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25章 丑话说在前

第四千一百二十五章 丑话说在前

陈太忠这番发作,是有缘故的,他要对某人有所交代。

说起来,他是有点埋怨孙淑英做甩手掌柜,但是他心里很清楚,孙姐能活动下来这个项目,已经是太难得了,就是马强刚才开出的那个价码——这份活动能力,就值五个亿。

这一点不开玩笑,谁不服气,可以来试一试——给你五个亿,把这块地皮活动下来?

所以他心里,就不同意五个亿卖断,阳州和北崇能各自分多少,那是次要问题,关键是他要对得起孙淑英的信任。

孙姐说了,这个地买下来,起码是要捂一下,最后是开发还是转卖,可以再商量。

李强想得到置换,陈太忠也想得到,甚至他也打听过了,在朝田偏远一点的县区,一亩地了不得也就是十万块,五六万一亩也照样买得到。

如果省军区愿意置换的话,买一千亩地,成本也控制在一个亿以内了,陈区长想的不少,光置换体现不出来咱讲究,咱还得给省军区搞点公路、管路和营房之类的建设。

这可能又要花掉一个亿左右,再加上一些个人或者集体的好处,三个亿绝对够了。

三个亿换价值十二亿的土地,这就已经赚九个亿了,马强你拿五个亿来忽悠人——也真是脸皮厚啊。

但是凭良心说,这五个亿不需要任何资金投入,赚得轻轻松松,也不能说老马一点诚意都没有,可陈太忠是真没办法答应,就算李强答应了,他也要反对——这么搞,对不住孙姐。

孙淑英也是好不容易从她姑姑那里拿来了人情。她对这个项目寄予厚望,不想像倒批文一样倒手赚钱,想的就是搞实业多赚点钱,能捂就捂,能开发则更好。

这种情况下,他又玩一次倒批文,这让孙姐情何以堪?罗天上仙的尊严又何在?

“那你说怎么搞就合适??”马强和颜悦色地发问,他一旦平静下来,还是愿意集思广益。博采众家之长的。

“由我们阳州来开发,是最好的,”陈太忠的话,居然是要直接断了对方的念想,“马书记能偶尔帮我们出一出头。我们也会很感激的。”

所谓“我们会感激”,那肯定不是嘴上说一说的,大家都知道,眼下就是这世道。

马强看重的不在这里,漫天要价和就地还钱,他都见得多了,但是对方这还价。实在有点过分,简直到了马里亚纳海沟的深度,海拔一万多米——负的!

不过他也是好涵养,只是笑着摇摇头。“出头什么的就不说了,我只是能理解你们的想法,但我是朝田的市委书记,如果你们不能给朝田带来利益。下面同志想不通,我不好强行压制。”

“您招呼打到就行了。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压制这种事情……我来做!”

这话就霸气到没边儿了,但是马书记很不喜欢,于是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都是为了公家好,你凭什么压制?”

“我是为了北崇老百姓好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声,比唱高调,谁怕谁?“既然做了这个区长,就得为大家谋福利。”

“带着人去折腾?”马强按熄手上的烟头,接着又点起一根来,看也不看他一眼。

“谁要折腾北崇,老百姓肯定不答应,环节再多,能比北崇的老百姓还多?”陈太忠回答得很平淡,但是话语中的腾腾杀气,是遮也遮不住——竟是要一路压制过去。

然后他吸一口烟,吐出一团浑浊的烟气,才又苦笑一声,“马书记,在来北崇之前,我是不抽烟的,现在一天得一盒半,烦心事太多。”

马强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你到底能要来多少亩地?”

“全部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,这是到了节骨眼上,他不会藏着掖着,但是他也要点一句,“不过马书记你应该想像得到,朝田要不到的地,我要到了,不可能不付出代价。”

你肯定要付出代价,这还用说吗?马书记闻言点点头,“那行,我退一步,给我两百亩,其他手续我包了……要南边的地。”

“容积率多少?”陈太忠也不说答应不答应,直接开口发问,八一礼堂这块地,是三面临街,北边的街道更宽一点,六车道,南边是条四车道的路。

但是南边有南边的好处,起楼的时候,不太需要考虑采光,对面楼再高,也隔着一个街道,而自己这边盖多高由自己,再往北的用户可能抗议,大家可以在意,也可以不介意。

而靠北的地,采光的自主性就差一些,你楼盖得再高,对面也很少能抗议过来,但是你屁股后面南边的楼盖得高了,就轮到你抗议了。

一般情况下,可以选择的话,大家更喜欢靠南的地,而且朝田市的规划里,南边的路也要拓宽,马强要划走的这一块,可以说是这块地的精华。

所以陈太忠有此一问,他也不问对方要盖多高的楼,是否能影响到北边,就直接问容积率——你容积率敢到五的话,哥们儿绝对不卖。

“容积率这个,大约也就是四左右吧,”马强微笑着回答,他好歹也是省会城市的老大,自然知道容积率意味着什么。

“有点高了,”陈太忠嘀咕一句,其实在讲究品位的城市人家眼中,容积率超过四的小区,不是好小区。

这个容积率,就是建筑面积和占地面积之比,就以三道桥那块地来打比方,人事厅要盖的三栋宿舍不到五万平米,平均下来,一栋楼一万八千平米。

而一栋楼十二层,就是每栋楼占一千五百平米的地,楼宽十五米的话,长度是一百米。

这三栋楼,占了六十亩地,也就是四万平米,按楼长一百米的长度来算,好吧,加上车道是一百六十米,那么这三栋楼的宽度,加起来要两百五十米。

每栋楼减去那十五米的宽度,减四十五米,也剩下两百零五米,也就是说,楼和楼之间的距离,接近七十米。

十二层的小高层,层高就算三米五,也才四十二米高,一二层底商翻倍,也到不了五十米,楼间距却是七十米,那住得真是舒服,怪不得楼和楼之间,还能搞一些其他的建筑出来。

而还是现有的布局,两楼之间插一栋同样规格的楼进来,容积率也没到了三,但是楼间距就缩小到二十六七米了。

所以陈太忠觉得,这个容积率有点不合适,偏高了,不过发生在对方身上的事情,他也懒得细算,“降到三吧,要不影响我们整体开发。”

“降?”马强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好商量,你多少钱卖地呢?”

“目前想的是二百三十万,”陈太忠随口回答,“你们只买南边的地,那就二百六十万吧,”

“你这个价钱卖地,还希望降容积率?”马书记脸上的表情,真是说不出的古怪。

觉得不合适,你可以别买嘛,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,“马书记觉得多少钱合适?”

“你说的这个价钱,是有点虚高,”马强抽一口烟,缓缓地发话,“这个地方的市价,我了解过了,目前也就是一亩地两百万左右。”

“那去买北边的地嘛,南边的地肯定是要值钱一些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他也不想将来自己要开发的地,去抗议南边的楼高。

“这块地真不能随便卖,”李强及时地出声发话,他看一眼马强,“容积率什么的先不谈……前面是否打算圈广场?”

要不说这天底下,就没有笨人,只不过是大家愿意不愿意计较罢了,房地产开发里,猫腻实在太多了,前面圈不圈广场,其实也很关键。

南边若是让出一块广场来,供大家停车或者休闲什么的,那这块地的档次就上去了,底商也好高价出租了,但对北边的地来说,就太糟糕了,南边的楼要向北移,压制北边的空间。

靠北的地让出一块广场来,这个争议不是很大,你靠北嘛,愿意牺牲自己的采光率,谁还管得了你?

说来说去,这是相邻地块之间的协调问题,如果这两块地分属不同的开发商,那就是谁也不鸟谁,先下手为强。

但是现在,这块地还没划出去,大家肯定就要商量一下,相互之间怎么协调,谈不拢的话,那就没必要谈了。

“哈,”马书记闻言笑一笑,“其实这地还没到手,到手再细谈也不迟。”

“难听话说在前面,也不是坏事,”陈太忠并不认为,这么空对空地谈,是一点意义都没有。

“那好吧,我知道你们的顾虑是什么,会充分考虑的,”马强点点头,“如果地能很快下来的话,现在我就让人拿建筑规划方案了……然后回迁房这些,都可以相互协商。”

“总是赶早不赶晚,”陈太忠对这次商谈,也表示满意,虽然马强想要走两百亩地,但是卖这两百亩地,本身已经赚了,照目前商谈的置换来操作,更是大赚特赚。

而且这地终究是在朝田,阳州人想吃独食,连骨头带汤一起拿下,那也不现实。

所以他站起身来,“马书记李书记,您两位要是没别的指示,我就先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