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31章 疏离感

第四千一百三十一章 疏离感

“你干爹?”陈太忠看张馨一眼,然后才反应过来,黄汉祥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把她认作干女儿了,心说老黄就是随口说一说,你还当真了?

不过她既然提出来了,他也不好说什么,于是笑一笑,“找黄二伯有事?”

“就是那个张州的老总嘛,”张馨眨巴一下眼睛,怯怯地看着他,“我想敲定了。

“你还真会浪费资源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做个张州移动分公司的老总,居然要让黄汉祥开口,这不是侮辱人家老黄吗?

不过想一想,自己想当区委书记,也是跟黄二伯说过,说不得又苦笑一声,“算了,咱们夫妻,都习惯浪费资源了。”

“夫妻?”林莹刚打完一个电话走过来,听到这话是老大不乐意了,“你俩算是夫妻,我这算什么?打伙计还是姘头?”

她也是只穿一身棉质睡袍,走动之间,两条**裸的小腿就那么摆动着——天南是没有暖气的,冬天是阴冷,所以她不是很怕冷。

“咱们都是夫妻,没扯本儿而已,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,我对你们是一样的疼爱,哪一个都是我的心头肉,”陈太忠笑一声,厚颜无耻地回答。

然后,他就陷入了沉思里,林莹本来还待计较,见他这副模样,就坐到沙发上,端起一杯热腾腾的茶水,轻啜了起来——她其实也知道,自己是有夫之妇。

陈太忠的沉思不是做作,而是真有那么苦恼,他此次来首都,真没见黄汉祥的心思,不知道为什么,他觉得自己跟黄家的距离,是越来越远了——这纯粹是一种感觉,没有办法说出来。

不过再想一想,张馨难得开口要什么。不好拂了她的意,而她在交流完之后还不走,大约也是存着见一见干爹的想法。

那就见吧,陈太忠沉吟之后回答,“那行,这个话你不要说,让我来说……你的实力。还是弱小了一点。”

“那我再跟单位请个假,多待两天。”张馨点点头,站起身来,“今天你有安排了。”

“我先给他打个电话吧,”陈太忠探手去拿手机,他跟孙姐吃饭,不可能吃到很晚,正好晚上能回来陪黄汉祥喝啤酒——不知道这么冷的天,黄二伯的肠胃行不行?

号码拨过去,响了好一阵。阴京华接起了电话,“太忠,二叔游泳呢,有事?”

“这天气游泳?真是老当益壮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我来首都了,想跟老人家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心得。合适不?”

这个你可以直接找周瑞的嘛,阴京华知道小陈没说实话,犹豫一下才回答,“过一阵吧,三叔才是个候补,老人家最近心情不太好。”

大会都过去一个月了。这还心情不好?陈太忠一时觉得,黄老也有点意气用事了,不过他也不好说太多,“那算了,我来首都还跑点别的事儿。”

“什么事儿呢?”阴京华嘴角**一下,后面这话才是重点吧?

“没啥事儿,我自己能处理。”陈太忠笑一笑,帮康晓安跑钱也好,是跑朝田的土地也好,都不是黄汉祥所擅长的——恒北省军区的赵司令倒是想搭黄家的门路,但是他现在领的,是孙淑英的人情。

是这样的?阴京华微微错愕一下,他还真没想到,小陈这个电话没头没脑的,居然没什么目的,于是犹豫一下之后他表示,“那行,我转告二叔吧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看一眼张馨,摸起一根香烟来,“有些话,没必要说得那么明白……黄二伯不管的话,你这个张州的老总,我包了。”

“我知道,”张馨笑着点点头,又伸手拿起火机来,帮他点上,她虽然见的世面不怎么多,但是在移动这两年多,并不是白干的,自然知道领导们有些话,不说也跟说了差不多。

“那你回趟素波,帮张馨活动一下吧?”董飞燕也穿着睡袍,赤着双腿走过来,她见林莹不怕冷,自然也不会表现出怕冷——事实上,陈太忠第一次跟她在一起车震的时候,也是阴雨的冬天,她只穿着皮裙丝袜,就出来了。

现场的三个女人里,只有张馨怕冷,穿了一套保暖内衣,外面还罩个棉质的睡袍。

列车员喜眉笑眼地看着他,“你啥时候回去,我换班陪你……张馨那个张州老总,也不是很稳妥,省公司有个处长也想过去,晚了就不赶趟儿了,是吧张馨?”

“切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跟我的女人争……他就算能上去,也怎么上去就给我怎么下来!”

“可是我就想上去你,不想下来,怎么办呢?”林莹轻笑一声,眼睛也有点微微发红,那是情欲飙升的征兆,“飞燕,你先上。”

“凭啥我先上?”董飞燕很不满意地嘀咕一句,“先上的,他又出不来……这一整宿了,就给了我一次。”

“我一次都没捞着,”林莹很流氓地回答,“你要先上,我包你美容院十个贵宾卡。”

“十个不行,得二十个。”

“成交。”

董飞燕果真先上了,然后是褪去保暖内衣的张馨,最后陈太忠进入林莹的时候,她的下面已经湿润得一塌糊涂,短短的二十分钟,她就登顶三次。

不过曲径层峦这名器,也真不是白给的,已经战过了两人的小太忠,终于扛不住了,口吐白沫地缴枪,小林总挂在他身上,一边浑身哆嗦着,一边双手双脚死死地箍着他,下身也紧紧地研磨着,不肯放他出去。

良久,她才满足地轻叹一声,“太忠,回来吧,咱不做那个官了……行吗?”

“我不做官,谁来保护你们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却意外地发现,自己的说话,其实只是胸腔震动,小太忠却是在微小的扯动中,又被那曲径层峦的甬道紧箍了几次,异常舒爽。

“真想死在你肚皮上,”他轻喟一声,对自己的女人,他是不吝赞美之词的,不过最终,他还是抽身而起。

小林总双腿大开,就那么懒洋洋地躺在那里,一点都不想动了,她的腿间有个黑洞,一时间怎么也合不拢,洞边有厚厚的白垢,那些凌乱的毛发上,有浅黄色的干痂,还有白色的**,自洞中缓慢而粘滞地流出。

“马上要谈事儿了,”陈太忠硬起心肠,转身向卫生间走去,“林莹,会有那么一天的,我管饱!”

“你敢管饱,我就敢离婚,”小林总欠起身子,去摸床头柜的女士烟,她胸前双峰**,两条腿就那么张着,也不合起来,任淋漓的汁液反射出细碎的光芒。

这大战之后的慵懒,却更是勾人,她有气无力地嘀咕一句,“还要给你生个儿子。”

“其实……有个小孩也不错?”董飞燕瞥一眼张馨,试探着发问……

下午五点半,大家终于约定了吃饭的地方,就在韦明河常去的竹园酒家,到场的人有陈太忠、康晓安、韦明河和孙淑英。

“这天气,吃点火锅就是最好的,”韦明河热情地招呼大家就坐,“吃完之后想怎么玩,都算我的。”

“韦处太客气了,”康总笑嘻嘻地表示,韦处长接待了他一个下午,虽然这只是一个处长,但是说起首都这些典故和好玩的事情,那是门儿清,一听就是底蕴深厚的老北、京,而且那跟班儿,叫个小涛什么的,言谈之间是满满的优越感。

这肯定是官宦子弟,康晓安清楚得很,他跟陈太忠通话的时候,就表示出了这层意思,结果小陈真不含糊,还就找了个子弟过来陪着——那么,就算借不到钱,这一趟也算没白来。

后来大家熟稔了之后聊两句,康总就知道,合着这位是财政部原邢部长的侄儿,对他这种官二代来说,邢华那真的是鼎鼎大名了,财政部副部长——随便来个省长,人家不鸟你,也就不鸟了。

更别说这邢华,属于老五的山头,这是一个最被人低估的山头,异常低调,但是影响力绝不容低估——这一系的人马,从来不缺副国级的领导。

所以康总虽然正厅了,也跟韦明河这正处谈笑风生,两人下午还搂着两个哥斯达黎加的美眉,看了一场拉丁舞。

既然韦处盛情待客,康总就跟着打下手了,别说恒北地电的老总有多牛逼,来了京城什么都不是。

孙淑英是认识韦明河的,又问了一下康晓安的身份,就不再关注。

事实上,京城的圈子是分等级的,韦处长所在的圈子,比她所在的圈子要低一点,你有财政部副部长的伯父,我还有老帅之子的姑父呢。

当然,她也不会表现得很不客气——孙家也是处于在落没状态,没什么主心骨的人物出现,韦家现下不起眼,可也是老字号的豪门。

大家坐下之后,随便聊两句,又夹两筷子,她缓缓发问,“太忠,恒北那块地,是有些什么说法呢?”

老字终究是不一样,有问题她就直接问了,也无需考虑有别人在场。

这才是真正的大牛啊,康晓安看得暗暗感慨,要不说不到北、京,不知道官小,原来果真是这么回事。

也不知道陈太忠会如何回答,于此同时,他心里生出了浓浓的好奇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