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83章 夜回凤凰

第四千一百八十三章 夜回凤凰

这个为SARS命名的医生,是意大利人卡尔洛,此人是世界卫生组织(简称WHO)驻越南河内办事处的工作人员。

前一阵有个美国人在香、港因非典死亡,引起了奥观海同学的强烈恐惧,这个美国人,就是在越南河内发病的。

此人在香、港染病,去河内的时候发病,治疗了一段时间后,又返回香、港治疗,最终死在了那里,而在河内的卡尔洛敏锐地发现,这应该是一种新的病毒。

他将此病毒命名为SARS,并上报世界卫生组织,不过中国一直不怎么用这个称呼,非典就是非典,非典型性肺炎,变异的病毒而已,你搞个新病毒出来——这是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啊。

后来,大陆也逐渐管这个病叫SARS了,就是因为今天的这个缘故——命名的人挂了,中华传统,死者为大,既然都死了,咱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。

陈太忠一听这个消息,是真坐不住了,“真的死了?”

所谓传染病,可怕不可怕,主要看两个指标,一个是传播能力,一个是致死致残率。

通常而言,在现下很注意卫生防疫的社会里,传播能力强的疾病,致死致残率不会很高,否则染上病的人就死,这就是病毒们自取灭亡——你断了自家的传播途径,可不是找死?

而眼下这个非典,传播能力不差,更为要命的是,致死率太高——命名人都死了,这就是很严重的事情了。

“嗯,死了,”马小雅叹口气。“保不齐要有一场大爆发了,到时候我老家需要红外测温仪的话,太忠你帮忙支持点,我好做人情。”

马总一直相当注重收集非典的信息,连她都如此地悲观,可见情势的紧张。

“这个好说,”陈太忠心情沉重地压了电话,上一世的非典,有这么可怕吗?

算了。不用说了,走人吧,他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,一拉门,正正地看到。李世路和牛晓睿站在门外,禁不住微微一怔,“你俩怎么来了?”

“是非典的事儿啊,”李世路笑着回答,“现在这个话题越炒越热,朝田也出现非典患者了,北崇这里控制得很好……我和牛总编过来。找你做个专访。”

随着两会的气氛逐渐散去,各地报纸又开始了百花争鸣,眼下境外媒体竞相报道非典,他俩也有兴趣报导一番——这跟主旋律无关。就是热点事情的报导。

“过两天吧,”陈太忠摆一下手,他其实是很希望别人宣传的,但是眼下。他真没那个心思,“真想采访。你们去找王媛媛,她会给你们足够的素材……我现在就要出差了。”

“现在出差?”李世路情不自禁地嘀咕一句,“太忠哥,这都九点了。”

“我出差还用你批准?”陈太忠很不客气地哼一声,“你找王媛媛了解情况就行了……有什么费用,找她报销。”

“王媛媛……还真是不得了啊,”李世路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轻叹一声摇摇头。

小王是有点小白的味道了!陈太忠一边开着奥迪车,一边默默琢磨,这个非典一出,莫名其妙地,王媛媛在北崇的地位陡升,真是时势造英雄的架势。

好死不死的是,北崇负责非典一块的,是王媛媛,而凤凰负责这一块的,则是吴言,这两个人……还真是很像啊,同是年轻美貌的女性干部,同是得了上级领导的青睐。

开得快一点,没准还能放肆一把,陈区长看一看时间,才九点半嘛……

他来到凤凰,是凌晨三点半,进了横山区宿舍的时候,是凌晨四点,门房秦大爷睡得正香,他一抬手,喇叭就按到底,也懒得考虑影响了。

秦大爷的老伴刘小静睡得轻,看到是那辆鼎鼎大名的奥迪车,赶紧披一件外套起来开门,把车放进来之后,才回房间推一下老伴,“陈太忠回来了。”

“这不年不节的,他回来干什么?”秦大爷翻身打个哈欠,继续呼呼大睡,“没事,他家水电费,我一直垫着的,找谁麻烦,也找不到咱头上。”

“怎么这会儿回来了?”吴言也很吃惊,她和钟韵秋睡在卧室里,听到衣柜响,登时就惊醒了,“几点了?”

“卡尔洛死了,我就尽快回来了,”陈太忠打个哈欠,“三点多吧,有没有兴趣活动一下?”

“卡尔洛是谁?”吴言一翻身就坐了起来,顺手拧亮了枕边的台灯,“先说一说正经事吧。”

这就是白市长,说起工作来,随时能进入状态,有些人生来就有做官的天分,当然,她对权力的执念,也不是一般干部能比的。

这正经事说起来,也用不了多长时间,陈太忠将北崇的预防经验说一遍,又把一些相关细节一一点明,差不多也就用了二十来分钟,不过他俩这么一折腾,钟韵秋还是被惊醒了。

钟秘书打着哈欠,帮领导整理陈区长指出的重点,三人在凌晨的卧室里,直接就办起了公。

到最后,陈太忠指出,“以我的经验,条款是很好制定的,关键要看执行力度……不能下决心执行,再好的条款都没用。”

“这个我当然知道,要不是你把那个美国人撵走,北崇估计也有非典案例了,”吴言听得叹口气,“但我只是常务副,你说这殷放和谢五德,真是……脑子里都进水了,这个时候还斗。”

“殷放是对你有信心,起码他确信,你能指挥动我,”陈太忠先是笑一笑,然后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“谢五德……他被殷放顶着,能做什么?”

“没法说这俩,”吴言摇摇头,恨恨地嘀咕一句。

“问题也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,”陈太忠出声安慰她,“不就是三个非典,六十多个疑似吗?只要能控制好了,也没多大问题。”

“又有两个确诊了,”吴言无可奈何地回答。

“我靠,”陈太忠听得骂一句脏话,加上前面的三个,这就是五个非典病人了,凤凰的情势这么严峻了?“红外测温仪你用上没有?”

“这两天在学习,明天启用……今天启用,”吴言皱一皱眉头,“已经发放到交通、卫生和铁路部门了,你说光查进的人,还是进出都查?”

“肯定进出都查,外地人还提防凤凰人把疫病带出去呢,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这样一来,你必须得尽快找到一栋闲置的建筑,隔离这些人。”

“那就暂时只能借帐篷了,”吴言叹口气。

“北崇马上能支援你们一批帐篷,”陈太忠笑一笑,顺手点起一根烟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,钟韵秋已经沏了一壶茶端上来,“我们的隔离楼马上就盖好了。”

“你们的隔离楼,能不能放进凤凰人去?”吴言马上问一句。

“你想啥呢?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且不说凤凰到北崇,就有六个小时的车程,只说他把凤凰的疑似病例带到北崇,北崇人也不干啊,“化工厂不是破产了吗?那里房间很多的。”

“化工厂离市区太近啊,”吴言苦恼地皱一皱眉,化工厂本来是在市郊的,但是现在凤凰的城市扩展很快,周边几个城中村的人口暴涨,疑似病例放到那里不太合适。

“化工厂都不收,我北崇怎么收?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想一想又说一句,“其实,那里的厂房和办公楼都可以利用起来,打上隔断,也就是三四天的事儿……疑似病例也不是很可怕。”

“关键我手里就没多少施工队,”吴言恨恨地回答,“北崇没非典,都可以高度关注,凤凰有了非典,我都得不到政府的无条件支持,大多时候还是要用自己的力量,真是没法比。”

“敞开花钱就行了,别心疼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如果能有效地遏制疫病的蔓延,这就是一个铁打的政绩……我家小白能更早的实职正厅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吴言闻言,眼睛就是一亮。

“当然是真的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没谁比他更能确定非典的爆发了,就算爆发得不那么厉害,作个秀也不错的,“就算不是业绩,我跟蒋世方说一声,那就是业绩了。”

“这个倒是,”吴言听到这里,屈起右腿来,斜躺在**,侧着身子跟他说话。

陈太忠的注意力登时就转移了,合着吴市长的睡袍下,是真空的,而且连那黑黢黢的一团都没有,就是鲜红的花瓣和露珠,在台灯的映射下,分外诱人。

“先锻炼一下吧,”他是再也按捺不住那团欲火,一抬手就脱去了内裤、

“我还以为你改行吃素了呢,”吴市长轻笑一声,她虽然是官迷,但也有身体上的需求,眼见情郎还是如此迷恋自己的肉体,心里也很是欢喜。

接下来,三个人就都没睡觉了,早上七点钟的时候,横山区宿舍的不少干部看到,曾经的吴书记,现在的吴市长精神抖擞地走下楼来,来到隔壁单元门口,抬手一按门铃,“陈区长下来吧……一起吃早饭。”

这是个什么节奏?一干大小干部登时就惊呆了。