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41章 大浪淘沙

第四千一百四十一章 大浪淘沙

吴言这么知情识趣,陈太忠就要告诉她,“黄二伯都知道,你是许家的人,我也说了,你现在单飞了,他说办成了之后你再来,现在来……别人看到不好。”

“他知道我是这样,还要提我正厅?”白市长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心里也有点患得患失——改换门庭并不是好事,但是在天南,靠不上黄家,就混不到顶端的食物链里去。

事实上,她的单飞固然跟升副市长有关,更重要的是,跟着章尧东,她的发展也会受到制约——她超不过他。

真要说起来,章书记算是很厉害了,五十四岁的副省级干部,但是她吴言现在才三十三,都有资格考虑正厅了。

她往正厅走,章尧东或者还能帮上忙,往副省走,章书记就一点用都不管了,而且她这个发展势头,五十三岁的时候,没准能惦记正省部级干部了。

而章尧东的发展,基本会止步于副省,没什么后劲儿了——这是个先天不足的,能不能上正省部级,要看个人的运气了。

基于这样的现实,吴言对改换门庭没有太大的抵触,而且她的情人,也是大家公认的黄系得力干将,但是她心里总有点担心——黄家愿意收我这个外阵营的吗?我会获得信任吗?

“就算你现在还是许家的人,也照提你正厅,”陈太忠的小尾巴憋了很久了,现在实在忍不住了,就翘起来摇一摇,他洋洋得意地表示,“这是你老公的面子……怎么,不信?”

“老公,”吴言柔柔地喊一声。还拉了一个长音,听起来是要多诱人有多诱人,要是凤凰官场的人听到,绝对不会相信,这是出名冷艳的吴市长的声音,“人家想你了。”

“老公也想你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首都里遍地庸俗脂粉,我看着她们,根本就硬不起来……咝。烟头烧了手一下。”

“呼呼……我帮你吹两下,真的很心疼,”吴言笑一声。吹两下送话器,“好了,我要睡了,明天我再弄个手机号,跟你尽情地聊。”

“好的。晚安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扭头怒视着林莹,“为什么揪我耳朵?”

“你说我是庸俗脂粉,我就不高兴嘛,”小林总只穿着一件睡袍。雪白的胸脯在睡袍里微微地抖动着,她一抬腿,踩到沙发扶手上。

**的长腿下。一只小巧的脚丫不住地抖动着,五个小脚趾来回曲张着,小脚趾都是虚虚的胖胖的,一看就给人一种雍容富贵的感觉,脚趾根部。还有浅浅的小肉窝。

陈区长顺着长腿望去,却发现在这种光线下。腿根尽处的毛发都隐约可见……原来小林总也会真空?“我就是说一说嘛,你看,你们在陪我,她一个人多寂寞?”

“她还寂寞,那是吴言啊,”林莹的嘴角**一下,不屑地表示,“李静川都迷她迷得死去活来的。”

李静川就是林海潮在张州最大的对手,也只有这样的人,才有底气去惦记一个美女副市长。

“李静川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你转告他,有本事他站在我面前,说四个字……我爱吴言,北崇煤炭储备还差得很远,我不差再干掉个大户。”

“他是看上吴言的发展前景了,而且,征服女强人,不就是你们男人的梦想吗?”林莹微微一笑,有意无意地掀一下睡袍,让自己的方寸之地越发地显露。

茵茵芳草间,有露珠隐现,显然是情动了,她咽一口唾沫,用略带一点沙哑的声音发问,语气中不乏傲气,“吴言她……是名器吗?”

“这个……算是吧,”陈太忠也咽一口唾沫,那是白虎呢,不是名器也算难得的景观,不过下一刻,他中止了自己的蠢蠢欲动,“张馨,给张梅打个电话……问一问最近查庞忠则,影响到她没有?”

没办法,女人太多就是这样,他要对自己的每一个女人负责。

张馨很快就联系上了张梅,那边表示说,省里的调查,没有影响到她,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——事实上,庞忠则已经算是组织处理过的了,上一级组织想追加处理,那就意味着推翻了横山党政班子前期的决定。

只要吴言不倒,这种事情基本不会发生,旧账不是那么好翻的。

林莹对这些事情,还不是很清楚,了解清楚之后,看着他轻喟一声,“我发现……你活得真的很累。”

“我的女人,我肯定要管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淡淡地回答,“累是因为我滥情,我控制不住自己喜欢她们,活该累……我总不能不管。”

“好了你牛,收公粮了,”林莹拽着他往屋里走,每个女人,都希望自己的男人有担当,她也不例外,能不能跟别的女人分享,这是一回事,但是男人有没有担当,是另一回事,“飞燕,我把你男人拽到**了,赶紧来。”

“凭啥又是先叫我呢?”董飞燕很不满地嘀咕一句。

“再加二十张美容院贵宾卡,”林莹信心满满地发话。

“加五十张,否则免谈,”董飞燕这次不吃这一套了,大家都是太忠哥的女人,谁比谁低多少?“我想偷吃,去北崇找太忠不行吗?我又不需要买凯斯鲍尔。”

“回国以后,我要定个好车,一定超过丁小宁的德国车,”凯瑟琳刚洗完头,身上是一块浴巾遮挡着要害,手里也是一块大浴巾,擦着头发往外走,闻言禁不住发言。

“看来我也得搞辆改装的大巴了,”林莹皱着眉头嘟囔一句。

丁小宁是房地产新贵,凯瑟琳是美帝的老牌家族,小林总身为天南首富的女儿,不能不计较一下,“这种事情不争,实在太没面子了。”

“好车越多越好啊,出去玩也方便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头,“大家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。”

与此同时,吴言却是在辗转反侧,接到这么个消息,她无论如何都睡不着,于是没话找话,“韵秋,我要是去省里,你跟我去吗?”

“那得小心翁康啊,”钟韵秋正拿着电话簿,一个一个地往新手机里输号码,闻言就回答一句,“那家伙真是没事找事。”

“嘿嘿,翁康,”吴言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受到这种好消息的影响,省里的调查,就不是重要了,关键是她又有了组织,不会成为那种“起得早不一定身体好”的干部。

这样的时刻,她是最希望陈太忠在自己身边的,想到他目前在首都,一定又是大被同眠,自己却是要孤零零地呆在凤凰,她夹一夹肿胀的下身,悻悻地嘀咕一句,“这个家伙……要不咱们去朝田飞机场堵他?”

“没有正当理由,咱俩同时离开凤凰,不好吧?”钟韵秋抬起头,很无语地看一眼领导。

“这一晚上怎么睡啊,”吴言悠悠地叹口气,目前天南局势有变化,副省长高胜利到了五十八的线儿,去了人大,章尧东顶了上去,而不是事先说的素波市委书记。

已经过了五十八的潘剑屏,反倒是坚守着宣教部长一职,都说是伍海滨本来冲着这个位子去的,结果他不动,伍书记就只能继续不动。

反正陈洁、范晓军、高胜利和潘剑屏这四个快到线儿、或者已经到线儿副省级领导里,大家一致不看好高省长和潘部长,高胜利有倒向蒙艺的嫌疑,老部下也崔洪涛背离了他,交通口上杜书记如臂使指,实在没必要再留着这个人。

不过潘剑屏没下,倒是一件怪事,大家又传说,是杜书记要走了,临走之前不想折腾,留一份人情——而且潘剑屏并不是黄家的人,这也是份牵制的力量。

潘部长不下,陈洁和范晓军就不好动——这俩都是黄系人马,杜毅要是想区别对待,肯定会遭致反弹,牵扯上潘剑屏是必然的,一下有四个副省级干部被调整,这就不啻于一场地震了。

章尧东的事情上,杜毅算是卖了许绍辉人情,接下来的几个市委书记的位子,就被杜书记一扫而空,田立平离开之后,通德的书记是杜毅的人。

章尧东离开之后,本来说是殷放转正,结果杜毅派下了省委副秘书长谢五德,据说此事引起了蒋世方的强烈不满。

谢书记今年五十三岁,摆明就是干一届市委书记,然后混个副省待遇去二线,说起来是老同志们为年轻人保驾护航一程,事实上,就是给谢五德把后路铺好了。

但是不光蒋世方不满意,据说许绍辉也有微词——你这卡着点把人放下去,说起来是照顾老同志,但是年轻同志就为此耽误了。

反正杜书记欣赏小谢,他就要这么做,把体己人都安排好。尤其有意思的是,谢书记的履历跟张汇类似,以前都是省政府的,被杜书记调到了省委。

省委里甚至有传言,如果张汇不被陈太忠逼走,来凤凰的很可能是张汇。

这是目前天南的大气候,凤凰的小气候则是——殷放都要装进口袋的帽子,结果被人活生生地抢了,他可能非常配合谢五德的工作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