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69章 泄露

第四千一百六十九章 泄露

陈太忠听到这话,看一眼谭胜利,淡淡地回答,“邓局长还是挺配合王媛媛的。”

邓伯松没理由不配合王媛媛,计委要采购东西,自己谈合同,最后却是要行局盖章,按说搁给一般的行局,都有点不能接受——尤其是这农林水,是归徐瑞麟管的,而王媛媛的计委,是归刘海芳管的。

但就是那句话,财帛动人心,谭胜利知道执行合同有好处,邓伯松又哪里想不到?

而且这个合同对林业局来说,纯粹是外财,就算不归卫生局,也可以归到农业局,邓局长哪里有不配合的道理?

所以这几天,邓伯松天天陪着王主任接待客人,张口就是娃娃鱼,闭口就是我养殖中心,眼瞅着几千万的合同一份又一份地签,他心里也开心,根本不考虑王媛媛是跟他平级,又是如此年轻的女娃娃。

邓伯松那货,真是就见不得一点小钱,谭胜利心里暗暗地腹诽,想到事态爆发之后,这个执行权就能拿回卫生局,他心里甚至生出一点很不道德的念头——能爆发得早一点吗?

不过今天来,他除了谈这件事,还有别的事情要谈,“局域网的架设,基本上是完工了,大约二十天左右,可以断网割接。”

“要做好充分的测试,”陈区长做出指示,他还待说什么,手机响了,却是那帕里打来的,于是他站起身接电话,“那厅你好,真是罕见的电话。”

“你少扯吧,过年给你打电话拜年,你关机,”那帕里在电话那边笑,“我的手机可是一直开着的。”

“我开着手机也没人拜年。被边缘化得太厉害,只能关机了,省得伤心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这不是回了北崇才敢开机吗?”

“那你还不如不回,在北崇你可是能走一路吃一路,连年货都省了,”那主任在电话那边笑,“我过年是没回,收红包收到手软。”

“哄鬼吧你。”陈太忠才不相信他的话,老那要是不说收红包,倒是有可能收了不少红包。眼下这么说,正经是可能性不大,“那主任有什么指示?”

“一点小事儿,”那帕里笑着回答,他刚才那句红包的话。其实是试探,看陈太忠现在对他是什么态度。

没错,以前哥俩关系好得很,但是蒙艺行情见长,他这个秘书跟着沾光,那主任倒是紧紧地夹着尾巴。不过还是有人心里暗自嫉恨——若我是蒙艺的秘书,岂不是会跟着沾光?

别人的反应,他无所谓。但是他很在意陈太忠的反应——太忠若是这么想,那就真没意思了,当初若不是太忠相让,哪儿有他的现在?

听到陈太忠还是以往那种口气,他心里也轻松一下。那某人在官场基本上就没真正的朋友,他很重视这段友情。

所以他不着急说事。“对了,我帮你跟烟草打过招呼了,三月底你派人过来吧。”

三月份有人大要开,是党代大会之后,第N届人大的第一次会议,重要性不言而喻,所以那主任要北崇卷烟厂三月底过去,不是拖延,而是方便办事,不用白跑路。

陈太忠也知道这个,不过想到马飞鸣和郑文彬都快动了,他就问一句,“蒙老大要是挪地方,你跟着走不?”

“这得看老板的意思,”那帕里可是不敢跟他探讨这个话题,传到老板耳朵里,那还了得?“我是革命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”

“老那你这胆子,真是一如既往的小,”陈太忠很不耻地哼一声,连那厅都不叫了,“老板这次动吗?”

“往哪儿动?”那帕里愕然地发话,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太忠叫他老那,他反倒是好受了一些。

“我听说马飞鸣和郑文彬都要动了,”陈区长回答。

“他俩基本上干满一任了,老板又不是,”那帕里的英雄谱,那是背得真熟,一听这俩名字,就报出了数据,“而且碧空这儿,可是还有个副省的松峰呢,他在能镇得住场子,干满一任很正常。”

碧空不是经济、政治大省,也非边疆省份,但是省会是副省级城市,蒙书记继续坐镇也正常,而且有一句话,那主任没法说——这个局委终是候补的。

“哎呀,不走啊,这可是郁闷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我还指望他来顶马飞鸣的缺呢,这寡妇睡觉上面没人的日子,不好过啊。”

“你干得这么漂亮,还谦虚啥?上面没人还能干成这样,才证明你的能力,”那帕里说到这里,想起了正事,“红外温度计,都是几千万上亿的买。”

“这是有需求嘛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心里犹豫,该不该跟老那说实话。

“娃娃鱼养起来,就是难啊,”那主任感慨一声,“这样,我有个朋友搞红外产品开发的,手里有这个东西,但就是小手工作坊,做不大……”

松峰不愧是计划单列市,除了交通便利,科技研发能力也不弱,又由于这里有大型钢企,松峰大学就接受过红外测温的课题。

那帕里认识的,就是这么一个教授,教授办了公司,也做得出来红外温度计,但是生产速度上不去,而且,面对北崇动辄上千台的订单,他的本钱也不足。

可这教授还不想错过这么大的单子,就要那主任帮着打招呼,“他说了,如果你们需要的量大,他可以技术转让,并且负责指导生产,我给你俩牵个线,成不成的看你的意思了。”

“这个你让他和凤凰科委谈吧,”陈太忠回答得很干脆,想一想,他又补充一句,“许纯良正在全力开发红外温度计。”

嗯?那帕里听到前一句,本来以为是个婉转的拒绝,听到后面一句,他就怔住了,犹豫一下才问,“这是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南边的非典型性肺炎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心说老那的耳朵就是好使。

原来你小子买红外温度计,不是为了养娃娃鱼,那帕里心说这才对嘛,要不然不会太忠大肆购买红外温度计的同时,许纯良还要开发生产。

可是他入耳这个理由,又有点啼笑皆非,“太忠你又开玩笑,那个肺炎我知道,就是难治一点,传染性比较强,不至于你花几千万来预防吧?”

“唉,我说实话的时候,为什么你们总当玩笑呢?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那就当没跟你说了,我这些红外温度计不是光给自己买的,碧空想要买这个东西,又买不到的时候,到北崇来买,我也不挣你钱。”

“咝,”那帕里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对方的话听起来平和,但是描述的现象,实在是太可怕了——想买都买不到……那会是怎样一种惶恐的场面?

那主任的年纪,比陈太忠大差不多十岁,见识过抢购风潮,就是某个相声里说的,醋一买就是一脸盆,酱油一水桶。

尤其这红外温度仪,是个罕见东西,那个教授也说了,每年需求的量不大——所以他就不可能搞厂子来生产这个。

这个疾病,会猛然爆发吗?他不得不慎重考虑这个问题,犹豫再三他才问一句,“你这个判断有什么依据?”

“依据拿得出手的话,我早就通知老板了,”陈太忠闷声闷气地回答,“没办法通知你们,所以我只能大批量购买……我北崇才能用几台?”

依据只是拿不出手,而不是没有!那帕里听得很明白,这就是说太忠手里的依据碍于某些人和事,不便展示,于是他笑着试探一句,“老板现在又进步了,你担心什么?”

“所以我更不能给他添乱,”陈区长叹口气,含含糊糊地回答。

八成是有人想捂盖子,涉及的势力还比较复杂,那帕里听得直接脑补,而且现在没有大面积爆发,事发在南方,蒙老板若是贸然过问,最起码,一个“不稳重”的标签是铁铁的。

他也叹口气,之后笑着发话,“哈,如果消息错误,你北崇可惨了。”

“那最惨也就是一个北崇,大不了我不干了,”陈太忠听得也笑,“蒙老板可不能不干,所以……还是我扛着吧。”

“我能跟老板汇报一声吗?”那主任跟他商量一下,其实两人也知道,这个商量是象征性的——那某人端的是蒙艺的饭碗。

“你要汇报老板的话,那回头来买温度计的时候,顺便给北崇带个项目过来吧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“你就跟蒙老大说,我都赌上自己的政治前途了……全国最年轻的区长啊。”

那帕里挂了电话之后,想一想还是走到隔壁,“老板,我刚接到太忠一个消息……”

蒙艺正在打棋谱,是难得轻松的时候,闻言放下手里的棋子,静静地听那主任说完,好半天才发话,“你怎么看这个可能?”

“太忠爱冲动,但是他做的事情,好像目的性都非常强,”那帕里皱着眉头回答,“没有明确的证据,他没必要买这么多红外温度计……仅仅是猜测的话,他买够自己用的就行了,他又不傻。”

“想买都买不到的话……这种事当然不能乱说,”蒙书记微微颔首,“那你通知那个教授,把生产过程写出来,全省找代工点,调试好,一旦需要,保证三天之内就能开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