绩是可喜的,但年轻人要勇于进取。

——光搞个罐头厂,我看还不够,下一步还可以丰富一下产品种类,做进一步的深加工,琥珀桃仁也是可以搞的嘛,卖到外省了这很好,但是可以再考虑往国外卖嘛。

山核桃富含大量的锌、磷脂,是补脑佳品,还可以抗氧化,又能养颜,所以嘛——你还可以考虑开发类似的营养品,一步一步地来,这是大有文章可做的。

他讲得正高兴,严酉生就吞吞吐吐地表示,由于自己做得比较成功,目前已经有人打算效仿了,“……您能不能出个文,不让他们跟风?这会导致恶性竞争。”

前屯镇是北崇少数的平原乡镇,虽然有山核桃产出,但大部分的土地还是用来种庄稼了,外面乡镇如果也搞这样的加工厂,唐镇长都不好说什么。

这还真是为难……陈太忠听到这话,一时也有点头疼,用行政命令规范跟风行为,这似乎不太好吧?

凭良心说,北崇人对传统道德,看得还是比较重的,但是大家都穷惯了,眼见有个发家致富的门路,一窝蜂地跟风上,实在再正常不过了——他们可以选择的项目并不多。

更别说目前想跟风的,是外面乡镇的,也不讲什么邻里邻居的情分。

事实上,陈太忠骨子里,是非常讨厌跟风行为的,这是一种没有创造力的表现,而且会导致恶性竞争,会寒了那些辛苦挖掘商机的创业者们的心,久而久之,会扼杀创造力——大家都去跟风了,谁去搞创新?

尤其是,北崇的山核桃,并不是很多,原材料市场就这么大——重点培养出一家有可能做大做强的企业好,还是有十几家无序竞争的小作坊好?

这个答案不需要考虑,肯定是有一个龙头企业带头,带动整个山核桃发展的产业,这是最好的,为什么发展初期需要强调原始积累?企业规模上去了,才有实力向外扩张和冲击。

有人说了,垄断的弊端太大,那么……区里再扶持一家差不多的企业也行,绝对不能太多,多了就乱了。

陈太忠是这么想的,但是他不能这么说,政府行为去干涉市场,那就又要有人歪嘴了。

要不说做事难,不做事的人,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无奈,按说跟风是不该提倡的,陈区长直接反对就行,可那是理想状态下的书生治国,这个简简单单的要求,还真难住他了。

他沉吟了好一阵,才缓缓发话,“跟风这种事情,是不可能杜绝的,咱们的农户,眼光都还很短浅,不像你,上过大学,他们先走模仿的路子,我不支持,但是我真的能理解……也希望你能理解,大家穷得太久了。”

“那我该怎么做呢?”严酉生闷闷地回答,心说他们穷得太久,好像我富裕似的。

“你可以做的很多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你先走一步,别人追赶是很正常的,要保持一颗不服输的心,永远让他们追不上,而不是停下脚步知足常乐……我看好你。”

“那我想多贷点钱,多搞几个品种,”严酉生叹口气,他也没什么太好的招数。

“想发展得好,资金壁垒是一方面,你也要尽快搞出技术壁垒来,”陈太忠缓缓地摇摇头,“低级加工产品,很容易被人仿冒,你已经走在别人前面了,不要向后看,向前看……要是你技术方面掌握了优势,被人侵权的话,我无条件支持你。”

“您好像对我的期望值太高了,”严酉生苦着脸,轻声嘟囔一句。

“你有能力,我当然期望值高,不要让我失望啊,”陈太忠笑一声,想一想又补充一句,“你在原材料方面,也可以下一下工夫。”

“桃三杏四梨五年,想吃核桃不见面……现在发动人种,也有点来不及,”严酉生轻声嘀咕一句。

这是北崇民谚,山核桃的生长周期极长,桃子三年就能座果,杏子四年梨五年,可这山核桃座果要十几年,经常是种核桃的人看不到核桃长出来就老死了,所以叫不见面。

“我是说你可以把收购范围放大,走出阳州也可以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既然立志做大,目光就要长远一些……其实也可以研究一些让山核桃快速座果的办法。”

反正来看严酉生一趟,年轻的区长心里并不全是欢喜,小严同学担心的东西,他并没有给出明确的保护信号,只是告诉对方,你要努力。

这话很容易被人理解为泛泛之谈,说什么陈区长说的净是些空话,事实上,他是真的用心建议了,再多的话,他也就不合适说了。

都是北崇治下的子民,手心手背都是肉,他只能无奈地想:小严这么能干,也该加重一点担子了——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?

说来说去,北崇还是太穷了啊,陈区长暗暗下定决心,等北崇人都能走出去,都有能力睁眼看世界的时候,就要狠抓多样化经营了。

可是……我能撑到那一天吗?年轻的区长心里有点茫然……

就在这时,他接到电话,知道陈巴容来了,一时间他有点纳闷,“他说要看什么了没有?”

“他就说随便走一走,看一看北崇的实力,”廖大宝在电话那边回答,“他们没给您打电话?”

“这还是要搞突然袭击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心说你人事厅也太小看我北崇的潜力了,“好,我知道了,尽快回去。”

说是尽快,等他回去之后,也是五点半了,在他抵达区政府的时候,看到了一辆朝田的金杯面包车和一辆宝马车——都是昨天在三道桥见过的。

陈八尺正由孟志新和廖大宝陪着,坐在区政府的院子里喝茶,眼下虽然是冬天了,但是院子里的很多草木,是经冬不凋的。

此刻夕阳西下,天边只余一片残红,院里高大的法国梧桐和合欢树,只剩下枯枝残叶,再配上那青葱的绿叶和小草,感觉是说不出的不搭调,但同时……又和谐无比。

枯藤老树昏鸦啊,陈区长目睹此情此景,难得文青一下,只差一只乌鸦,就可以入画了。

“呱,”远处一声鸦鸣,呼啦啦飞起一片乌鸦来,奔着北崇宾馆飞了过去——宾馆要开饭了,它们去抢夺丢弃物……

(下旬了,谁又看出新的月票了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