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57章 见马三

第四千一百五十七章 见马三

“亏得太忠你在,”坐在金龙大巴上,李强轻喟一声,也浑然不管身边还有巨中华,“今天这些事儿,还真是吓人。”

“李书记开玩笑呢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您是不想跟他们计较,我这傻小子,不想那么多。”

“我倒是想冲,敢吗?”李强苦笑一声,心说不用说别人了,赵光达自己都是省委常委,敢给赵光达打电话的,我真是惹不起。

要是在阳州,他应付这样的场面,还有三分的信心,毕竟是地头蛇,但是来朝田,还是在朝田做项目,他真是各种惹不起了。

“我就是豁得出去,其他没啥,”陈太忠嘴里继续谦虚,可这货阴损习惯了,顺便就将领导一军,“明天一起谈一谈吧?”

“你谈吧,记得要给阳州一个亿就行,”李强说成啥都不玩了,真是玩不起,要是马飞鸣还是中央委员,他不怕见一下马老三,但是人家是局委了,这个……还是算了吧。

“这个孙淑英也太闹腾,事儿还没办成呢,见什么?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。

“小何在的嘛,”李强笑一笑,他倒是能理解孙淑英的的想法,小陈虽然号称黄家嫡系,但是被丢到恒北,很可能就是黄家“放弃了的”嫡系,此刻,黄家一个看似不起眼、其实份量不轻的小辈出现在这里,这意味深远。

“李书记一起去吧,万一我说了什么不合适的话,您也能挽回,”陈太忠是真不想面对那么多的麻烦,就盛情邀请。

“你说的话,就是我说的话。”李强断然表态,这种场合他真玩不起,而且他现在对陈太忠,也很有信心——一个全省敞开收苎麻,直接把三个人装进口袋了,谁要认为这货只是个愣头青,那就等着哭吧。

说话间,就到了花海宾馆,陈太忠下车入住。李强想一想,还是让司机开着奥迪去了阳州办事处——住在这里,明天让陈太忠捉住,那就推都推不了啦。

第二天还是下着小雨,七点半的时候。孙淑英打电话过来,“我跟马小三约好了,九点钟,信贸中心,不见不散,你开着大巴呢,过来接一下小何。”

敢情何雨朦这次来。伙伴有十一个,其中有两个同学,其他都是各种跟班和警卫,但是来了朝田之后。没啥得心应手的车辆。

而这信贸中心,则是朝田前年建起来的标志性建筑,虽然离市中心的广场很远,却离省委很近。三十二层的5A级写字楼,中建十三局承建。能入驻的,都是非富即贵。

金龙大巴在驶入的时候,都被保安拦下来了,不过还好,前面有一辆三菱帕杰罗的军牌车开道,军牌车司机亮一下证件,“我们两个车一起的,把栏杆升起来。”

陈太忠、孙淑英和何雨朦三人,来到大厅,直接按了十六楼,出了电梯看到一块好大的牌子,“恒北粮贸中心”,还有英文在旁边,看起来是关碍到粮贸出口了。

因为有陈太忠在,两女都没有带跟班上来,用孙淑英的话来说就是,有他在,咱去阿富汗都没问题——目前的阿富汗,美国人正跟塔利班打得一塌糊涂。

据说马老三在这一层楼,是租了半层楼办公,见他们三个上来,一个前台小姐迎上来,笑眯眯地发问,“三位找谁?”

“找马颍实,”孙姐淡淡地回答,“我姓孙,有预约的。”

“找马总……”女前台的眉头登时一皱,最近找马总的人实在太多了,不过眼前这几位,看起来也是很不含糊,居然敢直呼马总的名字,于是就期期艾艾地表示,“麻烦几位稍等,我帮你们查一下。”

这个预约肯定不是假的,十秒钟之后,前台放下电话,笑眯眯地回答,“马总在C9的办公室,您几位请便。”

“嘿,都不来接一下,”孙淑英听得是真的恼火,“马老三还真是牛逼。”

她的火气出得爽,但是陈太忠二人只能无语了——谁知道你俩怎么谈的呢?我们就是来陪你见个人,咱不要这么冲动嘛。

前台也只能无语了,敢跟老板呲牙咧嘴的主儿,又哪里是她惹得起的?

三个人顺着门牌号数,一路找到了C9区,不成想那C9区门口,还有两个女孩坐镇,见到他们来了,站起身拦一下,“三位找谁?”

“这架子还真大了,”孙淑英二话不说,转身就往回走,“咱们走,不谈了。”

“哎,这是孙总吧?”三人身后传来一个磁性的声音,“哎呀,不好意思,刚才在洗手间,出来得晚了。”

大家扭头一看,却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小白脸,浓眉大眼相当英俊,他的身边跟着一个矮壮的年轻人,一看就是跟班的角色。

“认识一下,马颖实,”小白脸笑着伸出手来,但是这个笑容比较机械,看起来这马老三,也不是很擅长掩饰情绪的那种人。

“你好,孙淑英,”孙姐伸出手,同对方握一握,她更直接,脸上干脆就没有笑容,“马总现在方便吗?”

“进来谈,”马颖实一摆手,请几位客人入内。

他的办公室极大,差不多有六十平米,蓝色的透明落地窗户,采光极好,东西倒摆放得不多,给人一种非常大气的感觉。

办公室旁边,还有个小套间,应该是休息的地方,见来的这三位四下打量,马总简单介绍一下,“临时的办公场所,跟别人借的。”

四人来到沙发处坐下,马颖实这才奇怪地看一眼陈太忠和何雨朦,他一直以为,这俩是孙淑英的跟班,心说怎么跟班也能坐下?于是问一句,“这两位是?”

“这是何雨朦,这是陈太忠,”孙姐简单地介绍一下。

“你就是陈太忠?”马颖实看一眼年轻的区长,愣了一愣之后,微微点一下头。

这时,走来个女孩要给大家倒水,他一摆手,“都是贵客,不要倒白水了,几位喝点什么?”

“榨杯果汁吧,”孙淑英很简洁地回答,转头看一眼何雨朦,“小何也来一杯?”

何雨朦微微颔首,陈太忠却是出个小难题,“明前狮峰龙井,有吗?”

马颖实看他一眼,摇摇头,“没有。”

“那就矿泉水吧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。

还真是难缠啊,马颖实微微一扬下巴,示意女孩去办,那两位女士要果汁,这倒不算难题,冰箱里就瓜果不断,榨汁机也现成,但是姓陈的这个明前的狮峰龙井,条件就高了。

刚才马总并不是在洗手间,他就有意要抻一下对方,别人只看到他这局委公子的强势了,但是对他来说,部队背景的孙淑英,还有操办此事的陈太忠,也都不是好招惹的。

听说了这块地的麻烦,他简直都不想要了,但是马强说了,事情已经谈得差不多了,而且类似的大地块,在朝田市中心也不多——关键是这里拆迁也少,不存在千头万绪的问题。

马三公子总还是要为老爹的前途着想的,一旦替老爹得罪了人,麻烦也就大了。

所以他想跟对方谈,但又觉得自己老爹是个局委,就想压一压对方的气势,不成想那边转身就要走人,不得已,他才出面招呼一声。

真是来势不善啊,姓孙的固然牛气,这姓陈的也不是什么好鸟,现在都一月底了,今年的狮峰龙井都要下来了,你开口要去年明前的,这不是摆明埋汰人吗?

不过他也是有底气的,不怕说出来——没有那个茶,我就不是马飞鸣的儿子了?

“我这个人一向痛快,”孙淑英也不绕来绕去,直奔主题而去,“昨天我该见的人都见了,那块地也达成共识了,今天来就是跟你商量一下,咱们两家怎么配合,开发那块地。”

“配合这是肯定要配合的,我这人其实做事也痛快,”马颖实直截了当地回答,“不过我首先表示一点,这块地两百六十万一亩卖给我……贵了!”

“嗯,”孙姐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笑着发话,“这是太忠帮我出的价,我也没觉得有多贵,你说个数吧。”

“一百八十万,”马颖实这价钱,还得扎扎实实的,不过他也强调一点,“这个价钱的话,我保证半个月内全额支付。”

“两百一十万,半月内全额支付,这么大的地,你还要南边,”孙淑英这火爆性子,真是直来直去,“我让步很多了,行就行,不行就算。”

马颖实眨巴着眼睛看她,好一阵之后,才点点头,“好,我就吃点亏。”

嘿,陈太忠看得感触颇深,孙淑英不愧是大手笔,一砍就是五十万,两百亩地就是一个亿,眨眼之间就不要了。

不过这马老三也确实痛快,不那么唧唧歪歪,尤其是人家打算全额付款。

“有没有吃亏,你心里清楚,”孙淑英懒得跟他说那么多,“现在就要谈整体规划的问题了,你南边的地,不能挤占北边的整体空间。”

“这个好说,你让一点我让一点,中间也可以开条路,门面都有了,”马颖实再次点点头,“不过你要多让一点,你的地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