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58章 谈判节奏

第四千一百五十八章 谈判节奏

马颖实这个要求,也不算离谱,地大的就多让点地。

“这个没问题,还可以共同规划一个广场花园,”孙淑英是真的痛快,“公益设施什么的,也可以共享,幼儿园之类的。”

“幼儿园能占多大地方?”马颖实不屑地哼一声,然后又很直接地问一句,“你是想搭我的车,把规划这些手续都办下来吧?”

“搭不搭车无所谓,”孙淑英也没想到,这家伙问得如此直白,她索性摆出了道儿来,“一块地分成两半,你的手续过关,我的过不了……你觉得我会怎么想?”

“搭车就搭嘛,我又没说不让你搭,”马颖实不屑地哼一声,对于孙淑英话里隐隐的威胁,他直接无视,“我这人从来不背地搞小动作,你不要胡乱假设。”

这俩谈判,还真是绝配了,陈太忠看得目瞪口呆,孙姐说话固然豪气冲天,马老三也是直来直去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干脆利落到一塌糊涂。

不愧是豪门子弟的谈判,陈区长猛地想起,自己初识孙淑英的时候,她就是在跟邵国立、邹珏等人打麻将赌博。

他不知道他们赌的是什么,大约能猜出是什么配额,他赢了之后,孙淑英还给了他一百二十万做奖励,可见涉及的金额,绝对上千万——大家争执不下,索性打麻将争输赢,愿赌服输不伤和气。

而现在的谈判,就是这样了,要什么不要什么,明明白白地讲出来,利益方面,一两个亿的进出。眨眼都能做出决定,做大买卖的,没必要斤斤计较——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。

要不说真能做主的人,未必就难说话,陈太忠想到自己经历的各种小事,还有戚志闻为了政府那点钱,纠缠不止喋喋不休,他禁不住暗暗感慨:这年头还真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啊。

这次谈判,是出乎想象的顺利。两杯哈密瓜汁端上来的时候,双方就谈得差不多了,马颖实一抬手,“先喝两口,不着急。慢慢谈。”

那两位喝果汁,马总侧头看向陈太忠,“北崇的救灾款,省委拨得很及时,陈区长你就报个二百六十万一亩给我?”

他原想期待,从对方嘴里说出来“一开始不知道是马总要地”,自己就好大度地表示。不知者不怪,如此一来,气势上就压住对方了。

不成想,年轻的区长一边点烟。一边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小贾村七百多号人,险情发生时我在现场,救助得力只死了两个。如果这七百多人全死了,不知道有没有救灾款?”

马颖实听得目瞪口呆。好半天才回答一句,“那样的话,你就惨了。”

“惨的不会只有我,”陈太忠淡淡地吸一口烟,他这话就是明显地告诉对方:别只看到你老爹给我拨款,我是做得漂亮,真要死上七百多人,哪怕这是天灾,你老爹的官帽子也危险。

退一步讲,就算能守住这个省委书记,距离大会都不到半年,发生这种惨事,还能进局倒是怪事了。

“不愧是我老爹看重的人,”马颖实略略错愕一下之后,点点头,这口气还有点高高在上的意思,不过也是强撑着的,他总不可能因为一句话,就一退千里。

“马书记,我是一向很敬重的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一句,这话有点阴损——麻烦你搞一搞清楚,我敬重的是你老爹,跟你无关。

“你这人年纪轻轻的,说话一股子官场的酸味,没劲儿,”马颖实看他一眼,摇摇头,马公子听得懂话里的含义,但是他不喜欢这么说话。

所以他扭过头,看一眼何雨朦,笑眯眯地发问,“还不知道,何女士在哪里高就?”

“我还在上学,”何雨朦将手里的果汁杯放下,很随意地回答。

“哦,”马颖实点点头,心说这不知道又是谁家的子弟,刚才孙淑英介绍的时候,何女士还排在陈太忠前面,想必身份简单不了。

孙淑英喝两口果汁,也放了杯子下来,“我建议咱们两家,搞个协调机制,首先协调一下整体规划,马总有兴趣没有?”

“好说,”马颖实点点头,真是痛快得过分,然而下一刻,他的话锋一转,“孙总,你看我答应你这么多要求,没有什么打折扣的……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?”

“你先说一说,”孙淑英不肯直接答应,她只是喜欢痛快做事,并不是智商不够。

“土地到手,你尽快开发,不要捂地,”马颖实一抬手,旁边的矮壮跟班递过一根烟来,并为他点上。

嗯?孙姐眨巴一下小眼睛,然后眉头一皱,接着又笑了起来,“你呢,也是尽快开发?”

“我等一等,空间也不挡你卖楼,”马颖实理所当然地回答,“你搞得档次越高,我也就越能沾光。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孙姐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太忠,你跟马总说一下,当初我是怎么跟你讲这个规划的。”

“未来的十年,是房地产的十年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一句,伸手去拿矿泉水。

“原来孙总打的,也是这主意,”马颖实哈地笑一声,这是双方见面以后,他第二次笑,只不过第一次笑是做出来的,第二次笑是冷笑,“很多地方我都退让了。”

“你退让的是人情,我是真金白银少收你的,”孙淑英才不吃这一套,她少挣一个亿无所谓,但是不能捂地,损失的可就多了。

损失多少,还只是一方面,马颖实这个要求,委实是有点欺人了,所以,就算她承受得起这样的损失,也不会答应如此屈辱的条件。

“孙姐,”马颖实笑着拱一拱手,又是那种机械的笑——表明这个笑容很不自然,“你神通广大,哪里弄不到地?这次就便宜了我吧。”

“我哪儿赶得上你的神通?”孙淑英摇摇头,她知道对方是说自己在部队上的能量,就指出,你有个政治、局委员的老爸,也跟我哭穷?

事实上,她在部队里也是小字辈,而且朝田这么好地段的国防用地,全国也不多,要不然也引不来别人的觊觎。

这时候的房地产商,眼睛盯的就是北上广深,在这里刨食儿习惯了,去计划单列市,都觉得没啥钱可赚——那里本身就钱太少太散,朝田这种地级市的省会,诱惑更小了。

不过这好歹也是省会的中心地段,面积也不小,值得关注一下——全国的省会也就那么多,类似的条件的国防用地没几块。

阳州军分区倒是有大块地段,可孙姐连武警医院的地块都看不上,还说什么阳州?

“想不到都谈得差不多了,居然卡在这种小事上,”马颖实盯着孙淑英叹一口气,“你要是不肯退让的话,这块地我宁可不做。”

马公子不做无所谓,但他是怀恨不做的,一旦离开,这就没个善了的结局——都不用有意为难,随便歪歪嘴就够了。

可是孙姐也是经过多少大阵仗的,她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“马总,冒昧问一句,你开发这块地的资金,是贷款吧?”

这个我有必要告诉你吗?马颖实好悬就反问一句,他当然不能说是自有资金,但是除了贷款,他还可以融资,可以找朋友借钱。

不过,他这么说固然霸道,但也有底气不足的嫌疑,好像怕了什么似的,刚才在陈太忠面前吃个小瘪,他也不想再弱自己锐气了。

反正这个资金的来源,早晚也是要暴露的,他就哼一声,“没错,贷款。”

“贷款可是要利息的,四个多亿,一年利息就是三千万,还有其他费用,”孙淑英懒洋洋地发话,“你不可能让银行减免你的利息吧?”

这也是**裸的威胁,就算银行能减免利息,让孙某人盯上了,倒是要看一看,谁敢为私人公司减免?

两人都摆出了掀桌子的架势,但是谁也没有掀桌子,这才是正经的谈判,跟刚才那点小钱相比,现在要争的,才更重要,不但涉及到更多利益,也涉及到了谁说话更大声的问题。

“贷得到款,我就不心疼利息,捂两年地,翻倍的利息也赚回来了,”马颖实毫不在意地发话——我就是有底气。

“我四百多亩地,火力全开也要干起码五年,干太快,房子卖不动,”孙姐抬手去端果汁,轻描淡写地发问,“你能等五年?”

五年可不仅仅是卖房子的事儿,换届也是五年一期——当然,这或者是她随口说的,但也许不是,谁说得清楚呢?

到时候她卖完房子了,拔脚走人之后无所顾忌,她想坏局委,难度比较高,但是使点手段,坏个马书记阵营的中央委员,可真不算不难,这年头,坏事容易成事难。

“啧,”马颖实苦恼咂一下嘴巴,他贵为局委公子,底气是够足的,但跟这些正经的红二代红三代比,底蕴要差一点,人家对各种门道和龌龊非常清楚,他就差得多了。

孙淑英说的话,他没想得太明白,但是大概意思是猜到了,心说我要是逼对方太狠,回头人家玩一把阴的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PS:??本市大修路,通讯光缆被挖断了,跑到山下来发布,所以早了点,看在我这么敬业的份上,?大家再翻翻口袋,是不是又看出月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