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36章 遇旧识

第四千一百三十六章 遇旧识(求月票)

自打孙淑英跟陈太忠碰面,两人的合作就不是秘密了,不但韦明河在场,其后不久,又有一场莫名其妙的交通事故。

南宫毛毛知道了这个消息,也没觉得这买卖有多敏感,跟阴京华说话的时候,随口就带出来了——这年头国防用地转化为商用土地,真的不要太多。

阴总自然要向黄汉祥反应,黄总昨天就知道小陈来了,年底了,他手边事儿也不少,更别说大会刚完,很多新的秩序正在建立中,值此十年一遇的机会,找他谈事的人也很多。

听说小陈此次来京城,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儿,他自然就顾不上操心小家伙了,不成想今天才知道,小家伙不是没有事,只不过事情跟黄家无关——六百亩国防用地转为商用土地,就算在黄老二的眼里,这单子也不算小了。

而且孙淑英的背景,也是相当不简单,听说小陈跟她搞合作,黄汉祥就忍不住要了解一下,这俩家伙到底要干点什么。

但是他事情多,所以将此事交待给阴京华。

阴总听他发问,就摇摇头,“他现在好像在忙,也没细说,晚上倒是有空。”

“嗯?”黄汉祥听得眉头一皱,然后又看一眼阴京华,“以你俩的关系,他都没告诉你,他在忙什么?”

要不说这黄汉祥不愧是老牌官宦子弟,一个细节就让他闻出了味道——小陈和小阴之间,应该是那种没什么话不能明说的。

阴京华现在只能推测对方在忙,却不能做出肯定,造成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——生分了。

小陈和谁生分了,是和阴京华,还是和黄家?想到这个,黄汉祥的眼睛微微眯一下。

“他昨天说了。来这儿要办点事,”阴总小心翼翼地回答,“对了……跟他在一起的,还有一个是恒北省地方电力公司的老总,对他也客气得很。”

“唔,恒北省政府的公司,”黄汉祥眉头一皱,他一听这称呼,就猜到了性质,可正是因为如此。他就更搞不懂了——小陈怎么又跟省政府掺乎上了?

那可是恒北省政府,不是天南,你再使劲儿。也改变不了身上的标签。

不过黄老二最是擅长快刀斩乱麻,想不通就暂时不想了,“告诉他,晚上我也去喝酒,屋里别搞得乱七八糟的。”

这个电话。您亲自打比较合适,阴京华很想这么提示黄汉祥一句,不过最后,他还是压住了这番冲动——这个建议谁都可以提,唯独是他不能提。

当天下午,陈太忠和几个女人一起逛街。他和张馨、林莹都是考虑给单位里采购点什么稀罕的福利,可是而董飞燕则是一门心思买个人用品。

除了给自己买,她也给父母兄弟买。要过年了嘛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陈太忠接到阴京华的电话,知道黄二伯晚上要来喝酒,于是他跟张馨说一句,“你干爹晚上过来。你给他弄个汤啥的,这大冷天……”

“张馨在首都还有干爹……谁呀?”董飞燕讶然发问。

“黄汉祥。”陈太忠回答一句,却发现林莹紧闭着嘴,浑身剧烈地抖动着,脸上也是遮不住的笑意,“你这怎么了?”

“哈,”林莹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,“我们张州有个著名的笑话,干爹晚上要过来……话说当年江川在张州,认了很多干女儿。”

“你也就是这个素质了,”陈太忠无可奈何地看她一眼,这笑话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话,

“干爹要来,那伟哥肯定跟着一起来,”林莹笑得前仰后合。

“你这……”陈太忠扑哧一声笑了,这段子还真是……够过分的,于是“你搞一搞清楚,那是黄汉祥哈,一句话就能让海潮倒闭的主儿。”

“开个玩笑嘛,”林莹笑一笑,又看张馨一眼,“你不会计较的,是吧?不过馨儿你真厉害,认了黄家老二当干爹,也不知道跟我们说一声。”

“其实他也就是随便说说,是看太忠的面子,我哪儿敢认真?”张馨苦笑着回答,她对自身的定位还是很准确的,并没有得意忘形。

陈太忠听她这么说,心里也很欣慰,才待继续开口,猛地眼睛一直,“尚阿姨您好。”

拐角处走过来六七个女人,前面三个他认识俩,一个是尚彩霞,一个是简泊云,还有一个高壮的中年女人,他不认识,不过看起来三个人身份相当。

他看到尚彩霞的时候,尚彩霞也看到了他,她笑着点点头,“是小陈啊,你是去了恒北吧?”

“嗯,快过年了,来采购点东西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恭喜尚阿姨,老书记是国家领导人了……我给那主任打电话,托他转述了,蒙书记很忙,我一个小处长,也不好轻易联系他。”

政治、局候补委员,也是副国,可以称之为国家领导人了。

“这孩子……你可不就见外了吗?”尚彩霞笑一笑,她现在妻凭夫贵,除了低调就是低调,三个中老年妇女里,站在中间的是简泊云——事实上,简泊云的公公郑飞,也不过就是个副国待遇。

尚彩霞一边说,一边还看她一眼,“简大姐你说是吧?”

“小陈还算好的了,”简大姐微微一笑,又扫一眼陈太忠身边的三女,眉头忍不住微微一皱,“来北、京以后,见小荆了吗?”

要不说这个简泊云是老派人,那是一点不假,蒙艺当天南省委书记的时候,她该甩脸子就甩——大不了两家不再来往,最后搞得尚彩霞上门赔不是。

要说郑飞那一系的人马,现在就弱得很了,别人不买帐也就不买了,可是简大姐不在乎,她就要端这个长辈身份。

因为天南粮食厅侯国范亏空的事儿,她跟陈太忠打过交道,再加上以前蒙勤勤的事情。她知道小陈的正牌女友是荆以远的孙女。

按说她还是欠小陈人情的,对某些现象,就该视而不见。

可她就是这个脾气,虽然不便明说,总是要间接提醒对方一句——你带着三个女娃娃招摇过市,有点过了……我这老太太看不过眼。

替挪用国储粮的人求情的是她,看不惯陈某人骄奢**逸的也是她——就是这么个人。

“我上午还跟紫菱在一块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心说你老人家真的有点操心太多,“下午来市场看一看。给单位采购点福利。”

“那你转吧,我们老太太自己转自己的,”尚彩霞微微一笑。“太忠好好努力,老蒙一直很看好你的。”

“我这辈子最后悔的,就是没跟着老书记去碧空,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“自己拼搏太难了……好了。不倒苦水了,勤勤现在怎么样,成家了吗?”

“嗯?”另一个中年妇女本来不在意的,闻言就看他一眼,眼中满是警惕。

“勤勤成家,肯定要通知你的。就算我们忘了,小那和晓艳也会告你的,”尚彩霞微微一笑。“她目前专注于工作,成家的事情,这一半年之内不会考虑。”

“她也老大不小了,该考虑个人问题了,”陈太忠很认真地建议两句。“办事儿的时候您记得通知我,我一定包个大红包。”

“老蒙肯定不要你的红包。你跟勤勤说去吧,那是你们年轻人的交情,”尚彩霞微微一笑,“太忠,你也该考虑个人问题了。”

“这个可以放一放,”陈太忠笑着聊两句,带着三个女人走人了。

“这小伙子有点张扬啊,”陈太忠不认识的那个女人发话了,“尚姐,一个小处长,也敢这么跟你说话?”

这女人也不简单,老公也是中央委员,还张罗着给蒙勤勤介绍对象——小蒙搁在人堆里,绝对算得上美女,而她老爸是五十二岁的副国,不犯错误的话,起码还能风光二十年,正国也未必不可期,所以现在的蒙勤勤,真的是炙手可热。

“勤勤差点就喜欢上他了,这是个工人家的孩子,”尚彩霞叹口气,“不过现在搞得真不错,把一个偏远落后的地方搞的很好,老蒙也很欣赏他。”

“这孩子确实不错,但是作风有问题,”简泊云发话了,“小蒙欣赏他很正常,但是勤勤嫁给他……你这当妈的要把一下关。”

“女大不由娘啊,”尚彩霞苦笑一声,她心里对一些事情还是比较清楚的——撇开荆以远的孙女不说,晓艳也很喜欢太忠……姐妹俩争一个老公?“荆紫菱很漂亮,比勤勤漂亮。”

这时她已经忘了,当初是她不想让蒙勤勤继续跟陈太忠来往的。

陈太忠带着诸女走出好远之后,林莹才发问,“刚才那是……蒙艺的老婆?”

“嗯,我也没想到能遇到她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里也是五味杂陈,我带着几个女人逛街,居然就能碰到尚彩霞,这人品值也算爆表了吧?

“我看她……有点招女婿的意思?”林莹笑着问一句,“蒙艺现在太火了,政治局委员呢,抓住他女儿,你这辈子不愁了。”

“他只是候补的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解释一句,想一想之后,他又发话,“就算能抓住他女儿……你们怎么办?”

“我的女人,就没有贵贱高低之分,而且蒙勤勤,只是我很好的一个朋友。”

(推荐开光的科幻新书《银河主宰》,五十多万字了,风笑看了一些,里面还有官场……汗,文字不错,书号2539411,书页有直通车。最后还是:大声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