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68章 心思不同

第四千一百六十八章 心思不同

面对陈铁人的怒火,他的夫人淡定得很,“你给我钱是给我钱,问题你有这笔钱,不让我知道……咱们还是夫妻吗?”

“我这不是想用的时候方便吗?”陈书记恼怒过后,也懒得跟妻子叫真,“拿出来……我现在要用。”

“要干啥?”他老婆也是气他私藏小金库,还放在那么容易找到的地方,她自然要没收,“我跟你说,不许你给你家和你弟弟。”

“我工作上的事儿,你懂个什么,”陈铁人眼睛一瞪,“拿出来。”

“存定期了,”女人怯怯地回答,她是那种不会理财的,也不敢给老公惹麻烦,就是老老实实存定期。

“我……这钱你存定期?”陈铁人很无语地指一指她,“你是嫌我出不了事,是吧?”

五十万存定期不算啥,关键是他老婆手上已经有七八十万的现金了,再加这五十万,就太扎眼了——北崇真的不是个富裕的地方。

“在我妹妹账户上存着呢,没事,”做老婆的很骄傲地回答,“存了差不多一年了,五年期……为啥要取呢?”

“你当调查我的时候,就不调查你的家属?”陈铁人很无语地看她一眼,“这个钱你拿出来,我有用。”

“什么用,你说,”陈夫人很干脆地表示,“我缝住我的嘴,也不乱说……你不说个所以然出来,我就是不给。”

“我买体温表,”陈铁人也经不住夫人折腾,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。

“你拿五十万,买体温表?”陈夫人愕然地张大了嘴巴。

“老子烦着呢,”陈铁人也火了,今天这个书记会开得,他心里真的火气十足。

他是不介意被戚志闻当枪使的,有所图嘛,但是戚志闻等闲不让他出面,出面的时候,就是要咬人,他的自尊也有点受伤。

我好歹是区党委副书记,你不能把我当成一条狗吧?该咬人的时候,才放出去?

但没了戚志闻的支持,他就什么也不是了,还平白得罪死了陈太忠,可他还不敢跟戚书记表示不满,他心里的郁闷,是可想而知。

今天的会上,陈太忠公然表示,要囤积温度计敛财,陈书记又是平白无故地张牙舞爪了一番,所以他索性就琢磨——你会囤积,难道我不会吗?

撇开个人恩怨来说,陈铁人对自己这个本家的炒作手段,还是相当佩服的,想到陈区长以往的种种业绩,终于是心一横,我也不出卖消息,就是跟着你炒作一把吧。

陈区长炒的是红外温度计,陈书记这点家底,真的是陪不起,所以他就琢磨——你炒你的红外温度计,我就只买体温表了。

“体温表,也会涨价?”陈夫人听自己的丈夫说完,再次震惊了。

“如果陈太忠说得不错,那不是涨价的问题,而是有钱买不到,”陈铁人淡淡地回答,“生产是要有个周期的,我打算把恒北体温表的货全扫了……百分之百的利润,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
其实他这话说得保守了,恐慌状态下的抢购,百分之五百的利润是可以保证的,但是他不能说得再过了——五十万你都敢不吭不哈地拿走,我挣个三百万,你还不得跳起来?

“可是……有风险啊,”陈夫人一听百分之百的利润,就怦然心动了。

“没风险,哪里来的利润?”陈铁人阴阴地一笑,“我这次就跟一把陈太忠的庄,赢了,咱家赚钱,输了……我就当花钱看笑话。”

“可是买这个体温表,你争得过陈太忠吗?”陈夫人又有点担心。

“那货就是个傻逼,只知道买红外温度计,”陈铁人微微一笑,他既然琢磨这个,就知道陈太忠并没有把主意打到普通人用的体温表上——起码这个市场很平稳,没什么扫货的现象出现,“光知道盯着大的,就不知道普通人的需求,才是最大的市场。”

“那我再给你拿三十万,一共八十万,能买多少买多少,”陈夫人一向很相信老公的判断。

“别,万一赔了呢?”陈铁人下意识地回答,未虑胜先虑败,本就是官场不二的法门。

“就算赔了,咱有体温表在手,早晚也卖得出去,”陈夫人一旦明白了其中门道,做决定也是很果决的,“行了,我再支持你五十万,咱凑个一百万。”

“其实一百万的话,能囤两百万的货,”陈铁人开始琢磨其中的细节了……陈太忠这番不负责任的话,并没有传到陈正奎耳朵里——现在的北崇,对陈市长来说基本上就是铁板一块,区政府不用说了,区委也没什么人跟他有联系,可能跟他互通声息的,只是戚书记和陈书记,但是那俩已经有了自己的选择。

但是李强还是很快地收到了消息,对于陈太忠这种奇葩的行为,他简直无言以对,巨中华眼睁睁地看着领导坐在那里愣了足有五分钟,最后才叹口气,“算了,不管是不是他忘乎所以,但是这家伙错的时候很少,你关注一下他的采购量吧。”

这个数量,一开始是大不起来的,这一周全国来的厂家不少,有四五十家,但有不少厂家,其实是没有生产能力的——或者是套牌的代理商,或者是产品开发商。

这么多人频繁出现在北崇,不撞到是不可能的,于是就又有公司相互揭短,说谁谁原本用的是我们的技术,存在个专利问题。

但是撞到是撞到,北崇这边还是有所收获,有三家是能常年生产的,就说咱们按批次来,完成一个批次,再进行下一个批次的交易——没办法,他们必须得小心一点,谁听说过一下要这么多红外温度计的?

北崇的合同,签订得也很苛刻——或者说狠辣,预付款百分之五,货到之后开箱验货,合格就支付百分之八十五,剩下百分之十的质保金,一年内分两次付完。

合同不算太过分,过分的是违约责任,违约方须向对方支付货款的百分之五十做为违约金。

这个违约责任是双向的,但那几个厂家也不满意——万一我们生产上出点问题,不能及时交货,这责任岂不是很大?

但还是那句话,店大欺客客大欺店,北崇的采购量摆在那里——你接受不了条件,那就走人,把单子让给别人。

还有一些红外温度计厂家,是搞定制机的,但主要也是为工业服务,这个价格就有点高,像有厂家表示:监控娃娃鱼苗,散户我不说,你这养殖中心,有我一台机子就够了,其中红外反应异常的点,扫一下就到了,然后你可以读取数据。

多少钱?不贵,也才六十万,不过要是界面想友好一点,那再加二十万,如果是触屏的话,再加五十万。

陈太忠接到消息之后,想一想表示:送客吧,这些货是搞系统集成的,他们说的这些东西,我能让凤凰科委免费送给养殖中心一套。

反正这一周下来,王媛媛都有点承担不住,各种关说是纷沓而至,而且光这些接待费用,都很让她头疼——只要人家来了,样品合格,她就得管吃管住。

相较而言,陈太忠要好一些,他做为交流干部,不便之处很多,但是也有便利的一面,那就是上面领导不好随便打招呼,市里的两个领导不会打招呼,省里的跟他又没那交情。

但是这世界上,没有绝对的事情。

周四晚上,谭胜利来找陈区长,他婉转地表示,这红外温度计的采购,陈区长你这违背了制度:这么大的事情,是不是该搞一下招标啊?

“这个标是不能招的,太耽误时间,”陈太忠很明确地表示,而且他相信,谭胜利应该知道一些内幕了,于是他表示,“疫情面前,时间就是生命……老谭,我很明白地讲,这个红外温度计,最多两个月之后,咱想买都买不到,只能提前买,就这还得担心别人半路截货。”

谭区长不想跟区长谈论事态发展,他明白这是自己的短处,而且他也不否认陈区长的眼界,“但是说疫情,就该是卫生局订货……为什么要林业局采购呢?”

这才是他来的真实目的,合同不能参与,那是没办法了,但是你该让卫生局执行吧?

执行也有好处的,这么大的采购单子,别的不说,只说对方发来货了,卫生局要验货,这验货就有个时间,快和慢是不一样的,检查严格和检查很严格,这也是不一样的……如此,就牵涉到了回款问题——总之,这么大的采购,单单是执行,也不愁别人主动送上好处来。

“非典是果子狸造成的,娃娃鱼养殖,也有林业局一份儿,”陈太忠见这货简直钻进钱眼了,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,不过再想一想,正月十五的元宵节,老谭是大力配合,搞了那么多花灯,就也懒得多计较。

人无完人嘛,能用的顺手就好,于是他又耐心解释一句,“起码目前林业局采购,是名正言顺,引不起多少关注,等事态爆发了……再还给你卫生局也不迟。”

“其实我是无所谓的,就是卫生局的个别同志,觉得术业有专攻,”谭胜利讪讪一笑,“而且我想,计委王主任还是有点年轻,邓伯松那家伙的脾气可不好。”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