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34章 目中无人

第四千一百三十四章 目中无人

“哈,有意思,”韦明河看到奥迪车司机发飙,居然笑了起来,他已经有五分醉了,笑得极其放浪形骸,“头一次看见,追尾的还这么牛气,真是开眼了。

那司机瞪着眼扭头过来,看到八九个人站在那里,愣一愣才冷哼一声,“不关你们的事儿……知道祸从口出吧?”

“看,喝多了,挨骂了吧?”陈太忠也抱着肚皮笑,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。

康晓安见这俩没个正经样,只能走向那司机,自己出头——谁让这车是他借的呢?“你怎么说话呢?”

“知道我是谁吗?”那司机打个嗝,嘴里吐出了浓浓的酒气,略带一点大舌头地发话。

“我管你是谁呢?你追了我的尾,一闻就是酒驾,”康总也火了,抬手指一指对方,然后扭头看向陈太忠,“太忠,要报警吗?”

“切,你报啊,”那司机很是不含糊的样子,摸出手机打电话,“看谁的人来得快。”

“南宫,你这门口怎么搞的,乱七八糟的?”孙淑英不满意了,看着南宫毛毛嘀咕一句,“这追了尾的人,也在这儿呲牙咧嘴?”

“来,”南宫见孙姐发话了,冲几个看热闹的保安一招手,“把这小子拽进去,让他醒一醒酒。”

那司机正在打电话,听到这一大帮人居然是一伙儿的,转头撒腿就跑,嘴里还在大喊,“好小子,你们等着,这事儿没完。”

不等他狠话发完,几个保安就追了上去,两三分钟之后,保安们拖着气喘吁吁的司机走了过来,那位嘴里还在硬撑,“放开我,有话好说。弄得过了就没意思了。”

这时,那奥迪车又下来一男两女,男人发话了,“放手……你知道我们是谁吗?”

“我需要知道你们是谁吗?”韦明河走上前,笑嘻嘻一抬手,轻拍对方的脸两下,劲儿不大。但是很侮辱人,那边也不含糊。就硬挺着捱了两下,眼中冒着仇恨的怒火。

“再这么看我,信不信我揍你,”韦处长笑着问一句,看到对方扭过脸去,才满意地拍一拍手,“别跟我说你是谁……哥没兴趣知道。”

“俩小毛孩子,也学大人喝酒开车?赔不起钱,就别开车。”陈太忠哼一声,又看一眼康晓安,“你去南宫那儿睡吧,车坏了……也走不了啦。”

“啧,我这找谁惹谁了呢?”康总哭笑不得地一摊手,“把你朋友的车也撞坏了。”

“明天你办事儿,也只能打车了。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已经说好了,明天肯定给你处理了。”

大家玩得都很尽兴,本来是要走了,遇到这档子事儿,就要看看对方能来什么样的人。于是站在那里闲聊,至于奥迪车那几位,众人是连理都懒得理。

不过那边叫的人到得也快,大约十分钟左右,一辆警车开了过来,车上下来俩便装男人,皱着眉左右看一看。“谁给分局打电话了?”

“是我,”司机在那边大喊,然后没命地挣动了起来,“我给姜局长打的电话。”

“你闭嘴,”一个警察很不高兴地呵斥一句——在首都你也敢胡乱报字号,自己找死,不要拖累别人行不行?然后他又看一眼那些保安,“放开手!”

“郭所牛气得很嘛,”南宫毛毛听到这话,就不肯答应了,“冲我的人大呼小叫?”

“南宫你也差不多点,”这郭所长皱着眉头看他一眼,“往常也照顾你不少,就是撞了一下车,你何必这样呢?”

首都的警察是最难干的,惹不起的人和衙门太多,不过南宫毛毛在这一片落脚,为防不时之需,跟警察们也小有交情,这位就敢劝一句。

“醉驾了,”南宫毛毛淡淡地回答,也懒得跟这些小警察们多嚼谷,他往日是受到了点优待,但他每年也会定期地去慰问,不存在谁欠谁的问题

有时候警察们来得慢了,他下一次的慰问就会减少——干他们这一行的,不可能在迎来送往这方面做差了。

“姜局长”三个字一入耳,南宫毛毛直接就对上号了,“姜雄想捞人,让他自己过来,我老板也在呢。”

“你老板?”郭所长骇然地吸一口凉气,侧头看向孙淑英,南宫在这一片时间太久了,不少警察知道他的根脚——虽然老板是个女人,但没人敢小看。

而现场的女人,就只有这么一个,长得也确实……雄奇。

想到关于这个女人的传言,他觉得自己腿肚子有点软,找南宫徇一下私,问题不是很大,可是当面被孙姐撞到了,这问题可就大了。

“我没兴趣等他,”孙淑英冷哼一声,转身走向自己的车,“醉驾是可以劳教的……太忠,现在不好打车,我送你还是明河送你?”

“明河送我吧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然后也径自离开,根本不理会现场的其他人。

他们走了,那警察却是听出来了,合着车祸现场,还有跟孙淑英身份相当的人,只能讪笑着发话,“南宫老哥,你看这事儿闹得……”

“你别跟我说,”南宫毛毛一摆手,只是问一句,“这个醉驾交通事故,你确定要自己接手,不等交警来了?”

“这天气,交警根本忙不过来,”郭所长找个理由,笑着发话,“老哥,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……没必要让姜局长来领人吧?”

南宫毛毛跟这些警察的关系,实在有点说不清道不明,按说他根本没必要买这些人的账,这些人也不配让他买账,但是人家真要厚着脸皮死缠烂打,他也不好直接翻脸。

而且他也听出来了,姓郭的只是在往外面摘自己——他要真的坚持让姜雄来,郭所长也就算解脱了。

“领人都是客气的,孙姐说了,丫欠劳教,”南宫毛毛哼一声,又看一眼康晓安,笑着走上去,“康老板。这是老天留客……我先给您把住宿安排了。”

这时候,另一个警察也了解到了一些情况,知道这个康老板才是苦主,于是赶紧向领导汇报,郭所长赶忙走上前——说不通南宫,做通苦主的工作也行的嘛。

不过这时候,他是不想再往身上揽事了。所以就是不卑不亢地发问,“这位老板。对于这一起意外交通事故,你是否接受调解?”

搁在往日,康晓安肯定就愿意答应调解了,他一个外地的干部,在首都还是尽量老实一点好,而且当官当到他这个份儿上,也不会为一些无关大雅的事情生气。

但是现在,他就不能不扛着了,刚才那几位。在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之前,就肆无忌惮地嚣张了一把,他要是此刻掉了链子,其他人知道了,怎么看他?

更别说这康总年轻时,也是个意气用事之辈,于是他打着官腔问一句。“什么时候醉酒驾驶引起的事故……也能由警察调解了?”

“是否醉驾,还没有查明,”另一个警察接一句,“这个结论该由我们警方做。”

“你!”郭所长缓缓扭头,不可置信地看了他一眼。

“那你们就去查,”果不其然。康晓安借机发话,而且还是打着官腔,“拖延的时间长了,就不算第一时间取证了……我保留投诉你们的权力。”

“设备正在运抵过程中,”郭所长倒也机灵,一转身离开,“我去打电话催一下……不过什么时候能到。那就不好说了。”

他走到一边,另一个警察也跟了过来,他没好气地看对方一眼,“提醒得挺及时嘛。”

“我不想把自个儿搭进去,”那位无所谓地回答,他那句话,直接给了康晓安发问的机会,可是……就算他不提醒,对方会想不到?他就是不想给别人留下包庇的印象——神仙打架你们打去,关我屁事。

“嘿,”郭所长见他说得敞亮,也只能哼一声,两人里他是领导,那位还防着他推卸责任,这实在也是……算了,我都打定主意决定不掺乎了,还计较个什么?

他俩不偏帮了,司机那边还继续打电话,到末了,那姜局长也没再出现,倒是酒精含量测出来了,110毫克——要知道,80毫克就算醉驾了。

这时候,司机是真的急了,跑到康晓安面前道歉,“哥,对不住啊,我这是酒喝多了,二麻了……您千万饶我这一遭,钱好说,您说个数。”

康晓安根本不理他,倒是被追尾的小跟班说话了,“现在知道钱好说了?刚才就张牙舞爪的……跟宝马都敢呲牙,普通老百姓被你撞了,那不是活该?”

“我这不是怕人随便讹钱吗?”司机继续赔笑脸。

“开不起车,就别开,”康晓安淡淡地答他一句,转身走向南宫毛毛,笑着发话,“南宫老总,那就打扰你一晚上了。”

“太忠的朋友,就是我的朋友,”南宫笑着回答,“这时间还早,要不……打几圈麻将?”

“太大的可是玩不起,”康总腼腆地笑一笑,“要是南宫你下场,我就舍命赔君子了。”

“你这上百亿的大老板,我们也不敢跟你玩大的,”南宫毛毛笑着回答,他知道康晓安的底细,很欢迎这样的人。

他们不光结交进京办事的,也结交那些地方实力派,以期望在地方的项目上捞一点,不过这是一个分工细致化的年代,很多人从他们这里接触到了该接触的人,然后……就没有然后了。

这世道,原本也就是这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