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78章 扯旗和躺枪

第四千一百七十八章 扯旗和躺枪

陈太忠赶到戚志闻办公室的时候,除了古伯凯,屋里还有四个外人,有一个中年人,是上次省纪检委的来人,他心里嘀咕一句,你丫真不嫌累啊?

古书记见他进来,冲他点点头,“我代表市纪检委,向北崇区党委通报一声,北崇区委副书记陈铁人,涉嫌非法倒卖物资,严重影响了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,引起了海角省的强烈不满……希望区党委能积极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。”

“我支持调查,”陈区长一听,是查陈铁人的,那心里真是要多开心有多开心,他不是整不了陈铁人,但是通过正常途径不作弊地整人,他还是力有不逮——起码他是不想为收拾这个人,花费太多心思。

可这个人的存在,让他感觉很恶心的,现下有人肯出手收拾,他真的很高兴,于是就看一眼戚志闻,“戚书记想必也是这样认为的。”

“我来北崇时间不长,对陈铁人同志不是很了解,”戚志闻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对上级组织的意图,我无条件支持。”

“那你们看一下材料吧,”古伯凯将两份材料递到了戚志闻和陈太忠手中。

陈铁人委托他的弟弟去朝田扫货,但是体温表这种东西看似大众,也不是很大众,他通过批发商,花了二十万,扫了三十几万支的货,就引起了一些人的警觉,朝田总共才五百多万人,民间在使用的温度表,不会超过两百万支,而每年的自然损耗,也就是六七十万支。

短短的半个月,市场就吃掉了一年二分之一的体温表。这自然会引起别人的警觉,于是就有人琢磨:这是出什么事儿了?

陈铁人的弟弟见势不妙,于是就转战绕云和通达——这俩省会离北崇,比朝田更近。

他在绕云没啥关系,只收了十万出头的货,而通达有个体温表生产厂家,他直接下了五十万的单子,买断了这厂子半个多月的产品。

到了这一步,陈书记准备的一百万。就花得七七八八了,正琢磨着该怎么高价卖出去,猛然间,海角那边传出消息——非典进了海角啦。

这还是奥观海那一事件的延续,几个水利厅的干部被隔离了。而消息一传出去,就引起了惊天的恐慌,整个海角开始抢购口罩、84消毒液和板蓝根,连醋都卖脱销了。

体温表自然也是抢购的对象之一,批发七毛、零售一块钱一支的体温表,被卖到了三块钱一支的天价。

这还不算最暴利的,批发六毛多一个的口罩。涨到了十块钱一个——体温表只是测试用的,口罩可是防护用的。

陈铁人的弟弟雇了几个人当街叫卖,体温表两块五一支,结果卖了没多久。绕云的城管赶到,当场就查扣了三万多支体温表,还要把人带走——你们这是扰乱市场的行为,发国难财。不应该。

这几位拼死逃脱了,然后不多久。就看到被查扣的体温表,在不远处三块钱一支发卖,大家只能扼腕长叹——没办法,客场就是客场,主场优势是没法比的。

吃了这么个亏,陈铁人的弟弟也学乖了,不走零售了,直接走批发,一支一块五,十万支起批——按批发价七毛来算,这也是翻倍的利润。

但是十万支就是十五万,有些人没这么多现金,就觉得这个商家有点狗眼看人低——尼玛,你不让我挣钱,大家就都不要挣钱。

而绕云和通达、朝田,离得都不远,绕云发生抢购,通达和朝田没用了俩小时,就收到了消息,也都开始了疯狂的抢购。

三个城市一疯抢,口罩、消毒液和板蓝根之类的倒好说,这是防护用品,很多人手里有点货,但是囤积体温表的,就只有陈铁人一家。

通达和朝田也就算了,只是恐慌性的抢购,但是海角,那是真正可能有人非典了,抢得才凶,于是就有人举报——有人囤积温度表。

而海角的非典防范,是郑书记亲自关注的,所以警方体现出了极高的效率,用了不到十二个小时,就将陈铁人的弟弟抓获,当场查获体温表四十余万支,价值三十万元。

陈铁人的弟弟还有点骨气,没有那么快崩溃,但是他的身份证被海角警方查获,顺藤摸瓜就找到了阳州。

听说是北崇人囤货,海角警方琢磨一下,通报了恒北,至于恒北抓不抓人,怎么抓人,海角没有明确的要求,只是希望不再出现这种事情。

恒北现在体温表也涨得厉害,警方就考虑调查一下,看北崇是否还有囤积的体温表,不成想一了解情况,才知道倒卖体温表的那位,有个哥哥是北崇的纪检委书记。

于是省警察厅也懒得多事,直接将情况反应给了省纪检委——海角警方很愤慨,可是我们也不知道如何处理。

好死不死的是,省纪检委刚从北崇调查回来,有个干部还被当地人呛了,心里正一肚子火呢——而且中央纪检离开的时候,也没说北崇就算过关了,傅主任压根儿什么都不说。

在这位同志的主张下,省纪检委二下北崇,疫病期间囤积物资,这没有明确的罪名,但是可以套用的罪名很多,而且陈铁人的弟弟目前说不清楚,囤积体温表的资金是哪里来的。

要说陈书记这本省采购,外省销售的策略还是不错的,虽然偶尔会吃点小亏,比如说被城管或者警察没收货物,但是风险也相对较小。

然而,遇上一心找碴儿的省纪检委,这就是他的不幸了,事实上,省纪检委想借查他,牵扯到陈太忠身上——就算陈区长背景深厚,纪检委扳不动,但是北崇你能花这么多钱买红外测温仪,想必不会在意多花一点小钱买平安……嗯,大家懂的。

所以说,陈铁人书记完全是躺枪的节奏。

不过这个省纪检委的王主任,说话还是很冠冕堂皇的,“海角警方和纪检监察部门非常愤怒,严重影响了兄弟省份之间的感情,所以必须要严查,希望大家理解。”

他这是要下狠手的节奏,为了防止有人反对,扯了海角省的大旗做虎皮,事实上大家心里都有数,兄弟省份的意见真的是可有可无——有用的时候很重要,没用的时候,可以不加理会。

看到陈太忠和戚志闻毫无异议地点头,王主任心里冷笑:大家走着瞧。

喊人的电话,是戚书记亲自打的,陈书记虽然知道纪检委又来人了,却是没有想到,自己是被调查的对象。

所以,他是抱着看戏的目的来的——前天中纪委的人来过,这次十有八九是那次事件的延续,虽然弟弟在海角被抓,令他有点烦躁,不过最多也就是罚点钱,早晚是要放人的。

当他听到省纪检委的同志表示,你跟我们走一趟的时候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于是愕然地看向古伯凯,“古书记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你也是干纪检监察的,”古书记面无表情地发话,他其实跟陈铁人的关系还可以,但是遇上这种大事,只能打官腔了,“相信组织就行了。”

“可是我什么也没做啊,”陈书记按捺不住心中的惶恐,正因为他是纪检委的干部,才最知道“相信组织”这四个字有多么的扯淡,“能说为什么让我跟着走吗?”

“该你知道的,你早晚会知道的,”王主任哼一声,“跟我们走吧,配合一点。”

“能给家里打个电话吗?”陈铁人嘴角**一下,沉声发问,他这不光是申请,也是试探——看对方的态度,揣测事态大小。

“到地方再说吧,”王主任淡淡地回答,他在来的时候,其实已经了解到了,陈铁人和陈太忠不是一伙儿的,按说没必要这么发狠把人弄走,徒惹对头。

但是他对北崇不爽,这是其一,其二就是这个陈铁人上面没啥组织,那就是欺负了就欺负了,其三是,陈铁人是北崇的干部,若是能攀咬到陈太忠手下的人,这就是好买卖。

北崇的富有,和北崇人的蛮横,已经让他心中生出了执念——反正他打着“海角人不满”的大旗,倒不信谁敢公然阻拦。

“班长,能麻烦你通知一下我的家人吗?”陈铁人扭头看向戚志闻,你来的时间不长,我也是一心辅佐你了。

戚志闻看一眼王主任,他是真不想掺乎,但是贸然拒绝的话,又会寒了自己人大的心——反正为了倒卖几十万的体温表,就带走一个区委副书记,这事儿是比较诡异的。

“晚饭之后再通知吧,也就三个小时,”王主任看一下手表,淡淡地表示,“请转告陈铁人同志的家属,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。”

戚书记默默地点点头,三小时之后,就出了阳州地界,看来是要到异地去了,想到这次离奇的带人,他甚至有点怀疑——姓王的敢打海角的招牌,是否是陈太忠授意的?

就在这时,陈太忠的手机响起,他看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,直接就拒绝了。

不成想那个电话反手就又打了过来,陈区长一看,敢这么打电话的,肯定有点说法,于是皱着眉头接起电话,“正开会呢……谁呀?”

PS:

又断网,悲催到无以名状,含恨召唤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