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50章 谁来就谁

第四千一百五十章 谁来就谁

原来党委不能花政府的钱,戚志闻愕然了,以往他还真没注意到这些,虽然他也知道党政分开了,可是党委……不是指导政府花钱的吗?

这彻底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,不过想一想,他还是觉得陈太忠有点不通情理,只能哼一声,“其实我没占政府的便宜,北崇的城市建设真太差了。”

彭超也懒得理会他的话,“志闻你下去,带了些什么项目没有?”

“从农业厅搞了一个大型肉禽养殖基地的指标,”戚书记悻悻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厅里给一千五百万,地方自筹一千五百万……看来搞起来也费劲。”

“这样的项目……”彭部长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项目倒不能说差,但是这种项目,对于打开局面没有太大帮助——这是泽及百姓的项目,不是少数人分享的盛宴,而且资金也不大,收买不到什么人,“那你先专心做这个吧。”

“谢谢彭叔的指点,”戚志闻挂了电话之后,心里还是愁苦得很,想一想之后,他咬牙拨通了老爸的电话,“能帮我借一千五百万吗?”

“嗯?”老戚书记挺奇怪,问明白原委之后,他哭笑不得地哼一声,“这个钱谁来还?”

“区政府来还,”戚志闻咬牙切齿地回答,“陈太忠要是不同意,这个项目我宁可不要了。”

“学会破釜沉舟了啊,”戚晓哲在电话那边笑一声,然后冷哼一声,“你当农业厅那一千五百万要得容易?还钱是要区政府还,这个没错……你别动不动撂挑子,想办法好好跟陈太忠沟通一下,他骨子里是愿意讲道理的。”

我也想跟他沟通啊,戚志闻看着挂断的电话,默默地叹口气,问题是那家伙自我上任以来,就没主动来拜访过我。

这也存在个谁来就谁的问题,通常来说,是区长就区委书记,更别说这区委书记还是副厅,但是这陈太忠,竟然从来没主动表示过。

这就很让人生气了,尤其是其他副区长,也没谁来过,戚书记心里真是太不平衡了,你们眼里就没有我这个副厅的书记?

然而,机关里出来的干部,深明进退之道,你不来就我,我也可以去就你,控制怒火什么的,那都是小事,想他刚来的时候,不也给陈太忠倒过酒吗?

不过遗憾的是,这次没有彭部长旁观了。

就在他打算付诸行动的时候,陈铁人问他一句,“你打算去哪里见他?”

戚志闻登时就愣住了,就算他肯放下面子,可是主动去区政府的话,被旁人见到,后果就严重多了——这已经超出了谁就谁的范畴,涉及到了以后北崇谁来做主的问题。

陈太忠在北崇拥有不错的干群基础,气焰已经是极其嚣张了,那些副区长也不鸟这个区委书记,此刻他再上门就人,将最后的一点矜持拱手让人,怎么还扳得回来?

想到自己对北崇辛辛苦苦的规划,戚书记绝对不能容忍自己失去了设计权,有鉴于此,他只能暗自叹息:不是我不能放下身段,实在是放下身段之后……后果太严重啊。

他甚至托李世路帮忙打过招呼,想跟陈太忠坐一坐——两人都是省委子弟,不过李记者转手就打过来了电话,“陈区长说了,去办公室不方便的话,去他的小院找他。”

这有什么区别呢?戚志闻对这个回答真是无语,上班时间陈太忠不可能在小院,下班之后,那里就是北崇区最引人注目的地方,他要去的话,才是真正的欲盖弥彰。

想到苦恼之处,他揉一揉鼻子,不成想鼻腔微微一痒,好悬一个喷嚏打出来,然后他灵机一动,要不……我装病?

书记病了,区长肯定该来探视的,到时候他把闲杂人等撵出去,就能静静地跟区长探讨一阵,然而下一刻,他就摇摇头,将这个荒唐的想法丢到了脑后,这么做真还不够丢人的。

算了,下周的常委会之前,提前让陈太忠过来,商量一下议题——你不来找我,我以工作的名义,叫你过来总可以的吧?老头子再三说,你是愿意讲道理的。

他唯一可虑的,就是这一周多的时间里,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。

于是,戚书记再次沉下心体察民情,他尤其关心物流中心,北崇的大棚获得了大丰收,农民们正没命地往朝田等地铺年货,有意思的是,物流中心还出现了来自地北省会通达,和海角省会绕云的运菜车。

陈太忠也在关心这些事,不过区政府的人员更关心的,是年终有什么福利。

区里今年有钱了,虽然目前还是借钱发展,陈区长想到即将到手的朝田土地,也不想让大家失望,于是跟几个副区长碰一下,打算拿出五百万来,当福利和奖金。

北崇总共才十八万人,在编的干部不满一千,加上事业编和离退的干部,也不到两千,算上那些没名堂的,也才三千出头——这还包括了民办教师和协防员。

这平均下来,一个人一千多块钱,不过这里面有级别差异,但是就按二八理论来算,百分之八十的人,占据了百分之二十的财富,那也是最底层两千五百人,也有一百万的福利和奖金,平均每人四百块。

对于那些乡镇办事员来说,过年的时候,区里能发下来四百块钱的钱物,都可以乐歪嘴了——他们过年的福利,主要是指望乡镇里,条件好一点的多发,不好的就少发。

这个时候,各种推销年货的人就找上门了,陈太忠直接将此事安排给了孟志新,“你和小廖操心一下这个事,土特产年货一概不买……就买点新鲜玩意儿,然后就是发奖金,哪个干部家里缺东西?正经是缺钱。”

这话实在太对廖大宝胃口了,陈区长没来之前,他也收礼收到手软,不过里面假冒伪劣产品太多,所以他还得跑黑车挣钱——大部分落后地区的干部,都面临这个问题,家里礼物堆得都过期了,但就是没钱。

“好的,大家也最喜欢发奖金,”孟志新笑着点点头。

年底了,不光是北崇人人买卖年货,也不光是区委区政府发福利,这假冒伪劣商品的检查,以及防火防爆,这些都要加以关注。

元月二十号,周一,大寒,孟志新采购的年货到了,处级干部人手一台笔记本电脑——党委的干部都有份,科级干部是数码相机,区政府直属机构的科员,每人一个微波炉。

其他更低档次的,还有电饭煲以及……叶家生产的逆变器,这个逆变器看上去挺糙,但是质量不错,又是本地产品,要大力支持。

陈太忠都很奇怪,这个逆变器……你是不是有意讨好我?哥们儿跟叶晓慧真的没啥。

然而,孟志新解释得很明白,今年会是咱们用电最紧张的一年,可以不开灯,可以不用空调,但是炕烟的鼓风机、剥苎麻的剥麻机、娃娃鱼的水泵、鱼塘的水泵——都离不了电。

不愧是曾经的计委主任,孟志新虽然管不住裤裆,可大局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区政府里喜气洋洋,这仅仅是区政府给的钱和福利,各行局还有自己的福利呢,就连以往穷得叮当乱响的农业局,今年也是一千的奖金——没有实物,紧跟着区政府,不犯错误。

党委这边就看得眼睛蓝蓝的,处级干部都是笔记本电脑到手了,可是科级干部啥都没有,同志们这个情绪……不是很稳定。

戚志闻紧急拿出二十来万,所有科级干部,每人一部手机,这才平息下去纷议,可是小科员对一桶油一袋面的福利,又有点歪嘴。

过年很显然不止是这些情况,周二的时候,苎麻收购点出现了冲突。

现在已经是三茬麻收购期了,北崇敞开收购的,就是本区、敬德和慈清,后两者每斤又要低五分钱,至于其他的麻,原则上不收。

过年了,麻农们都着急把收获变为现钞,所以别的地方清闲,苎麻收购点这里,加开了两个班收麻,旁边不远处几十亩的地上,摆着七八台剥麻机,还有两台发电机,有北崇人招呼说,现场剥麻,保质保量——收购点不收的话,你找我来。

需求即是市场,有人惦记赚这个钱,也是能理解的,不过这天出了问题,忙乱之中,有质检员发现——有外地麻混进来了!

胭脂虎的奖励手笔,大家都知道的,上一次发现问题的,每人奖励了一万啊,所以质检员们虽然忙得头晕眼花,都顾不上采办年货,但是依旧非常敬业。

于是就有人发现,一个叫陈伟权的敬德麻农,三十亩苎麻地,今年卖了两万斤——这不是扯犊子吗?一亩地一般就是三百斤麻,你三十亩地顶天一万斤,你卖一万五千斤,我们都高高手了,你卖到两万斤了,当我们是死人啊?

查!这一查就查出来了,陈伟权也是卖指标,他卖了两千斤的指标给云中人。

“这事儿不能这么算了,”质检员当场表态,他查住的是散户,估计奖金也捞不到多少,但是……如果能入了胭脂虎的法眼,也就值了这趟辛苦了。

“兄弟,打个商量,”旁边的云中人见状,走了过来,“你们新来的区委书记戚志闻,就是我们村的。”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