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16章 细说纠葛

第四千一百一十六章 细说纠葛

“这才能筹多少钱?”陈太忠听李书记如此说,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我跟省军区了解了一下,如果咱们阳州想搞办事处的话,他们能适当地拨出点土地来。”

李强和叶辉听到这话,交换个眼神,咱们是说广场的投资呢,你说朝田的土地——是不是有点不着调啊?

不过很快,叶主任就意识到了一点,于是出声发问,“陈区长你是说……无偿划拨?”

“不是无偿,是有偿的,但是价钱比较低,”陈太忠说到这里,看一眼李书记,“咱们多弄点土地,除了建办事处,还可以搞房地产来赚钱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李强沉吟了起来,在他一开始想来,市里连建设的资金都不足,哪里有钱去搞房地产,但是下一刻他就意识到,朝田的房地产,还真是大有可为。

不过启动房地产的资金量,也是很大的,现在的房地产公司,鲜有不靠着银行玩的,李书记觉得,就算能在朝田搞到地皮,项目启动也不容易,更别说还得先买地——事情真的是好事,但是操作起来,难度也真的不小。

倒是叶辉听到这话,眼睛马上就一亮,“省军区能给多少地?”

“两三百亩吧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他可以让阳州人参与,但是大头他不能让别人拿走,孙淑英还等着分钱呢。

“地段在哪儿?”李书记终于开口发问。

“八一礼堂附近,”陈太忠洋洋得意地回答,他并不介意别人知道这消息——知道又怎么样?你撬不走不是?

“是那块地?”李强的眼睛瞬间就瞪得老大,“那可不止两三百亩……你能拿下来?”

“拿下来一部分,问题不大吧,”陈太忠虽然不怕别人知道。但是该打的埋伏,他也要打。

“那块地还真不好拿,”李强看他一眼,发现他脸上没什么异样,才继续说下去,“朝田市盯了十来年了,你就算能拿上地,朝田市政府也未必答应。”

“他朝田人有本事,跟省军区做工作去。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能搞下来,就是我的,看谁敢惦记北崇人民的财产。”

“你别说风就是雨的,”李强一听。就知道这货又打算裹胁民意了,只能哭笑不得地打断他的话,“这样……你先告诉我,咱阳州的办事处,为什么要搬到那里?”

“不搬到那里,省军区凭什么把地给了阳州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他一眼,“不管什么事情。总是需要一个幌子的。”

“那你直接设个北崇办事处,不是也可以吗?”李强饶有兴致地发问,事实上,他知道北崇最近在筹划着建办事处。他甚至清楚,那块地是人事厅的,具体事宜是孟志新负责。

李书记和李厅长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不过两人没什么交情。他也无意去了解,李平和陈太忠谈成什么样了。眼下发问,只是想听听,对方如何回答这个问题。

然而,陈太忠的回答,是相当彪悍的,“如果北崇在那里设办事处,区里的老百姓就会认为,那全是北崇的财产,我也不好做这个工作。”

陈某人不会说北崇已经物色好了地方,李强知道不知道是一回事,他绝对不会主动去刺激书记大人——有五六千万的闲钱去买地,没钱支援市里?

所以他就实话实说:若不是要用市里的幌子,你当我愿意让你搭车赚钱?

你小子裹胁民意,还裹胁上瘾了?李强一听他说“区里的老百姓”,心里就是一阵腻歪,不过眼下正事要紧,没必要为一些小事计较。

所以他想一想之后,微微摇头,“要是照你这么说的话,现在阳州办事处的那块地,怕是都卖不了,很可能被朝田无偿收走了。”

“凭什么呢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眉头一皱,“已经给了咱的地,凭啥收回去?”

“人家的地,当时是划拨的,就是让咱搞办事处的,其他地市都没这待遇,实在是阳州离朝田太远,信息太落后,管理不方便,又穷得买不起地,”李强没好气地看着他,“别的地市在朝田搞办事处,都得自己买地,咱这是落后有落后的好处……”

“你问凭什么收回去,我还想问凭什么……咱有了新办事处了,人家为啥不能收回去?”

这个话倒也是,陈太忠听得暗暗颔首,朝田市能把地划出来,就能把地收回去——事实上,就算是阳州自己买的地,只要朝田市真正有需要,通过协商,也能低价把地划走,哪怕朝田划不走,省政府出面,又有几个敢硬架的?

当然,若不是有刚性需求,阳州决定赖着不走,朝田人也不能怎么样,所以年轻的区长有点好奇,“咱留上点人不搬,他还要硬撵不成?”

“你不清楚这里面的事情,”李强苦笑着摇摇头,“你说的那块地,跟朝田市政府……还有省政府,恩怨大了去啦,那是原来72军的军部……”

原来那块地方这么大,是真有点原因的,曾经是一个军的军部不说,里面还驻扎了若干个工兵营和高炮营,以及相当数量的警卫部队,还有干部家属什么的。

要说当时军部所占的地方,还不止六百亩地,差不多有一千一百多亩,但是后来,经历了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历次裁军,人基本上走得就不剩什么了,直到最后,这个军连建制也取消了。

由于这块地方,在朝田市的核心区域,市里想发展,就不能对这块地方视而不见,于是市政府就经常跟部队要地。

尤其是72军被裁撤得差不多的时候,朝田市曾经直接拿走三百亩地,规划公路又占去了几十亩,所以大致缩水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但是朝田市有些事情,做得很不漂亮,比如说这个裁军裁下来的人员,有部队上帮着安置的,也有拿了钱自谋出路的,可还有一些中层干部,是该当地政府帮忙安置的。

这一点,朝田市就做差了,他们认为,这个集团军被裁得太狠了,也听说是要取消编制了,于是就说,这么多干部猛地下来,我们实在安排不了这么多人。

部队上的人登时就火了,我这国防用地,左一块右一块地划给你,支援地方建设,我们说什么了吗?艹的,你们倒好,安置两个人都唧唧歪歪的。

当兵的大多都是直肠子,这块地后来归了省军区,留守人员就说了,咱们这个军马上都要没了,我们就是一个要求——这块地不能给了朝田。

一个集团军,影响力并不仅仅限于一个集团军,这个军里走出去的人物多了,老领导也有,尤其是涉及到了军队干部转业的问题,传出去之后,其他军人也难免有兔死狐悲之感。

所以省军区的人,就很干脆地抻着朝田,你再说什么用地紧张,这块地也是国防用地。

尤其是有条四车道的公路,市政府规划是要穿过这里的,省军区不答应,死活就是不让开,两边的路都修好了,到了这里,就成了两个丁字路口。

到最后路还是通了,不过据说是朝田市政府出了钱,而且当年还安置了好些军转地的干部,否则这条路现在也通不了。

就是这块地,都有人往中、央军、委反应过,人家就是当不知道了,朝田盯这块地,盯得非常死——想一想也知道,闹市区六百多亩的土地,这影响多少规划?又能产生多少财富?

不过省军区的领导,也不是愣头青,现在这块地上,邮局小学什么的应有尽有,银行也有,还有几个公家单位,也在边缘地带起了宿舍,但是这个土地性质,从来没有变。

李强在朝田工作了不止一年两年,对这块地是非常地熟悉,所以他向陈太忠指出,这块地真不是那么好拿的,“就算你拿得到,朝田绝对卡着土地证不放……你怎么搞房地产?”

陈太忠却是没想到,这件事里,还有这么多的说法,更没想到,李强知道得比他还清楚,心说孙淑英这还真是……给找了个好买卖。

不过转念一想,他也就释然了,没有风险哪来的收益?若不是有这么多的麻烦,这块地也轮不到他来打主意,肯定早就被人瓜分完了。

所以他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惹得急了,没证我也照样卖房子,总有图便宜的人。”

“但是你想过没有,六百亩地是四十万平米,容积率是三的话,你能盖一百二十万平米的房子,每平米的房子,多卖一百块,那是多少钱?”李强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他,“有证和没证,一平米差的肯定不是三五百。”

“那就考虑办个军转民指标,”陈太忠听李书记这么说,反倒是激起了性子,“大不了从上面弄个文,找个央企来开发,我看朝田怎么拦。”

“你这性子怎么这么急呢?”李强一听他要找央企来开发,登时就急眼了,原因很简单——军转民指标,确实是个路子,可操作性很强。

用地性质的转换,都是要经过地方政府同意的,但是国防用地真的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