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76章 谣言四起

第四千一百七十六章 谣言四起

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,两会依旧是媒体的宣传重点,不过有些关注到形势的主儿,开始采用新的方式,来宣传这一场灾难。

荆紫菱为此而苦恼,非常不幸地躺枪了。

小荆总也是与会代表,她的搜索引擎办得非常成功,加之年轻貌美,是天南人民的骄傲,再加上她身后有天南两老的支持,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天南的全国人大代表。

但是就在此时,网上关于的传言激增,这个时候,网络虽然是被赋予了“眼球经济”的概念,却还真的没有什么幕后推手集团,也没有多少危言耸听的真相帖——除了那些带有明确政治目的的团体,比如说圈圈啥的。

大多数时候,偶尔有人会在聊天室说一下,我家邻居、我同学、我朋友啥的,得了——这个是很可怕的,可惜国家不重视。

不过传来传去,终于有人以自媒体自居,发出了惊天的真相——已经全国性蔓延,死了好几万人,只不过你们都被蒙在鼓里。

这种谣言是很可恨的,但是后来大家分析,问题的根源,还是出在政府的信息不透明上,所谓的自媒体,其实是逼出来的——高层争斗的真相,媒体可以不报道,但是涉及到老百姓自身起居安全的事情,最好还是透明一点。

有人嫌你信息不透明,所以他就索性伪造谣言,当然,最初的动机,可能是好的。

然而,自媒体一旦不受监督。再加上网络推手和水军之类的,迅速沦落到人人唾弃的地步,这也只能说是——舆论真的是阵地,你不占领,自有别人去占领。

但是这也从侧面证明,那些为博眼球而存在的媒体,堕落起来真的太快了——就像新华北报,为了利益可以无所顾忌。

这些话就扯得远了,镜头拉回眼前。荆紫菱的千百度搜索引擎,因为这个真相贴而被封了两天,对外宣称,则是千百度的搜索引擎服务器出现了问题。

最为残忍的是,北崇的检测。也被人拿来说事,有人说北崇花了五个亿购置各种设备,还有人信誓旦旦地说,北崇那里已经修建了十几个“村”——大批的病人被直接关押进去,然后彻底隔离,就像解放初搞的“麻风村”一样。

这个谣言是比较恶毒的,虽然外界的风言风语。并不能左右组织的意图,但是北崇最近在大笔花钱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所以就在千百度服务器故障的第二天,中央纪律部门和省纪检委的同志们。在市纪检委的陪同下,来到北崇调查,同行的还有安全部门的同志。

他们来之前并没有打招呼,所以在干部培训中心下车的时候。两名协防员走过来,要拿红外测温仪测体温。市纪检委书记古伯凯见状冷哼一声,“这是中央来的首长,谁给你们权力检查他们的?让开!”

“古书记,那你给陈区长打个电话吧,”一个协防员认识古伯凯,所以他苦笑着表示,“我一个月才挣三百来块钱的小人物,您别跟我计较。”

“北崇还是不是的天下了?”一个中年男人恼了,背着手走过去,不怒而威地发话,“我是省纪检委的,你俩是自己走开,还是等我们动手?”

“首都已经是疫区了,中央来的更要检查体温,”协防员听他这么说,反倒是豁出来了,“我是在执行区政府的命令,你可以动手,但是别指望我不反抗。”

“嘿,简直成了独立王国了,”省纪检委的同志气得笑了起来,他对北崇原本是没什么成见的,但是他习惯了享受特权——我省纪检委的干部下来,身后还跟着中央纪检委的领导,你一个小小的联防队员,也敢呲牙咧嘴?

他才待指挥省国安局的同志抓人,一个中年黑瘦眼镜男发话了,“行了,查就查一下吧,入乡随俗嘛。”

此人正是中央纪检的傅主任,此次调查,以他为首,他都这么表示,旁人也就不计较了,静等两个协防把大家检查一遍。

检查完毕,傅主任也没着急离开,而是伸出手来,“这个小同志,你这个温度计能不能给我看一下?”

协防员也知道,此人是一行人之首,于是双手将温度计递过去,嘴里还交待一句,“您小心点,这好几千块钱呢。”

傅主任点点头,又跟协防员交流几句,学会了用法,还亲自测试一下,然后交还给对方,笑着点点头,“挺有新意的,到底几千块?”

“这我们就不知道了,反正挺贵的,”协防员笑着回答,目光中带着些许的警惕——有中央首长,又有省市纪检委,问红外测温仪的价格,他就算知道,也会说不知道。

“这么贵,怎么你俩一人一个?”傅主任笑眯眯地冲另一个协防员努一努嘴,那位的测温仪没拿出来,但是身上别着一个,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“这是双保险,”这位协防员笑着回答,“一个是防仪器突然故障,一个是万一顾客有异议,我们可以拿那个再测一遍,尽量通过说服,让对方接受结果。”

“仪器经常故障吗?”省纪检委的那位发问。

“不经常故障,”协防员对这位干部没好印象,听他问得恶毒,索性结结实实还一句,“我还没听说类似的例子。”

傅主任也不跟小人物计较,而是转头看一下古伯凯,“先通知戚志闻同志吧。”

这就是调查的程序,哪怕是区政府做的事情,也是先找区党委了解情况。

戚书记也没想到,居然有中央纪检的人上门,接到消息之后,匆匆赶了过来。

听说对方调查的是北崇的防控事宜,他果断决定,先将自己摘出来,面对来自中央的纪检工作人员,他是一点顺风车都不想搭了。

所以他强调,在书记会上,自己和陈铁人同志是反对这个事情的,尤其是区政府的预算太高,真的是骇人听闻,怎奈政府方面一定要推行,用的也不是财政拨款,党委没有太好的反对办法。

他甚至表示,我曾经向市里一些领导多次反应过这个问题,适当地预防,是可以理解的,但是不能毫无止境地乱花钱。

戚志闻的态度再次转变,不过基本上,他是实话实说,尤其对于那些“集中营”的传言,他很不屑地表示——这种造谣手段,实在是太低级了,北崇到目前为止,还没发现一个患者。

北崇发现的、唯一一个确诊了的患者,还是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收治,将其驱赶走了。

找戚志闻了解完情况之后,就是找陈太忠了,陈区长一听又是中央纪检的,真是腻歪透了,“咱隔着电话说,不行吗?”

“还是当面谈吧,”傅主任还真是好涵养,并不计较对方的冒犯,不过他终究是中央出来的,说话绵里藏针还是没有什么问题,“一次能谈清楚,你省心,我们也省心。”

陈太忠不得已,放下手里的事儿赶来区党委,此次纪检委来人,也没有什么咄咄逼人的气势,开门见山地表示,我们就是调查北崇防治的一些事情。

傅主任大致问了一些问题之后,就问起了北崇的资金来源,关于这个,陈区长也不怕说,许纯良给的那点钱不值得一提,主要的资金来源,就是普林斯公司的借款,和香、港博睿投资咨询公司的借款。

凯瑟琳的借款还不算太多,只有六个亿,博睿那里是大头,足有十个亿出头,所以在建设油页岩电厂、清阳河水电厂和苎麻厂的同时,北崇又囤了价值五个亿的煤炭和苎麻,还有足够的余款大搞基础设施建设,支持农业项目,同时搞防控。

傅主任默默地听着,也不多问,最后才问一句,“博睿的投资,是否是凤凰科委还的钱?”

理论上确实是这样的,科委还钱,北崇才能借钱——这些其实都是陈太忠自己的钱。

而凤凰科委在短短的三四年里,就能还得起十个亿,这是相当了不得的,虽然其中的近三亿元,是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还回来的,但是剩下的那七个亿,搁给一般地级市的行局,谁还得起?

也就是凤凰科委,有疾风电动车厂,有素凤手机厂,有房地产公司,跟交通和移动也有密切的合作,开发出了一系列的高科技产品,还清了借款,还落下了老大的身家。

不过陈太忠不打算确认这个问题,他警惕任何可能的陷阱,“凤凰科委是还钱了,但是博睿公司内部的资产运作情况,我并不是很清楚。”

博睿地处特别行政区,傅主任的问题,总是有些说道的——那里的各种政治势力很复杂,大家懂的。

听陈区长这么回答,他也没有在意,而是盯紧了最终的目标,“到目前为止,北崇已经有多少台红外测温仪到货了?”

“现在的数量,我不是很清楚,”陈太忠先是含糊地回答一句,但是,他并没有逃避问题的意思,“截止昨晚十点,应该有一万五千余台。”

“一万五千余台,”傅主任轻声重复一遍,然后眼睛微微一眯,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,“陈区长,北崇加上外来人口,也才二十万出头,你能告诉我,为什么要准备这么多台测温仪吗?”

PS:??更新到,月底了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