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59章 谈判结束

第四千一百五十九章 谈判结束

事实上,马颖实心里很清楚,跟孙总这种人打交道,不要逼对方逼得太狠,想一想之后,他点点头,“孙姐既然连我的资金困境都想到了,想必是有什么好点子了。”

“咱俩一起开发,我地多,你又叫我一声姐,我就开发得多一点,路这些的,我都可以先搞,”孙淑英瞪着小眯眯眼建议,“但是控制好节奏,整个六百亩地,定义就是两个高档小区,宣传的时候,还可以就对方的小缺点,搞点诋毁……”

“这个我知道,炒作嘛,咱心里有数就行了,”马颖实开心地笑了起来,他今天笑了四次,就是这次,是正正经经发自内心的笑,“不亏我叫您一声姐,这做买卖的本事,太了不起了!我以后得多学一学。”

“你早想到了,就是逼着我说出来,”孙淑英笑眯眯地看他一眼,又叹一口气,“马书记的儿子,怎么可能简单得了?”

孙姐不但会傲气逼人,也会拍马屁,马颖实吃这么一句,竟然是不能再计较了,事实上,他真的没想到,跟对方联合,以两个小区的形式,共同把地皮炒起来。

马三公子,还是太嫩了点,可是他还不想让别人认为自己嫩,所以吃了这一记马屁,他都有点晕晕乎乎了,寻常人的马屁,他吃得多了,但是孙淑英这个级别,还真是少见。

反正他不能说,我就没想到这个可能——局委公子不怕揽事,但他不能承认自己弱智,于是他收拾一下心情,“那咱们看一看图吧,大致敲定范围,顺便敲定回迁房位置。”

回迁房位置。也是值得争议的一块,不过大原则定下来,这些就好说了,无非是孙二马一,孙姐占的地方多,出地就多。

马颖实的跟班拿过来一幅市区地图,一比一万的地图,也就是说,一厘米等于一百米。八一礼堂这块地,四十多万平米,长八厘米多,宽有五厘米多。

“这地图太粗糙了,”孙姐拿起手机拨个电话。不多时,她的跟班拎着笔记本和投影机上来,也不用幕布,机子一开,直接打到一堵白墙上,略略调整一下分辨率,最后竟然调整为长三米多。宽有两米多的大地图。

孙淑英拎着一根折叠的金属棒,就跟马颖实讨论了起来——该让的地方,大家让一让无所谓,该争的地方。那也不会轻易退缩,就是那句话,输得起这点钱,丢不起这个人。

不过这也没花了多长时间。马颖实本身,不是一个厚黑的人。或者对上一般老百姓,他并不是这样,但是对上孙淑英,他确实很讲道理——陈太忠甚至从他身上,感觉到了一点许纯良的风格,当然,没有纯良那么和善,马老三傲气多了。

划分地图,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其间马总那份地图,也立了些微的功劳——他那个地图上,有未来十年的城市规划,虽然计划赶不上变化,但是规避一些市里的计划,大家以后会少很多麻烦,有必要多考虑一下。

但是不能考虑的,也就不考虑了,像市里打算在八一礼堂附近搞个三百亩地的公园,就被两人合伙否了——去尼玛的,划三百亩地给你搞公园,我们挣啥啊?

事实上,政府的这个规划,也有颇多无奈之处,这块地省军区是摆明不给市政府的,坚决不让市政府挣钱,市政府在等省军区回心转意的同时,也积极想着别的办法——这块地我不挣钱了,我搞公园……这样总可以吧?

马总和孙总认为,周边已经有几个小型公园了,咱拿出十亩地,搞个池塘活水微景观,也是大手笔了,市中心呢——事实上,他们连这个微景观都不想搞,但是这里必须要过活水的,甚至都不是环城水系,是城区水系,两三年内肯定要上的。

反正这官二代们一旦携手,能否的规划就否了,不能否的就认了,一个小时之后,大家说得差不多了,孙淑英发话,“那就这么初步定下来了,不改了吧?”

“应该是不改了,”马颖实点点头,“有点小变化,让下面人协调就行,整体是不会再动了。”

这个项目是不小,但是他俩的身份也在那里摆着,大的利益分配方案敲定,琐碎小事,自然有人去执行,孙姐的买卖不止这一桩,马老三也有其他业务。

“要有类似的活儿,马总还有兴趣吗?”孙淑英笑着发问。

“嗯?”马颖实先是一愣,然后点点头,“孙姐愿意照顾我,那我肯定谢谢了。”

“你一句谢谢,我就得来回跑了,”孙淑英又笑一声,“可朝田这边,我就不一定全能招呼得到了……这怎么办啊?”

“那你指定个人吧,”马颖实瞟一眼何雨朦,心里有点略略的失望……原来你只是孙淑英的代言人,我还以为你很不俗呢。

马总身材高大仪表堂堂,家世又显赫,真是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上杆子贴过来,他不是色中恶魔,又有点洁癖,但是玩过的女人,也有十几个。

以他的条件来说,找个美女结婚,实在太简单了,但是想找个门当户对的美女,就有点不容易——他所认识的三个中央委员的女儿,其中两个,他勾一勾手就绝对能结婚的,他真的条件太好了。

但是他看不入眼那俩,相貌不好脾气却不小,他看得上眼的那个,人家对他若即若离——就算在这个阶层里,美女依旧是稀缺资源,计较家世就不能计较长相。

今天他看何雨朦,原本也是一般,美女他见得多了,上杆子倒贴的也能排三五百米,这女娃娃清丽一点,也就是那么回事。

但是知道小何有背景之后,他就有点点心动,征服美女对他来说太简单,他想要征服的,是背景深厚的名媛。

不过马公子矜持习惯了,他的胃口已经被包围着的美女养叼了,关心一下小何的职业,那就是释放出信号了——我对你有点兴趣。

你还不得上杆子,来跟我说话聊天?

如果你家世真的差强人意的话,那么……我也就可以考虑选择你了,其实人就是这么一辈子,找不到最合适的,找个差不多的。

不成想,何女士再就没话了,现在想来,不过是孙淑英的一个代言人,他就觉得,女孩儿的价值,又低了几分——算了,不能终身相守,玩一玩也好,总是不错的一个女孩子,没准能帮我争取一些利益。

他是这么想的,殊不料,孙淑英大嘴一张,狠狠地给了他一记闷棍,“还用指定谁吗?就是太忠了,马书记看他也顺眼……有什么问题你俩商量。”

“凭啥是我呢?我就挣个小钱嘛,”陈太忠觉得,自己这枪躺得也太无辜了,禁不住嘀咕一声,可是再想一想,他继续说下去,还真就是脏活的角色了,于是马上住嘴。

“陈区长这个人不错,但是官场味儿太浓了点,”马颖实撇一撇嘴,他并不掩饰自己对官场中人的鄙夷,哪怕他老爸在国内官场里,接近了食物链的顶端,他不喜欢就是不喜欢。

“马总你这话不对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老大不满意地发话了,“我本来就是国家干部,没有官场味儿,该有啥味儿,铜臭味?”

他这话,就又有影射的嫌疑,不过马颖实知道此人是个刺头,也不跟他计较——犯不着,又看向孙淑英,“这次来,你带团队了没有?”

“没有,昨天才开了圆桌会议,敲定了大部分的事情,”孙姐摇摇头,“现在跟你谈好,就是大问题都解决了,过了年就派团队过来。”

“我还说要把我的人招呼过来,一起坐一坐,”马颖实略带点遗憾地摇摇头,旋即又展示出了局委公子的霸气,“不过也算,咱们能达成一致,其他人以后再见也不迟。”

“那就不继续打扰了,”孙淑英伸出手来,“今天跟马总谈得很愉快。”

“怎么能这样走呢?”马颖实微微一笑,“现在……呃,还不到十点半,咱俩谈的还真够快的,大方向既然定了,中午一定要坐一坐,庆祝一下。”

“不用了,改天吧,”孙淑英笑着回答,还有一个半小时,坐等吃饭,实在有点过了,“马总的心意我领了。”

“这怎么能行呢?”马颖实对别人可以傲气,但是对上孙总,该有的礼数他是不会缺的,“初次见面,谈得又不错,总要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……这样,咱们再谈一下规划。”

那也只有这样了,不过两人对这块地的详细规划不甚了了,他俩都是发号施令的主儿,不是具体做事的,而且这块地还没拿到手,规划本身也就不完善。

聊了一阵,又东拉西扯片刻,好不容易熬到十一点半,众人动身去吃饭,走下楼来,马颖实才发现,合着大巴里还坐着十个人呢。

于是他讶异地问一句,“孙总你这带的人不少啊,还没带团队过来?”

“大部分是小何和小陈的人,”孙淑英随口答一句,她敏锐地发现,马颖实对何雨朦,似乎有一些兴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