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39章 意外收获

第四千一百三十九章 意外收获

陈太忠一句“无所谓”,黄汉祥听得脸有点热,忍不住发一句牢骚,“我是真帮你问过,但是你要搞一搞清楚,现在是什么情况,省部级都扎堆往京城跑。”

就是那句话,新的构架还在建设中,黄老二该操心的,根本不是这个级别,说出去还不够人笑话的,当然,最关键的,还是黄家在恒北一点势力都没有。

他想跟人交换个人情吧,都不知道该怎么算,尤其是北崇在恒北,也被不少人关注到了,那里目前经济还没上去,但强悍的势头已经显露无疑。

就是陈太忠说的,三年内要闯进十强,对处级干部来说,这是一个刷政绩的宝地。

黄汉祥跟别人说起来的时候,竟然有人表示,这么个党委书记,换个副厅亏得慌,因为副职太多了,怎么也得拿个实职正厅来换。

说这话的人,是用玩笑的语气,也有赞黄老二慧眼识英才的意思,但人家确实这么说了。

黄汉祥想的是,等个一年半载,新班子把人都调整到位了,他再帮陈太忠打个招呼——区委书记是没有了,但是将小陈提为副厅,并不是很难。

陈太忠听他这么说,也笑一笑,他可是记得,乌法有个天南交换过去的干部,十几年下来,也不过是由县长提为了区委书记,“我是交流干部,先脚踏实地工作吧。”

“要不回头,我把凤凰的吴言提一下?”黄汉祥都不知道,该如何面对小陈的这一番淡定了,索性直接把人情做到吴市长身上,“给她个实职正厅。”

这个承诺真的很厉害,不是虚职,换句话说。那就是厅长或者市长,抑或者省委省政府中枢部门的要害位置。

陈太忠拿啤酒的手僵在空中,愣愣地看着黄二伯——你见过小白?还有印象?

事实上,黄汉祥是见过吴言的,但是他对她真没什么太深的印象,不过他既然想笼络小陈,少不得要将跟他相关的人捋一遍。

资料上显示,吴言和陈太忠的关系很……奇怪,两人曾经是上下级关系,现在吴市长的秘书。似乎也跟陈太忠不清不白。再深的交情也就没有了。

但是凤凰市还有一种传言,就是说吴市长和陈区长之间,也有一点不清不白——甚至两人住的房间。都是挨着的。

黄汉祥的记性不错,自己在这个别墅里,是见过那个女性副市长的,所以,他提拔吴言。对陈太忠就是一种变通的补偿——我不能把你提拔为北崇的区委书记,但是我能提拔她。

小子,你好好掂量一下吧,区长和区委书记差了多少,副市长和市长……又差了多少。

这就是黄老二的诚意,说起来也好笑。他在天南提拔一个市长轻而易举,想在恒北提一个区委书记,却是有心无力。

这样的条件一开。陈太忠也感觉到老黄的难做了,微微的错愕之后,就冲着黄汉祥一举酒瓶,歉然地笑一笑,“二伯您这大恩。我是记住了……我真的一直挺关心她的进步,就最近几天。我让她来首都拜望您。”

“你明白我的难做就行了,”黄总白他一眼,又哈地笑一声,“她跟的是许家的线儿,不用现在来,等有位子了,我办妥了,她再来吧。”

此刻黄汉祥的心里,真的是很开心,因为他猛地意识到,笼络小陈,不一定要帮其在恒北进步,小家伙在天南,也有不少放不下的人。

对吴言的出处,黄汉祥是比较清楚的,章尧东的嫡系,有传言说,她跟姓章的关系暧昧。

所以上次他见了她,就是直接无视,事实上,他心里有点感慨——小陈你实在是管不住自己的裤裆,这种女人你也要捡到盘子里,将来没准是要出事的。

所以他刚才问出这句话,也是一种试探——若是这女人真是那么乱,在小陈心目中肯定就不是很重要,那这个人情就没必要卖了。

看到小家伙喜出望外的样子,黄老二心里也挺舒服,一个实职正厅,来拢住小陈的归心,这买卖是划得来的。

“其实她已经离开章尧东单飞了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前一段她那个常务副,就是我帮她跑下来的……章尧东心里没准有点不舒服。”

“那就更好了,”黄汉祥也笑着点点头,说句良心话,提拔别系人马,总是让他感觉有点不舒服,待听说能把别系培养出来的干部收入囊中,这就是不错的消息,天南是老黄家的大本营,自己人越多越好。

“反正我真的是太感谢您了,”陈太忠再次感谢,以表示自己的心情,“张馨再开一瓶啤酒,我干了,以表示自己此刻的心情。”

“你想感谢我,就好好地把北崇经济抓上去,给别人看一看,”黄汉祥洋洋得意地回答,“过了这一段时间,高配我也会帮你想办法。”

“您给得太多了,副厅我真无所谓的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这已经是个不错的结果,以恒北那个局面,他做不做这个区委书记,意思还真不大。

他能把坐地虎隋彪收拾得服服帖帖,倒不信还能派下什么更强的区委书记来,就算省委派个处长下来也扯淡,北崇就是区长说了算,不服气的话,你得瑟一下给我看看?

见他这么说,黄汉祥心里也挺感慨的,小陈还真是实诚人,不光是能踏踏实实做事,对官位也不是很看重,“北崇下一步还有些什么发展目标。”

“熬过这一两年,就要狠抓城建了,怎么也得投十几个亿下去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把北崇打造成山清水秀的宜居场所,同时大力扶持中小企业,还有裁并自然村。”

“没有搞房地产的打算?”黄汉祥看他一眼。

“储备点土地,留给后任吧,总是要讲个可持续发展的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又笑着问一句,“我有大力兴建保障房的计划,同时有全民医保的打算……您怎么看?”

“啧,”黄汉祥听得很是无语,小家伙简直有打造理想国的架势,他当然不能说不好,不过这样搞下来,你让后任怎么干?“我发现你的点子特多啊,大学生返乡创业那个,已经是很受人关注了……不怕搞得太好,群众最后不放你走?”

听到老黄不表态,陈太忠就知道,自己的想法没有太多问题,于是笑着回答,“既然发展了,成果就要让群众享受到……对了,我们区能搞两个乡镇直选的试点吗?”

“你不是这样吧?”黄汉祥听到这里,还真是吓了一跳,这真是作死的节奏,他想一想之后,才问一句,“是不是担心发展成果被别人糟蹋了?”

“我这点小心思,真是瞒不过您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。

“你根本就走错路了,”黄总摇摇头,“能保证你成果的,就是打造一个信得过的班子……不光唯贤,也要唯亲,铁板一块,才最有效果。”

“总是想推行一下制度建设,”陈太忠不无遗憾地叹口气。

“那是党委考虑的事儿,”黄汉祥很干脆地摇摇头,想一想之后,他又强调一句,“看北崇目前发展的苗头,就算将来恒北开了试点……也轮不到你。”

“这个……倒也是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恒北的乡镇多如牛毛,哪里轮得到北崇冒这个险?要知道,北崇出了成绩的话,是所有人的成绩。

类似的试点,首选肯定是那种相对稳定,却又半死不活的乡镇。

“好了,给我来碗汤,”黄汉祥吩咐张馨一句,又看一眼灌啤酒的小陈,“北崇还有什么发展思路没有?”

“暂时没有了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不过以后难说,像跟孙淑英合作一样,就是碰上有这么个事儿了,解决了我发展的资金……有些思路,可能干着干着就有了。”

“嗯,”黄汉祥点点头,喝光一碗汤之后,站起身走人。

离开之后,他的心情不错,因为今天跟小陈谈话,又找回了以前的那种感觉——小家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还向他请教一些思路。

阴京华也有类似的感觉,所以上车之后,笑着嘀咕一句,“我看太忠高兴得都没牙了。”

“他真能冲进前十强,给吴言个正厅算什么?”黄汉祥笑一笑,舒服地打个嗝儿,“三四年时间,落后老区进十强……太长脸了。”

“那是,而且是在恒北,不是在天南,天时地利人和,什么都没有,”阴总恰到好处地捧场,“这种情况下,太忠都能干出成绩……还是二叔您慧眼识英才。”

“首先还是太忠有能力,”黄汉祥微笑着回答,他对这样的马屁,是相当受用的,“这家伙基本上是凭一己之力,闯出这一番局面的……能跟孙家合作,还能抗衡马飞鸣,真是能折腾。”

“咱国家从来不缺人才,缺少的是发现,”阴京华继续大拍马屁,因为他看得出来,二叔的心情很好。

“悠着点儿拍,拍坏了就找不到这么体贴的老板了,”黄汉祥笑眯眯地回答,沉默一阵之后,他又猛地笑一声,“一个实职正厅拉住俩人……真划得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