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14章 孙姐凶猛

第四千一百一十四章 孙姐凶猛

几个月前,北崇人就都在说隋彪要走,可是说到现在,大家都懒得说了,隋书记却是猛地被调走,让大家禁不住小小地吃惊一下。

一时间,平静的北崇再度风起云涌,陈太忠倒是没怎么受影响,第二天上午,他才赶到区党委,看望了即将离职的隋班长。

来看隋彪的人很多,北崇一把手要走了,那些自问够点资格的,都过来问候一下,并且表示了依依不舍之情,还有人两眼都红了。

若隋彪不是去秦镇,而是去了二线,想必不会有这么多人过来吧?陈区长见人头攒动的样子,心里禁不住暗暗嘀咕一句。

见到区长来了,旁人自然只能让一让,他走进办公室,笑着打个招呼,“恭喜了啊班长,功德圆满,步步高升。”

“别这么见外,”隋彪喜得嘴都合不上了,他这一步迈得扎实无比,不但从正处跨进了副厅,更是一把手的实职副厅,所以在陈太忠面前,他并不掩饰自己的喜悦。

不过,同时他也点出,“我能上去,跟北崇近期的发展关系很大,这可是坐享了你的成果。”

“是你机缘到了,跟我没什么关系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摸出一个小盒子递过去,“送你一支金笔,一点心意。”

“胸有凌云志,妙笔绘丹青,”隋彪看一眼盒子上两行字,念出了声,然后笑着点点头,“借你吉言,希望能一帆风顺吧。”

很普通的两句话,但是寓意很贴切,隋书记此去秦镇,是做政府一把手的,搞好规划和建设,岂不是妙笔绘丹青?“字儿写得很棒,不过我的凌云志,还得北崇多多支持啊。”

“班长有指示。我哪儿敢不听?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然后又问一句,“确定谁来了吗?”

“这个我哪儿敢问,”隋彪苦笑着回答,“我夹着尾巴做人还来不及呢,只是听说还没定下来……你没去跑?”

“再跑也轮不上我,”陈太忠笑一笑。他已经托了黄汉祥,又不好意思找岳黄河。眼下能做的,除了坐等还是坐等。

“你要是不跑,那怎么都轮不上你,”隋彪嘀咕一句,却也是劝说的意思……

隋书记说是要走了,不过他是高升了,地方上也不会催着他离开,他又将自己的通讯员托付给陈太忠,要他帮忙安置一下。

这种小事。陈区长随口就应承下来了,这两天他的主要精力,还是集中在办事处上,尤其是这时,人事厅将小区的设计图也送了过来。

要说这先谈价格,然后才看设计图,听起来不是做事的态度。事实上并不是那么回事——对于熟手来说,楼房规格有了,具体的平米数有了,大致金额就可以估算出来了。

而人事厅那边,也不可能在双方什么都没敲定之前,就把图纸拿出来。等基本意向定了,商量细节的时候,才会把图纸拿出来。

但是这细节,跟造价的关系就不是很大了,倒是跟施工进度和工序安排,有不小的关系。

建委和计委监理人员在审图,陈太忠特意从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调来五个人——凤凰科委的房地产公司。他有点信不过,他对科委是有感情的,但那终究是公家单位,想得到最真实的反馈,最好还是听社会上的人怎么说。

京华房地产的人用了三天时间,细算出了大致的结果,这个单子京华接的话,一口价四千三百万保证不会赔,而且保质保量,当然,若是想要利润的话,就要再加一点——现在全国各地商机很多,没有合理利润的活儿,谁会去接?偌大的京华更是丢不起这人。

我就知道那小子很黑,陈太忠听得明白,五千三百万的活儿,丫就要赚一千万,还一脸哭哭啼啼的,真是……没意思。

不过算细账的话,北崇也不赔,五千三百万,买了价值七千万左右的地——这世道,不可能永远只占便宜,丁点儿亏不吃。

然而,价钱虽然是估好了,可隋彪离任了,党委的同志们想统一思想,一时半会儿的也不太容易,陈区长迫不得已之下,只能把这个事情稍微放一放。

他倒不是一定要等着新书记下来,才敲定这个事儿,只要政府认为项目合适,该操作也就操作了,谁要现在没区委书记呢?机会可是不等人的。

但是他愿意多少等一下,也算是给没见面的班长一点尊重——要不然今天签了合同,明天班长上任,可不就没意思了?

等一阵是礼数,要是等了好一阵,班长还不来,北崇也就要开干了。

不成想,等了两天之后,班长没等来,倒是等来了孙淑英的电话,“小陈,我打听过了,武警医院那块地很差劲的,要不咱们把八一电影院那块地方拿下来吧?”

“八一电影院啊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北崇今年八一献礼,就是在八一礼堂搞的,那地方是不折不扣的亚繁华市区,一亩地不用多说,一百八十万往上数的。

一亩地一百八十万,是什么概念?容积率是三的话,就是两千平米一百八十万,一平米光地价就是九百,加上建筑成本、管理成本之类的,怎么也得三千块钱起,才能保证合理利润。

虽然已经跟人事厅有意向了,他也不介意多一个选择,不过糟糕的是——从老柳村到三道桥,从三道桥又到八一礼堂,这地价在不断地上涨,每亩从三十万涨到了一百八十万。

本来只是想买一只烧鸡,不成想牵了一头牛回来,陈太忠想一想葛宝玲反对盲目花钱,就咂巴一下嘴巴,“那儿是不是有点贵啊?”

“也不贵吧,一亩地才两百万,”孙淑英轻描淡写地回答。

我这还是估得少了,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,“这地我真买不起,我最少要买五十亩地,开什么玩笑……一个亿?”

“咱们每亩一百五十万拿,”孙淑英傲然地回答,“市政府多少钱拿,咱们就多少钱拿……不可能贵了。”

合着这个地价,也是分私人拿还是公家拿,八一礼堂这块地,是省军区的一块飞地,其实省军区的飞地不少,武警医院那里也是一样。

但是八一礼堂这块地的位置,真的不错,市里总想跟省军区把这块地拿回去,他们报价是一百五十万一亩,但是周边地价,基本上都是一百八十万到两百万一亩了。

反正军区的地,也只有市里敢惦记,真协调得好的话,直接就划过去了,军区都未必收钱,或者象征性地收点钱——部队已经不允许搞经营了。

但是朝田市没做好赵司令的工作,或者说赵光达就不卖朝田市的账,八一礼堂继续矗立在那里,一直到现在。

“一百五十万一亩,也贵啊,”陈太忠想了又想,觉得还是不要让后任骂娘了,“搞个办事处花个八九千万,过了。”

“什么办事处,你不是要搞房地产的吗?”孙淑英的声音,顿时大了一倍有余,“小陈,这里六百多亩地,我觉得也就是这里,还能操作一下。”

“呃,六百多亩地,”陈太忠顿时倒吸一口凉气,我去八一礼堂,也没觉得那里有那么大啊,“光买地,就得干进十个亿去?”

“小买卖的话,值得我跟赵叔张一次嘴吗?”孙姐笑一笑,“这事儿我都找我姑姑了,我姑姑说,反正也很少跟地方打交道,我想做由我。”

孙淑英的姑姑可是不得了,正经的开国老帅……的儿媳。

我本来只想买只烧鸡,这是……弄出来头大象?陈太忠越发地无语了,他犹豫好半天,才问一句,“这个地咱自己开发,还是倒手卖啊?”

“你想开发的话,你自己开发,到时候该分我多少,你给钱就行了,我不跟你算细账,”孙淑英的态度很明确,“你要不想开发,咱捂两年地,转手卖了,赚的钱怎么也翻个跟头……没办法,朝田就是这种小市场,挣钱不多,麻烦事儿不少。”

“这还叫挣钱不多……”陈太忠一时间无语凝噎了,投十个亿进去,两年赚十个亿,你说这挣钱不多,孙姐啊,我怎么觉得,你比我这罗天上仙牛叉多了——是紫府金仙吧?

“赚的钱翻不了跟头,还要费点人情的,”孙姐在电话那边笑,“太忠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要真开发这块的房地产,翻个跟头都不止,但是这两年,我就得把一半的心思放在这上面了……划得来吗?”

说到最后,她又点一句,“邵国立不是跟你那小女朋友,也一起开发房地产的?那货是搭车赚钱,投点资收钱就行了,你要是真让他管事,他宁可不投资。”

“我怎么听得,是满满的优越感呢?”陈太忠干笑一声。

“哪有什么优越感,是我们的精力有限,”孙淑英说话,其实也是相当不客气的,“你在地方我在首都,大家看重的东西不一样……我倒是想在地方上搞房地产,可能吗?我有那基础吗?你别太妄自菲薄了。”

“我在恒北就有基础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干笑一声,“还不如你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