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18章 李书记出马

第四千一百一十八章 李书记出马

看着陈太忠离去,李强和叶辉面面相觑,好久都没有说话。

最后,还是叶主任叹口气,“是个机会,我觉得能博一下。”

“我想的是,北崇会来个什么样的书记,”李强咂巴一下嘴巴,却是话题瞬移,说起了另一段公案,“看不清啊。”

“确实看不清,”叶辉叹一口气,如果可能的话,他也想去北崇干一干这个区党委书记,不过他干建委主任已经满一届了,按阳州的惯例,可以考虑副市长了。

各个地方,总是有各地的惯例,在阳州这个欠发达地区,建委主任通常能直升副市长,就像张州的科委主任,升副市长比较容易。

而且北崇的水太深了,机遇大风险更大,李书记都只能瞪眼看着,叶主任自然也就熄了那份心思——在北崇干得好了,再升也不过是副市长。

李强的瞬移却不是无因,原本他对谁来当北崇的党委书记,并不是很在意——在意也没有用,倒不如不想。

可是陈太忠猛地丢出这么个项目,他就禁不住生出了患得患失的心思,这块蛋糕是如此之大,一旦到手,广场的投资全部能到位,不但城市环境好了,或者还能有点余钱做别的。

李书记很清楚陈区长的做事风格,新来的区委书记若是老实守着党委,小陈或者不会怎么折腾,如果新书记不是个省油的灯,要贸然干涉政府事务,想必会遇到雷霆一般的猛烈还击。

陈某人那可是下手没轻重的主儿,北崇一旦乱起来,肯定就要影响到一些事情。

而八一礼堂那块地皮事关重大,来不得半点马虎,任何细小的变动,都可能导致极为严重的后果,为山九仞功亏一篑这话,不是白说的。

但是话说回来,敢在这个时候,惦记北崇区委书记的主儿,又怎么可能是老实的?不彰显自己的存在,又凭什么捞政绩?

隋彪是挺老实,跟陈太忠磨合之后,表现得也不错,所以……这不是走了吗?

看来有必要专程去一趟朝田了,李书记下定了决心,去朝田了解一下情况,他对陈太忠的话,还是相当信任的——就像陈某人相信孙淑英一样。

所以他此去,就是要落实一些细节,不过这么大的事情,交给谁去办,他都不放心,那李书记也只能亲自出马了,正好顺便去省委组织部问一问,北崇区党委书记选定了人没有——如果机缘巧合,没准还可以吹一吹风。

想到就做,李强马上做出吩咐,这两天的日程取消,他自己则是连夜奔赴朝田,第二天一大早,就来到省军区求见赵光达司令。

非常遗憾的是,赵司令不在,去首都办事去了,接待的军人知道这是阳州市委书记,就说您找司令是什么事儿,留个话,等司令回来,我们也好汇报。

李强犹豫一下,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来意,“我们阳州驻朝田办事处业务扩大了,目前地皮有点紧张,想了解一下,能否在八一礼堂附近获得一块地。”

“八一礼堂的地?”接待的那位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这个事儿的话,不用找司令的,直接找营房建设处的曾处长就行……我给您打个电话。”

一个处长,怎么可能做得了这样的主?李强抬手就想制止他,不成想这位的手还挺快,已经开始拨号了,此刻再制止,就有点欲盖弥彰了。

这军人的嘴真还真的不慢,拨通号码之后,就哇啦哇啦地把情况讲述了一遍,然后笑着对李强说,“正好,曾处长就在,您顺着这条路走过去……”

李书记心里这个火,真是没法说了,省军区的一个处长,了不得就是个上校,就要我找过去,一旦转业,你丫能在我阳州某个行局做个副局长,就算烧高香了。

不过呢,在什么山唱什么歌,他现在若是转身离开,有失礼的嫌疑,也不能让赵司令知道,他曾经来过,于是他想一下,还是笑着点头,谢了谢这个军人。

营房建设处位于后勤部,走进这处小院的时候,李书记看着门口的牌子,心里苦笑,想不到我这堂堂的市委书记,连见后勤部长的资格都没有。

曾处长在小院里的二楼上办公,李强推开办公室的门,才发现屋里坐了五六个人,大家嘻嘻哈哈地说着什么。

“不跟你们扯了,来贵客了,”一个瘦高个上校见到门口有人,赶忙站起身,笑眯眯地迎上去,“是李强书记吧?您好,我是曾庆云。”

“曾处长你好,”李书记笑眯眯伸手同对方握一握,“庆字辈的?辈分不低啊。”

“家里穷了七八代人,成家都晚,辈分就高了,”曾处长一边笑眯眯地回答,一边摸出一盒烟,递给对方一根,“李书记也知道我们曾家的家谱?”

“你们和孔家、孟家,用的是同一个字谱嘛,”李强笑一笑,接过了香烟。

“您这真是见多识广,”曾处长给他点着火,又笑着拍一记马屁,“我们这几代是‘昭宪庆繁祥’,祥字再往下排,就是令字了……您家里也有自家族谱的吧?”

看起来,他是非常好客之人,也喜欢聊天,李强原本想着随意说几句就进入正题,不成想这曾庆云闲扯起来,真是没边没沿。

若是陈太忠在,应该会觉得这情景似曾相识,事实上他初次去科委,也遭遇了类似的待遇,当时的办公室主任李健,也是要多热情有多热情,但是东拉西扯,就不谈主题。

李书记聊了几句之后,发现这路数不对,于是果断切入重点,“我来,是想谈一谈八一礼堂那边的土地,据说此事归你负责?”

“这事儿我也管不了啊,”曾处长无可奈何地苦笑一声,“我一个小小的处长,哪里管得了这种事……您说要搁在你们阳州,类似的事儿应该归建委管吧?建委是市政府的组成部门,但是有时候他们也管不了,我说得对吧?”

“接待我的战士说归你管,”李强已经决定,不跟对方扯皮了,“我本来是要找赵司令谈的,他不在,就请你代为转达一下。”

“那……好吧,”曾庆云见李书记怒了,也不再兜圈子了,他这个营房建设处,确实是分管这一块的,但是大多时候,土地的事儿,起码要后勤部长点头才行,他只是具体经办。

但是八一礼堂那一块地,大家受的骚扰实在太多了,后勤部长都烦不胜烦,虽然军人们心里拿定主意,不鸟朝田了,可表面文章还要做,否则就有破坏军地团结的嫌疑。

那么,这个恶人,就只能由曾处长来做了,他也不用说不行,只说能力有限即可——一般情况下,踢上几次皮球,客户态度端正的话,他再“于心不忍地”悄悄说出其中原委。

这样就既道明了苦衷,又婉拒了对方的要求,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,也就退避三舍了——不想退也不行,这是大部分军人的不满,他们也不知道找到谁就能解决问题。

——赵司令点头倒是可以,但是,赵司令会关心这种小事吗?还是要踢到后勤部来……曾处长发现自己装迷糊不行了,而李强也是堂堂的强正厅,就算两人一在部队一在地方,他也是尽量不要招惹的好,于是点点头,“你想搞办事处,需要多少地,具体位置在哪里……我只负责汇报,其他真是爱莫能助。”

“亩数比较大,上百了,”李书记说话,也是很有分寸的,尤其是旁边还有人,他也不愿意多说,“今天就是来省军区挂个号,等赵司令回来之后,我再来拜会。”

“上百亩了?”旁边一个小年轻讶异地嘀咕一句,那是个一毛三,年轻嘛,又是军人,说话不是很注意,“没搞错吧?”

曾处长听得,嘴角也**一下,上百亩的办事处——咱恒北的驻京办,也未必有这么大的地盘吧?

他原本不想表态,琢磨着先糊弄过去算了,但是被那一毛三嘀咕了一句,就觉得脸上有点下不来,于是皱一皱眉头,“李书记,面积是不是有点大了……我不敢随便向司令反应。”

李强听他这么一说,也有点火了,他堂堂的市委书记,主动来见一个上校,已经很憋屈了,阳州军分区的司令还是大校呢,见了他也得客客气气的。

而且来了之后,这姓曾的东拐西绕的不说正题,态度也很不端正。

当然,最重要的是,对方似乎不明白他的来路,他必须也得点一点,要不然赵光达回来之后,直接把阳州卡了,那就哭皇天也没泪了。

总之,哪怕是为了维护市委书记的面子,他也要说明白一些——总不能让一个小小的上尉耻笑,“这件事情,我委托北崇区长陈太忠同志,向赵司令反应过,他原则上同意。”

“陈太忠啊,这个名字有点耳熟,我肯定听说过,”曾处长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他要是跟司令认识,那就好说……是个区长啊,嗯,这个我知道了……”

说着说着,他的脸色渐渐地凝重了起来,到最后冷冷地吸一口气,愣在那里不动了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是那个……《十送红军》的陈区长?”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