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63章 争先恐后

第四千一百六十三章 争先恐后

听到陈太忠的指示,不光祝杰华愣住了,连王媛媛都愣住了——献礼都是往前赶,往后推也叫献礼?

还是祝局长反应快,下一刻就反应了过来,忙不迭地点头,“还是区长您水平高,真是轻描淡写一记,四两就拨千斤,你打你的我打我的,哈,十一献礼,太好了……老人家的游击战术,您这是活学活用深得精髓。”

其实你也不太像我——马屁拍得有点过分了,陈太忠心里暗哼,不过看到对方喜不自胜的表情,心里还是相当地满足:知道自己的不足了吧?

“可惜不能狠狠地扫他一下面子,”祝杰华轻声嘀咕一句,又小心地看区长一眼。

“嘿,”陈太忠无奈地抬一下眼皮,他真是没话了,扫戚志闻面子,那都是给面子——丫就不值得我耽误工夫,再说了,我扫他面子,没准他又借机兴风作浪,博取同情。

这个时候,他总算明白,蒙艺为啥对自己的某些行径,会嗤之以鼻了,真是这样的,到了某个层次,看某些行为,就是这种感觉:连解释都不屑有。

“那我雨季来临前,报上来口号?”祝杰华小心翼翼地请示——很显然,他这个问题还是藏着私心,打算事到临头再发作,涮一下戚书记的面子。

“随便你吧,”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,从桌下摸起一瓶啤酒来,“来一瓶?”

“不了,您跟王主任聊吧,”祝杰华笑着站起身,古人有端茶送客一说,陈区长端酒,大约也是这意思,祝局长不是没有厚着脸皮蹭一瓶的勇气。但是今天区长的指点很到位,证明他在领导的眼里,位置还算稳固,既然稳固,他寻个更自然的时机比较好一点。

“我也请示完了,”王媛媛站起身来,“晚上还要加班写个材料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你们都是小赵乡的人,咱北崇不讲小团体。但是同乡之间,也要讲个相互信任,否则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。他戛然而止——小王他是当作吴言来培养的,而祝杰华给他的感觉,就是初入官场的自己,那么……有一个糟糕到极点的设想:当初自己,可是那啥了吴言的。

“我只是觉得。自己手段不光彩,怕破坏了在王主任心里的形象,”祝杰华讪笑着回答,他知道陈区长说的是,自己刚才试图让王主任回避。

都承认手段不光彩了……年轻的区长越发地纠结,心中禁不住生出一丝杀意。

“说起小赵乡。我又想起个事情,”王媛媛没他俩这么思路广,站在那里笑着发话。“油页岩电厂要在正月十四放焰火,您知道吧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地电这帮人可有意思,明明穷得借钱过日子,排场还是一定要讲。刘抗美前几天跟自己打招呼,说要放焰火。“他们想正月十五放,我就问他一句……你让区政府摆到哪天放?”

其实这不是他官僚,实在是小赵乡离区里太近了,在目前情况下,不宜突出小赵,若是三轮、武水、屈刀之类的地方,他不会介意对方哪天放焰火。

真等到城区富裕了,整个城区家家放焰火,那都无所谓了,无非图个喜庆热闹。

“闪金镇杜书记也跟我说了,希望正月十四放焰火,”王媛媛笑着发话,这次她可不是为小赵人说话,镇上打算出十五万,希望苎麻厂也能出十万。”

这一拨苎麻收购,闪金镇多少有了点钱——都不说那些餐饮住宿,只说在苎麻厂门口摆个剥麻机,没多有少,一天两块钱占地费总是要交的。

既然小赵要放焰火,闪金就不能落后,这也存在个攀比,你小赵有电厂,我闪金有苎麻厂。

今年苎麻的行情,闪金真的赚了不少,年终发福利,普通干事都是一千块奖金加俩月工资,于是他们打算出十五万——再多也不合适,太扎眼了。

可是这十五万放焰火,有点少啊,他们就想到了大户,要化缘十万——本来嘛,这不光是小赵和闪金之争,也是电厂和苎麻厂之争。

所以镇党委书记杜汉,就找到了王媛媛,这苎麻厂的婆婆,其实也挺多,但是徐瑞麟和白凤鸣逐渐淡出了这一块,目前主事的,还就是王媛媛了。

随便找大户化缘,总是不好的,陈太忠是这么想的,可是又琢磨一下,想到自己答应李强,要让北崇各个乡镇都放得起焰火,而且阳州都没几家放得起焰火,北崇却是五光十色不夜天,也能极大地提升北崇民众的信心,于是点点头,“你拿主意吧。”

王媛媛闻言,笑着点头离开,可是祝杰华却是惦记着陈区长没说完的话,“否则”就怎么样啊?

他不敢纠缠区长,就缠住了王主任,走出门后他笑着发话,“王主任你发现没有,陈区长这个思路,真是太让人佩服了……你说我这个口号,该什么时候提出来?”

“那是你的事儿了,我怎么好插嘴?”王媛媛心不在焉地笑一笑,“各司其职嘛。”

“王主任,你在供销社的时候,咱们就有交情了,你给个指示嘛,”祝杰华笑着回答,“领导都说了,咱都是小赵人。”

王主任是临时工的时候,祝局长就是乡经济发展办公室的主任了,也没有为难过她,现在,祝局长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角色转变,话说得也很顺溜。

“你真要我说,我倒是有点奇怪,你为什么不让刘区长跟陈区长反应?”王媛媛这句话,其实也憋了很久了,她是真的有点不懂,而且她跟刘区长的关系不错,“越级反应不是大忌吗?”

“刘区长知道我反应,也认为我反应会更合适一些,”祝杰华笑一笑,这小王还是阅历不够啊,问的问题很单纯,“她出面,不是等于自己扛上了戚志闻?”

那刘海芳也可以推给领导的嘛,王媛媛觉得这个答案有点模糊,她还得细想一下,于是点点头,“这样啊……我个人认为,你这个口号,提出得宜早不宜晚,要是戚志闻抓着你给七一献礼,那就没劲儿了。”

七一献礼,那就是献给党的,而不是献给祖国的,日期也提前了,祝杰华闻言沉默一阵,最终点点头,“倒也是。”

事实上,他隐约能感觉到,陈区长没兴趣跟戚书记多纠缠,早早把口号提出来,也是不错的,只是很遗憾——坑不了那姓戚的一把了。

“你觉得苎麻厂该不该付这十万呢?”王媛媛倒是不肯吃亏,转头又提个问题出来。

“放焰火的不会只是小赵,”祝杰华笑一笑,“你是计委主任,肯定知道,就算闪金不放焰火,前屯总是要放焰火的,卷烟厂已经开始盈利了。”

岂止是卷烟厂要放焰火?第二天上午,陈太忠又收到消息,娃娃鱼养殖中心也申请放焰火,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八,下面再不请示的话,张罗焰火的时间都来不及。

娃娃鱼养殖中心理论上是没什么钱的,资金很透明,至今没产出——所以他们跟区里要钱,理由也很简单,这里承载着北崇农户的信心,不放个焰火,何以安民?

说来还是不服气的缘故,别的重点项目都放焰火,娃娃鱼养殖中心不吭不哈,怎么能体现出自身的重要?

至于说娃娃鱼喜静不喜闹?这也简单,在浊水乡政府旁边放就行了,离娃娃鱼中心远一点,并不碍事的。

陈区长想一想,做出了指示:乡里出一点,局里给一点,区里支持一点。

浊水乡一直很穷,那就少出点,反正这是浊水乡历史上第一次放焰火;农业局就要多给一点,反正最近农业局有钱;区政府也能支持一点,娃娃鱼项目,一直是区政府大力倡导的。

总之是二十八了,陈区长决定,下午的安全会议开完,直接走人,今年没三十,二十九就是除夕了。

然而,他想得很美,会议开完,看着才三点多,他正待驾车离开,三轮镇和东岔子镇的领导拽住他,也要放焰火。

三轮今年要搞个饲料加工厂,林继龙虽然是由镇长提拔上来的,目前一肩挑,但是他的心思很野,能力也强,自己就找了五千万,要求区里再借五千万,搞个饲料厂。

前文说了,三轮镇……其实就是林书记自己,强烈要求这个饲料厂成为镇办企业,不希望划到区里去——亏盈是镇里自己的事,你们别来摘桃子,而陈太忠也认可了,他很能体谅这种心情。

正是因为有这个许诺,林书记才能拼凑到五千万,而眼下他希望搞得更大一点,又相信陈区长的为人,就再跟区里借五千万。

陈太忠真的答应了,这些也都不是什么问题,所以三轮来区里报备放焰火——不管怎么说,三轮镇有大型企业要崛起了,虽然目前刚奠基不久,提前宣传一下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东岔子没什么企业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里一直以来都是区里最富裕的地方,跟三轮镇一样,它的富裕是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——三轮是出省的口子,而东岔子是省里进北崇的通道,而且一马平川,发展一直很好,别说三轮,城关镇有时候都不如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