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33章 开发方式

第四千一百三十三章 开发方式

啥时候你也学会瞬移了?陈太忠很无语地看着孙淑英,缓缓摇摇头,“驻欧办?好久没有联系过了。”

“就知道你好久没有联系了,”孙姐哈地笑一声,又很随意地问一句,“对现在欧洲经济的回暖……你怎么看?”

“这个问题……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这个问题真是有点过分,“我只是个区长,市里的经济问题,我都说了不算,欧洲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算了,不跟你说那些了,”孙淑英见他如此不开窍,只能再把话题绕回来,“刚才我说过,利润不是你那么算的,你有印象吗?”

“有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你本来是打算挤压朝田的空间的,后来发现关系到马小公子,所以算盘就打歪了嘛。

心里这么想着,下一刻,他猛地发现烟头快烧到手指了,于是碾熄之后,又点起一根来。

“我的意思是,这三百五十亩地,先开发周边的办公楼和商住两用楼,前两期开发的规模,不要超过总面积的四分之一,”孙淑英淡淡地发话,“而且还要分两期开发,剩下四分之三……不着急。”

“还不到九十亩地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“你能等无所谓,阳州那边着急要钱呢。”

“他着急要就先给他,”孙淑英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九十亩地也不愁赚三四个亿。”

“孙总您这么说,肯定是有说法的,”康晓安笑着发话了,他的目光游离闪烁,肯定是想到了什么事情——否则的话,他是没资格随便接话的。

说起来也滑稽。康总是在场的官职最高的一个,但论位置,却是最低的,不得不说,有时候社会上的排序,真的挺古怪——比如说临铝老大范如霜,老牌强正厅不说,手里的资产比康晓安还多,又是央企。还不得乖乖地陪阴京华打麻将?

“都不是外人,我就说两句……你们别说出去,”孙淑英一开始提防的,就是康晓安,现在她放下心了。于是就笑着回答,“房地产要疯涨的,未来十年,是房地产的十年,太忠你信我一句话,那块地起码要赚四十个亿。”

她这话一出,三个男人都不说话了。好半天韦明河才问,“没听说新班子有这样的政策啊。”

孙姐的消息灵通,但是韦处长的消息也差不到哪里去,所以他就要出声问一句——未来十年。可不就是换届的这拨人能执政的时间吗?

“呵呵,”孙姐笑一笑,不予回答,消息灵通的人。有资格矜持。

“你建议先开发写字楼,”陈太忠的眼睛一眯。“这就是说住宅楼的价格上涨趋势,会超过写字楼了?”

这是两千年左右,一个典型的投资理念的交锋,一开始,资金热炒的是写字楼,虽然写字楼的产权期限比住宅楼还要短一些,但是大家觉得,这个东西的升值更快——全民皆商的年代,大家都需要写字楼来办公。

所以豪华地段的写字楼,一起就是三四十层,朝田或者素波好一点的地段,在住宅楼还是一平米一千五六的时候,写字楼的价格就突破四千了。

但是到现在,写字楼的价格也没升值了多少,倒是住宅楼噌噌地猛涨,以朝田为例,差不多的写字楼,一平米就是七八千,可相同档次的住宅楼,也涨到了四千左右。

陈太忠这句话,问的是房地产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“高端写字楼还是很值钱的,但是朝田那种城市容量,了不得也就建三四栋,”孙淑英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还是要抓住住宅楼。”

“太忠你观念,有点落伍了,”韦明河也笑着发话,“写字楼太多了没用,哪儿有那么多老板呢?大部分还是打工的……正经这住宅,是刚性需求啊。”

“那我就没什么问题了,”陈太忠笑着一摊手,“你要真赚了钱,随便给我两三个亿就行了……如果到时候我不在北崇了,你就指定,这个钱只能让北崇还外债。”

“我是那种小气人吗?”孙淑英冲着他一瞪眼睛,不过她的眼睛过于小了一点,再怎么瞪也没啥威慑力,然后她又笑一下——这下嘴巴又过于大了,“其实我是嫌麻烦,你帮我操心吧,利润咱俩五五分,我一向说话算话……不过我有些费用,你要认。”

“切,我稀罕占你这点便宜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。

“小事儿你都得帮我管着,”孙淑英冲他狡黠一笑。

“哎呀,这样说的话,五成也不多,”陈太忠听得就只有苦笑了,孙姐嘴里的小事,可未必是真的小事,想到自己未来要头疼很多莫名其妙的事,他就觉得这个钱不是很好挣——孙某人怕麻烦,他又何尝喜欢麻烦?

不过五成还是有点多了,他不喜欢占人便宜,真要是四十亿的利润,五成是二十个亿,“那给两三成就行了,五成我不敢要,无功不受禄……但是沟通得听我的,别给我添乱。”

“太忠就是牛气,”孙淑英笑眯眯地竖个大拇指,也不多说。

“孙总,我有事请教,”这时候,康晓安又发话了,“是否欧洲市场的复兴,是回光返照?国家不看好咱们这个出口导向性经济,打算大力发展内需了?”

康总这个话,问得非常有水平,陈太忠只觉得孙淑英的发问,属于瞬移类型,但是他却能想到,下一步房地产大热的话,那就是出口出了问题。

没有什么成功是幸致的,康晓安是官二代不假,但是他在省政府,接触的就是经济导向,而且他又是肯琢磨的,也喜欢从宏观上考虑一些问题,于是他就问出了这话。

“老欧洲,为什么叫老欧洲?问题真的太多了,”孙淑英微微一笑,又看一眼陈太忠,“小陈在那里干过,应该有深刻体会。”

“也不是特别僵化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只是有点守旧。”

“对啊,守旧,”孙淑英点点头,“他们这次复兴,能持续多久不好说,但是可以肯定,他们复兴不成功,咱们出口要受影响,他们复兴成功了……还会需要进口多少东西?”

“这倒也是,”康晓安重重地点点头,他明白了她的话的含义,于是重重叹口气,“说来说去,信外人不如信自己。”

“新班子的政策,就是韬光养晦,现在的世界形势,是难得的发展良机,”孙淑英端起面前的果汁喝一口,“保增长,保发展才是关键,出口不行的话,内需随时要顶上……什么叫内需?国有保障体系没什么可做文章的,就只有房地产了。”

“我觉得……我要当了总理,会干得更好,”陈太忠嘀咕一句。

“我也这么认为,”韦明河神情肃穆地点点头,“我当个处长……真的屈才了。”

话说到这里,就基本是上属于闲扯了,不过陈太忠也确实摸清楚了孙淑英的想法——合着孙姐拿了这块地,是要慢慢地开发。

也不知道,这地是否真的能涨成那个样子?

总之,大家晚上聊得还是不错的,到了八点钟,酒也喝得差不多了,韦明河建议去酒吧,“难得这么放松,今天我请客,等孙总挣了钱,请我十次好了。”

“请你没问题,炮钱我不管,”孙淑英很彪悍地回答,“太忠搞几个巴黎顶级模特过来……我买不起那个单。”

“孙姐你这……嘴下留情啊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哼一声,“真有顶级模特,我就留给自己了,哪里轮得到明河惦记?”

“惠特尼休斯顿不是跟你同居了一个月吗?”孙淑英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《华盛顿邮报》都登了,说她喜欢你的体香……”

“我只会放屁,哪里有体香?”陈太忠气得嘟囔一句,也不管对方是个未婚女性了,“明河,找个地方蹦会儿迪,咱们就回了。”

“南宫那儿开了一个慢摇吧,很不错,”韦明河一边回答,一边看一眼孙淑英,“孙总……就你一个女性,我们尊重你的意见。”

“那就去呗,”孙淑英大大咧咧地一挥手,南宫毛毛的地盘,还不是她说了算?

南宫的慢摇吧,搞得确实不错,地方不大,但是一个小歌舞厅,四五个包间,档次不低——这一点,从这个服务生就可以看出来,个顶个地漂亮。

十点钟的时候,大家出来,韦明河不住地感叹,“还是老了啊,要不就拽个服务生回家了,想当年我在巴黎……”

“想当年你在巴黎也老了,”陈太忠坚决不允许他说出自己拉皮条的事情。

“好了,各回各家吧,”康晓安摆一下手,他能感觉到,韦处今天喝得已经很尽兴了,“还有点雪,大家开车慢一点。”

话还没说完,前面嗵地传来一声闷响,大家抬眼看去,却是一辆奥迪车,追了宝马车的尾,奥迪车车速有点快,而宝马是从停车场绕出来接人的——没错,就是马小雅的宝马。

“尼玛,你长眼睛出气的吗?”出乎大家意料的是,奥迪车的司机先跳下来发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