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17章 难度不小

第四千一百一十七章 难度不小

一般来说,土地的买卖,是要收费的,但是国防用地,很多时候都是政府划拨,而军队的土地交给地方政府,很多时候也是不收钱的——其间的征地款和卖地费,都是政府考虑的事。

再有就是,土地使用性质的变更,是要办手续和收费的,工业用地转化为商业用地,要向政府补交费用,该交多少都有规定。

那些没交或者少交的,是钻了空子或者找了变通法子,而不是这个钱不该收。

国防用地转化为商用土地,是要经过地方政府批准和审核,更换土地证,但是这里面的钱该怎么收,没有明确的规定。

所以朝田固然可以在证件上使绊子,但是遇到重大的项目,上面下个文——这块地占了军转民的指标,你们办使用许可证吧,朝田市敢吱一声吗?

当然,若是陈太忠是朝田市市长的话,他没准有胆子说一声,这地方也没几个军人了,凭啥就要军转民?我看划给政府就不错。

但是数遍国内官场……有他这般胆量的干部,还真没几个。

所以李强一听,陈太忠要这样办事,登时就着急了。

要说这地块说大不大,也就几百亩,在朝田人眼里是不小了,但也未必能入了上面人的法眼,搁给一般人,这个军转民的指标,也不是那么容易办下来。

然而,李书记实在太清楚陈区长的折腾劲儿了,此人在恒北是孤家寡人,可是上层的关系极其地丰富,估计办这么个指标,还真费不了多少事。

简单地来说,朝田市想这块地想了十几年。都一点辙没有,人家轻轻松松就能搞定——让上面打个招呼,不会比搞定这块地更难。

想搞定这块地,不但上面要有人,下面也得愿意配合才行——省军区想不通,上面也不好硬压,而军转民只是打个招呼,上面有人出头,给个指标戴着帽子下来即可。

李强是坚决反对上面打招呼。这会让事情变得容易,但是同时,大部分的利润,就被陈某人所说的“央企”拿走了,阳州市收获不了太多。

这个矛盾是不可避免的。上面打了招呼,再让地方上什么人开发的话,吃相不好看,也容易引起地方上的抵触情绪——市里还缺地呢,怎么就划给别人了?

这种情况下,上面多半是派个央企下来,把大部分的钱赚了。虽然地方上会更不满意,但是从程序的角度上讲,无可挑剔。

李书记想一想,又组织一下语言。“这样吧,你说的我都记下了,一两天我就专程去省里,向领导反应一下。看这块地该怎么开发……你到底谈了多少亩?”

“用得着那么费事吗?”陈太忠老大不客气地发话了,根本不考虑自己面对的是市党委书记。“您就直说吧,阳州办事处搬不搬?您不搬,我北崇办事处就设在那里了。”

北崇办事处设在哪里,跟大局无关,但是他这话就明确表态了——你要没胆子玩,我就不带你玩了,北崇自己也玩得转。

“我这不是得请示领导吗?”李强听得有点不高兴,于是眼睛一瞪,从心里讲,他是愿意极力促成此事的,“这块地,你能挣多少,那是你的本事,你也别担心我谋什么……我的想法就是,把广场的费用挣出来,我占谁的便宜,还占你的便宜?”

“这倒是,北崇发展好了,市里肯定就更好了,”陈区长笑着点点头,“李书记您还有什么指示?”

“话没说完呢,你着急走什么?”李强眼睛一瞪,“我刚才问你的,你还没回答呢……这块地你能拿多少?”

“搞不好能全拿,总共才六百多亩地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一句,然后,他马上又补充一句,“当然,这是理想状态下,变数什么的……我还没统计。”

他很相信孙淑英的话——在这个层次,胡说八道不仅仅是要被人小看,更是自砸招牌,办不到的事情,哪怕装出一副不屑,也不能硬着头皮胡说。

但饶是如此,他说话也要留三分余地,省得让自己被动。

“全拿?”李强的眉头登时就皱做了一团,好半天之后,才问一句,“那这地多少钱一亩?”

“没谈呢,反正便宜,”陈太忠果断地胡说一句——老李这个反应,不太对劲儿啊。

“那这块地,不可能仅仅是买卖,”李强很干脆地一摆手,“不说那些拆迁什么的,这么大一块地,置换的可能性很大,国防用地也不可能无条件向市场低头。”

“置换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也是一皱,这个可能性,他心里是一直存疑的,因为他也在考虑,这买地的十个亿的资金,该交给谁呢?

直接交给省军区,怕是有点不妥当——这相当于是部队又在做买卖了,三五千万一两个亿,那给就给了,十个亿有点多。

但是……总不能直接交给中、央军、委吧?

而且现下,国防用地一般都是政府划拨,但是随着土地财政越来越大行其道,政府就越来越舍不得向部队拨地——明明能卖的地,为啥要无偿拨给部队呢?

所幸的是,因为历史沿革的缘故,部队手上的地,原本就不少,眼下这个矛盾并没有爆发出来,而且部队用地有一个特色——他不挑地方,起码是不太挑地方。

地方用地,是讲究越靠近市中心越值钱,但是对部队来说,只要能保证跟公路、铁路或者机场的距离,那就够了,偏僻一点反倒还好,军队太靠近红尘浊世的话,不利于士兵们的训练和成长。

更有那些军事重地,就是建在鸟不拉屎的地方,而72军之所以能在市里占一大块地方,跟全面的国防策略有关,跟恒北的三线建设有关,这里就不做更多的探讨了。

这些是大前提,目前不可否认的是,有太多的城市建设,侵占了国防用地,而国防用地也不可能总在山沟里,城市里也要有一些。

所以陈太忠一听“置换”二字,就觉得挺有道理,省军区丢了这么一大块地,又不好随便收钱,那么换一块地,是很正常的,国防用地退出来,让给市场用地——但是市场再发展,总不能不讲国防吧?

意识到这一点,他就禁不住要抱怨一下,这个孙淑英,你跟我简简单单一句话说完了,具体的事儿,我得一一落实——这麻子不叫麻子,叫坑人啊。

“不置换,基本上是不可能的,”李强摸出一根软中华来点上,“里面住着不少家属,我有俩同学在里面,也都是中层家属了……不可能直接让你拆迁走了。”

你有话不能一次说完,非要关键时候拿出来打脸?陈太忠听得也是老大不舒服,“那就置换嘛,大不了买块地,给省军区一个交待,给家属一个交待……倒是省了买地的钱了,划得来。”

他原本是想着,一百五十万一亩买下地,搞几栋拆迁楼,有些拆迁户,可能不是很讲道理——反正六百亩的征地,给拆迁户七八十亩地,也就拆完了。

而这个费用,还能从一百五十万一亩的地里扣。

但是,省军区要求换地的话,那就连土地出让金都可以免了,直接在郊区找个七八百亩的地就行了,不过一亩三四十万,七八百亩也不过两三个亿,市里再保留个百十来亩安置拆迁户,剩下五百亩,随便开发了。

“哪有那么多天上掉下的馅饼?朝田置换一块地,看不看市政府脸色?”李强冷冷地反问,“没有市里配合,你怎么征地?”

陈太忠登时愕然,好半天才回过味来,他点点头,“那我还是搞个军转民的指标吧,以后省军区地不够了,再跟朝田要。”

“你当那个指标那么好搞呢?”李强白他一眼,没见过你这么糟蹋人脉关系的,大家有点关系都是舍不得用,不像你,随随便便就把人情扔出去了,“这个事儿我知道了,你就不用管了。”

“阳州办事处到底搬不搬?”陈太忠哪里是吃这一套的?我正操作的事儿,你想接手……看把你美得。

“哎呀我的太忠啊,”李强此刻真是欲哭无泪,“搬不搬,我还要跟他们谈的嘛……反正只要情况需要,我就搬嘛,大不了那块地不要了,大不了陈正奎跟我歪一歪嘴,还能损失什么?”

其实阳州办事处那块地,位置也还算不错,小三十亩地,怎么也能卖个四千来万,李书记冒着损失四千来万的风险,陪陈太忠赌这一把,也不能说小气了——当然,朝田真想收走这块地,也不可能一点都不付出。

但是,陈正奎的怨念,还是值得考虑一下的,阳州办事处是王宁沪的班底,李强的声音比较弱,自打李市长成为李书记以来,办事处也规矩了许多,知道尊重他了。

可陈市长是强势降临阳州的,虽然他出身团省委,不在乎这个办事处,但是能争的地方,他总是要跟李书记争一争,所以这个办事处的具体事宜,李强也有点头大。

“其实我真的很讨厌这种无谓的争执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向外走去,“我先走了,李书记,我是帮市里找出路了……”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