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66章 争分夺秒

第四千一百六十六章 争分夺秒

北崇区2003年的正月十五,真正的热闹非凡,区里准备了价值五十万的焰火,放了整整一个小时,而与此同时,区政府门口的红旗路,整整一条街都是花灯。

这些花灯都是政府各个部门制作的,尤其是科教文卫口子上,做的花灯不但多,而且很多都很精美,一看就是请人加工的。

摆在宾馆门口的那个花灯,是一只飞舞的凤凰,长有七八米,不但会缓缓地拍翅膀,还有音乐,据说马媛媛为了制作这个灯,花了一万多。

除此之外,还有各种灯谜小条,猜出灯谜扯下小条去兑奖,奖品是一个小红灯笼或者一张日历卡,也有钥匙坠儿什么的,费用不多,图个热闹。

如此一来,不光北崇人逛街,阳州都来了不少人。

要说今天阳州也有焰火,李强去年看了北崇的焰火,很是触动——下面区里都有,市里反而没有,所以他今年就在未完工的广场上,让人放焰火,事实上也是对广场的宣传,资金就快到位了,也不用担心别人诟病。

市里的焰火,也准备了五六十万,就在看焰火的时候,李书记听说了北崇的盛况,也只能摇头笑一笑,“昨天七八个乡镇放焰火,今天又搞花灯,北崇这个精气神儿,还真是足。”

北崇的精气神,还真不是一般的足,正月十六是周日,王媛媛已经带着计委的一帮人,在办公室里给各个红外温度计厂家打电话。

这个电话号码表,是刘望男帮忙整理出来的——北崇的现有力量,三两天内想整出这么个表都难。

但这是周日,联系效果不是很好,偶然有打通的电话,对方就很奇怪。你一个偏远县区,红外温度计是有多少要多少——我们能不能知道,你们打算干什么呢?

对于这个问题,计委的人有统一口径,就说我们目前在大力推广娃娃鱼养殖,这个养殖对温度的要求很高,也需要随时观察娃娃鱼的体温。

至于说有多少要多少,我们今年娃娃鱼的散养,要争取达到一万户,你有这么多货吗?

我们没有——但是我们可以赶工。大部分人的回答是这样的,这种温度计,谁会吃撑着了做那么多。放在库房?

此刻,关于非典的传言,已经开始散播了,但是没有人能意识到,这场疫情会来得如此凶猛。倒是王媛媛孜孜不倦,终于从领导口中挖掘到了真相——那几个不起眼的病例,真的那么可怕吗?

她是很清楚领导的消息能力,心里都会存疑,那些接到电话的红外温度计厂家,根本就没把两者结合起来。

计委统一的要求是:一周之内。带样品来谈,只要产品合格,价钱合适。你加大马力生产吧,有多少我要多少——就算谈不拢,报销你来回车费。

这下可好,周一晚上,就有厂家抵达了北崇。坐飞机再坐大巴,而且还不止一家。有两家——敢说有多少要多少,谈不拢还报销车费的,这不但大手笔,而且很有诚意。

但是这两家下了车之后,看到北崇的景象,心里就有点打鼓——比想像中的还要落后,这个……靠谱吗?

很靠谱,区里不但派车来接,而且直接就拉着他们去了娃娃鱼养殖中心,于海河得了王主任的指示,也积极地配合。

做完测试之后,请这两家吃顿饭,又直接拉到医院,对病号的体温进行测试——除了王媛媛,没有谁知道,这才是真正的温度适用范围。

敢在第一时间赶到的,产品都还是没有问题的,不过这两家虽然都是手持红外温度计,价格可是差得太大,一个是六千出头,一个是两万挂零。

没办法,这两家的红外温度计,都是工业上用的,一个测试是零下二十度到两百度,另一个是零下五十度到一千七百度,测试距离也不一样。

不过他们的精度是真不错,调对档次,误差不超过零点一摄氏度。

王主任登时就挠头了,最后才说,我们不要那么宽的测试范围,就是十度到五十度,你们看能不能去掉一些不必要的东西,给我们定制一下……有多少我要多少。

这两家真的想发火了,但是听到最后一句,又将火气硬生生地压了回去,两万挂零的这一家就说了,有多少要多少?成,你能买一万台,我压到五千块。

这是气话,因为他们做的这个,其实是高端产品,两万多一台,一年也就卖几百台,产值还不到千万,这直接就是要找五千万的订货单子。

一个月之内,你能做出来多少,我就要多少,一万台也吃得下,一个月以后,就要看情况了,王主任很不含糊地回答——你要怀疑的话,今天晚上就可以签合同。

这一家在纠结,另一家就好说多了,有多少要多少?行,我去几个模块就可以了,你订货超过一千台,我每台四千块钱卖你。

其实这个高科技产品,利润值是很高的,百分之一两百的利润很正常——当然,要把研发费用摊进去,就不好说了,这一家能做出如此大的让步,图的就是走量,把研发费用打出来。

王媛媛的回答还是那句话,我要多少并不重要,关键是你一个月内能生产出多少。

这位拎着手机,给老总打电话去了,十分钟后回来了,“一个月我能生产五千台,全要的话,我们大老板说了,三千八给你。”

“能保证这种质量,现在就可以签合同,”王主任更干脆,“预付款明天就给你打,但是我必须提前声明,违约的后果很严重,你可以了解一下,发电机厂家的违约后果。”

“违约后果很严重?这个好,”那位笑眯眯地点点头,小两千万的订货,你担心违约,我更担心违约。

第二天,继续有厂家赶来,当天下午,区党委又是书记会,陈太忠照旧是不怎么发话,最后才说一句,“崔重山出任财政局长……戚书记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

“春节我一直在忙,没顾上考虑这些问题,”戚志闻也真是的,只要能恶心到陈太忠,他就一定不让对方舒服了,反而还要问一句,“春节期间,苎麻厂坚持正常运营,表现不错,目前苎麻储备量有多少?”

“四万一千多吨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目前麻价已经开始有所回升了。”

那是有资金在炒作!戚志闻听到这挑衅的话,登时就撇开自己打算谈的道路施工时间问题。

要说这个春节,他过得并不轻松,一直坚守在北崇,比区长表现得好太多了。

就算大年初一,他都是上午去慰问消防官兵,下午去环卫局慰问环卫工人——搁给任何人来看,这都是一个很敬业的区委书记了,不过他做的这些事,也不打算强调,真的没意思。

亏得他没强调,要不然陈太忠只会更鄙夷:你初来乍到,就该这么做,哥们儿我为什么敢晚来?因为我建立了秩序,对政府其他的工作人员有信心。

总之,戚志闻一直呆在北崇,自然也知道,目前有别的资金,开始介入炒作苎麻了,不过他也懒得说,“据说政府现在要采购红外温度计?”

这种事情瞒外人可以,实在瞒不了北崇自己人,他能听说很正常。

“嗯,我正好要提一下,政府打算大规模采购红外温度计,”陈区长也不怕说这个事儿,厂家那边,能瞒多久算多久,但他是玩惯了阳谋的,做了就不怕说。

“规模有多大?”戚志闻冷冷地发问,事实上他听说了,陈太忠要全国扫货。

“最多也就两三个亿,”陈区长抽出一根烟来点着,轻描淡写地回答。

“我反对,”戚志闻干脆利落地表示,他恨得牙根都是痒的,我让你担保一千五百万,你都不肯,偏偏能上亿地收购苎麻,苎麻收完,又买红外温度计这莫名其妙的玩意儿,还打算花两三个亿——太欺负人了吧?

“咳,”赵根正咳嗽一声,举起手来,表示他有话要说,看到戚书记点头,他才出声,“我觉得,应该听一听陈区长这么做的理由。”

事实上,他的心里也很是有点不解,不管陈太忠要买什么,都比不上买这种玩意儿更让他吃惊了,没道理的嘛。

“这个理由不便公开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“不过我可以用党性保证,区政府绝无半点私心,”

不便公开……怕是没有理由吧?戚志闻真就没觉得,能有什么理由,让区政府大肆采购这种东西。

但是有感于上一次被狠狠打脸,这次他决定谨慎点,于是看陈铁人一眼。

陈书记上次在会后,被戚书记说了一顿,并且要求他尽量克制,不要轻易挑衅,所以今天就算陈太忠的话很不靠谱,他也强自忍着。

不过吃了这一眼,他马上举手,在获得允许之后,他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太忠同志,刘少奇主席曾经说过,事无不可对人言……现在是北崇党委最高级的决策会议,我很想知道,你在担心什么?”

“你们真想知道?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扫一眼其他四个书记。

PS:

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