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20章 事机不密

第四千一百二十章 事机不密

面对李强的试探,岳黄河淡淡地一笑,很坦然地回答,“来恒北之后,我还没见你,就见过小陈了,我是很欣赏他的,但是我再欣赏他,也要服从组织决定,希望你明白。

这个话说得真的很坦率,可里面的信息量,也不是一般的大,甚至以李书记这正厅级干部的身份,一时半会儿都想不明白。

反正不管怎么说,岳部长是一个喜欢展露自己观点的领导,认可就是认可,欣赏就是欣赏,但是说起服从大局来,也是没有问题。

这是一个很有性格的领导,而且相对强势,李强体会到了这一点。

事实上岳部长空降恒北几个月了,一直相对低调,这跟新官的初来乍到没什么关系,空降下来的组织部长,本身就相对超脱一些——是中央加强对地方管理的。

但是省委书记马飞鸣太强势了,脑门刻字的天子门生,此次大会又入局了,岳部长目前低调配合,那也是必然的。

所以李强此次来组织部,也没有什么结果,一定要说收获的话,那就是他表现出了阳州党委的态度:不希望北崇的新书记太强势。

从组织部出来,李书记又去八一礼堂附近走一走、逛一逛,他越走就越觉得这块地可爱,就越有拿下这个项目的冲动——甚至他都不想分给北崇好处了,想要阳州市完全吃下来。

当然,这也仅仅是遐想一下,堂堂的市委书记,还是拎得清轻重的。

今天已经是周四了,李强索性也懒得回阳州了,晚上在家里吃点饭,然后抱着电话,四下咨询国防用地划给政府,可能会在那些环节上出意外。

其实这种项目,他在阳州就经手过。相较朝田这里,阳州军分区的地更多,由于地理位置的重要性,三十年多前,整个阳州的土地,军分区占了差不多一半。

然后城市发展,市政府就对着军分区下手。左一块右一块地划拉,军分区也不在乎。只要市里开口,他们就给,后来实在被划拉得受不了,才开始提各种条件。

李市长上任之际,没赶上最好的时候,不过军分区提的要求也不高,不是要求优先安置军分区的干部和家属,就是要阳州免费建一些建筑,了不得再要求逢年过节的慰问品丰厚点——直接收钱的时候很少。

最近一块地。是前年市里征的,用于修建外环公路,军分区这次才**裸地要钱——我们要翻修宾馆和营区,你们给上八百万。

八百万是不少,但是阳州直接划走了军分区三百多亩地,合着一亩地还不到三万,在出名贫困的敬德县。现在城区里也没这行情。

所以李书记从来没认为,军分区会在乎钱,这些手续往常也办得很干脆,而这次他要提防朝田人找碴,不得不细细落实一下。

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他甚至尽量不联系那些跟省政府和市政府有关的朋友。

那些朋友听了之后。也是认为,找块地置换比较好一点,一来是便宜,二来是省军区的土地并没有减少,然而,这么一搞,朝田市建委这一关。怕是绕不过去了。

未必就绕不过去,别看李强是高高在上的市委书记,玩变通也很在行的——真正懂规矩的人不讲规矩起来,一般人真的招架不住。

第二天,他就托了一个做生意的朋友,去大排镇考察——帮我买一千亩左右的土地,离大路不要太远,最好不要占用耕地。

人家要是问我,买地要干什么呢?李书记的朋友也是见识过世面的,没被一千亩吓住,就是问一句,该怎么跟当地人交待。

“你就说盖宾馆嘛,按行情谈收购就行,”李强也不解释太多。

“那破地方盖宾馆,谁去住啊?”那位嘀咕一句,倒也不再说什么,直奔大排镇而去,这件事有点蹊跷,朝田市区也没有一千亩那么大的宾馆,更别说建在大排镇这穷山沟了。

不过这不是他要考虑的,他要考虑的是,堂堂的阳州市委书记,不可能闲得无聊去消遣他,人家不想说,他也就不问了,规规矩矩地帮着办事就行了——那是一千亩地,真要他买,他也买不起。

安排好这件事,李书记就放心了,中午的时候,又跟建设厅的校友坐一坐,那位才是个处长,不过两人在学校的时候,处得还是不错的。

做处长的也不知道,为啥李强会有闲心跟自己吃饭,他甚至还想请一个副厅长过来作陪,不过李书记淡淡地表示,就是同学许久没见了,不用叫外人了。

当天晚上九点,那个生意人大着舌头打过来电话,说自己在泰仓县住下了,晚饭是常务副县长招待的,喝了不少。

此人做生意,在朝田也小有名气,知道他的人不少,而他一去大排镇,就找到镇长,说我要买一千亩地,镇长和他的同事们登时就惊呆了。

若不是骗子,那就是大生意,镇上赶紧联系县里,泰仓县的领导,却有人听说过这人,赶紧表示说——这个人专做外贸的,你们不要乱猜,县里马上派人下去。

李强选他去探路,自然也有原因,做外贸主要玩的是海关,受市里的影响比较小,朝田市回头想找后账,不但不是很方便,也得考虑人家的创汇能力。

这位在电话里醉醺醺地说了,县里很热情,不但带他看了大排镇的地,还在周遭几个乡镇看了看,但糟糕的是,“人家不相信我是要搞宾馆,刚才市工商局给我打电话,问我买地到底干什么……就算搞有点污染的工厂,也可以直说,别是毒性太大的危险品就行。”

“你就是要搞宾馆的,安全、绿色无污染,”李强平和地回答,“如果买卖不好的话,带动不了当地经济,也不会有税收,最多也就这样的后果。”

这位是越发地迷糊了,仗着点酒意发问,“那买这块地干啥呢?”

“反正你也没那么多钱,我还能坑你不成?”李书记笑一笑,“你先跟他们谈,谈下意向来,再交点定金,你的活儿就算完了,不会让你白忙。”

这便是阳州市委书记的设想,以一个商人的名义,把这块地买下,然后……反正这个商人把地给了北崇,是还欠款也好,抵押也好,总之这地易主了。

这些手续可能不是很完善,但是理法上讲,北崇是把这块地买下来,只要钱交足了,北崇把这地转交给部队……谁还敢拦着?

在李强看来,这件事首先要强调的是隐秘,泰仓卖地,有人买地,然后这块地交到陈太忠手里,真金白银花是出去了,就算变更了用途——有本事的,谁冲军队叽歪一句?

他这个安排,属于先期布局,至于说买地,别说那位了,李书记也出不起钱,不过这也不着急,土地买卖,可不是一天两天谈得下来的,先谈着呗。

李强也不知道,小陈是否做了同样的安排,不管怎么说,他是在力所能及地操作此事了,做得好不好是一回事,做没做是另一回事。

事实上,他认为陈太忠是以力制胜的那种主儿,未必想得到这个细节。

八一礼堂这块地,真是不容易啊,李强自己也摇头苦笑,要操心的事儿太多了……陈太忠可以粗枝大叶做事,他却不能承受任何细小失误带来的损害。

希望这块地,能尽快谈好吧,时间久了,有些消息就不好保密了。

然而事实很快证明,有些事情想要保密,真的是太难了。

第二天是周六,有几个阳州的干部来朝田汇报工作,其中便有文化局局长,李书记在省会也有一些交际,一个白天眨眼就过去了。

大约是在下午五点多,李强接到了阳州市委秘书长张近江的电话,“李书记,朝田罗亮轮给我打电话,问咱们是否有意收购八一礼堂周边的土地。”

罗亮轮是朝田市委秘书长,跟张近江的级别正好对等,不过这种话,由罗秘书长第一个打电话试探,那就证明,关注到此事的人,绝不仅仅是罗秘书长。

“咱阳州市没有这个收购计划,”李强很干脆地回答,张近江原本就是王宁沪留下的老人,他能继续使用这个市委大管家,就算心胸宽广了,当然不可能一切都实话实说。

当然,他这也不算胡说,阳州本来就没有这个计划,一切都是北崇在折腾,市里只是配合一下——顺便捞点小钱罢了。

“罗亮轮说陈太忠在搞,市里好像在支持,”张秘书长苦笑一声,他当然知道,李书记在提防着自己,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他计较不来,只能实话实说,“他认为这块地关系到朝田市的规划和布局,建议两个市的主要领导多做沟通。”

这就是**裸的抗议了,罗亮轮身为朝田市委常委,不可能说出更过分的话,到了这个级别,一般都是讲究杀人不见血的。

而罗秘书长,是朝田市委书记马强的嫡系,话说到这个程度,那就不止是他的意思,绝对跟马书记有关。

“真是莫名其妙,”李强沉吟好一阵,终于一横心,冷哼一声,“我压根儿就不知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