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56章 又闻豪夺

第四千一百五十六章 又闻豪夺

大家谈完事之后,赵司令留饭,鲁政委推说自己还有事,迫不得已之下,他站着喝了一杯,算是给了司令和客人面子,然后转身走人。

“政委就是这脾气,”赵光达笑着解释一句,然后安排大家就坐,他坐了上首,左手李强右手孙淑英,陈太忠挨着李强,何雨朦则是挨着孙淑英。

一米八的桌子,就坐了他们五个人,跟班都上不了桌,不过最下首还坐了一个两毛二,为大家斟茶倒酒,很显然是赵司令的心腹。

刚入席的时候,大家还说两句客气话,觥筹交错一阵之后,赵司令就放开了,“政委对这个置换,可能有点抵触,小孙呐,回头做一做他的工作。”

“我做工作,还是我姑姑做工作?”孙淑英这话,可不是要仗势欺人,她做工作,那是钱的问题,她姑姑做工作,是权的问题。

“当然是你先接触一下比较好,”赵光达笑一声,想一想又回答一句,“我觉得他是想等我走了之后,主持这个事情,当然,那时候就跟你们无关了。”

“异想天开,”孙淑英不屑地笑一笑,“我这一动,成了也就算了,成不了也轮不到他惦记,已经有人试探入股了,我没搭理。”

“有人强入你的股?”陈太忠听得,禁不住插句嘴。

“腰板比我硬实多了,”孙淑英无所谓地耸一耸肩,“不过我是小字辈的,又是先下的手,他们也不好硬抢……全国的国防用地多了去啦。”

腰板比你硬?李强听得吓一跳,一阵交谈之后,他已经摸明白了对方的身份,心说部队里腰板比你还硬的,也就那么几个啊。

“我也接过电话,就告诉他们给你了,”赵司令轻描淡写地回答,别的山头来要地,就算得了地,也不会有他什么好处——了不得给点钱,问题是他还不敢要。

所以对那腰板更硬实的,他顶也就顶了,反正他身上标签明显,对方怀恨不怀恨的,也无所谓,“问题是这事儿你我知道,鲁政委不知道,他那个人,有时候很书生气。”

“不至于吧,他都少将了,脑门上没天线?”孙淑英愕然地问一句。

“天线太短,才更容易被人忽悠,”赵光达微笑着回答。

李强发现自己也被当作自己人了,忍了一阵之后,才出声问一句,“我们阳州,还可能面临一些对手?”

这个问题问出来,在场的人都不做声了,好一阵之后,孙淑英才笑着回答,“倒不是这样,这块地是省会城市市中心的,面积也不算小,以前没人注意到,现在我一动手,就有人注意到了,不管我愿意不愿意让,他们问一句总不算什么。”

“谢谢孙总答疑,”李强笑着点点头,心里也禁不住乱跳几下,敢惦记这样抢地的主儿,在部队里绝对是有滔天的背景,亏得孙淑英不怕事,直接顶住了,要不然人家找到他头上,那可就真的坐蜡了。

要不古人说便宜莫贪呢?这一个亿,赚得也太惊心动魄了一点。

“情况就是这样,”赵司令笑着一摊手,“而且咱们是这样的合作模式,我觉得你跟政委沟通一下,还是有必要的,起码表示个尊重,让他也气儿顺一点。”

气儿顺一点是真的,但是这个合作模式,也是经不起琢磨的——阳州从省军区拿到的土地,要交给私人的房地产公司开发。

更别说,此刻外面还有大背景的人盯着,买政委一个安生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孙淑英沉吟半天,然后才说一句,“赵叔,这块地弄下来,要卖给马飞鸣的儿子两百亩……我还没来得及跟您说。”

“嗯?”赵光达登时就愣住了,差不多十秒钟之后,才笑着点点头,“这么说那就简单了,政委那儿你多少沟通一下……算是个意思。”

这话说起来,就轻松多了,马书记怎么也是个局委,孙淑英背后有大将和老帅的影子,陈太忠又有黄家背景,这三股势力加在一起,又涵盖了党政军,谁敢再惦记?

就算有人敢惦记,鲁政委都不敢掺乎,这是毫无疑问的——还是看戏比较安全。

想到这里,他看一眼那清丽女孩,黄汉祥的外孙女儿都过来了,据说是黄老最宝贝的重外孙女儿,“小何,你要打猎,我给你安排个好地方吧,小陈那儿没什么好猎物。”

“那儿我熟悉一点,”何雨朦微微一笑,“山也很大,我想打几只野鸡带回家,我姥爷说,地上跑的不如水里游的,水里游的不如天上飞的。”

“能不能打中野鸡啊?”赵光达笑眯眯地看着她,这种清丽的乖乖女,一般人见了都想逗弄一下,他也不例外,“要不……给你弄只鸵鸟来打?”

“上次我就打中两只,不过我不知道,就带了一个野猪回去,肉有点膻,”何雨朦很沮丧地噘一下嘴,“还被我姥爷训一顿,不让我打野猪,说是不安全。”

“这次给你派一个排保护你,”赵光达笑着发话,然后扭头看一眼陈太忠,“小陈,你的担子很重啊,不但要保护好小何,72军那里,你也要开发好。”

“这个开发……是孙总和李书记的事儿吧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愕然地看一看那两位,“您几位都是大领导,不用我这个小正处艹心了吧?”

“太忠,市里这边,就全权交给你了,”李强笑呵呵地发话,他相信陈太忠不会昧了那一个亿,自是乐得轻松,小陈这一年多的所作所为,他都看在眼里——你敢为了一个亿出尔反尔,我就能咽下这口气,只图看你这个笑话、。

而且目前牵扯的大背景越来越多,他想扛都不好扛,身板太小了,不如交给陈太忠打理。

“太忠你这是关键啊,姐还指望你帮我张罗呢,”孙淑英也微笑着发话,“我总不能常驻恒北,琐碎事情,就得麻烦你了。”

“不干,”陈太忠一摆手,很坚定地发话,“你说的那些琐碎事情,太麻烦了……这样,我调两百个保安给你,保证指哪儿打哪儿。”

“可是……他们都知道,这个活儿是我跟你合作的啊,”孙姐张着血盆大口,冲着他乐,然后又看一眼何雨朦,“小何本来是要跟同学一起吃饭的,知道我跟你合作,她才来省军区的。”

我勒个去的,咱不带这样的,陈太忠愣一愣,然后看向小雨朦,“小雨朦,告诉叔……孙总就是跟你这么胡扯的?”

“给谁当叔呢?”何雨朦闻言,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陈太忠,你不要每次都占我便宜,我的忍耐是有限的。”

“女孩儿家,胸怀要宽广一点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答一句,然后有意撩拨她一般,扫了一下她的胸部——还真是飞机场啊?

“你!”何雨朦吃他这一眼,登时就瞪圆了眼珠子,女孩儿正是爱美的年纪,最计较别人说自己的缺陷,原本她可以认为,对方是无心说一句,但是再加上这一眼,那就是耻笑了。

殊不知,这是陈太忠基层锻炼之后的收获,讲黄段子开荤玩笑,那是张嘴就来。

她一向自豪,自己的美丽,天然不经雕饰,想不到外公看重的,竟是这么一个俗人。

我什么我?胸大好生养嘛,陈太忠撩拨人撩拨得兴起,好悬就把下一句话说出来了,细想一下……不合适说。

“好了小陈,这个事情,是非你不能办,”赵光达笑眯眯地发话了,“李书记、小孙……你俩说是不是?”

“没错,”李强和孙淑英齐齐点头,一副认定某人的样子。

“我真是不喜欢那些麻烦,”陈太忠苦着脸回答,心里却不无些许的自得——你们都知道自己不行,还得哥们儿来吧?

然而下一刻,他的眉头微微一皱,怎么觉得……哪里有什么不对呢?

然后他就反应过来了,自己在此事里,只是起个润滑的作用,穿针引线罢了,意识到这一点,他真是恼怒不已,不带这么欺负人的——我在天南干脏活已经不少了,哥们儿来恒北,是来做区长的,不是接着干脏活儿啊。

但是想到朝田的土地若是开发成功,到时候孙淑英怎么也要给恒北三五个亿,他只能咬咬牙……好吧,这次我忍了。

晚饭开始时间是六点二十,因为有孙淑英和何雨朦在,赵光达这个省军区司令也没什么架子,一直陪到八点,大家才尽兴散去。

因为孙淑英的强邀,何雨朦和她的同学以及安保人员,也住到了省军区招待所,赵司令盛情邀请李强和陈太忠也住下来。

不过陈区长惦记着黄汉祥的吩咐,不要跟军队接触得太近——不管是为了他自己,还是为了黄家,所以他很干脆地拒绝,说康晓安已经帮着订好房间了,还要谈一谈跟地电的合作。

“下雨了,明天谈也不迟,”赵司令指一指屋檐外,盛情留客。

“明早想回阳州呢,年底了,事儿多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司令,真对不住了,我事儿多,李书记事儿也多……小雨朦,明儿一大早我来接你。”

“你明天不要走,”孙淑英闻言发话,“今天咱们大事都谈完了,明天……我约马老三,有什么事儿敞开说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