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21章 第二马

第四千一百二十一章 第二马(求月票)

事实上,这个时候李强心里难受得很,但是他别无选择,只能硬着头皮否认了——跟马强硬扛,那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。

两人都是地级市的市委书记,但是人家马强是朝田的市委书记,是省委常委,而李强还不知道自己晋升副省的机缘在哪儿呢,就别说常委了。

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马强是省委书记马飞鸣一手提拔起来的,自打两人在中央党校做了同学,马强就从县级市的市委书记,一路提拔到省委常委,扎扎实实的嫡系人马。

总算还好,这两人虽然都姓马,却没有什么血亲关系,不过这事儿,怪也就怪在这里,不知道为什么,马飞鸣赏识的人,不止一个人姓马——一共有三个人,其中一个是回族。

所以就有人说,古有五鼠闹东京,现有四马镇恒北。

不管怎么说,马强就是四马中,紧排在马飞鸣之后的第二马,大马书记入局了,风头正劲,二马书记日子肯定好过,李强一听说,此事是被朝田市委关注到了,而不是朝田市政府,也只能选择不认账了。

李书记想不认账,但是张近江不能含糊,他可不想让人当作挡箭牌,最后又被人像抹布一样地扔了,于是他坚持,“罗亮轮真是这么说的,我该怎么回答?”

“你先跟陈太忠说嘛,”李强气得好悬跳脚,你这办事能力,也能做了市委秘书长?“罗亮轮都觉得是他在搞事了,你冒头干什么?”

“我……”张近江犹豫一下,还是解释一句,“我觉得他们是冲李书记你来的,陈太忠……没事谁去招惹他?”

“那就对了嘛。”李强哼一声,“你也知道太忠嫉恶如仇,咱们都是书生……那些无端的传言,还是要让小陈处理,专业的事情,需要专业的人去干。”

“那我知道了,”张近江挂断了电话——他已经把消息送达了。

但是李强挂了电话之后,就不淡定了,心说我原想保密的事情。怎么就让这么多人知道了呢?泄密的又会是谁呢?

他想了好久,也拿不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——昨天上午在军分区,他有点草率了,但是总共就那么几个人,谁会说出去呢?

正经是陈太忠那里。泄露机密的可能也很大,李书记觉得自己不该随便怀疑自家人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事情已经发生了,想查这样的人,也没啥头绪,他禁不住要感慨一下,现在想保留点秘密。真的太难了!

然后他就陷入了纠结中——我是否需要马上回阳州,不再掺乎这件事?

这些事里涉及的人和事,很多都不是他惹得起的,他很想把摊子丢给陈太忠。自己溜号,但是最后,他还是坚持住了,“不过就是个省委常委。跟我龇牙咧嘴有一套,有本事你把八一礼堂的地拿走。”

马强虽然是马飞鸣的嫡系。但是眼下看来,也未必会直接跟陈太忠叫板——要知道,陈太忠也是马飞鸣很看好的干部。

他的决心下了,然而很显然,马强并不仅仅是靠着大马书记起家,他这个二马书记不是白当的,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,他给李强打来了电话,“李书记你好,在朝田呢?”

“马书记好,我在朝田,”李强只能这么回答,没办法,那边是省委常委,比他大。

“中午吃个便饭吧,”马强的邀请很直接,也很霸道。

“我需要准备点什么材料吗?”李书记干笑一声,一听这话,他就知道是无法善了,索性心一横——左右不过就是这一刀了。

“随便坐一坐聊一聊,”马强的态度也还算不错,不过下一句话,他就暴露出了本相,“还有八一礼堂的事情……你们谈得差不多了吧?”

“八一礼堂……什么事儿?”李强也不是吓大的,都已经是市委书记了,还能被这点事吓倒?他愕然发问,“我不是很清楚。”

“就是你们要买八一礼堂的地,不管是北崇要买,还是阳州要买,反正你们要买,”马书记在电话那边哼一声,“省军区也有士兵,是要在朝田复员的……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

很久之后,李强才知道,问题出现在他的省军区之行中,虽然他已经很注意了,但是当时曾庆云处长的办公室里,有五六号闲人。

大部分的闲人,没有兴趣关注一个小插曲——军人的神经,都是比较粗大的,而且部队和地方,确实是两个不相统属的系统。

但也真有闲人,就觉得阳州这个小城,一下拿走上百亩的地,太夸张了,于是竖着耳朵听一听,才发现这里面可能有不少说法。

当时在场的人,都比较单纯,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朋友,就把这个事情,讲给其他人听——有没有搞错,八一礼堂的地,也有人敢惦记?

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军分区里还真的有那有心人,所谓的机关兵,里面就有不少这样的人——能来机关当兵的,并不是任何人都有背景,但是有背景的人,真的不在少数。

小贾村救灾时候,宗报国最早是带着机关兵来的,实在有点掉链子的,当时他也抱怨了——机关兵的热情不能说差,但是论起真本事来,比野战部队差得太多了。

这些就扯得远了,总之,有机关兵听说了此事,而他们又想在朝田分配个体面工作,于是就有人将此事汇报了上去。

“除非己莫为,”李强干笑一声,他听得也火了,尼玛,省委常委就牛吗?“嘿,马书记,我并不知情……不过您要认为我为了,那就是我为了吧。”

“咦,”马强很惊讶地发出一声,然后顿得一顿,才说一句,“李强同志,这个事情是比较重要的,咱们见面谈,不搞意气之争。”

虽然是省委常委,他刚才那句话也有点过了,李强真不比他块头小多少,也是自成局面的,说不买账也就不买帐了。

“我都说了我不知情,”李强冷哼一声,利字当头,老子绝对不会退缩的,有种你撤了我,别说是这省委常委了,就是马飞鸣想动个市委书记,也要多少掂量一下。

“呵呵,”马书记干笑一声,他心中恼怒无比,却偏偏发作不得,“中午逍遥居,不见不散。”

“嗯,”李强悻悻地挂了电话,然后才嘀咕一句,“陈太忠你咋就不在朝田呢?”

没有什么时候,能让李书记比此刻更渴望,小陈在自己身边了,那家伙虽然不好的地方很多,但是有一点是大家公认的,就是从来不给自己人掉链子。

马强虽然牛叉,不过李强相信,陈太忠收拾这马二书记,应该不在话下——陈正奎那货,可不也被个烟灰缸砸得头破血流?

至于说马二是马大的嫡系,那更无所谓了,地市争抢利益,那是各凭本事,省委书记也不能偏帮,朝田是省会不假,阳州还是落后贫困老区呢,发展不起来算谁的?

发泄之后,李强心里这团火还是不能消化,说不得又给陈太忠打个电话,“马强说了,谁能买这八一礼堂的地,也轮不到咱阳州,太忠……我无能为力了。”

“这是气话吧?”陈太忠在那边干笑一声,他一听就知道,李强的话添油加醋了,“那我回头给马书记做一做工作。”

“他今天中午约我摊牌呢,”李强叹口气,“你现在在哪儿呢?”

“我去北、京的机票都买好了……就在朝田的机场呢,”陈太忠气得哼一声,然后又叹口气,“他什么要求?”

“他就不让咱买地嘛,”李强悻悻地嘀咕一句,想一想之后,又补充一句,“我的风声卡得很死的,不过这货消息太灵通。”

“都是什么事儿……”陈太忠无可奈何地叹口气,“我跟康晓安约好的,去首都找钱,这才是的……康晓安也压不住他啊。”

康晓安是省长魏天的人,跟马飞鸣就不是一路,而马强也是省委常委,能压住马二的人,屈指可数。

“中午一起吃饭吧,逍遥居,”李强叹口气,“机票往后推一推,你帮着过来说两句,想要买下八一礼堂那块地,马强是咱们绕不过去的……真要绕过去了,杨俊吉就不是问题了。”

杨俊吉是朝田市的市长,也是很有魄力的一个人,但是他的搭子不但是省委常委,搭子的靠山还是天子门生,他有泼天的志愿,也只能忍着了。

不知不觉间,阳州市委书记和北崇区长之间的关系,已经打了一个颠倒,区长居然要帮市委书记做主,真是天下奇闻。

尤为奇妙的是,李书记并不认为这种现状不合理,年轻的区长也没觉得不合适,他沉吟一下,方始缓缓回答,“那这样吧,我改签晚上的机票,不过中午聊天,我只旁听,尽量不说话……可以吗?”

“这没问题,”李强笑着回答,心里也松一口气,你在场就行,真要让你自顾自地说话,我还不放心呢,也容易让马强小看了,“该争的事情,我不会让步。”

(月底了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