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19章 要老成的

第四千一百一十九章 要老成的

“嗯,今年建军节,北崇向省军区献礼了,”面对曾处长的提问,李强点点头。

并且,他毫不客气地表示,“这件事情我是大力支持的,在我市小贾村,发生了百年一遇的泥石流,因为有子弟兵的及时援助,伤亡很轻微,市里和区里的干部群众都非常感激。”

“原来陈区长在跑啊,”曾庆云笑着点点头,就摸出了一支笔,走到桌边拿起一摞稿纸,又走回沙发坐下,“我记录一下,上百亩……有具体数字吗?”

这才叫前倨后恭,而且人家卖的是陈区长的面子,而不是李书记的面子,但就算这样,李强也生不起气来,在他眼里,陈太忠就应该有这样的人面儿。

真要吃那个愣头青的飞醋,他都不知道被酸死多少回了,他沉吟一下,笑着回答,“两百来亩总是要有的。”

“两百来亩……”曾处长不由自主地手一沉,笔尖重重地戳到稿纸上,竟然戳穿了好几层,他讶然地扭头过来,“司令答应陈区长了?”

“细节问题,还是需要商量的,”李书记笑着回答,又扫视一眼周围的人群。

“好了,你们都出去,”曾处长也发现不对劲儿了,赶紧站起身撵人,“小周留下就行了,先给李书记冲杯茶……要那个武夷山大红袍。”

“我也来一杯,”另一个两毛三笑着发话了,他也是上校,所以敢开个玩笑,见曾庆红脸色不对,他才又笑一声,“不让我听也可以。我得把茶带走。”

“小周,把那筒假的武夷山大红袍全给高参谋,”曾处长笑着骂一句,“再送一板氟哌酸,一卷卫生纸,咱一条龙服务。”

他们玩笑开得热闹,李强可没心思参与,见人走了之后,他才摆一下手。“曾处长,冲茶不用了,我就是过来挂个号……司令知道我来过,就行了。”

“啧,怎么能这样呢?”曾处长拉住李书记。不让他走,当兵的就是这点不好,仗着自己是大老粗,对着厅级干部也敢动手动脚,“我就是有点好奇,八一礼堂那块地……真的能出手?”

“小曾啊,不该问的事情。你不要多问,”此情此景,李强反倒是端起了市委书记的架子,“你要是有一两个兵。想在阳州安置一下,你直说……这种事情,就不要打听了吧?”

“我还真有三四个阳州兵,”曾处长嘿嘿一笑。二话不说,先揽上三四个名额再说。他倒不是一定要拿名额卖钱,但是有些兵,是很好的小伙子,处了几年,也有感情了,就希望小伙子们将来,能有个稳定的去处。

小伙子们不一定是阳州的,但是他有阳州的名额,可以跟别人换不是?换不了的话,也可以卖钱——市委书记关照的名额,肯定差不了。

这也就是部队对地方领导,一般都很客气的缘故。

但是曾庆云不仅仅想要名额,他也真想知道,陈区长和赵司令到底搞了点什么,于是他又强调,“我好歹管营房建设,李书记你帮我解决了这几个兵,我不占你便宜,给你提供一些建设性的思路……部队上这一套,你不一定全能了解。”

这还真是瞌睡给了一个枕头,李强到现在为止,也不知道陈太忠是怎么跟赵光达谈的,甚至他都不清楚,八一礼堂那块地,是买了就行了,还是需要置换。

他想了解的东西很多,此次来朝田,也就是打听这些来的,曾处长虽然级别低了一点,但是人家真是管这一块的,所以他淡淡地看对方一眼,“我发现你在军区朋友很多啊。”

“您给个副团转实职正科的转业指标,我保证拿出最合理的建议来,”曾处长笑眯眯地回答,“而且绝对保密……泄密的后果我承担不起。”

泄密的后果,就是正科到不了手了,这个无须多说,李强看了他足有十秒钟,才笑着点点头,“部队上的人,说话还真是痛快……有合理的建议最好,随便聊一聊也无所谓。”

听到对方还惦记着一个实职正科,李书记也不怕多说几句——堂堂的市委书记,解决一个正科的位置,真的太简单了,就算直接丢到北崇区,陈太忠也消化得了。

但是对转业干部来说,这个承诺就相当宝贵了,军官转业的形势,是一年比一年严峻,搁在五年前,副团转正科,得是警察分局副局长这个位子,才能算不错,但是现在,能去个厅级的国企,在保卫处混个科长,那就不算差了。

李书记把自己所掌握的消息,有选择地透露了一下,曾庆云马上就表示了,“搞的地超过三百亩了,这里是朝田不是阳州,你们搞太费劲儿,让央企来搞吧,省军区对央企……要不然你必须置换,不管什么时候,国防安全都是必须强调的。”

我就怀疑陈太忠把六百亩都要吃下,李强心里也有本账,昨天陈太忠表示得很明确,要借用阳州的名义,所以给阳州一些好处——没说出的话就是,大头要给北崇。

大头给北崇好啊!很丢人的是,李书记的第一感觉,居然是这样。

不过他这么想,也是有原因的,受益大的责任就大,利益才是竞争的原动力,北崇占大部分利益,就要去努力争抢,阳州占了利益的大头的话,未必争抢得过别人。

他对陈太忠抢单子的能力,一点都不怀疑,换句话说,这个项目要是阳州出面拿,有几分胜算,那真不敢说,但是北崇冲锋在前的话,阳州要做的,就是笑眯眯地跟着收取胜利果实——陈太忠那货着了急,啥手段都敢用。

这也正是他担心北崇新书记的缘故——北崇一旦内讧,掉了链子,阳州怕是扛不住。

总之,李强没有反客为主的心思,恰恰相反,他看得很清楚,北崇赚大头是必须的,否则小陈一掀桌子,那大家都不要玩了——搭车的就要有搭车的觉悟,哪怕他是上级领导。

所以他听完曾处长的分析之后,皱一皱眉头,“必须要置换了?”

“这个比较稳妥,”曾处长笑一笑,“现在好多学生军训,还有民兵集训,都在八一礼堂这块地,一旦你们收走大半——总得给这些人找个地方吧?”

“省军区有初步的置换意向吗?”李强的这个问题,才是价值一个实职正科,“这块地,早晚是要被政府收回来的。”

“这块地,永远都不可能被政府全部收回去,多不用说,百十亩地肯定是要保的,”曾处长笑着回答,“空军和国安都有机构了,倒不信谁能把他们全撵走。”

空军和国安……听到这五个字,李强也没了叫真的兴趣,这种事情,他也不想问得太多,“我只是想问一下,你们没有考虑过备置换出去的地方吗?”

“考虑过,者青山脚下,”曾处长真是有什么说什么,“至于说哪个乡镇无所谓,总共也就四五个乡镇,最可能的,是大排镇,那个地方有水,地势也好。”

大排镇……李强点点头,不再说什么,今天他的目的就算达到了,所以他站起身来,“小曾,我今天过来,就是随便聊一聊,你记得向赵司令汇报……我是来挂号的。”

“那是,”曾处长笑着站起身,将他送出了小院,看着奥迪车缓缓离开,他才笑着摇摇头,“挂号……没有陈太忠,你凭什么挂号?”

部队的体系,和地方上是截然不同的,李强来部队,曾处长不敢得罪,但是陈太忠来省军区,接待的人就是后勤部长,曾处长也就是在旁边站一站,部长说点好玩的事情,他就笑两声。

李书记不知道这些,知道这些他也不会在意,他来省军区,就是考虑该如何做才能接下这个项目,做好万全的准备,至于说部队里面上下的运作,他就全交给陈太忠了——你拿大头,就要有大头的觉悟。

当天下午,他在省委组织部,见到了岳黄河,岳部长是很忙的,跟他这个市委书记也没有太多的话,只谈了十来分钟。

对于北崇区委书记一职,岳部长表示,那里是个很重要的岗位,省委如此慎重考虑,也是对阳州市委市政府负责,然后他说了一句,“那个岗位涉及到了全省一盘棋,我都不好多说。”

这个话的怨念,其实就非常大了,岳黄河好歹也是省委组织部长,专管官帽子的,居然决定不了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——说出去还不得笑掉别人大牙?

但是李强没笑,他是真的知道,有多少人盯着这个位子,岳部长未必是怕这些人,但是丫初来乍到,还是不要太锋芒毕露的好。

于是他退而求其次,很干脆地表示,“陈太忠这个同志,是锐意进取类型的,有的时候,步子可能迈得有点大……希望省里能派一个老成持重的干部来,相互配合,保证北崇的发展。”

这话听起来是说陈太忠的不是,事实上不是那么回事,“老成持重”四个字才是重点,李书记的意思表现得很明确,你省委派个嘴上没毛的不着调干部,那就不好“相互配合”了。

以后影响了北崇的发展,那我们阳州市党委,难免会觉得省里有点不慎重。

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