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27章 换个角度

第四千一百二十七章 换个角度

基于这些原因,陈太忠的心情,是相当地糟糕,换个人的话,他真不会在意,但是恒北他独独不想招惹的,就是马飞鸣。

康晓安听到这些话,直接傻掉了,半个小时愣是没说话,直到上了飞机之后,他才嘀咕一句,“太忠你还真是相信我,什么都跟我说。”

我帮你跑钱呢,陈太忠心里笑一笑,他其实是个嘴严的,但是这跑钱一两年内,康总都要看他的眼色,肯定不敢乱说话。

而八一礼堂那块地要启动,三个月就差不多了,到时候各种幕后行情就都抖出来了,消息的时效性只是几个月,他有什么不敢说的?

“总是觉得有点郁闷吧,”他叹一口气,“马老大其实待我不薄。”

“马老大这人,其实还是不错的,”康晓安见陈太忠这么说,他也就敢点评两句了——事实上,他身为魏天阵营的人,夸赞马飞鸣,这本来就是有点犯忌讳的。

不过,两人既然是朋友了——关键是陈区长跟魏省长也不搭调,他真不怕多说两句,“他很注意子女问题的,三个儿子都没搞出过什么事情来……会不会是马强胡来?”

“不知道,你帮我分析一下吧,”陈太忠挺相信康晓安的,而且他手里捏着对方的钱袋子,于是就将事情的始末说一遍。

当然,他必然要强调,这块地真的来之不易,“……甚至有老帅的子女们过问,才能办下来,这个事情,我北崇不挣钱都行,就想着帮我们李书记搞点城市建设的费用。”

“不挣钱还这么折腾。真的太辛苦了,”康晓安听得就笑,明显是有点不信。

“我现在去帮地电找钱,可不也就是白帮朋友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。

“对不住啊,太忠,我信口胡说的,”康晓安一听,赶紧笑着抱拳赔礼,“我这人就是嘴多。但是没坏心眼……咱一辈子的朋友呢。”

“到了你我这个档次,谁会把钱看在眼里?”陈太忠笑一笑,也不跟他计较,事实上也确实如此,到了陈某人这个层次。账本上多十几个亿少十几个亿,那真的无所谓,让北崇财政多十几个亿,那才是他的追求。

有人说了,陈太忠你别装,把你的钱给了北崇不就行了,还玩什么悲天悯人?

这还真的不行。陈太忠的钱大多都在他的女人们的名下,就算她们想捐给北崇,也得有捐款的理由,就是他对鸡头张二娃说的那句话——区里鱼苗很多。也愿意网开一面给你们,但是拜托……你给我一个理由,好让我给你鱼苗。

你没有理由,我怎么给你?

毫无理由地给人东西。容易被人嚼谷,也不是很公平。更可能助长不劳而获的心态。

而借钱给北崇发展,北崇早晚要还,不还的话,陈太忠绝对不答应,他不差这点钱,但是借了就是借了,要是不还,那就是打陈某人的脸——除非你有足够的理由。

所以陈区长现在琢磨的,就是怎么帮北崇敛财,他真是没有半点私心——所谓可怜天下父母心,大约也就是他这种心态了。

“这倒是,太忠你不会在意这点,我相信,”康晓安笑着点点头,一个玩笑开过度,他也是有点后悔,于是就亡羊补牢一句,“你们这事儿是怎么谈的,要我帮你分析一下吗?我绝对不乱说。”

你要乱说了,后果肯定很严重,陈太忠看他一眼,把这番因果说一遍。

“嘿,”听完之后,康晓安笑一声,“太忠,你还是太老实了……这事儿跟马飞鸣没啥关系,明显就是马强要讨好马老大,这你就看不出来?”

“我也这么猜测,”陈太忠郑重其事地点点头,“但不是非常确定。”

“这还用什么确定?”康晓安将原本低微的声音压得更低,听起来有点神秘兮兮的感觉,“马老大局委了,你觉得他还能在恒北呆多久?”

马飞鸣来恒北,应该是在九八年,至于是年初还是年尾来的,陈太忠不是很确定,他只知道老马干了不到一任,也差不多。

于是他皱着眉头发问,“你是说老马要走了?”

“他倒是想不走呢,”康晓安冷冷一笑,“干满一任了,恒北又不是直辖市、经济大省或者边疆省份,升了局座,他就该走了……全国总共才几个政治、局委员?”

这话是真的不假,一般的省份,中央委、员顶天了,全国总共才二十来个政治、局委员,那都是副国级的领导,下面的省份里,三个省也就最多找出这么一个来。

也正是因为这副国级的政治、局委员难缠,陈太忠有点头疼马飞鸣——这可是副总理级别的存在,比蒙艺和黄和祥都强。

当然,真要计较的话,他也不是没有手段,但是老马又没得罪过他。

这些就扯得远了,反正依康晓安的说法,马飞鸣在恒北已经干了差不多一任,听起来是非走不可。

“那么我这块地,就是给老马送行的礼物?”陈太忠反应过来了。

“那是啊,马大书记要走了,马二书记张罗点活儿,解决一下领导的后顾之忧,这不是很正常吗?”康晓安低声笑了起来,“我都说了,马飞鸣是很正派的一个人。”

“这年头有正派的领导吗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抢我北崇的地,还有理了?”

“抢你地的是马强,不是马飞鸣,”康晓安再次重申一下,“他只是想讨好领导。”

“惹得火了,这地不给他了,”陈太忠嘀咕一句,马飞鸣就算离开恒北,人家依旧是副国级领导,北崇跟马家公子搞配合,这得操多少心?

“太忠你也是想多了,”康总笑着安慰他,“你光看到麻烦的地方了,其实真要是老马的儿子搞这个,那块地的手续之类的,你能省多少心?”

“倒也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哥们儿光想着不利因素了,却没想到搭着马家公子的便车,很多手续也是分分钟就能搞定。

巨大的波音747轰然落地,陈区长、康总和康总的小跟班随着人流,向机场外走去,才走出门口,就见到两个女人扯着一条小横幅,“接陈太忠”。

“这也有点太闹腾了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两个女人他都认识,一个是张馨,一个是伊丽莎白,虽然光线不是很好,但是中洋搭配美艳无比,风头真的不小。

“挺晚的了,”陈太忠看一眼康晓安,“咱们各自找地方休息……明天联系?”

“晚了,那也是太忠你安排,”康晓安也看到了那俩——尤其是那个外国女人,好像就是普林斯公司的,他坏笑着回答,“我肯定不去恒北办事处……那儿要是能办成事,早就办成了。”

“唉,”陈太忠叹口气,无奈地咂一下嘴,“我好不容易来放松一次,你看你这样儿……老康,我给你安排俩波斯猫行不?”

“太忠同志,我是来办正经事的,你不要腐蚀我,”康晓安话说到一半,自己就笑得不亦乐乎了,好半天才跟年轻的跟班说一声,“给我留下十个,你找地方休息,手机别关。”

“十个……那可找不到什么好猫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你真要去那些地方玩?”

“十个,就是准备的小费,大笔费用就刷卡了,”康晓安冲他微微一笑,“反正太忠你知道,我地电……真不差这一点。”

“我知道,你们差的很多,”陈太忠笑着答一句,然后走上前招呼一下张馨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跟工作有关,”张馨含含糊糊地回答一句,又看一眼康晓安,“要给你朋友安排住宿吗?”

“就咱们那儿门口吧,”陈太忠觉得也挺无奈的,自家女人好久没见了,可是把康晓安这么甩了也不合适,“这是恒北地电康总,跟我关系很不错的。”

“算了太忠,我看出来了,你还是忙你的吧,”康晓安发现了,这女人并不是他想的那样,仅仅是无关紧要的炮友,跟陈太忠应该还有些别的关系,“给我个车开就行。”

“那辆宝马行吗?”张馨指一指不远处的白色车,“前年的车款,不是很差。”

“行,挺好,”康晓安看一看京牌宝马,笑着点点头——有宝马开,还抱怨什么?

下一刻,陈太忠和两女坐上了一辆甲壳虫,扬长而去,正好小跟班也没走远,康总一扬手里的钥匙,招呼一声,“来,过来开车。”

“这陈区长还真是大能,”没有外人的时候,小跟班也敢多说两句,他感叹一声,“随便一个朋友,就把宝马车借出来了。”

康晓安坐上车之后,看一眼车内装饰,又**着鼻子闻一闻,“这还真是女人的车。”

“女人开宝马,这厉害了,”小跟班着车起步,笑着嘀咕,“首都就是能人多。”

“女人的车,可是很少外借的,”康总的身子往后一靠,懒洋洋地发话,“车主肯定不止一辆车,这才是厉害的地方……嗯,先找个地方住下吧,别去恒北办事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