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75章 藏龙卧虎

第四千一百七十五章 藏龙卧虎

郑文彬对北崇的红外温度计的态度,跟蒙艺的态度截然不一样。

蒙书记一开始想的是,我能自己制造的话,到时候没多有少收你陈太忠一点破烂,也算对得起你给我这个消息,但是郑书记想的则是,一旦真的市面上没货,我最少也能从北崇拿两到三千台。

这个态度就体现出了差异,蒙艺是相对激进一点,首先想的是自己参与并解决问题,而郑文彬想的则是,我不掺乎,但是要先把后路保障了。

这并不能说郑书记的情商比蒙书记高,事实上,蒙艺听了那帕里的话之后,很短时间就做出了判断,但是郑文彬有大把时间细细思考——红外温度计供不应求的话,那会是出现了什么事情呢?

郑书记时间多,考虑的就细,尤其是非典出现在首都,一旦爆发,可能涉及的敏感人物实在太多,那他就退而求其次,先图保住后路。

——就算不爆发,对他这个局委来说,几千台温度计也不算什么,所以他一开口就把单子下了:正经是我的货放在你那儿,也不招人眼球。

当然,必须指出的是,碧空因为有松峰这么个城市在,就敢惦记自己生产,可海角没这个底气,技术水平就上不去。

既然不能自己生产,提前外购的话,针对性又太强,郑文彬自然会选择北崇做为退路,所以说郑文彬和蒙艺不同的选择,固然跟他们个人风格有关系,但也受限于自己地盘的特色。

没过几分钟,黄汉祥将电话打了回来,“小陈说了,目前北崇只查体温高的。但是一旦被隔离治疗,除非明显降温,否则最少七天的观察。”

“小小的北崇这么搞,是不是有点胡闹?这费用可少不了,”郑文彬问一句。

“北崇发展得很好,他还没到孤注一掷赌前途的地步,”黄汉祥听到这话,就有点不满意了,“我顺便帮我家老三订了五千台。”

“那我也是关心他嘛。”郑文彬哼一声挂了电话,他跟黄家老三走得更近一点,也知道黄老二是个没心眼的,不怕这么表示。

姜丽质的建议书,是今天早晨交上去的。分管厅长周美琴看到这个建议书,是十分的不爽,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——你们搞清楚自己的工作范围了吗?

周厅长是今年才上任的,以前她是省儿童医院的院长,卫生厅一个副厅长退了,按说未必轮得到她惦记,但是退的这个是个女厅长。分管的也是妇幼保健和卫生这些,按惯例,上来的也得是个女性干部,所以她就上任了。

对于妇社处的处长。她也算了解,但这个建议是一个叫姜丽质的女孩写的,于处长只是附上了名字,周厅长就没兴趣再看下去了。

于是她将这份建议随手丢给自己的秘书。“发回去,让她们做点正经事。不要整天胡思乱想不务正业……非典不是咱们要考虑的。”

不成想下午一上班,就接到了大厅长的电话,通知来院长办公室开紧急会议,周厅长赶到的时候,另外两个在厅里的副厅长也赶到了。

厅长很干脆地表示,前两天有非典病人在海角过境,还是个美国人,跟我省一些人有过接触,目前在首都接受救治,此事引起了郑书记的高度关注,并通过与会的卫生厅副厅长何瑾转告,希望咱们高度重视。

何厅长是医科毕业,却到农村干赤脚医生,活人无数知名度很高,曾是青年突击手,早早就是全国人大代表了,郑文彬通过他来转告,走的不是正规途径,但也不可小看。

“何瑾同志在开会,这个事情暂时就是……美琴同志抓起来吧,”大厅长扫视一下,点了周美琴的将,没办法,何厅长正是分管疾控的,“大家都要积极配合她的工作。”

还有就是,郑书记向何厅长指出,接触过美国友人的,建议隔离观察三天——恒北的北崇就搞得不错,那个美国人差点让北崇人扣下。

周美琴听得登时傻眼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会议一结束,她匆匆地回到办公室,抬手给妇社处打个电话,“于处你过来一下。”

于处长分分钟赶到,周厅长大致说一下刚才的会议内容,“……水利厅那边,是厅长做工作去了,对于这个非典的防控,咱们要拿个章法出来,上午那份建议书,再拿过来我看一看。”

“我给了小姜了,”妇社处处长苦笑着回答,“她下午没来上班。”

“她有什么事儿?”周厅长一听,眉头就是一皱,到点了不上班,这算怎么回事?

“好像……她父亲身体不是很好,”于处长也不能说小姜经常就不来上班了,她跟姜丽质接触了时间不短,知道小姜很多亲戚都是厉害无比,小女孩儿又与人为善,等闲不招惹人,做处长的根本就不敢计较。

“你打个电话,让她过来,”周厅长很直接地指示。

“她父亲是省高管局局长姜梦龙,”于处长很无奈地回答,同样是副厅级别,周美琴在姜局长面前,还真不够看的,“她爷爷是姜省长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周厅长觉得自己的脑袋在瞬间就胀大不少,都说省级机关里藏龙卧虎,她还真没想到,小小的妇社处里就藏着这么一尊大菩萨。

而她在第一时间就将这个女孩的建议书打了回去,并且冷嘲热讽了一番,现在厅里却是要她负责非典防控,而女孩儿又没在单位……这真是愚不可及。

不过,死了张屠夫,也不一定要吃带毛猪,下一刻,周美琴收拾心情,“据郑书记的意思,阳州北崇那里的防控做得不错,咱们考察一下是很有必要的。”

“那最好还是叫上小姜,她跟北崇的关系很不错,”于处长面不改色地回答,心里却是在暗自苦笑——你想避开小姜真的很难啊。

她还真是无所不能了,周厅长听得火起,“那她不回来,咱们就什么事儿都不用做了?这可是郑书记高度关注的事情……涉及到了整个海角的非典防控。”

她给你写了建议,让你打回来的嘛,于处长手摸下巴,“她跟郑书记也有关系……您没觉得,她才一写建议,郑书记就高度关注,这是巧合吗?”

这其实是她猜的,事实的真相是:小姜跟自家的处长说过李思怡一案,后来不小心说走嘴,说把郑文彬的秘书谢思仁都叫到了现场。

“嗯?”周美琴眼睛一眯,登时就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之后才反应了过来——小姜真要是郑文彬支持的人,再给她个胆子,她也不敢叫真。

然后她想一想,这样年纪的女孩儿,居然能准确地误判非典的发展,身后说不定还不止郑文彬,于是她感触颇深地点点头,“小姜是个人才啊,我走眼了。”

“小姜活得挺单纯的,”于处长点点头,她能明白周厅长的感觉,事实上,有这么个下属,做领导的真的感觉很无力,她甚至知道,姜丽质的关系不止这些,不过还好,小女孩真的很单纯,“很好打交道。”

“哦,那你把她的电话给我,”周厅长终于决定,正视这个女孩儿。

而此刻,姜丽质正在公园里浇树,前两天她在植树节的时候,跟朋友们栽了一批树苗,单位里没什么事,她就过来浇树,猛地手机响起,她接了起来,“你好,哪位?”

“小姜?你好,”电话那边传来个清脆的声音,“我周美琴,你搞的那个建议书……很有些建设性的意见,你放在哪儿了?”

“能全省执行吗?”姜丽质听得精神一震,“我觉得非典爆发,就近在咫尺了。”

“你的眼光不错,起码目前来说,非典已经对整个社会造成了巨大的潜在威胁,”周美琴轻笑一声,“你能回来谈一谈吗?”

“您能重视,那我太高兴了,现在就往回赶,”姜丽质压了电话。

周厅长无语地看一看压断的电话,又看一眼面前的于处长,轻笑一声,“真是很单纯的小姑娘……我喜欢她的性格。”

你是喜欢她身后的各种背景,于处长笑一笑,“她可是我们处的业务骨干,周厅不是要挖墙角吧?”

“能者多劳嘛,”周美琴笑着回答,心说你想独霸姜丽质,那可不行,“她的思维很开阔,加点担子也是应该的。”

明明你上午还打回她的建议书的,于处长悻悻地撇一撇嘴:我刚才好像……说得有点多了。

海角的反应,算是快捷的,第二天,卫生厅的大巴就开到了北崇,学习北崇的相关防护经验,周厅长也被红外温度计扫了一下,不过她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觉得这样测温是很好的。

他们在北崇学到了不少经验,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北崇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收治到一个非典病人,只能说是……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吧?

不过北崇这边没患者,首都的患者激增,吴言父亲曾经做过手术的602医院,当天激增六名疑似病例,其中四名已经确诊。

真正的山雨欲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