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77章 何为重要

第四千一百七十七章 何为重要

陈太忠很不想回答傅主任这个问题,拿公家的钱做人情,总不是什么好事,虽然他不是白送,还想得点好处,虽然这钱原本就是他自家口袋里的。

所以他咳嗽一声,“我肯定有我的想法。”

“你当然有自己的想法,”傅主任眼皮一耷拉,抬手去摸烟,还递给他一根,“我们想要了解的,也是你的想法。”

“我有烟,”陈太忠一抬手,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烟来,抽出一根,根本无视对方的那只手,“你确定一定要了解吗?”

“这是我们的调查目的之一,”傅主任缩回手来,将那根烟叼在自己的嘴上,旁边有人给他点着了火。

“我认为,非典早晚会猛烈爆发,”陈太忠淡淡地吸一口烟,“所以我的所作所为,是基于这个判断之上,做出的决定……想必你能理解。”

“嗯,你继续,”傅主任点点头。

“而红外测温仪,是非常小众的产品,生产量也上不去,一旦爆发的话,北崇想买都买不到,”陈太忠细细地解释,“不光北崇买不到,可能一些大城市都买不到……有价无市。”

“唔,”傅主任点点头,又吸一口烟,没有说话的意思。

“既然有价无市,那我就要多买一点,北崇确实用不了这么多,”陈太忠说到这里,有意顿一顿,看对方是什么反应。

傅主任这次连点头都省了,倒是戚志闻在旁边嘴角**一下——用不了还买,唉,一个囤积居奇是跑不了啦,你真当中纪委是吃素的?

陈太忠见对方没有反应,就继续说下去。“首先呢,你应该承认,我这个订单,是刺激了生产……这也是为我这个假设服务的,一旦非典爆发,社会需要红外测温仪。”

傅主任微微颔首,却不肯多说一个字——红外测温仪确实不错,但是社会是否真的需要,那就很难讲了。他无法贸然表态。

“所以我多买一点,一来是催发厂家的生产能力,二来就是做人情,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“我的成长过程中。离不开诸多领导的培养和支持……他们买不到产品的时候,就是我感谢领导支持的时候。”

好像你一点都没有囤积居奇的打算,戚志闻听得真是有点无语——但是你讨好领导,也是有幸进的嫌疑。

“是这样吗?”傅主任眉头微微一皱,“你打算感谢哪些领导?”

“首先我要感谢马飞鸣书记,”陈太忠伸出右手,先扳倒大拇指。“没有他的支持,北崇发展不到现在的样子,非典威胁到恒北的话,马书记要多少台测温仪。北崇不会眨眼的。”

你们是垂直的上下级关系,这有什么可说的?傅主任心里冷冷一笑,你就算白送仪器给马飞鸣,人家随手批你一笔巨款。还能亏了你?“还有呢?”

“还有海角的郑文彬郑书记,他一向很支持凤凰科委的发展。”陈太忠扳倒了食指,又点出一个重量级人物,“而且清阳河的开发,是海角和恒北共同完成的,昨天郑书记在百忙之中打电话,希望北崇帮着订一些测温仪。”

咝,傅主任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要是单说马飞鸣,问题还不是很大,毕竟那是恒北的书记,征用北崇的测温仪是正常现象,但是再加上郑文彬,这事态就太过复杂了。

要知道,这样算来就是两个局委了,买上几千万的温度计,卖两个局委人情,划得来的。

“还有磐石省的黄和祥书记,也希望我代购一些,”陈太忠耸一耸肩膀,“他们都是领导,不沾这些事,但是总得有人跑腿办事。”

尼玛,哥们儿还真的是干脏活的料,说这话的时候,他非但没有得意的感觉,反而觉得心里的忧伤逆流成河。

“呃儿,”傅主任禁不住打个嗝儿,合着还有候补局委的份儿?

要知道黄和祥这个局候补,在其他人眼里,一点不比局委差,不但足够年轻——比另一个局候补蒙艺还年轻两岁,关键是背景也足够强大。

“你如果不信,可以挨个证实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其实还有一些其他领导,也比较相信我的判断。”

“这些领导若是消化不了你北崇的存货呢?”有人提出一个较为尖锐的问题。

“总有缺货的地方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你们别总盯着我囤货,一旦非典爆发,我算是把生产力提前释放出来了……谁给我发奖金?”

“嗯,我们的调查,也是为了还自己同志的清白,”傅主任点点头,然后站起身来,“我们能去看一下隔离点吧?”

“那一起去看看吧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站起身来。

戚志闻看到如此情况,真是恨得咬碎了钢牙,陈太忠明显地表示出囤积居奇的意思——只说卖人情,那也是囤积居奇,你们中纪委就视而不见?

别说,傅主任这一干人,查的还真不是囤积居奇,他们来调查,是因为北崇的主要资金,来自于美国的公司和香港的博、睿,很容易让人产生出一些不好的联想。

所以中纪委的调查,是针对北崇的囤货,是否有外界因素的干扰,以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——境外的敌对势力,不可能放弃这个机会。

而陈太忠毫不犹豫地点出了三个局委或者局候补的名字,傅主任马上就明白,这个调查没有必要继续了,首先那三个人他也惹不起,其次,他已经知道答案了,陈太忠很明确地表示:我囤货就是为了送人情。

所以戚志闻以为中央纪检的同志会查陈太忠囤积居奇,那真是天大的笑话。

别说有这三个局委的因素,就算没有这一层,就算陈太忠当场承认,北崇打的主意是倒卖温度仪赚钱,只要跟境外势力没什么关联,调查也就到此为止了。

当然,陈区长要直接承认倒卖的话,接下来就要自证跟境外势力无关了,眼下既然有送人情的因素,这个步骤就省了。

中央来的人,操心的都是大事儿,这种明显违规的小事,人家连过问的兴趣都没有——不带这么糟蹋中纪委的。

隔离点也没什么好看的,帐篷还在支着,不过旁边的小楼已经盖起了三层,要封顶了,不到一个月时间,连打地基带盖楼,还是三栋三层小楼,这个速度也是相当惊人了。

傅主任找了两个医护人员问话,大致了解了一下这里的流程,又拍了几十张照片,就带着人离开了,然后又去看林业局仓库内的红外测温仪。

一万多台测温仪,听起来不少,摆在那里看也没多少,就在这个时候,王媛媛赶到了,将一个厚厚的文件袋递给了陈区长。

这就是跟各个厂家签订的合同的复印件,陈太忠想的也有点偏差,他觉得中央纪检来查,肯定要查经济账,所以他积极配合——哥们儿不怕查。

傅主任旁边的跟班接过文件袋,当众打开——省得大家怀疑这里面装了什么其他东西,抽出两份文件来,递给领导。

领导随手翻一下,发现是供销合同,不做声递了回去,这真是很扯淡的玩意儿,谁有心思管你这个?可他嘴里还得说,“太忠同志有心了……收好了,带回去。”

当天晚上,区党委和区政府都想傅主任吃饭,傅主任表示一句,“吃饭就不用了,具体情况我们也了解了,你们北崇这么对待非典合适不合适,我们不好说什么,但是我们希望……大家在做事的时候,尽量低调。”

这就是调查告一段落了,说起来,左右不过是谣言引起了一些领导的关注,他们来了解一下情况,好向领导汇报。

“我们本来也就没宣传,”陈太忠听得火大——这一天又这么耽误了。

“总是人言可畏,”傅主任轻声嘀咕一句,他真是有公事在身,代表了中央纪检的形象,又跟对方结下了点因果,如若不然,他是很愿意交好陈太忠的。

所以他这算是个善意的提示——对组织来说,人言并不可畏,查清楚了,领导知道你是无辜的就行,但是你既然做地方官,注意一下口碑还是很重要的。

“人言可畏,谣言并不可畏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敢给我北崇造谣,这些人我要查清楚,抓回来的……我没招人没惹人。”

“你这脾气,什么事儿都计较,计较得过来吗?”傅主任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组织来调查了,何必跟那些人计较?”

“不计较,就是助长谣言滋生的土壤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舆论监督我是欢迎的,但是一直以来,对待那些不负责任的言论,我从来不会客气……谁能保证,他们不是别有用心?”

“啧,”傅主任摇摇头,陈区长都往阴谋论上靠了,他也就不便再说什么,心里却是暗暗感叹,小伙子真是年轻气盛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来人就离开了北崇,什么话也没留下,不过在第三天的下午,省纪检委的人又杀了回来,市纪检委还是古伯凯陪同。

陈太忠接到古书记的电话,禁不住大怒,“伯凯书记,你们把我们北崇当成什么了?”

“这次是邻省的举报,”古伯凯苦笑一声,“说咱北崇大量囤积体温表……是体温表,不是红外测温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