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30章 好事多磨

第四千一百三十章 好事多磨

陈太忠可是知道,为什么自己情绪有点不太稳定,因为……下雪了。

一说起下雪,他就要情不自禁地想起唐亦萱,想到那一场关于雪的约定,想到她人前的冷艳华贵,想到她人后的狂放和寂寥。

京城下雪了,他和几个女人在一起,倒也不算寂寞,可是小萱萱今天……没准还会躲在小房间里擦石头,那是怎样的一种寂寞?

他觉得心里有愧,他真的想此刻就甩手不干,但是想到北崇正在艰难起步,想到人民还期盼着他带领大家走向富裕,他心里的纠结真的无以复加。

可是这份纠结,他还不能跟身边的女人说,要不然就有失公允了,也很伤人心,所以他也只能加倍珍惜跟身边人在一起的时间——嘿,哥们儿其实出一趟恒北都不容易。

他折腾完张馨,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也醒了,忙完就接近八点了,倒是林莹和后半夜回来的马小雅睡得香。

列车员和张处长已经起身,给大家做好了早餐,众人坐在餐厅,喝着热腾腾的豆浆,欣赏着窗外银白的世界,雪花还在纷纷扬扬地飘落。

“我讨厌下雪,尤其在北、京,”肯尼迪家坏女孩嘟囔一句,“下的时候很美,雪一停,一过车,黑乎乎的脏死了,反倒是下雨还好一点。”

“那是城市的不好,雪花可是飞舞在天地间的精灵,”张馨反驳她一句,想一想,又笑了起来,“不过车会被弄得很泥泞,这一点不好。”

“还会出车祸,”凯瑟琳抬眼看一下时钟,苦恼地一皱眉头,“天哪,真不想上班……伊莎。你说咱们不去可以吗?”

“周一有例会的,”伊丽莎白小心地提示老板,“雪并不是很大。”

凯瑟琳苦恼地叹口气,她扫视一眼在场的人,终于下定了决心,“我发现,房间里的人。只有我和伊莎需要去上班,这太不公平了……我决定了。今天上午给自己放假。”

“我好不容易歇两天,你也能看在眼里,”陈太忠推开饭碗,摸出一根烟来,慢吞吞地点上,“你们说忙……谁敢比我忙?”

“要不咱们去长城赏雪吧?”凯瑟琳猛地冒出一个点子来,“我去过八达岭三次了,他们说下雪的长城,非常雄伟和壮观。”

“这天气。路上车祸少不了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笑着摇摇头,“等你赶到八达岭,估计雪都要化完了……以后想去,下雪前提前去。”

总之,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雪。整整一上午,别墅里就没人出去,接近中午的时候,康晓安打来了电话,“太忠,有什么消息没有?”

“凯瑟琳不在公司啊。”陈区长的手在肯尼迪小姐的衣内,一边拨弄着她胸前的双峰,一边懒洋洋地回答,“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回去,反正她原则上有这个意向……你别着急。”

他也不想就这么抻着康总,可是实在没办法,事情办得太轻松。别人不知道珍惜,反倒会催生出一些传言,那这个忙帮得就太没意思了。

“我就在普林斯公司楼下呢……听说肯尼迪小姐的助手也没来,”康晓安在电话那边**笑一声,压低了声音发话,“太忠你多用点劲儿,没准她就愿意当个内应?”

“哥们儿是那种人吗?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而且人家外国人讲究个职业操守。”

“我怎么觉得,这可能是能力不足的借口呢?”康晓安笑着发话,“中午有空没有?我教你两手,保证制得她服服帖帖的。”

“我是真没空,”陈太忠怎么舍得抛开一干女友?不过他也不想让怀里的凯瑟琳看扁老康,于是沉吟一下,“这样,既然你一个人没意思,我介绍个朋友带你玩一玩。”

“那敢情好,”康晓安听得就笑了,他在首都挺无聊的,虽然也有认识的人,可心系跑钱的事,不敢敞开玩,现在太忠介绍,那就无所谓了,“最好是中央首长的子女。”

“那你就得帮着开车门了,”陈太忠笑着挂了电话,心说这老康还真是见缝插针,不过凭良心说,他在京城里,认识的小人物真不多,有几个像凤凰驻京办张主任这样的,他也不会让这些人招待康总——老康没准还有些生理问题要解决,他不能让不熟悉的人来拉皮条。

那么,他第一个电话,就是打给韦明河了,韦处长接电话的时候气喘吁吁,“可算有个电话进来了……太忠什么事儿?”

“你这是干啥呢?”陈太忠好奇地发问。

“我?扫雪呢,”韦明河苦笑着回答,“今天我轮值,还说下雪偷个懒,结果领导让扫雪,你说这倒霉催的……人不够,我只能以身作则了。”

“好像还没停呢,”陈太忠望一望窗外,发现还有雪花窸窸窣窣地落下,就笑了起来,“你这是有得忙了。”

“到点下班,我管他那么多,总不能一直下一直扫,”韦明河漫不经心地回答,然后他才反应过来,“你来北、京了?”

“带着恒北地电老总,来普林斯跑钱的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这句话的信息量很大,顿一顿之后,他才又说,“近百亿的大电厂,我是忙不过来接待他……你招呼一下?”

“你是忙着跟普林斯的老板交流呢,”韦明河听得就笑了起来,陈太忠跟凯瑟琳的关系,他们这个圈子是众所周知,不过陈主任强悍的名声在外,又是凤凰黄的人马,凯瑟琳的身份也被曝光了,现在没人敢胡乱动脑筋。

而且,韦处长对那个老总很感兴趣,“你放心,交给我了,在下面还不觉得,回了首都,就总觉得钱不够花,也没了来钱的路子……正好跟他弄俩钱花花。”

“具体的,你跟他商量吧,不过首先得把人招待好了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。

“那是一定,看不顺眼我都不张嘴,”韦明河傲然回答,这就是他比邵国立可爱的地方,虽然毛病多多,但总体上是个性情中人,邵总跟他相比,傲慢是有余,但多少有点阴柔。

一干人腻歪到了下午,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去公司了,马小雅接了几个电话也出去了,屋里只剩下了林莹、董飞燕和张馨。

陈区长穿着棉质睡袍,光着两条腿在屋里走来走去,其实别墅里没热成这个样子,不过他很喜欢这种无拘无束、随心所欲的感觉——真是难得的放松。

接了两个电话之后,他猛地想起,自己该跟孙淑英说一下,关于八一礼堂土地的问题,于是拨通她的电话,“孙姐,恒北军区那块地……你留下好大的尾巴给我。”

“哈哈,”孙姐在电话那边豪放地笑了起来,隔着电话,陈区长都想像得到那张猩红的大嘴,会张到怎样恐怖的程度,笑了好一阵之后,她才止住笑声,“其实也没啥大问题……最难办的我都办了。”

“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啊,那块地,跟朝田的恩怨大了去啦,”陈太忠听出了她的得意,“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,72军跟朝田关系不好?”

“我这不是怕你打退堂鼓吗?”孙淑英干笑一声,“真没麻烦,早让别人拿了,武警医院那块地给你,你要吗?反正这困难我说不说,你都要遇到……没难度,哪儿来的收益?”

“合着你是逗傻小子玩呢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嘀咕一句,不过转念想一想,孙淑英真要一开始就挑明了,他保不准还真的就先麻烦不操作了。

现在事儿已经开始操办了,该摸的路子也摸得差不多了,他要是再退出,反倒显得像是怕了什么人,“来首都之前,见朝田的市委书记了,大致是谈下这么个结果……”

他在马强面前,显得很有担当,可商量的时候,并没有跟孙淑英通气,虽然他相信,自己是很为她考虑了,但也要知会对方一声。

“等等,你来京城了?”孙淑英果断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既然这样,晚上一起坐一坐吧,正好我给你介绍个项目经理。”

“你坐着数钱不行吗?”陈太忠一听她要派项目经理,火气腾地就上来了,“这事儿已经够乱的了,你还要派项目经理……我不干了行不行?”

“那我总得派个人过去吧?”孙淑英听得也火了,“这么大的项目,我一个人不派,这是做事儿的态度吗,就算我信得过你,别人还不得笑话死我?”

“你可以派财务和工程监理,”陈太忠的态度也很坚决,“运作的事情,就不要掺乎了,咱俩直接商量……人越多,事儿就越没办法干。”

“行行行,听你的,哎呀,”孙姐叹口气,“那我不叫人了,可以吧?”

陈太忠其实就是个抱怨,一听她这么好说话,心里反而生出点忐忑来,孙姐的脾气暴躁是有名的——别是看上我了吧?哥们儿可是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的钻石王老五。

于是他轻咳一声,“可能我要带两个人……我来京城是办事的。”

“随便你,你选地方吧,”孙淑英挂了电话。

张馨本来是闲得无聊,拿个相机在别墅里到处拍雪景,听他打电话,不知不觉就凑了过来,见他挂了电话之后,才怯怯地说一声,“太忠……我想见一下干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