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52章 各怀心思

第四千一百五十二章 各怀心思

“我哪里意气用事了?”年轻的区长摇摇头,坚决不接受市委书记的指责。

方伯强也被这个表态弄了个大红脸,他还想从北崇得到更多呢——不仅仅是苎麻。

眼见自己逼得陈太忠门户大开,他只得讪讪地表示,“太忠区长你误会了,我只是想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,今天正好又碰上你的人扣了麻……别人的事情跟我无关。”

陈太忠但笑不语,戚志闻见状,是再也坐不住了,“太忠区长,咱们只谈云中的事情,李书记也没说要照顾别的县区。”

“不光是照顾别的县区,敞开收,别的地市、外省进来的麻,我照收,”陈太忠又摸起一根烟来点上,“既然要照顾,就一碗水端平了,敬德是友好县区,慈清是签了协议的,其他的地方就没有特殊照顾了,北崇还很弱小,负担不起。”

“还说没有意气用事,”李强很无语地指一指他,不过面对小家伙的闹情绪,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,李书记还等着朝田卖地的一个亿呢。

其实他今天,也是抱着调解的心态来处理此事,首先,他希望北崇能照顾一下本地麻农,其次,这马上过年了,稳定还是要讲的。

再次,这个方伯强不但是李强的人,本质上也是个能做事的人,云中这几年的发展,方县长功不可没。

方县长的能力,连廖大宝都知道,像前不久刘丽带着人来搞诈骗,北崇和敬德躲过了,云中县不幸中招,廖主任在陈区长面前,替家乡人求情的时候,就强调过,云中的县长也是很亲民很能干的。

李强想的就是,今天能撮合一下双方,是最好的,所以他甚至通知了籍贯云中的戚志闻,大家有什么想法,明明白白把话摆到桌面上。

就算最后小陈当着那俩人,拒绝了自己,他也不会觉得颜面受损,两人的关系,已经不需要太在意这些了,而且——地方上的实力派面临利益受损,该顶领导也就顶了。

被顶了的话,他一下就卖三份人情,戚志闻和方伯强固然会感念李书记,小陈也会觉得欠了领导一些。

不成想陈太忠直接放个大招——得,我敞开收好了,这个反应,真让李书记气结。

“我真不是意气用事,”陈区长也懒得解释太多,“我建议晚上电视台能播一下,经过市委协调,北崇苎麻厂为造福农民兄弟,春节期间敞开收购苎麻,这个节目一播,优先照顾的就是咱阳州麻农了,明天我再在恒北日报上登广告。”

李强看他一眼,又看一眼墙上的挂表,“好了,马上十二点了,咱们继续谈,还是找个地方,先祭五脏庙?”

“我知道一个地方,新开的,黄焖羊肉做得特别好,还是自家养的羊,”方伯强笑着发话,“这种阴冷天气,弄个羊肉锅真的太舒服了……有啥话,咱可以一边吃一边说。”

“方县长你等一下,”戚志闻沉着脸打断他的话,“太忠区长,收麻的钱哪儿来?”

“苎麻项目本身就有流动资金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钱不够了,我再去找。”

他说得轻巧,那三位心里却都是沉甸甸的,就连李书记,都不可抑止地生出了嫉妒之心:我为了跑那一个亿,腿都细了两轮,你倒好,就因为争一口闲气,想也不想就能砸出一个亿来。

反正四个人是四种心思,下楼驱车来到了方县长说的饭店,饭店的档次很一般,就是一个二层小楼,不过小楼后面别有洞天,还有个小院,小院里有五六间平房,就是包间了。

平房当包间,很是有点素雅,方伯强对这里也熟悉得很,直接找个包间,一掀帘子就往里走,“先来个两斤的锅,要土羊肉。”

“方县长您放心,我们这儿就全是土羊肉,”一个女人见到有车来,匆匆忙忙赶过来。

“小妞儿长得不错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发话,“等我吃完了,跟我走……行吗?”

“行啊,”女人笑着点点头。

戚志闻听得登时就傻眼了,陈太忠你这也太……太损害干部形象了吧?旁边可是还有李书记和方县长呢,就算在基层,也不能这么胡来吧。

“小妮儿,你这真是……从来没跟方县长走过一次,”方伯强脸一沉,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,“咋,看到个帅哥,眼里就没县长了?”

“吃完饭,我送您几位出去,这不就是跟您几位走吗?”女人笑吟吟地回答,“方县长,我都跟您走过好几回了。”

“哈,”李强听得也笑了起来,“小方,没想到你这么道貌岸然,还以为你老实呢。”

“行,太忠区长,”方县长冲着陈太忠一竖大拇指,“我又学了一招。”

“调戏服务员,也就这么几招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。

戚志闻却听得暗暗鄙夷:基层的干部,也就是这点素质了。

有玩笑开场,气氛就不那么尴尬了,于是大家喝酒吃菜,由于下午还有工作,也都没多喝,吃喝了二十分钟左右,就差不多了。

黄焖羊肉有点辣,李强拿过湿巾,擦着额头冒出的汗珠,一边吩咐服务员上主食,一边开口发问,“太忠你是真的要上电视新闻?”

“真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明天不行的话,就是后天……我要在恒北日报打广告。”

“我反对,”戚志闻很坚决地发话,“解决了云中的问题就行了……没必要把钱压在这个上面。”

他其实很想说一句,解决不了云中的问题都无所谓,不过云中的县长就在他身边坐着,这话实在说不出口。

事实上,戚晓哲对老家没什么好印象,阳州人宗族观念强这不假,但是想一想北崇柳条子沟村的岳少将,就知道游离在宗族之外的人也不少——岳瘤子可以回县城,但绝不回村。

戚书记也是如此,小小年纪就出来了,他的成长跟阳州没有任何关系,那戚志闻对云中的感情,就更淡了。

“原材料的储备,也是很重要的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苎麻这种产品,价格不受国家管控,今天可能三块一斤大家抢着卖,明天就可能四块一斤,你想买都买不到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早先不买?”李强听到这话,有打人的冲动。

“一直没钱,”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回答,“也就是李书记今天指示了,我才痛下决心。”

“北崇说没钱?”方县长听得笑了起来,“你要没钱,我们不是成了叫花子?”

“这样吧,今天晚上播新闻,限的是阳州麻农,”戚志闻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我跟太忠再好好商量一下,是否该面向全省放开。”

“放开就放开了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这有什么可商量的?”

“我怎么也是区委书记吧?”戚志闻是再也受不了啦,丢出这么一句话来,“区政府的决定,我有点异议,跟你商量一下……很过分吗?”

你这还真是找虐,陈太忠淡淡地扫他一眼,“你和我,都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。”

说话间,主食就上来了,吃完主食之后,方县长打个招呼买单,戚书记和陈区长想送李书记先走,李强摇摇头,“吃多了,我在院子里走两圈,你们先回吧。”

看着两辆车一前一后离开,方县长笑一笑,“不知道他俩能商量出个什么结果。”

“陈太忠还有话没说出来,”李强漫不经心地回答,然后抬头看看天,“下雨了……你想从北崇得到什么,直接找陈太忠,更合适一点。”

“找您也一样,”方县长笑着回答,他是跟着李书记的,怎么可能乱找人。

“不一样,小陈这家伙,我也压不住,”李强摇摇头,轻喟一声,“明天是北崇的常委会,怕是还有热闹看……戚志闻这家伙,很不照顾云中啊。”

“他家一向是这样,”方县长笑一笑。

陈太忠开的是天南那辆奥迪A6,戚志闻的座驾是隋彪留下来的奥迪A4,不过开了没多久,A4还是把A6别到了路边,戚书记走下车,来到A6车面前,“太忠区长,我坐你的车行吗?下雨了。”

“坐吧,”陈太忠打开中控锁,“A4的保险系数,是要差一点。”

戚书记坐上车之后,好一阵才发话,“我早想跟你聊一聊了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不多说,想跟我聊的副厅,海了去啦,正厅都得看我有没有兴趣见,你想聊,这很正常。

“我来之前,活动了一个项目下来,肉禽养殖基地,农业厅打算拨款一千五百万,”戚志闻将自己的蓝图展示一下,“如果项目成功,每年的产出,初期可达到一亿元左右。”

“好项目……是要地方搞配套?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这种事情,一听他就明白,“配套费你也落实了吧?”

“落实没有问题,”戚志闻傲然回答,“区政府担保一下,没问题吧?”

“我不担保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回答,“你搞的项目,自己搞就行了……这个又赔不了钱。”

对他来说,担保个小项目真的问题不大,而且这个项目也不差,但是他不惯人毛病,新书记有惦记区政府资金的前科,他就要警惕。

再说了,党委搞的项目,政府担保……那边容易花钱没节制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