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15章 扯大旗

第四千一百一十五章 扯大旗

听到陈太忠这么说,孙淑英犹豫一下,然后才回答,“反正这个单子,我是很用心帮你找了,找到了我姑姑,做得再不好,两年保证能赚五六个亿……到时候咱俩分。”

“那你一个人赚吧,”陈太忠是最不爱占别人便宜的,他的骄傲不允许他这么做,“该配合的我配合你,这点小钱,我也不看在眼里。”

“我知道你看不上这点小钱,”得,孙淑英还真是他的知己,就相信几个亿,蒙不住某个正处级干部的眼睛,“但是我都跟我姑姑打招呼了……朝田市政府买不到的地,我弄到了,给你北崇弄到了。”

“咳咳,”陈太忠猛猛地咳嗽两声,“啥叫给我北崇弄到了?孙姐,是咱俩想赚钱。”

“是给你北崇搞办事处,要不这个地,我也不好到手,”孙淑英如此回答。

朝田想要这块地,已经很久了,但省军区就是不给,后来省军区有个政委的儿子,想掏出一块地来,搞商品房,朝田这边马上去劝告——喂喂,这个地的性质,不好搞商品房的,你不要折腾了。

反正就是这么大一块地,在这里扔着,省军区耗得起,也无所谓,国防用地嘛,市政府想计较也计较不起来——这地方是不能强拆的。

所以这一块,就算僵住了,赵光达甚至没想着在任内解决这个问题,部队的用地,从来是跟着政策走的,需要什么地,直接征了,不考虑花钱的问题,要让出什么地,也就直接让了——依旧不考虑钱的问题。

那么陈太忠想搞这个办事处,其实是挺挑战好几方底线的,孙淑英跟家里人一问,家里就表示,地方上有需求,咱给他一块地。

这就是军队和地方的不同,朝田要是给北崇一块地,费用手续什么的,都有个说法,而部队想划,就直接划出一块地了。

那既然能划出一块地,五十亩也是划,五百亩也是划,所以省军区打算直接给北崇划出六百亩地,你搞办事处好了。

北崇的办事处,肯定用不了六百亩地,但是军人们不是很在意这些,地方我给你划出来了——至于价格,有个参考价,就是市政府征地的价格,一亩地一百五十万。

孙淑英家里,对恒北省军区是有影响力的,但那是自上而下的影响力,地方上没有势力配合的话,那就是无根的浮萍。

这个时候,陈太忠跳出来,说我要搞办事处,要一块地皮,那对孙家来说,真的是再简单不过了——要地皮?给你一块,六百亩够不够?

须知这跳出来要地皮的家伙,不是土生土长没根底的,这厮身后靠着黄家呢。

对于赵司令来说,这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情,对于孙淑英来说,她终于有足够的理由,可以把手伸向地方了——而且,地方上有人帮她操心了。

但是陈太忠登时就愣住了,好半天之后,他才嘀咕一句,“我真没想要这么大的地。”

“剩下的地搞房地产,”孙淑英没好气地说一句,“你北崇就是戴个帽子嘛,你搞不了,可以让丁小宁来搞,反正我是不合适出面……但是你不能短了我的钱,要不以后不能做朋友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陈太忠犹豫好一阵,“买这个地,要花十个亿啊。”

“可以先欠着,你有这个信用,”孙淑英笑一声回答,“陈太忠这个名字,起码值三十个亿,只要你口头担保,就值三十个亿……我不开玩笑。”

“其实我就是想搞个办事处,”陈太忠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心里是有点欣慰,也有点不甘——哥们起码值三十亿美元的吧?“真能欠着?”

“真能,”孙淑英笑一笑,“别人不能欠,你能欠,真的小陈,你一张嘴,六百亩地就归你了,一个子儿不花……两年之后,你净赚几个亿。”

“这当官还真是好啊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并不怀疑孙姐的说法,本来嘛,他也认为自己值三十个亿美元,不过一个人名,就能让对方认可,他的虚荣心还是比较满足的。

不过下一刻,他就颓然叹一口气,“可是这个办事处,我已经敲定地方了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孙淑英愣了好一阵,才讶然发问,“办事处敲定了……开什么玩笑?”

由不得她不着急,孙家在上面有关系不假,但是想插手下面的事务,总要理由充分才行,正是因为嫌这些麻烦,她才会不关心那些小钱——忙不过来嘛。

可陈太忠这么说,确实让她有点无言以对。

“我不开玩笑,敲定了一家省政府组成部门的土地,”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,其实若是有三分奈何,他是不想跟陈伟权打交道的,但是做人要讲信用。

“有六百亩吗?”孙淑英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冷。

“不到两百亩,”陈太忠又叹一口气。

“那他们的地理位置,真的很好了,我拼不过,”孙淑英轻喟一声,“多少钱呢?”

“好了,你别折磨我了,”陈太忠寻思好半天,终于认栽了,“我就是花了五六千万,买了一块不到七十亩的地……咳咳,你笑话我吧,我习惯了。”

“退了那块地吧,”孙淑英不笑话他,而是认真地建议,“不如我这块。”

“那是肯定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三十万一亩的地,肯定不如一百万一亩的,一百万一亩的,肯定不如一百五十万一亩的。

但是,买三道桥的地,已经不少人质疑了,再买八一礼堂的地,他就算浑身是嘴,说得清楚吗?“真是买不起。”

“都说不用你花钱了,”孙淑英叹口气,“我好不容易托我姑姑办点事儿,就办成这个样子,还真不够丢人的。”

“那行吧,我好好合计一下,”陈太忠听她这么说,索性是心一横,“大不了我撺掇一下阳州,把阳州办事处迁过去。”

“这就对了嘛,”孙淑英听他应承下来,在电话那边笑一声,“其他的事儿,你跟省军区谈吧,不着急说价钱,还有……朝田市政府和恒北省政府,也许你需要做点工作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“还有那么多的事儿?”

“要不我嫌麻烦呢,”孙淑英在电话那边笑,“事情确实很多,不过最难办的,我给你办了,省政府市政府作了多少工作,省军区就是不吐这块地。”

“我觉得这会是个不小的活儿,”陈太忠嘀咕一句,然后压了电话。

放了电话之后,他坐在那里琢磨好一阵,理清了头绪,然后抬手给李强打个电话,“李书记您好,我有点工作上的事情,想跟您汇报一下。”

“电话里不能说?”李强沉吟一下,缓缓地问了一句。

“不是很方便,还是当面说的好,”陈太忠不止要商量阳州办事处的事,还要跟李书记协商一下,怎么把这块地好好利用起来。

李强又沉吟一下,然后问一句,“你的关系,还在省委组织部吧?”

“应该是的,”陈太忠先是回答一句,然后就笑了起来,“不是这个事儿,是关于阳州市广场的资金问题,我有个想法。”

“那你过来好了,”李书记马上痛快地表示,他最担心的,就是陈太忠向他要官——区委书记走了,区长惦记那个位子,简直是天经地义的,而且他也清楚,小陈的工作干得相当不错。

但是他更清楚,惦记北崇区党委书记的人,不止一个,他这个市委书记都拍不了板,因为争得太厉害,现在都还没定下人选来。

如果有几分奈何,他绝对要帮自己人争取的,或者把陈太忠推上去也不错——当然,他也不会白推荐的。

所以他现在,就最愁有人跑这个区委书记,可偏偏自不量力的人还很多,连市文化局局长,都要壮着胆子旁敲侧击地打听,真是令人无奈。

要论做事,还得是陈太忠啊,挂了电话之后,李书记感慨一下,人家连官都不跑,反倒是惦记着帮市里解决资金。

想到这里,他索性一个电话,把建委主任叶辉叫了过来,叶主任是李强的嫡系,既然商谈建设的事,小叶也能帮着出一出点子。

陈太忠是一个小时之后过来的,看到叶辉也在书记办公室,他心里有点微微的不耻,我都说了,不找你要官,你还是要扯个人在现场,以免传出风言风语,这小心得有点过了吧?

“太忠区长坐,”李强见他进来,笑着站起身,扯着他走到沙发边坐下,“叶主任一直在跟我叫穷,我就把他也叫过来听一听……从哪儿能搞到钱?”

“我先问一句,阳州驻朝田办事处的土地,是什么性质的?”陈太忠散一下烟,笑眯眯地发问。

“划拨的,朝田市的存量土地,”李强对此还是很清楚的,“这还是十几年前划过来的,没花钱……后来盖了办事处。”

“那就是说,那块地卖了也没事?”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阳州办事处占地也有小三十亩地。

“你不是要我这样筹钱吧?”李强登时就无语了,卖地……这也算点子?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