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55章 鲁政委

第四千一百五十五章 鲁政委

王媛媛把这些干部派过去,就是要他们在春节期间,保持高强度的收麻——三倍工资不说,你干了几天,区里将来就补你几天轮休。

王主任甚至表示,从除夕到十五,我每天在苎麻厂待最少八小时。

从这一点上看,她跟吴言还真有点像,为了工作能拿出狠劲儿——不就是过年吗?这个年我不过了,就是收苎麻了。

严格地来讲,三倍工资就足够了,补轮休其实没必要,但是北崇就是这么个风气,过年了,天大的事情都要放到一边。

陈太忠面对这个申请,都只能苦笑,最后化作一声长叹,“其实过年不休息的人,也很多的,更别说国家干部了……北崇有些风气,还是需要潜移默化地改变啊。”

所幸的是,北崇干部多数很穷,三倍工资也不差了,王媛媛也没征集大家意见,直接安排抓阄,抓到的人也没谁说就不去,当然,抱怨是难免的——不过这抱怨,很可能是做给别人看的,可以无视。

事实上,从年底福利上来说,党委借调来的干部,已经占了大便宜了,政府的福利比党委好得多了,人心是本账,好不好的,大家心里都清楚——别说三倍工资,只说区政府不要人了,要把他们送回党委去,怕是许多人就受不了。

尤为有意思的是,这五个干部都是土生土长的北崇人,就算没见过苎麻,也听说过,短短两天之内,基本上就把门路摸清了,而苎麻厂的四个质检员听说春节加班的好处,有三个当时就表示可以加班——唯一的那个。是老妈病重,有一天没一天的,实在不能加班。

王媛媛安排这些的时候,陈太忠也在忙碌,年底的事儿实在太多了,至于说常委会上狠狠地涮了戚志闻一把,那都没有什么成就感的,陈区长每天多少大事儿呢。

腊月二十二,第二天就是小年了,陈区长接到了电话。“太忠,我到朝田了,你过来吧。”

“要不要我把李强带过去?”陈太忠笑着发问。打电话的这位不是别人,是孙淑英,肯定是谈省军区的事儿来了,“好歹阳州要顶在前面。”

“那你带他来吧,”孙姐轻描淡写地回答。顿得一顿之后,又笑一声,“飞机上,何雨朦坐在我隔壁,挺有意思的……你不会打算抛弃荆紫菱吧?”

“啊?”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才反应过来。“何雨朦这会儿来恒北……要干啥?”

“我问她了,她说想来北崇打猎,”孙淑英笑着回答。何雨朦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,真的没啥,但她是黄老的心头肉,京城里这些子弟,真是宁可得罪她外公黄老二。也不想得罪她——都不用黄家出面,要被其他家的子弟轰杀的。

何雨朦本人长得就清纯无比。不能说娇艳和**,但是人往那儿一站,就有若一朵清丽白莲,再加上她的家世,有太多的首长子弟,想跟她结为连理。

说句对首长不敬的话,若是黄老此刻就死了,她的追求者会少很多,但绝对不会没有,有人说了,何雨朦就论自身条件,也做得了省部级干部的儿媳。

当然,就算黄老死了,黄家也还有其他势力,这就不用多说了,所以她虽然只是红丝带,也容不得别人小看,孙淑英都要专门说一声。

“上次差点让野猪拱了她,害得黄二伯打电话来骂我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哼一声,“你别开玩笑……紫菱就是我今生的唯一,哪怕孙姐你想下嫁,我也只能辜负你的好意了。”

“嘿,看把你美得,快点来,”孙淑英冷哼一声,挂了电话。

那就赶紧走吧,陈太忠站起身来,招呼廖大宝一声,“朝田有事,你跟我走,开金龙车。”

廖主任也没想那么多,开上金龙车之后,才听到领导跟李强打电话,“李书记,高速路口你等着我,咱们去朝田,谈八一礼堂那块地。”

“你晚两天打电话,我自己就回朝田了,”李强抱怨一声,却也不好叫真,他现在就憋着劲儿,拿下朝田那片地呢,“都是谁来了?”

“去了就知道了,能见到正主,”陈太忠心里哼一声,不管是谁来,都是你惹不起的存在,“见面儿把事情说清楚了,咱就不操心了。”

“那我知道了,”李强很干脆地挂了电话。

不多时,就来到了阳州出口,李强和巨中华已经等在了那里,李书记上了金龙大巴,巨中华坐在后面的奥迪车里。

陈太忠不想解释太多,妙的是,李书记也不想问太多,将椅子往倒一放,他居然就打起了盹,“太忠,我辛苦一晚上了,要睡一会儿。”

“睡吧,到了朝田我叫你,”陈太忠淡淡地表示,随手拿起一盘碟来,塞进金龙大巴的dvd机里,看起了录像。

两人都没说前两天北崇常委会上的异常,有些东西说得太明白,反倒是落了下乘。

天气不是很好,一路阴天,偶尔还下点小雨,大巴到了朝田,就是下午五点了,孙淑英打个电话,“来省军区招待所,朝田我不熟。”

我也不熟啊,陈太忠问一下招待所的位置,将车开了过去,不过军人们的执行力不可小看,愣是将大巴放了进去。

两人赶到的时候,孙姐已经订好了包间,而且包间里并不止她一人,还有何雨朦、赵光达和另一个少将。

经介绍,陈太忠得知,这少将是省军区的鲁政委,他也将李强介绍给了大家,心里却是暗暗嘀咕——司令和政委,应该是不太合得来的吧?

这包间装饰不算太精致,但房间奇大,饭桌摆在一角,另一边是一大圈真皮沙发和茶几,几人坐到沙发上,各自的跟班坐到墙边的长沙发上。

军人们终究是相对直接的,随便聊了一阵之后,鲁政委看着李强发话了,“李书记,如果这块想置换,我强调两点,一个是地点要由我们选,第二点是要足够大,并且延展性好……现在都说和平和发展,但是我们军人考虑的,还是要备战。”

事实上,他该跟孙淑英说这话,她才是正主儿,不过人家来头大不说,关键还是赵司令支持的,他得给老赵留点面子。

“我们政委想强调的,可不止这两点,”赵光达闻言,就笑嘻嘻地插话,“还有基础设施这些,该整的都得整起来,只不过政委……耻于谈钱。”

“我可想谈钱啦,”鲁政委笑着白他一眼,一摊双手,“没个收钱的借口,要不司令帮着想一个?”

“新营房多上点建筑和设施就行了,”赵光达笑一笑,又看向李强,面色一整,“以后我阳州籍的军官转业,必须妥善安置……这是死命令。”

“这个是一定的,”李强笑着点点头,能搞下一个亿,怎么可能不付出点代价?他了不得再当五年阳州的书记,任内做好这件事就行了,“朝田的我也可以想一想办法。”

鲁政委闻言,看一眼赵司令,司令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朝田的无所谓,不让他们疼一疼,他们不长记性。”

“能妥善安置,还是安置一下的好,”政委出言反对。

赵光达笑一笑,也不说话,李强见状问一句,“政委,我最近在大排镇看了一块地,者青山脚下,一千亩出头,感觉那里不错,有山有水,离公路也近。”

“大排镇……”鲁政委沉吟一下,侧头看一眼赵司令,“司令怎么看?”

“把地图拿过来,”赵光达吩咐一个两毛三,真是雷厉风行。

不多时,一套地图拿过来,大家围过来看一看,赵司令点点头,“这个地方,倒也可以,我们计划的选址,也在泰仓县周边。”

“你怎么会想到这里?”鲁政委讶异地看一眼李强,“我们本来考虑的是胡营镇,那里靠近铁路,不过大排镇靠山,又有水,差别也不是很大。”

对于置换军区土地,他其实是无所谓的,也知道这事情里水深,不过他怎么说也是省军区政委,万一赵司令折腾得太过分,他也难免戴个不作为的帽子。

所以该把关的地方,他还是要把关的,于是一开始,他就开了条件出来,但是对方明显准备得比较充分,他也就放心了。

“是后勤部一个曾庆……曾庆什么来着?一个处长说的,”李强笑着回答。

“这帮小家伙,整天瞎琢磨,”鲁政委笑着摇摇头。

“胡营镇也可以,这个好说,”李书记笑眯眯地表态,反正买地又不用他出钱,人家省军区自己都有意向了,他也不能坚持就买大排镇的地。

“派几个参谋,实地看一看,政委帮着把一把关,”赵光达摆一下手,胡营镇离市里更近一点,又有铁路,土地价格应该比大排镇贵一点,不过贵也贵不了多少,孙淑英做这么大的买卖,这点小钱应该是不在意的。

正经是给政委找个活儿干,省得他无所事事,再对别的事情指手画脚。

“到时候上会研究吧,”鲁政委笑眯眯地回答,明显是不想过多地涉入此事,但似乎拒绝得也不是很坚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