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70章 至于吗

第四千一百七十章 至于吗

“可是……”那帕里犹豫一下,才硬着头皮发问,“那太忠的货,不是都要砸在手里了?”

“囤积居奇,他活该,”蒙艺先绷着脸说一句,然后就笑了,“咱可以生产之余,买了他那点存货……都帮他撮合了娃娃鱼项目,还跟我要项目。”

那帕里先是陪着笑一声,然后却叹口气,“可是咱现在做准备……是不是有点针对性?”

“啧,”蒙艺听得咂巴一下嘴巴,心里这个腻歪就别提了。

打心眼里讲,他是非常相信陈太忠的判断的,小陈虽然有时候做事不靠谱,但是小家伙郑重其事去做的事情,都是有自己的道理的。

北崇的落后,蒙书记也知道,小陈肯花这么大一笔钱,去应对一场危机,手里绝对有证据——事实上,想要落实疫情,真的不难,去疫区仔细调查一番,就有结果了。

疫病是新型的,传染性极强,这就够了——当然,这样的消息,一般人也不容易得到,当地肯定会下封口令的,但是真有点办法的人,也不愁打听到。

想到一个偏远山区的小区长,都在默默地、积极地应对可能发生的全国性灾难,蒙艺认为自己身为碧空省委书记,也可以做点准备,无非是随便伸下手。

但是那帕里的提示告诉他:你做准备当然可以,但是,没准就打了谁的脸——真要出现那种现象,牵扯到局委是很正常的。

想不到我走到这一步了,反倒是不如一个小区长能敢作敢当。

一时间,蒙书记觉得有点可笑,又有一点淡淡的无奈,想一想之后,他给自己找个理由——终究是没发生的事情。我不好出手,一旦发生了,那就不是这样了。

这次人大会上,要安排人问一问那边,关于非典的事情,蒙艺找到了另一条途径:他这样级别的领导,身体力行地冲在前面处理事情,也未必是最好的选择。

“那就给凤凰科委介绍过去吧,”蒙艺拿定了主意,“告诉许绍辉的儿子。碧空如有需求,优先供应……不能总找小陈,不惯他毛病。”

那帕里听得又笑。“他还跟我说呢,这是赌上了全国最年轻区长的政治前途。”

蒙艺闻言哼一声,“切,政治前途……他会把那东西看到眼里吗?”

小陈的推测,终究不是百分百的。这家伙这么赌,也会在意政治前途?

时间一天天地过去,在正月二十三,也就是2003年2月23日,北崇订购的第一批五百台红外温度计到货,这批温度计是以一台四千五的价格成交的。也就是说价值二百二十五万元。

当天晚上,区林业局的职工连夜加班,将五百台温度计统统测试一遍。尤其在人体温度附近,他们甚至在测试的水中,插入了水银体温计,校验两者的数值。

区卫生局的一个副局长和两个技术人员旁观了测试。

五百台中,合格四百九十七台。有一台运输途中损坏,还有两台精确度有不够的嫌疑。厂家代表赶忙表示,我马上再运五台备用的来。

这明显就是厂家经验不够丰富导致的,王媛媛沉着脸表示:你当初为什么不多运几台过来?不用五台了,再运十台过来吧。

是啊,邓伯松在一边帮腔,多退少补嘛,你这按着数量发货,不准备点余额——啧,做过买卖没有?

我们是股份制企业啊,厂家代表苦着脸回答,监管得可是紧,一台就四千八,厂里防着我们私卖呢,不给备用的——除非你们出具带公章的文件,而且我还得把不合格产品带回去。

那是你们的事儿……其实你尽管多带,不合格和多余的,你都能带回去,邓伯松绷着脸训对方,你这个态度,让我们怎么给到货款?

卫生局的几个人交换一下眼神——这句话本来是咱们说的,唉,一句话就值不少钱啊。

客大欺店,厂家那边马上表示,明天人坐着飞机就带着货物来,十台?好说!

第二天,区里也没专门等人,而是招来了二十个协防员,和林业局、农业局以及卫生局的人员,由厂家讲解红外温度计的使用方式。

使用方式很好学,但是还有临时故障的处理,这些说起来,差不多就得半天,而且王媛媛深受陈太忠的影响,相信“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”,大家都要上台做一遍。

当天下午,四百四十七台温度计充电,次日一大早,北崇的各个要害部门和路口,就布满了手持红外温度计的检查人员。

这给大家带来了很多不便,消息很快就反应到了市委市政府,陈正奎是后知后觉,他通过组织了解一下,知道南边这个病确实很厉害,就果断地继续不吭声——大家都知道,我一直是不管北崇的。

但是李强就有点坐不住了,他没办法再装聋作哑了,于是给陈太忠打个电话,“太忠,你这温度计不是测娃娃鱼的吗,怎么测上人了?”

“南边非典闹得厉害,反正买了这么多温度计,闲着也是闲着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“非典的初期症状是低烧,用这个测试正好。”

“那你记得跟人解释清楚,省得我为难,”李强听这货说得一套一套的,也就懒得搭理了——你有合适的说辞,我又何必多事?

陈太忠这个说辞,不但应付了市里,也应付了厂家,这一天,又有五百台温度计到货,送货的客车司机都被查了体温。

这个厂家就不干了,说你买这么多温度计到底是查人还是查娃娃鱼,结果负责测体温的协防员待理不理的,人也查,娃娃鱼也查,这是我们买货呢——你懂不懂啥叫买方市场?

这个事件不是孤立的,又有两起送货车被查之后,消息渐渐地传开了,红外温度计的厂家开始考虑,这北崇人买温度计,到底是要干什么用。

不过这个消息封锁得很死,连协防员们都是只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——他们知道,体温超过三十八度三的人,就要带上口罩,将人扣下,非典二字是没人提起的。

在这一点上,连戚志闻和陈铁人都保持了很好的沉默,陈书记正忙着在朝田扫货,而戚书记想的却是,我先坐视一阵,陈太忠的预测准了,我不会损失什么。

若是预测不准,区政府砸在手里的货就成了天大的笑话,我如果提前泄露了消息,政府压的货不多,错误可以挽回的话,党委就不方便大做文章。

但是厂家还是有人猜到,北崇这边的预防,是针对着南方的非典去的,这个猜测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,因为在阳州甚至在朝田,都没受到这样的待遇,反倒是在小小的北崇出现了。

陈太忠并不在意厂家的猜测,既然已经开动,那就是能抢多少货抢多少货,同时预防就要抓起来了——不能为了抢货,忽视了疫病蔓延的可能。

至于说有厂家可能中止供货,他也不在意,我定的货那么多,你舍得丢掉这么大的单子,那就别供货——等哥们儿闲暇了,还要去外省追你的违约金。

他分析的一点没错,厂家猜到了一些,但疫情没有爆发,眼前又是这么大的单子,谁舍得丢?他们能做的,就是拼命打听内幕——如果有铁证的话,就要马上考虑扩大生产线了。

但是这个铁证别说一般人了,就是陈太忠本人也拿不出来。

一家小公司的副总专程赶到北崇,被自家的红外温度计测了体温之后,他四下打听,发现个问题,体温超过三十八度三的人,被北崇人带走了。

带到哪里去了呢?副总细细打听,才知道人是被带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小山包处,临时搭着几十顶帐篷,其间有带着大口罩的医护人员出入,旁边三四百米远处,正在砌屋子。

这里已经关了二十来人,北崇人的解释,就是这些人可能感染流感了,区里把人带到这里隔离,免费治疗,还管食宿——治好了就可以离开。

陈太忠对非典的记忆,并不是很多,而南边那里,能得到的数据也不多,病毒样品之类的更是没有,他又想低调,就只能先把体温高的人聚拢在一起,按感冒治疗。

治得好的人就可以走了,治不好的人,如果情况没有恶化,一周之内体温能降下去,也可以放人。

这个副总还待走近看,被戴着口罩的迷彩服拦住了,“你不要走了,这儿是治传染病的。”

“什么传染病,这么大张旗鼓的?”他就想套一套口风。

“不知道,大小便还要消毒,”这个协防员态度还不错,一指一百米多米处一个小坎,那里一个白衣工作人员,正戴着防毒面具,拿着一根棍子,在一个大白塑料桶里费力地搅拌着。

这就是陈太忠对非典的所有回忆了,粪便都要彻底消毒,据说在非典最高峰时,这种搅粪的活儿,一百五十块钱一天,都雇不满临时工,一个是危险,一个是味儿特别难闻。

还真是当非典预防了?副总心里觉得有点可笑,至于吗?

对陈太忠来说,至于!花上几百万搞预防,总比区里出现一起案例要强——这玩意儿的传染性太厉害了,不能有侥幸心理。

PS:

送老人入土,更新没能准时,这两天基本没时间睡觉,明天可能也不会太准时,请大家体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