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10章 未尽事宜

第四千一百一十章 未尽事宜

见到陈太忠走过来,陈巴容笑着站起身,“太忠,真是没想到,北崇的风景有这么美,你这办公条件,神仙来了都不换。

“不用神仙,人事厅机关跟我北崇区政府换,我就换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。

“这我可说了不算,”陈总笑着回答,“而且你也不可能答应,北崇建设得太好了。”

“才起步,还差得多,”陈区长谦虚一句,事实上,他在离开朝田之后才知道,人事厅这个服务公司,居然是副厅级别的,下面管着好几个正处级的自收自支单位。

也就是说,陈八尺的级别,应该是副厅——好吧,也许是企业的副厅,但是人家级别不低,他不可能戳着对方的胸脯发问,你罗天上仙了没有……呃,错了,你丫正处了没有。

“挺不错的,”陈总还是很客气的,笑眯眯点点头,然后又发话,“康总一直在羡慕,北崇的电厂,现在都已经储存煤炭了,真是大手笔。”

“也没什么,一期是投资一个亿,五十万吨煤炭,现在是二期,一百万吨,”陈太忠波澜不惊地回答,“感觉煤炭涨得太厉害,多存一点……北崇想发展,就指着那个电厂做后盾呢。”

“三个亿的储备煤炭,”陈八尺微微颔首,“海洲电厂建起来,也够烧一年了吧?”

“不够,海洲电厂一百八十万千瓦,就现在的行情,一年起码烧十几个亿的煤,”陈太忠摇摇头,“我手上这点存量,也就顶个把月……其实只够自己用的。”

“那也挺厉害,”陈总笑着点点头,“这两天难得有时间,一定要看一看北崇的发展。”

是怕我没钱吧?陈太忠嘴角扯动一下,他心里很明白。三道桥的便宜马上要到手了,人事厅自然要考虑,北崇是否有支付能力。

没错,康晓安知道北崇有钱,但这并不代表李平认可——官场上很多事情,自己落实了才是真的,那家伙既然很珍惜羽毛。做事追求稳妥,倒也不算意外。

那你考察好了。陈太忠并不在意这些,真金不怕火炼,他底气十足的,于是当天晚上,北崇接待了来自人事厅的贵客,并且干脆利落地体现了自己的诚意——把人事厅来的七个人全放倒了。

陈巴容喝了三斤白酒,嚷嚷着要去唱歌,陈区长随手拍给马媛媛二十万,“跟他打麻将。你这儿不是才买来麻将机?输了算我的,赢了算你的。”

“哎呀,我也有钱,怎么能让领导出钱呢,”马总笑眯眯地接下了那二十万,转头就招呼陈总,“陈总。先打会儿小麻将吧?”

“你就是觉得我喝多了,想挣我钱,那打麻将呗,谁怕谁?”陈八尺笑眯眯地提一提裤腰,“马总你得多穿两件啊。”

“我年纪大了,给你找个美女。”马媛媛先是微微一怔,然后就笑眯眯地发话,“不过你得先把我手上的钱赢完不是?”

陈巴容的回答,说明了他不是要单纯玩麻将,这是恒北最近比较流行的玩意儿,打麻将脱衣服,拿不到台面儿上说。但是一说这个,大家心里都明白。

比如说领导跟美女打麻将,这美女输到没钱可输的时候,就脱衣服顶账,领导一般就是输钱,那一身肥肉,也没谁爱看——不过遇到喜欢暴露的领导,那就是……也没啥可说的。

这个玩意儿的新奇之处在于,美女可以输给领导二十万之后再脱衣服,也可以输了五万,就说自己没钱了,脱衣服顶账——分寸在于个人把握,以及领导对美女感不感兴趣。

总之,这算是雅事,只要美女有钱,领导要美女脱衣服,就要被人鄙视,但是美女自己愿意脱,领导也只能哈哈一笑——能不能扛得住红粉骷髅,在他自己斟酌了。

马媛媛知道陈太忠的性子,不会拿北崇的女孩儿搞公关,她就打定主意要狠赢对方——至不济,五千的小麻将,还能输二十万不成?

“那行,咱就玩一万的小麻将,”陈巴容笑眯眯地回答,“不用找美女了,我觉得马总在我眼里,就是最美的美女。”

“你这么说……那我就不带钱,直接去玩了啊,”马媛媛生猛起来,也不是一般人能抵挡得住的,“小美女也不给你找了,陪我这老太太吧。”

“真求之不得,”陈八尺喝多了,也是个没正经的货,他**笑着发话,“那我也不带钱去了,咱俩一见钟情的嘛,看谁先输光。”

“你这厅级干部,不能欺负我这科长吧?”马媛媛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心里也有点打鼓,一万一把的麻将,就有点大了哈……

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俩胡说,待大家商定之后,一群人站起身打麻将去了,北崇这边是马媛媛和白凤鸣,朝田那边是陈总和另一个姓陈的人。

孟志新没钱,玩不起这样的牌局——起码表面上他是没钱,区里不能借钱给他玩。

所以他就跟着陈区长回了小院,进了院子之后,他出声发话,“头儿,我发现那个宝马车……是陈伟权开着的。”

陈伟权,就是打麻将的另一个姓陈的,据说是搞文化用品的一个小老板。

“陈八尺倒是想坐进宝马车呢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就那一米九的身高,两百九的体重,竖着量八尺,横着量也八尺,坐进宝马车也憋屈

他上一次就注意到了,陈巴容坐的是金杯面包车,“他那吨位,坐金杯车就不错。”

“但是陈伟权上一次出现得就没什么理由,这一次……他为什么要来北崇呢?”孟志新低声嘀咕一句,像是喃喃自语,又像是低声提醒。

陈太忠看他一眼,摸起一瓶啤酒来打开,抬手灌了两口,打个酒嗝,又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抽了一口之后,才淡淡地发话,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……老孟你这养气功夫,差点。”

“我是担心他们看上北崇什么活儿了,要交换,”孟志新轻喟一声。

“那可由不得他们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又嘬一口烟。

他也隐隐觉得,那个陈伟权不是什么好路数,但是北崇现在招投标的程序,已经是比较完善了,对方敢胡乱伸手的话,都不用他出面,自然有人抱不平。

第二天是阴天,陈区长睡了一个懒觉,洗漱完毕,正好赶上北崇宾馆的人来送早饭,然后才听说,昨天晚上马总一吃三,把陈巴容赢得只剩下一条裤头了。

“女中豪杰啊,”陈太忠轻喟一声,静静地吃了早饭,然后去宾馆看望陈总,不过遗憾的是,昨天大家玩到了凌晨三点,目前正在呼呼中。

陈区长也没在意,安排了孟志新接待这些贵客,自己一转身,就又下去调查娃娃鱼的养殖情况去了——这一块是归徐瑞麟管的,可娃娃鱼最近死亡的势头不减,他有必要好好地调研一下。

散养的一千余条娃娃鱼,已经死了近二十条,按说还不到百分之二,但是不得不重视了。

大约十点半的时候,孟志新打来了电话,“头儿,我陪着他们参观,一切正常,他们承认北崇有拿下三道桥的实力。”

“这不是废话吗?拿不下那个活儿,我去找他们干什么?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你操心一下,开宝马的那货想干啥。”

“他们想中午请您吃饭,谈一谈协议怎么签,”孟志新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奇怪,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,却又欲言又止。

“来北崇,他们请我吃饭?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这也真是的。”

他这是显示了地主的底气,但人事厅那些人也真不想占便宜,索性在地电办事处请客了,陈区长赶到的时候,院子里正在宰杀一只七八斤的果子狸,很是热闹。

康晓安和刘抗美都不在,陈巴容和陈伟权就借用了办公室,正在跟孟志新聊天。

见到陈区长进来,三人齐齐站起身,陈太忠笑着摆一下手,“别客气,坐吧。”

他选个靠边的沙发坐下,随手给孟志新一盒烟,让他帮着散一下,然后很随意地发话,“还有什么未尽事宜吗?”

“没有什么了,看了一上午,对北崇的发展和潜力,我们有了很直观的认识,”陈总笑眯眯回答,顺便让陈伟权点上了香烟——说明这二陈里,陈巴容占主导地位。

他吸一口烟,才缓缓发话,“不知道这签约之后,北崇第一期能拿出多少钱来?”

“唔,”陈太忠也抽一口烟,沉吟一下,眼睛微微一眯,“陈总这话……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第一期,你能投入多少资金,”陈巴容微笑着回答。

“我还以为,你会关注开工量和进度,”陈太忠耷拉着眼皮发话。

“厅里的意思,是北崇异地施工的话,成本会高出很多来,”陈巴容脸上微笑依旧,“出于友好合作的考虑,你们大包就可以了。”

“啧,”孟志新情不自禁地咂巴一下嘴巴,却是没有说话。

“嘿,”陈太忠哼一声,陷入了沉默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