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37章 近期目标

第四千一百三十七章 近期目标

很要好的朋友?几女禁不住撇一撇嘴,哄鬼吧。

但是陈太忠真是这么认为的,不过此刻他也没办法叫真,只能心里暗叹——尚彩霞你乱逛个什么啊?

其实他也很想知道,蒙勤勤最近在干什么,可是再想一想,他有啥资格呢?

跟蒙艺的交情,想必也就到此了,人家是国家领导人,而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区长。

调整好心态之后,大家就回家了,在别墅里叫了外卖来吃,还叫了好几个锅仔——天气实在不暖和。

对于黄汉祥说的不要乱七八糟,陈太忠是一点都不在乎的,他已经生出了离去的心思,自然也就无须在意太多。

倒是张馨挺上心,在家里煲了一锅鸡汤,里面还加了一些榛菇和霸王花,等着干爹来。

黄汉祥是七点半过来的,一进门就嚷嚷,“上点清淡的汤,这鬼天气太冷了,还没数九呢,就这样了。”

对于屋里的莺莺燕燕,黄二伯根本不做计较,上午的吩咐,不过是借口,他是很关注小陈的,但是又不想让人觉得他离了小陈不行,说是你注意一下家里环境,其实就是传达一个意思——我要过去了。

黄总一来,自是满屋的鸦雀无声,就连出名难缠的林莹,也不敢大出一口气儿——人的名儿树的影儿,就这么厉害。

黄汉祥拿起啤酒来,咚咚地灌两口,“给老爷子带礼物了?”

这一开始张嘴就问礼物的,通常不是好路数,人情往来没有这么搞的,可是他就这么问了,居然还给人一种不见外的感觉。

“带了。一点松露和烟叶,”陈太忠笑一笑,站起身去屋角,拿来两个大盒子,“顶级的烟叶,自己可以卷烟抽……北崇也没啥好东西。”

“你跟孙家小丫头搞合作,没跟她要点好东西?”黄汉祥微笑着发问。

陈太忠淡淡地一笑,“我跟她合作,求的是北崇的发展……倒没想要什么别的。”

“嗯,”黄汉祥哼一声。小陈这么不疼不痒地说话,谈话的气氛不太好,于是端起啤酒来慢慢喝。看他有什么要说的。

陈太忠也拿起一瓶啤酒,又点起一根烟来,慢慢地抽着,想一想才发话,“这次来首都。其实是有点事儿,想麻烦二伯。”

“嗯,”黄汉祥点点头,很干脆地表示,“你说。”

“张馨想干素波移动的老总,”陈太忠冲不远处的张馨努一努嘴。“您干女儿啊。”

“这个进步……有点快了,”黄汉祥的眉头微微皱一下,他对张馨还是有印象的——黄老二也不是随便给人当干爹的。“下面地市老总过度一下,比较好一点。”

“那……张州的老总?”陈太忠冲林莹努一努嘴,“那是林海潮的女儿,她也可以帮着说情。”

有林海潮帮小赵,还用得着我吗?黄汉祥有点哭笑不得。一个企业的小正处而已,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。小陈要自己帮个小忙,也是示好之意。

想到几百亩的军转民土地,这家伙一声不吭,基本上人家自己能搞定的进步,反倒要他这个做干爹的出面,黄老二心里真说不出的别扭,好一阵才摇摇头,“我在这坐了十分钟了,林海潮的女儿你还不下来……你爸肯定比你还傲气了。”

“黄总你多体谅了,”林莹听到这话,带着风就跑了下来,她赔着笑脸回答,“我只当太忠把我叫过来,就是大家开心地玩一晚上……斗地主呢,没想到有这样的荣幸,招呼到您这贵客。”

“斗地主不叫我,太忠你这做得过了,”黄汉祥微微一笑,“怕输钱?”

要不说是老牌纨绔子弟,很多敏感问题,都化作“输钱”和“赢钱”的范畴了,真要计较,就显得不够大气了。

“不敢赢黄二伯的钱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张馨的事儿……您看?”

“好说,一个企业正处,”黄汉祥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你们就能搞定,有人捣蛋的话,再由我来对付……你跟孙家那丫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没钱嘛,我就找她合作,能有怎么回事?”陈太忠笑一笑,端起酒瓶来灌一口,“她吃肉,我喝汤,赚点小钱补贴区里……就是这样。”

“呵呵,国防用地啊,”黄汉祥笑一笑。

“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要了这块地,还他们一块更大的,置换加一些基础设施。”

“部队已经不允许经商了,”黄汉祥嘀咕一句,抬手灌一口啤酒。

“是,”陈太忠又点点头,波澜不惊地回答,“部队不允许经商,这很好啊……保证部队的纯洁性和战斗力。”

“你干的这种事儿,是踩着线儿的,”黄汉祥有心多说两句,可是想一想,也觉得没啥意思,“给了地方可以,由关系来开发……这种事儿还是少做吧。”

这个项目麻烦已经够多了,你还来提醒我,陈太忠苦笑一声,心里也真是无奈,他抬手灌两口啤酒,才缓缓回答,“名义上是阳州市来开发的。”

“哈,”黄汉祥本来是不想多说,听他这么一说,禁不住乐了,骗老百姓的话,就别说了,“都是明眼人,谁还不清楚?”

“巧取豪夺的人多了,我这吃相不算难看,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禁不住就要想到差一点被一元钱卖掉的素纺,火气腾地上来了,声音也大了。

“而且我只是帮忙,北崇的老百姓已经穷得太久了,上面不给拨钱,不给项目……自力更生说起来容易,启动资金去哪儿找?”

黄汉祥嘿然不语,心说你都知道,黄家搞到项目,也下不到北崇,一遍又一遍地说,有意思吗?不过该点的,他还得点到,于是含糊地说一句,“这次就算了,你想再往上走……跟部队保持距离,是很有必要的。”

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沉吟片刻,才笑着点头,“也就不可能有下一次了。”

“这一单也别太独了,地方上该给就给点,”黄汉祥无奈地摇摇头,要是在天南,他敢建议小陈连骨头带皮一起吞下去,半点不给地方,但是恒北……终究不行,想到小陈还是出名的刺头,他不得不点一下。

“大头是孙淑英挣的,”陈太忠不得不再强调一遍。

“怕的就是人家偷牛,你拔橛子,”黄汉祥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总是你冲锋在前。”

“有三分之一的地,要划给马飞鸣的儿子,”陈太忠本不想说这个,可是看老黄也是好心提醒,就悻悻地回答。

“马飞鸣?”黄汉祥登时就怔住了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不屑地笑一声,“切,也就是这点出息了。”

黄总见识过的事儿实在太多了,不用陈太忠多说,他马上就脑补出了真相,孙淑英已经和陈太忠合作,又有赵光达夹在其中,实在不可能再联手马飞鸣。

那马书记的公子得到这块地,必然是巧取豪夺来的,当然,人家是新扎的政治、局委员,孙陈二人加起来也扛不住,所以让出了部分利益。

他很确定,小陈绝对不是跟马飞鸣合作,心里这份鄙夷,自然而然就发泄了出来。

“朝田的市委书记出面帮着要的,”陈太忠见老黄如此义愤填膺,心里也就好受了不少,“我们分析是马飞鸣要走了,他给老马送一份礼。”

马飞鸣肯定是要走的,黄汉祥很清楚这一点,待他听清是这样的说法,缓缓点一点头,“我说嘛,马飞鸣也不该没品到这个地步……不过他拿走一块地,也要影响你开发。”

地块越大就越好规划,陈太忠当然明白这一点,可是老黄你……也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他无奈地笑一笑,端起啤酒瓶子来,“给您老丢人了,不过我也没办法。”

你别什么事儿都扯上我,黄汉祥才待这么说,猛地反应过来,这是小陈还自认是黄家人,他的话就说不出口了,只能跟着感慨一声,“下面想做点事,真的不容易。”

“也没那么难,”陈太忠放下酒瓶,长长地打个酒嗝,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无非十个字,耐得住寂寞,受得起盘剥……真要是把老百姓放在心上,这十个字不难做到,一年内,我北崇要进全国百强县区,两年内要做到恒北第一,三年我冲击全国十强。”

他这话真不是吹牛,一年之内,北崇的大棚种植将会全面开花,油页岩电厂一号机组差不多就可以发电了,还有一个利税大户是卷烟厂,再加上北崇的各项基础投资建设,冲进全国百强不是问题。

再有一年,苎麻的高支纱工艺就可以大规模产出了,苎麻产业大规模提速,油页岩电厂二号机组完工,娃娃鱼产业开始产生规模效益,物流中心规模化和标准化,清阳河水库开始蓄水,武水风景区和城建就是下一步的重点。

三年到了,他有信心带着北崇人民,冲进全国十强县区,“两大特色产业,娃娃鱼和苎麻,五大支柱:电力、物流中心、卷烟厂、大棚种植和旅游业,我进不了十强……天理不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