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28章 荏苒和进步

第四千一百二十八章 荏苒和进步

陈太忠坐进甲壳虫的后座,心里也是有点好奇,他认出那辆宝马是马小雅的,也知道小马很宝贝这车,怎么张馨说借就借出来了?

于是他就问一句,“你这给我撑面子,不怕小雅说你?”

“小雅换车了,”张馨笑着回答,“她现在是马总了,嫌宝马车不够厚重,她又买了一辆奥迪A8,正经的成功女商人形象……这辆车只有出去玩的时候才偶尔用。

“原来是进步了啊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紧接着,心中就生出些许感慨。

想他初认识马小雅的时候,她不过是于总身边的一个小小跟班,拎包的角色,连话都不敢随便说,再往前细说,还被人包养过,十足的北漂一族。

那时的小马,开的只是一辆本田,是被大家鄙视的日本车,当她跟了自己之后,开始单飞,没过多久买了宝马车,为此,苏文馨还不无酸意地说“小马有钱了,换宝马了”。

而现在的马小雅,居然又买一辆奥迪A8,这也是上百万的车,不过,花钱多少还在其次,关键是她放弃了那份招摇的心思,开始走沉稳路线了。

这是一种自我定位的调整,也是心态的升华,她更多地把自己定义为成功商人了,同时,她也不需要开着一辆宝马,来证实自己的身价了。

鲜衣怒马,原本就是年少的张扬——“当时年少春衫薄。骑马倚斜桥,满楼红袖招。”

而现在的马总,是要走成功人士的路线了,人总是要一步步成熟起来的。

张馨回答了他的问题之后,见他不说话,少不得回头看他一眼,“怎么,你不高兴?”

“没有,只是有点感慨,”年轻的区长摇摇头。笑着回答,“我都说了,这是小雅进步了,是好事儿啊。”

“我可能也要进步了,”张馨看他一眼,笑嘻嘻地回答,“咱们这就是双喜临门了。”

“你也要进步了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怔。然后笑着点点头,“真是好事儿……我记得你升副处不到两年吧?”

“企业哪里有那么严格?”张馨笑一笑。“这次来首都,我是去总公司介绍经验的,素波移动的数据业务,在全国排名前五……地级市里绝对第一。”

“那你下一步要升处长了?”陈太忠才问一句,手机响了,是尾数为1888的号码,林莹在那边笑着发问,“坏蛋,到哪儿了?”

“还得四十分钟。”陈区长笑一笑,“你们这……是组团来首都了?”

“哪儿啊,要过节了,我陪我爸来送礼,正好我也帮酒店采购点东西,”小林总笑着回答,“本来不想来。张馨拉着我过来玩。”

“那你跟你爸是一起的?”陈太忠的失望,隔着电话都听得出来,“我还以为你在君华小区。”

“我过来是照应他,不是照顾他,他最近身体不太好,特意去602医院全面检查了一下。”林莹长长出口气,“总算还好,没什么大问题,就是脂肪肝太厉害。”

“那你现在到底在哪儿呢?”陈太忠关心的是这个。

“我跟凯瑟琳在一起,快到君华小区了,”林莹笑着回答,“刚才帮她挡了几圈酒。”

“这马上就十点了。还喝什么的酒,”陈太忠轻哼一声,压了电话,想到自己上车之后,还没跟伊丽莎白说话,就笑着用法语招呼一句,“伊莎最近回过巴黎吗?”

“上个月我在昂热待了十天,我的外婆去世了,她是最疼爱我的,”伊丽莎白叹口气。

“哦,那太抱歉了,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诚意十足地道歉,“不该提起你的伤心事,我想……她一定是个非常和蔼的老人。”

“她的脾气暴躁,是自由法国的战士,她曾经亲手杀死过一个意大利士兵,那一年她十九岁,所有人都怕她……除了我之外,”伊丽莎白笑一笑,“好在我回去的时候,她还清醒着,我和她都没有遗憾。”

“可敬的老人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你开心地活着,就是对她最好的报答。”

“只是一个自然的生命历程,”伊丽莎白轻叹一声,语气中竟然有点看破红尘的意思,

陈太忠感觉到她情绪不高,少不得转移个话题,“凯瑟琳居然才跟林莹喝完酒,以往你们的夜生活……都是这么丰富吗?”

“凯瑟琳一直是那样,你知道的,”伊丽莎白闻言,就笑了起来,“事实上,她在中国的业绩越来越好了,现在是年底,她忙一些是正常的……”

“对了,肯尼迪小姐给我加了薪水,年薪多了两万美元,我给我的外婆买了一块不错的墓地,那里埋葬着她喜爱的诗人弗朗索瓦,她喜爱他,甚至超过喜爱我的外祖父。”

真是有性格的女人,陈太忠听得笑一笑,然后又想到一个问题,“你们法国的墓地,是否有使用年限?”

“年限当然有,到期可以续费,不过也可以直接永久买断,”伊丽莎白笑着回答,“我为我的外婆买的墓地,就是永久的,只花了4998欧元……我不可能坐视我外婆的墓地在十年后被收回去。”

很体贴的政策啊,陈太忠张嘴想说点什么,最终化作一声干笑,“原来你也进步了。”

又开一会儿,眼瞅着要到小区了,他才想起来丢掉的话题,“张馨你是要进省公司当处长?”

“我正想问你呢,”张总柔柔地回答,“我可以进省公司当处长,也可以去张州当分公司经理……林莹愿意帮我。”

“我说你俩怎么走得那么近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在他的印象里,林莹和张馨处得很一般,现在居然好成这样,原来是有原因的。

在分公司当经理,肯定好过在省公司当处长,那是割据一方,有了一番局面了,而且天南省移动公司,总共也没几苗人,很多处室连十个人都不到。

要说张馨的资历,根本就坐不到分公司经理的位置,别看她现在是素波移动的副总,但是一个分公司有好几个副总,老总只能有一个,那也是一方的小诸侯,张馨这两年不到的副总,凭什么惦记?

但是有林莹支持的话,这就不是问题了,林海潮是天南首富,在省里的影响力都相当巨大,而在张州这个老巢,基本上就是土皇帝,也就是臧华这种强势的市委书记能压得住,像臧华的前任江川,都只能通过扶持另一个大户李静川,来打压海潮集团。

中国移动是央企不假,也没必要被当地人影响了人事安排,但是这当地人是省内首富的话,大家还是要掂量一下的,条管单位因其独立性,更在意跟地方的关系。

而且天南省移动的老总聂启明,根本就是被陈太忠整怕了的——起因也是因为张馨,现在海潮集团出面,帮张馨活动,聂总敢说个不字?

所以,张馨的提拔说起来是破格了,也扎眼,可有床伴林莹的支持,那还真是不难。

陈太忠眨眼间就反应过来这些因果了,于是笑一笑,“肯定是做张州的老总好嘛,能培养你独当一面的能力,将来也好再往上走。”

“但是我觉得……现在的生活就很幸福了,”张馨幽幽地叹口气,她原本就是一个胸无大志的小女子,一心是想过安宁日子的,只不过她的男人和公公相继入狱,打破了她的宁静生活,她也因此被各种色眯眯的眼光觊觎着,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刁难。

后来她也想开通了,该找一个足够强健的臂膀,来保护自己,所幸的是她运气不错,遇上了陈太忠——这不是一个始乱终弃的男人。

但就算这样,她想的也是,从此可以过上平静的生活了,至于后来当了领导,也有了车,那也只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她甚至在数据方面做出了不小的成绩。

可现在让她独挡一面,她就又犹豫了,这个……能不能干得来啊?骨子里,她还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性,“我要是干得不好,会不会很给你丢脸?”

“你不想的话,那就干个处长好了,”陈太忠能理解她的心思,于是出声安慰她,“你呆在家里,我养你一辈子也没问题……不过说实话,我觉得你能胜任了这个分公司老总,你别太妄自菲薄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张馨大大的眼睛望了过来,眼中也满是期盼,没有人不渴望证明自己,她想过平静生活,但也不想被人视作平庸,“我可以吗?”

“有什么不可以的?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天底下最好做的就是领导了,出成绩不容易,混日子还不容易吗?还有林莹配合你,你担心什么?”

“而且你未必出不了成绩,素波移动数据口的业务,是你自己做出来的,地级市里排第一,你并不是没有能力。”

“倒也是,”张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其实比能力,她还真不怕别人,只是对那一套官僚体制比较敬畏,她很清楚,自己不是很擅长搞人际关系,属于那种情商比较低下的。

但是太忠既然鼓励她做,她也就愿意试一试——有人撑腰,她自然有底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