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40章 皆大欢喜

第四千一百四十章 皆大欢喜(求月票)

黄汉祥在笑,陈太忠也在笑,今天的收获还真是大了,不但张馨的进步上了保险,顺便连吴言的进步都解决了。

小白下一步的发展,一直很令他头疼,他的女人中,混迹在体制内的不少,但是只有吴言,对官场的升迁,带着一种近乎于病态的执着。

陈太忠可以确定,如果他归隐,谁会跟着一道归隐,那不好说,但是毫无疑问,绝对不会跟着他退隐的人里,白市长排第一——她不可能舍得放弃手中的权力。

也就是说,他想归隐,小白也是他绕不过的一道坎,安置不好她,他怎么甩手走人?

别看他在她面前吹嘘得响,但是不采用非正常手段,如何才能扶小白到正厅,这还真是令他为难,而黄二伯帮他解决了这个难题。

这真是两全其美的事,吴言上了正厅,自保应该没什么问题了,他就算有了交代,而且将来有什么小事的话,也可以让吴厅长出面协调

只冲老黄能主动提出来这个,陈太忠就下定决心了,哥们儿也绝对不给你掉链子——你帮不到我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看到诚意了。

当然,这个好消息,他是一定要跟小白分享的,于是拨个电话过去,“白市长……忙不忙?”

“你打错电话了,再骚扰,我会报警,”吴言毫不客气地压了电话。

不至于这样吧?陈太忠登时傻眼,他也知道,吴言其实挺不喜欢他叫她小白,但是……哥们儿是要向你报喜的嘛。

看一看时间,已经九点十分了,如无意外的话,小白应该是在家的。他是实在有点不高兴了,算了……你要是这样,我也就不跟你多说了。

“行了太忠,该休息了,”董飞燕见他发愣,就出声招呼一句,“等你回了北崇,想怎么喝啤酒不行?”

“也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拎着手机站了起来。不成想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手机两声轻响,有短信进来了。

陈区长一向不在意短信的。在他看来,有要紧事就该打电话,发短信过来,就是没什么要紧事,那么……看它做什么?

不过这一次。他鬼使神差地看了一眼,却发现是钟韵秋发来的,“领导手机不方便,你若有事,打这个号。”

这是谁找事?陈太忠二话不说,拎着手机就拨了回去。“怎么就不方便了?”

“别提了,项大通出事了,”吴言在电话那边叹口气。“有人实名举报他受贿,现在已经被双规了……”

项大通是前横山区区长,说起来也算陈太忠的老领导,当时吴言是区委书记,后来项区长去了文庙区任区长。又升任文庙区党委书记,吴书记还一肩挑了一段时间。

文庙区是凤凰的老城区。相较清湖是商业区,那里更偏重文化,像横山区之类,只能说是新兴商业区,其底蕴不足,因为甯家工业园和碧涛化工在此,更可以说是高科技产业区。

至于凤凰科委所在的湖西区,传统上的定义,那是工业老区。

项大通坐到了文庙书记的位置上,下一步基本就可以惦记副市长了,不成想遭举报之后被双规,不过陈太忠的阵营里没人在意此人,他就没收到消息。

项书记的级别太高,市纪检委有点不够格,省里派人下来查了——一来二去的,就查到了他在横山时的事情,做为他曾经的搭子,吴言不幸躺枪。

这种躺枪实在是防不胜防,比如说横山的区委区政府宿舍,就是吴书记建议的,委托区政府去操办,而义井街道办的主任庞忠则,也就是张梅的老公,吞了大家的住房集资款。

庞忠则最后是被打入冷宫了,但是没有什么处罚,项大通交待,他收受了五万的好处,其实整人就是这样,整来整去,就是小事上做文章,正经大家心里都清楚——没有缘故的话,项书记哪里是一个区区的实名举报能扳倒的?

项区长的问题就不说了,现在是大家追究,为什么庞忠则会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呢?项区长指出,要查庞忠则的是吴书记,要放他的也是吴书记。

这就有蹊跷了,于是大家找到吴市长——你为什么不处罚他?

为什么?上面有人打招呼了,而且我也想捂盖子,吴言的心态,其实是很简单的,她当初要查庞忠则的话,固然项大通难做,跟党委管理不善也有关,倒不如内部消化了算了。

陈太忠听得就不明白了,想一想一个小时前,黄老二都说某人是许家人马,许绍辉却是省纪检委书记,怎么能查小白查个没完呢?“章尧东就看着你被查?”

“除了纪检委,还有省委组织部的人,”吴言笑一笑,“其实我也懒得理他们,只不过翁康习惯不按牌理出牌……我防他一手,电话也防人监听。”

其实她已经不算章系大将了,自己开摊子了,章尧东不力保她,也是正常的。

“翁康这货,有点不地道,”陈太忠想到王启斌被撸的事儿,不尽的新仇旧恨滚滚而来,没错,新官上任你该换体己人,但是仓促把老王送到二线去,眼里有没有我陈某人?“要不要我帮你把他弄下去?”

“其实我熬一熬就过去了,无所谓,”吴言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真看他不顺眼的,并不是我,许绍辉估计就恨得牙痒……你要是真想搞他,可以卖闫昱坤一个大人情。”

许绍辉不但是纪检委书记,还是党群书记,从组织原则上讲,翁康这个组织部长,还得听许书记的,他查吴言,那显然是不太给许书记面子,只不过老许现在还忍着。

至于说闫昱坤,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,以前邓健东也算强势,但没强到翁康这个地步,更别说搞掉翁部长,他……理论上有递补的机会。

“你不想搞他,那我就不搞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跟纯良是兄弟,但是跟老许,这就差了一截,许绍辉能坐视吴言被查,他自然也就不着急——你沉得住气,我也沉得住。

“这种事儿计较不过来的,”吴言很大度地笑一笑,都已经是副市长了,还有什么丑恶的事情没见过呢?她不接太忠的电话,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——同时也是有点痛恨那个绰号。

可是见他这么着急自己,她心里还是有一丝丝的甜蜜,“调查就快完了……对了,你这么晚找我,有什么事儿吗?”

“没啥,我在首都呢,有点想你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。

“你在那里,就得跟黄总反应一下了,”吴言其实不是善与之辈,她实在是斗不过翁康,找别人帮忙的话,成本太高,效果未必能保证。

但是有歪嘴的时候,她绝对不肯放过,“翁康折腾劲儿太大,咄咄逼人……对咱当地干部有成见,黄总该过问一下。”

这就不仅仅是歪嘴了,还隐隐有输诚的意思,不过她对上自己的情人,没什么不能说的。

“整他,我还用找人?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陈某人成事的能力不算太高,但想要坏事,那真是轻而易举,“我给你打这个电话,就是跟你说一声,近一两年,天南要是空出什么正厅的位子,是你想要的,那就尽早跟我说一声……咱先下手为强。”

“正厅……的位子?”吴言听得先是一怔,然后倒吸一口凉气,再然后,电话那边“啪”地一声轻响,就传来了嘟嘟的挂断声。

陈太忠拿下手机,在自己眼前看一看,轻声嘀咕一句,“没必要这么大动静吧?”

两分钟之后,他的手机又响了,还是钟韵秋的号码,小白在那边紧张地发话,“刚才手机摔地上了,又换了一个新的……太忠你是说正厅?”

“嗯,你的正厅,黄汉祥包了,”年轻的区长说到这里停下来,点起一根烟,慢慢地吸两口,才又淡淡地发话,“实职正厅……扯淡了,咱要选一个咱自己喜欢的岗位。”

“那这个……能是市委书记吗?”白市长沉默片刻之后,怯怯地发问。

“咳咳,”陈太忠剧烈地咳嗽了起来,小白,咱不带这么玩的,能是个市长就不错了吧?市委书记……下一步可不就副省了?“那个啥,烟有点呛,我觉得先把级别提上去比较好,不是太差的正厅就行,省政府副秘书长就差不多了。”

吴言沉默好一阵,才又问一句,“黄汉祥说……肯定给我?”

“他亲口跟我答应的,”陈太忠又吸口烟,“我在北崇争光了,但是提不起来,问我该提谁,那我肯定是建议你嘛。”

“你在那儿等我,”吴言又沉默一阵,才出声发话,声音中有点隐隐的哽咽,“我现在就往那里赶,买不上机票,我开车过去……等着我!”

“你有毛病啊?北方好大的雪,不许来!”陈太忠貌似不满地哼一声,心里却是很受用,“你知道这个事儿就行了,操心一下岗位吧,有缺了,赶紧联系我。”

“那我也总得看一下黄二伯,表示一下感谢吧?”吴言轻喟一声,陈某人都明白的人情往来,她自是不会做差了。

ps:??吴言的进步搞定了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