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29章 童话城堡

第四千一百二十九章 童话城堡

说话间,甲壳虫就来到了君华小区,推门进去,陈太忠不但看到了凯瑟琳和林莹,还看到了董飞燕,他左右看一看,“还有别人吗?”

“都是凑巧来的,只有我是专门跟别人换了车组,”列车员大大咧咧地发话,丫出身草根,对陈区长不怎么敬畏,“好歹是首都,大家偶尔来一次,还不是正常吗?”

倒是没想到,我的女人多到在首都随便都能凑齐一桌麻将了,陈太忠笑一笑,脱去了身上的苎麻夹克,露出了里面的衬衣,“挺暖和的嘛。”

“马上要数九了,这是北方啊,”林莹手里夹着一根女士烟,笑吟吟地看着他。

“你那个夹克,好像是苎麻的?”凯瑟琳的眼力极好,“款式不错。”

“你真耐冻,”董飞燕轻声嘀咕一句,现在的首都,晚上的气温能零下七八度了,这位只穿着一件衬衣套个夹克就来,火力很强壮啊。

三个女人一台戏,屋里五个女人,叽叽喳喳真是热闹,陈太忠索性一猫腰,将长裤和秋裤也脱了下来,上身穿着衬衣,下身就一条三角裤,走上了楼梯,“是挺暖和的。”

“你稍微绅士一点嘛,”董飞燕笑吟吟地发话,“大家先说一会儿话,然后……再乱。”

“可以一边乱,一边说话嘛,”陈太忠走到她面前,一伸手就捉住了她的手臂,“要不给你煮包方便面,你一边吃……一边享受?”

董飞燕吃他的大手一抓,又闻到他身上的气息,身子登时就有点软了,其实她心里明白,在他的女人里。她的存在感很差——不但是离过婚的,而且社会地位也不高。

跟她相似的有雷蕾和张馨,不过那两位的社会地位,是她比不了的,社会地位不太高的李凯琳和汤丽萍,可是留了黄花闺女的身子给他。

所以她就总觉得,自己的位置实在太低,尤其是……一直以来,她觉得林家的小公主是很厉害了,她俩关系也不错。但是林莹对上凯瑟琳,就只有赔笑脸的份儿。

哪怕是她从丁小宁那里拿了一千万,都打算搞美容院了。这种距离感也没有完全消失。

就像刚才,那两位说笑得热闹,基本上不太招呼她——其实偶尔也招呼两句,不过这种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差距,才越发地让她感到失落。

“我可想不出。谁跟你做的时候,还有心思吃方便面,”董飞燕心里纠结,却还要做出个不屑的样子,“先说会儿话,你又不是只呆一天……不知道我们女人都是很讲情调的吗?”

“嗯。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就不再理她,转身冲着凯瑟琳笑一笑。“我这内裤也是苎麻的,不信你过来摸一摸。”

“你的内裤要是苎麻的,内裤里面那玩意儿,肯定就是橡胶的,”肯尼迪小姐不屑地笑一笑。然后将话题转开,“我只有两天时间跟海洲电厂谈判。后天晚上我要回美国……这两天时间,我最多给他两个小时,我很忙的。”

“没必要这么装吧?”陈太忠听得是老大不乐意了,“就是二十个亿,还是个噱头,你都没必要一定出钱的。”

前文说了,康晓安这次来融资,不是指望一定能融到资金,只要普林斯公司肯签一个投资意向,不但愿意投资设备,还愿意投资电厂二十个亿,就足够了。

这个东西不是背书,但是看在其他国内银行的眼里,也就是背书了——啊呀,海洲电厂资金充裕了,不行……咱们也得参与一下。

说明白了,这就是个忽悠,这年头,国内的银行真的是很好骗的,尤其是普林斯公司不但资本雄厚,在国内也很少涉及资本运作这一块,就是实打实地拼业绩——在银行的眼里,这样的公司做出的决定,真的值得信任。

“我也可能出钱的,炒股炒成股东,不是很正常吗?”凯瑟琳微微一笑,她是注重名声的人,签了协议,对方若是找不到别的投资商,她肯定是要投钱的——必须指出的是,在眼下的中国,投资电厂就不可能赔钱,所以她也没什么压力。

不过这笔钱投在别处的话,或许能有更好的回报率……她考虑的是这个。

“你真要投钱进去的话,这个钱我给你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你把股份转让给小宁……你总不会怀疑,我会欠你钱吧?”

“你最好欠钱不还,我就把你抓走抵账,”凯瑟琳冲着他笑,“荆紫菱来了也不给,让她对着长城哭去吧。”

“这都是什么逻辑嘛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嘀咕一句,“真是美帝范儿啊。”

其实他心里很清楚,凯瑟琳一直不服气荆紫菱这正宫,有事没事的,就想挑衅一下。

“答应得太容易,那个电厂不会懂得珍惜,”冷不丁地,伊丽莎白冒出一句来。

“你老板还真没白给你涨薪水,”陈太忠斜着眼瞟她一眼,心说我真要用劲儿的话,还用得着让康晓安专程跑一趟,这不就是让那丫懂得珍惜吗?

不过有些话,说穿就没意思了,于是他笑一笑,“时间不早了,咱们休息吧?”

“你去洗澡,我们先打一会儿牌,”林莹笑着发话。

陈区长洗澡,那纯粹就是样子货,一个“清洁术”,一秒钟就搞定的事情,不过他还是用了五分钟,才赤条条地从屋里走出来,身上的水滴在灯光的照射下,反射出星星点点的亮光,看到众女还在打扑克,他就问一句,“你们是不是排顺序呢?”

“你长出五个来,我们就不排了,”董飞燕没好气地回答一句……

一夜荒唐自不必表,第二天六点半,陈太忠又自然而然地醒转,双手一伸,是各种的柔软和细腻,鼻子**一下,满屋都是女人的香气,有体香,有香水味,还有男女欢好之后,残存的那种**靡的味道。

北、京……真是一个让人堕落的都市啊,他半眯着眼睛,懒洋洋地打个哈欠,跟这种生活相比,他在北崇整天苦哈哈地往乡镇跑,还得处理各种琐碎小事—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或者……我该考虑,调到中央的部委来了?

他这一声哈欠,却是把张馨惊醒了,她懒洋洋地哼一声,探出白生生的膀子,去摸床头的闹钟,“几点了……哎呀,才六点半嘛,你不累?”

“不累,正要早锻炼呢,”陈太忠笑一声,就去探手去捉她——张馨一伸手,薄被就从她身上滑下,屋里温度高,被子都很薄,她半个上身露了出来,虽然天色很暗,但他也看到了两团高耸的雪白,以及两点嫣红。

“别闹,大早晨的,”张馨笑一笑,让过了他的魔爪,探手去抓挂在床边的睡衣,“我去开窗户,憋了一晚上了,空气真不好。”

陈太忠没捉住她,手往下一划拉,捞到了一条结实的大腿,这肯定是董飞燕了,“飞燕,早锻炼了。”

“小心我打人啊,”大腿的主人含含糊糊地嘟囔着,可不正是董飞燕?

“小样儿,还反了你了?”陈太忠顺手一掏,划过那中间毛茸茸湿乎乎的地方,又捞到了另一条大腿,“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“哎呀,下雪了,”张馨的声音传来,她躲在窗帘后,将窗帘掀起一个小角来,窗外的白光映了进来,漫射在墙和桌椅上,分外地柔和。

看到整个城市银装素裹,她心里是说不出的清爽,天南是难得见到这般大雪的,这让她感觉有若身处在童话世界中。

“哦”,身后传来一声长长的、带着颤抖的呻吟,她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是目睹这一场大雪,她竟然觉得,这呻吟是如此地温馨,竟然希望生命就此停在这一刻——城堡外白雪皑皑,城堡内温暖如春,大家无忧无虑,幸福地生活着……

身后的响动,越来越大了,她回头看去,陈太忠跪在**,董飞燕两条结实修长的长腿,正搭在他的肩头,而小太忠正在她腿间的芳草丛中,尽情地驰骋着。

此刻光线不甚明亮,不过站在张馨的角度,正好能隐约看到粗壮狰狞的小太忠时隐时现,他的动作是如此有力而迅捷。

眼神迷离的列车员全身**,上半个身子一次又一次地欠起,又重重地躺下,胸前的两团雪白剧烈地抖动着,一边大张着嘴急促喘息着,嗓子里却又发出近似于哭泣的呻吟,就像一条离开水的大白鱼,痛苦地挣扎着,扭动着。

“飞燕总是这么狂野,”张馨笑一笑,看到这样的真人秀,她觉得自己腿间也有点胀了,于是走上前准备接班。

两人折腾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最后一刻,董飞燕的双腿死死地箍住了他的大腿,双手也没命地抱住他的臂膀,浑身不住地抖动和**着,牙齿上下不住地磕碰着,哆里哆嗦地发话,“不行了,这次怎么这么猛?”

“晨练嘛,自然要猛一点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待感觉到甬道里的**越来越弱直至平息,他才缓缓抽出小太忠,探手去揽张馨。

张总顺势躺到**,掀开睡袍,双腿微微屈起,向两边一分,引导着滑腻腻的小太忠,塞向自己的腿间,低声嘀咕一句,“你轻点,我可没飞燕那么结实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